【御澤】有所努力必有所得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遲到的聖誕賀文


注:此文為《神,你的玩笑開大了》的後續故事。




《有所努力必有所得》




「澤村學長,我喜歡你。」

 

在漫天的楓樹底下,一對男女面對面,清風恰巧吹起散落一地的楓葉,飄散在兩人之中,遮掩住他們的身影,以及些許破碎的話語。

自從他們在夏甲獲得優勝後,棒球部的名聲高漲到無人不知的地步,一軍成員走到哪都是學生討論的話題。

名氣、人氣一股腦的席捲整個棒球部。

除此之外,外界的媒體、記者都爭先恐後的想要採訪他們,其他隊伍也想跟他們進行練習賽。

所以在不是特別的日子裡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一點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當事人是他,理當不會吸引女孩子目光的澤村榮純。

撇開喜歡看少女漫畫不談,在練習時甚至是比賽時發出大聲吼叫,笨蛋式的發言總是困擾著身邊的隊友。

但是投球卻很厲害,接過他的球更是了解他的厲害之處。

沒想到還有人明白這個人的優點,御幸一直以為澤村的好是只有他一人明瞭,是他一人可以獨佔的。

自從下了戰帖後御幸毫不避諱的展示他的心意,用盡他所有的手段、方式,想盡各種辦法讓澤村喜歡上他,但他所做的一切都在這個當下輕易的被摧毀。

一個女孩子,正統的少女漫畫情節,完美的告白橋段。

御幸沒有繼續待在那邊,他不敢看澤村是不是點頭答應,甚至是跟那個不認識的女孩擁吻,他狼狽的逃離現場,逃到滿是人潮的校園中最安靜的角落。

之後御幸是怎麼去參加部活活動他都沒有印象,唯有明確明白自己的自信已經被人狠狠地劃上一刀。

他的世界開始崩裂。

反觀澤村卻像是沒發生過似的進行部活,如往常般的依舊跟他拌嘴,偶爾自豪的拋了拋小白球說「本大爺今天突然想讓你接我的球」,像是不記得他的告白跟他和平共處,但又在兩人獨處時紅著臉說「今天不接受告白」。

跟之前沒變的相處模式讓御幸完全猜不透澤村的真實想法。

澤村究竟是答應了還是拒絕那個學姊的告白,他根本無從得知也無從問起,只能放棄般的讓自己沉浸在自己架構起來的幸福中。

假裝自己狀態不好要澤村陪他練習,說自己人緣不佳所以沒帶東西都只能跟他借,利用小聰明霸佔著澤村,讓他除了部活外也能跟澤村見到面。

但是這一切總是能被意外性第一的澤村毫不留情地打破。

御幸在食堂中聽到他跟春市還有降谷討論著有關愛情的話題,這是鮮少會被他們提出來熱烈討論,他有些難以置信看著澤村臉頰微紅,講得頭頭是道似乎是他的經驗談。

也是啦,被人不容拒絕的告白跟半強迫的接吻,若換作是他也不太能夠接受,甚至是想要找事情來轉移注意。

這時候御幸內心才有那麼一絲絲的挫折感。

 

一年的最後是棒球部的冬季合宿,號稱是魔鬼訓練的合宿把棒球部的一軍成員每天操到精疲力盡,每天都在挑戰自己體力的上限。

只有在把身體泡進熱水中才是最舒服的時候。

為了避免自已舒服到睡過去,御幸把自己靠在澡堂旁,以免失去意識滑進澡堂中。

「難得的平安夜就這樣貢獻給棒球了……」

他喃喃的說著。偌大的澡堂只剩下他一人,頓時有些空虛。

如果不用練球的話,就可以帶澤村一起去慶祝,吃大餐逛百貨公司,買他最喜歡的衣服,還可以閒話家常……對了,還可以玩交換禮物……

在他意識開始模糊時,澡堂的門被人拉開。

「御幸?」

「噗!」

不該出現的聲音這時出現了,御幸的瞌睡蟲立刻跑出腦外,他詫異地看著肩披著毛巾全身赤裸走進來的澤村。

「你……怎麼這時候還在啊?」

兩人對視好一會後澤村才吶吶的問道。

「這時候就可以自己一個人獨占啊,你不會是……睡到剛才才醒吧?」

「你跟蹤我?」

坐在矮凳上準備沖水的澤村揚著貓眼瞥向他,見御幸一副慵懶的模樣用手撐在澡池旁帶著笑意地盯著他看,讓澤村背脊湧起一陣疙瘩的趕緊背過身不在跟他對視。

「不需要跟蹤我也可以猜得出來,因為我最喜歡你了,知道喜歡的人在做什麼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又來了。澤村邊洗頭邊想,每次他們兩人獨處的對話總是可以被他拐到這件事上,每每讓他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才好。

「……監督最喜歡這時候泡澡,你的發言最好收斂一下。」

「欸?這我怎麼不知道!」

御幸趕緊四處張望,沒見到片岡後他才放下心來。

「這下你知道了。」

看著比起自己已經有些單薄的身影,御幸難以轉移目光。這算是在宿舍難得一見的場景,畢竟身為一年級的他都是得等高年級洗完才能使用澡堂,所以澤村通常都已經早早洗完在做睡前的自主練習。

精練的背脊以及毫無贅肉的腰間形成一個美感,御幸有些艱難的吞了吞口水,比起疲累的身體更有些燥熱。

「第一次參加合宿,感覺如何?」

在跟自己的妄想抗戰時澤村早就沖好身體泡進澡池中,而他待的位置就是在御幸的身旁,不到一顆拳頭的距離處。

「什麼?」

「這讓我想起去年的冬季合宿,第一次參加真的有夠嗆的,好幾次都差一點睡在這裡,好險旁邊還有小春,沒有他拉住我的話我真的會在這裡溺水而死。」

「……我不會讓你溺水的。」

「在說我之前你先不要睡過去就好了,我現在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澤村邊說邊舒緩身體,他搥了搥肩膀,身為投手肩膀可說是最重要的財產,如果不好好保養可是會影響他的棒球生涯。

若有似無的距離在澤村的動作下時不時跟御幸的肩膀磨擦到。

「對了,你不舒緩一下肩膀嗎?捕手的肩膀也是很重要的。」

「我?」

「是啊。」說完澤村就抓上御幸的肩頭。「你看,這邊都還在僵硬。」

御幸有些搞不清楚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澤村竟然在幫他按摩,這是平安夜的玩笑嗎?還是聖誕節意外的禮物?

「你平常有沒有在做舒展運動啊!」

按摩到一半澤村竟然有些惱怒的對御幸一吼。

「欸?」

「你在恍神什麼?看吧,第一次參加合宿體力開始有些不支了吧。」

「合宿是有點累但目前還能接受,如果學長每天晚上都能這樣幫我按摩的話。」

御幸笑著說完,接著等待澤村揚著貓眼說:得了便宜還賣乖啊!的怒吼,但事實卻不如他所想的,眼前的人卻別過視線,轉過身。

「應該是學弟服務學長吧,換你幫我按,我這裡還很痠呢。」

「……」

「快點啊!」

從來沒有過的親密接觸,讓御幸吞了吞口水遲疑的伸出手。

澤村的肩膀真的如想中般的柔軟,御幸完全忘記自己早就使不上力,卻還能輕輕地推著他肩上的氣結,緩慢的推動,緩慢的游移著手從肩膀到二頭肌,接著到手臂。

「今天好像是平安夜吧。」

在御幸想藉機牽住他的手時,澤村冷不防的開口。

「是啊,難得的節日就這樣沒了。」

「那,下禮拜的新年,要不要一起去廟裡拜年?」

遲遲等不到御幸的回應,澤村微微側過身看身後的人。

「不要?」

御幸怎麼覺得今天的澤村總是在做些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還是剛才玩遊戲輸了在進行懲罰。

「你……不找學姊嗎?」

腦中亂成一片的御幸在說出口後嚇到清醒,澤村更是直接的瞇起眼轉過來他對視。

「什麼學姊?」

「就……那天跟你告白的學姊啊。」

御幸坦承是跟蹤他後不小心偷聽到,而澤村卻直勾勾的盯著他瞧。

「所以你覺得我跟她在一起了?」

「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跟女孩子在一起,所以……」

「你把我當作怎麼樣的人啊!」

不等御幸把話說完澤村直接大聲怒吼。

「自顧自地向我告白然後又超有自信的要人喜歡他,你是把我當成什麼?玩具嗎!」

「原來只有我自己一頭熱,氣死我了。」

澤村索性不泡了,他站起身直接走出澡堂,留下一臉錯愕的人。

御幸愣了好一會才想到要追上去逼問他說的那些話的意思,到更衣室時澤村已經換好衣服正準備出去,御幸趕緊抓住他。

「你剛才是什麼意思?」

「放手。」澤村想把自己的手拉回來,看到他全身赤裸臉頰立刻紅了起來。「你先給我把身體擦乾,然後穿上衣服!」

「嗯?」突然有個想法在御幸腦海中成形。「不敢看我的身體?還是說,害羞了?」

「啊啊啊啊,快去穿衣服啦!」

澤村越是想要掙脫御幸就抓的越緊,完全不負捕手強大的臂力,讓澤村直接被抓進他的懷裡。

「我喜歡你。」

「你以為現在是夏天嗎?快把衣服穿上。」

「我喜歡你。」

「至少也圍個浴巾啊!不要給我感冒啊!」

「我喜歡你!」

原本澤村一直在他的懷裡不安分的抵抗,身上的衣服就像是浴巾似的把御幸身上的水氣吸走,御幸又不斷的在他的頭頂上重複著聽到快膩的告白,明明比他小一屆卻身高已經比他高了,但跟平常不一樣的是,這次澤村是緊緊地靠在他的胸膛處,聽著比自己還要強而有力、節奏還要更快的心跳聲。

一下又一下,有點像是緊張但更像是興奮的心動聲讓澤村不自覺的挪了挪頭的位置,讓自己能聽的更清楚。

「我知道你喜歡我。」

「嗯。」

澤村不在抵抗還把自己僑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讓御幸想說的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

「你又不讓我拒絕,所以……」澤村趁御幸鬆懈的時候一把掙脫開來。「你到底要不要一起去廟裡拜年啊!」

「我只約這一次,錯過了就……」

澤村投的直球總是意外的筆直又讓人措手不及,等御幸回過神他早就捧著澤村的臉吻了上去。

赤裸的身體早染上更衣室裡的冷意,而這股冷感卻無法在兩唇相交後降溫,澤村身上的衣服才穿好不久又被人再次脫下,半開放式的空間除了讓人感到羞恥又分外緊張,澤村被御幸攔腰抱起來,讓兩人灼熱的熱度緊緊相依。

「不是很累嗎?」

「我可以更累一點。」

「看來明天我要監督提高你的訓練強度。」

御幸低下頭讓自己的靠在澤村的額頭上。

「保留到新年?」

「你不去拜年嗎?」

「那只好今天累一點了。」

「給我留到下禮拜!」

澤村用力的往御幸的頭頂一敲。

看著懷裡的人御幸感覺好不切實際。

「看來今年聖誕老公公的禮物提早送了。」

「我是禮物嗎?」

「那麼聖誕老公公,我的禮物呢?」

明明三不五時就可以看到他的笑臉,怎麼這時候會覺得分外的好看?澤村扁了扁唇,在御幸惡意的晃動下連忙攀上他的肩膀。

「就勉勉強強的答應囉,你的喜歡。」

「就這樣?」

「你不要給我太得寸進尺,還有,快把我放下來,很冷耶!」

「不要,這個禮物我不滿意,要退貨。」

「御幸一也,你太強人所難了。」

澤村開始推拒著他,甚至用拳頭敲打他的胸膛,不過御幸毫不理會胸口上的重力,反倒是惡意的持續搖晃著兩人的身體。

「快點,我的禮物呢。」

「我喜歡你啦!」

「喔耶。」御幸一把把澤村抱高起來。「我要拆禮物了。」

「不是說要留到下禮拜!」

「今天跟下禮拜有差嗎?」

「有差!明天還要練習!」

「……好吧……」

之後御幸才知道澤村是因為他那次的女裝告白衝擊力實在太大了,導致其他女生告白時總是讓他忍不住回想起來,所以御幸看著衣櫥裡一整套的女式制服,決定再來個更大的驚喜讓澤村永遠都忘記不了他。

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END--------

可能是在我所有文中唯一一篇沒有在一起的御澤吧,所以聖誕節就讓他們甜一下(算有甜吧)儘管還是遲到了QAQ

因為是在加班之餘趕緊趕工,所以文中各種不順暢或者是錯字,請不要客氣的告訴我吧~我會超級感激你的^^

至於之後的後話,當然就是哥哥被吃乾抹淨,各種的嗶嗶嗶了,在這神聖又嚴肅的節日裡就留給大家自行想像了,等哪天突然想起再開寫囉(超不負責任的)XD

最後,還是補句真的晚來的話:聖誕節快樂啊~

祝,大家看文愉快啦~~

 
评论(7)
热度(70)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