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34 影片交流X誤會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找不到中斷點所以有點長,能接受請往下拉吧~~



34. 影片交流X誤會

在開幕典禮上的一百多間學校經過一個禮拜多的時間進行淘汰賽,就在前天決定了四強,分別是蹈實、櫻澤、仙泉以及青道。

確定晉級後,西東京的準決賽就在明治神宮舉辦,且僅用一天時間就必須從四間學校中決定最後競爭冠軍名額。

根據對賽名單來看,在準決賽上他們必須對抗仙泉學園的巨人投手,號稱全日本第一高處的曲球就是他的決勝球,如果他們能攻克這名投手那就意味著進甲子園的門票近在眼前。

為了讓他們熟悉這種曲球,片岡跟二軍成員一同制定的特殊練習項目,由片岡親自上場投球讓一軍成員來打擊。

所以一整天接受教練的特殊訓練項目的一軍成員,用過晚餐後就鮮少人到室內練習場做自主練習。

礙於明天就要比賽,大家都是早早盥洗完上床睡覺。

除了兩人之外。

御幸搔了搔頭走下樓梯,他完全沒有睡意,明明知道要早點休息但是一躺在床上意識卻無比的清醒。

在一樓處遇到跟他一樣狀況的倉持,不過比起兩手空空的他,倉持肩上還頂著一把球棒。

「欸,你?」

「你也睡不著?」

「打了教練投的曲球後就不停的在想要怎麼對付明天的投手。」

「……我也差不多……」

原本御幸是要去找澤村,不過現在他總不能跟倉持說我要去找~~的話,所以只好跟他一起往練習場移動。

在他們要踏進練習場時就聽到投球聲。

是澤村,在練習場的最裡面正對著九宮格認真的一球接一球投著。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澤村的自主練習,應該說他們是隊裡第一個看到。

澤村從來不會在他們面前獨自練習,她通常都會找克里斯練投不然就是要金丸當她的假想對手,鮮少見到一個人的身影。

她的自主練習基本上都是挑沒有人的時候,要問她理由總是被她笑笑帶過。

所以一見到,御幸跟倉持兩人很有默契的靜靜的退到一旁看著。

澤村會在不遠處放著一台錄影機,投完一球後會去看剛才的影片,御幸推測應該是用來矯正投球方式。

她邊喝水邊看著錄影機裡的影片,這時放在一旁椅子上的手機震動起來,她不以為意的滑開接聽鍵再按下擴音鍵。

『小榮、小榮!』

一聽到聲音正在喝水的澤村把水噴了出來。

「不是說不聯絡嗎?打給我幹嗎?」

『那時是那時,現在是現在。』

「不要給我說你睡不著要找我。」

『怎麼會~~我猜妳現在還在自主練習,在練投球吧。』

澤村看著左手的小白球,趕緊把球放在一旁。

「你猜錯了。」

『嘿嘿嘿,還用錄影機錄影對吧,我就知道。』

「啊啊啊,對啊,我又不像你只要練打擊就好,揮棒揮累了打給我休息是吧。」

『……才沒在揮棒呢。』

「還對著鏡子看自己的打擊姿勢,我也是知道。」

在後頭的兩人不約而同想著:你們是在對方身上裝監視器嗎?

『我打來是想跟妳說一聲,我要進入第三階段了。』

澤村原本是站著,一聽到成宮的話趕緊蹲在椅子前。

「明天開始?」

『嗯,拭目以待吧,還有不要跟妳那邊的人講。』

「反正明天他們一看到就知道了,」澤村戳了戳自己的臉頰。「不過……穩定了嗎?」

『不穩定。』

「欸?那你還要用!」

『雅學長說在實戰上說不定就穩定了。』

「……嗯,如果是御幸的話應該也會說同樣的話。」

『嗯?妳也要進入第三階段?』

「怎麼可能~~」澤村坐在手機旁邊用手撐著身體。「我是不可能進入第三階段的。」

『妳試過?』

「嗯。」澤村把球拿在手中。「我的手太小,完全投不出來。」

--這兩人竟然用手機互相洩漏自己的情報!御幸壓了壓眉心。

「還是說阿鳴,我改成投滑球如何?」

『滑球?』

「對啊,指叉球我投不出來,改滑球的話你就可以教我啊。」

『我不要!我為什麼要教敵人投變化球。』

「真小氣。」澤村嘟起嘴腳相互擺動著。「不然我幫你你幫我。」

『哦~~』

「這樣可以吧。」

『妳要我教你投滑球?』

「嗯……滑球可以暫緩。」

『欸?』

「我現在還不想進第三階段。」澤村用手指頭轉著球。「教我投對角直球就可以。」

她走向球網前,邊投邊說:

「我記得是在左邊的最高點往右邊的最低點投去,不過無法到好球帶的最右邊。」

『妳的放球點呢?』

「放球點?」

『把影片給我,然後我會把我的影片給妳。』

「好喔。」

說完澤村拿起錄影機開始傳送影片。

一點開成宮傳的影片,澤村偏了偏頭。

「阿鳴,你的問題好大啊。」

『所以我才說不穩定。』

「手臂不能出力,這是訣竅喔。」

--那個澤村竟然在教成宮投球,這是什麼情況?

御幸跟倉持對視一下,繼續在後方偷聽。

「你的手腕有稍微出力吧,所以你的變速球才會有在螺旋的下降,我猜啦,這只是我的猜測,你是想要它下降更多結果導致它浮起來吧。」

他們沒聽錯吧,那個成宮要投變速球!?

『能降越多越好啊。』

「你把變速球當指叉球投喔。」澤村沒好氣的說著。「你老闆沒說話嗎?」

『基本上我不去找他他不會干涉我的投球訓練。』

「欸~~跟我的很像呢。」

『妳的放球點可以在高一些,反正妳一投基本上沒有人可以瞬間看清楚。』

「你是說……調整放球點……」

澤村像是靈機一動。

「對呢還有放球點。謝啦,阿鳴。」

『不用客氣,接下來的比賽妳不投變速球嗎?』

「不投。」

『為什麼?』

「控球不穩的球種我是不會使出來呢。變速球被打到可不是鬧著玩呢。」

澤村把手機拿起來。

「所以我們一定會打中你的變速球的,你等著瞧吧。」

『下戰帖!妳好大的膽子!』

「等我把變速球解禁你就知道了。」

『那我要等到什麼時候?秋季大賽?』

「你!」

手機傳來成宮的低笑聲。

『小榮,我可談戀愛囉。』

「……」澤村沉默好一會。「是我認識的嗎?」

『妳知道要做什麼?』

「那當然是去破壞啊,絕對不能讓你在比賽前談戀愛!」

御幸想起澤村之前說過,戀愛中的成宮會宛如神助般的厲害。

『我的對象啊……』他像是要釣澤村胃口的拉長音。『就是現在跟我講電話的啊。』

她短暫沉默一會。

「我怎麼可能會幫助敵人啊!」

澤村根本是不怕吵到其他的人對手機大吼,然後氣憤的掛他電話。

「開我玩笑也給我一個限度!」

隨著她的憤怒,手中的小白球在空中由左上到右下方形成一個對角線。

超級完美的對角直球。在後方的兩人對澤村瞬間完成的球路無聲的鼓掌。

只不過是他們的無眠之夜,卻意外的聽到不該聽的內容。

 

西東京的準決賽在炎熱的天氣下準時開打,下了電車的若菜抬了抬手遮一下太陽。

那是澤村在離開長崎前的電話。

斷斷續續的抽氣聲讓若菜不知所措,澤村遇到的問題並非她能解決,她能給的就只能是支持她。

「去吧,榮純,去追妳的夢想吧,如果妳真的進了一軍,比賽也打進前四強,那我會過去看妳比賽,如果是打冠軍賽我就會把妳爺爺帶過去,直接讓他親眼見證自己的孫女所選擇的並沒有錯。」

澤村之後回她的話若菜並沒有記清楚,直到前幾天收到她的訊息。

『來看看我澤村大人的比賽吧!』

依舊狂妄呢,但她不這樣若菜倒會是擔心。

不過要去看她比賽的人還不少,至少她在同班電車上就遇到澤村的籃球部學妹,以及前棒球部的隊員。

「若菜!」

「你們也是要去看榮純的比賽啊。」

「對啊,之前大家的時間都對不上,所以趁這難得機會趕緊約出來。」

在他們趕到球場時比賽已經到第四局,踏進觀眾席後他們挑的位置很剛好就正對著青道的牛棚。

澤村正還在牛棚裡熱身,上場的是他們沒見過的王牌投手。

不過若菜卻對場上的捕手相當眼熟。

「啊!榮純醬的男朋友!」

錯,那群大嘴巴的前棒球部隊員也都認得他。

御幸一也,曾短暫留在長崎過,似乎是榮純的男朋友,目前是青道的正捕手,六棒。

這是他們統一對他的印象,若菜手環膝的坐在椅子上,她也曾在這球場上看他的比賽,不過那時她可是沾了某人的光。

若菜有些玩味的看著在牛棚認真的練投的人,果然一旦下定決心投入就會異常亮臉的榮純最帥了。

若說一加一等於二,那麼他們兩人會不會產生大於二的可能性呢?

她很好奇,所以推了澤村一把。

在看板上的比數一比零,青道暫時落後,他們的王牌投手拼命的把被得分的第四局守了下來,連第五局也緊咬著對方不讓他們繼續得分。

六局上半由他們先攻,青道的二棒率先打開攻勢,由四五棒連續擊出安打追平比數,讓比賽回歸原點。

場上一三壘有人,對方卻把六棒也就是他們唯一認識的御幸一也保送上壘,打算集中精神對付下位打者。

這時整個球場正廣播青道給王牌投手派了代打。

在棒球比賽中這意味著青道要準備更換投手,若菜看到在牛棚的澤村正聽著傳令給予的指示。

「加油!小春!」

若菜趕緊翻閱棒球手冊,那是跟榮純一樣是一年級生。

在這個場面下替王牌代打,大家都為那名代打擔心著,怕給他太大的壓力,但事與願違那名代打卻敲出逆轉的二壘安,把壘上的跑者全部送回去。

比數四比一,青道領先,澤村上場中繼。

澤村一上場坐在若菜身後的前棒球部隊員紛紛站起來聲援。

「上吧,榮純醬!」

該說是才剛上場,澤村的狀態並沒有到很好,從這可以看見繼頭的危險性,但對手好歹也是進四強的學校,所以他們就緊咬著這點從澤村手中得下一分。

無人出局一三壘有人,是澤村一開始的保送造成的危機,身為捕手的御幸趕緊喊著暫停上前跟她說幾句話,接著他們做出讓若菜他們傻眼的舉動。

「他們兩個在做什麼!!」

身後的一個部員手指微顫的指著投手丘,澤村用左手御幸用右手同時往投手臉頰打去。

「喔西!」在場上的澤村往後轉向身後的守備高喊:「守備就麻煩您們了,學長!」

聲音之大讓坐在看台區的若菜他們都聽得一清二楚,隱約還能聽到其他人回「不要給我們秀恩愛」等奇怪的話。

之前她就知道榮純擁有他們所沒有了武器,但實際看到卻覺得無比厲害。她保持著良好的投球節奏,完全不讓打者有任何思考時間,不斷的投出球然後讓打者打出去由守備去接殺出局,很快的一局就這麼結束換場,而青道的打線也因她的亮麗表現展現出它原有的樣貌。

最後青道以八比三贏的冠軍入場卷。

 

比賽結束,青道一行人在球場外接受其他人的恭喜,等著時間要進去看下一場比賽。

正熱絡跟其他人聊天的一軍選手,突然在後方聽到女孩子的尖叫聲,原以為是御幸的後援會,但他們一轉頭過去卻見到澤村正一臉興奮的勾住一個女孩子的頭,她握拳的在那女孩頭上旋轉著。

「澤村學姐,真的好厲害啊!」

「那當然,也不想想我是誰啊。」

「是澤村學姐啊!」

一搭一唱讓澤村好不開心。

「妳們怎麼有空來這裡?」

在收拾行李的吉川也往她那看去,一大票女生包圍住澤村,這時他們才意識到澤村真的是女孩子。

「給某些人看看我們帥氣的學姐。」

說完還往一旁看去,澤村順著她們的視線隨後跟幾名男生點了點頭。

「沒辦法,澤村學姐的形象深植我們心啊~~」

「什麼我們,學姐是我一個人的!」

「是我的!」

澤村趕緊雙手舉高往後退了退,太久沒見的畫面讓她不停抖著肩膀最後大笑起來。

「學姐,妳說妳是誰的?」

正當澤村想回答我是我的時,她們後頭傳來另一個聲音。

「是我的。」

--現在演哪齣戲?在一旁的青道一軍成員無言的看著她們。

「啊,是若菜學姐。」

「完了,我們沒戲唱了。」

「妳們夠了喔。」

澤村一人一拳敲在她們頭上。

「既然若菜學姐出現了,我們要退下囉。」

「什麼退下?要去約會就給我趕快去,去去去。」

「學姐~~」

「別依依不捨,我承受不起妳們男朋友的視線啊。」

澤村的學妹群各個嘟著嘴,她只好逐一摸了摸她們的頭。

「下次來東京玩在一起打球吧。前提,我不當電燈泡。」

她們東看看西瞧瞧,澤村趕緊補一句:「妳們不准給我分開來。」

「哈~~學姐~~」

「欸!」澤村指著一旁的男生。「快把人認領走哦。」

在一旁笑著的若菜等人都散了差不多才過來。

「依舊是高人氣呢,榮純。」

「嘿嘿嘿。」

澤村抓了抓頭。

「妳的投球姿勢變了,對吧!」

「怎麼連你們都來了?」

看到前棒球部隊員,澤村頭有些痛。

「這麼不想看到我們……我知道,是怕男朋友的身分曝光對吧!」

「哎喔榮純醬,不用隱瞞我們都知道,是他對吧。」

怎麼送走一群人又來一群來亂的?澤村有些無言的看他們自導自演。

「誰啊?」

「他啊。」

他們一致往同一方向指去,連若菜也帶笑的指著,澤村順著他們的手指往那看去,然後傻眼。

站在一旁默默喝水的御幸被一群人的視線刺到,他看到其他成員用不善眼光看待他,然後才緩緩的轉向澤村那邊。

「哈啊……」

「都說不是了!」澤村趕緊站在他們手指前方。「要說幾次,我跟他,不是那種關係啦!」

「不然那時候在打擊場……」

「啊啊啊啊啊!」

澤村在他們還未說完就大叫的上前把他們嘴巴堵上。

「是不是還住……」

「欸欸欸欸欸欸!」

若菜笑著看澤村不斷打斷他們的話,她向御幸微微鞠躬,不料她這般舉動讓御幸身後的有些隊友開始折起手指頭。

「怎樣,跟榮純搭檔的如何?」

御幸把嘴裡的水咕嚕吞下,不知道該回什麼才好。

「那時候就已經是青道正選,所以現在應該要稱呼學長才對囉。」

「算是……」

「那你跟榮純進展到哪?」

御幸覺得自己的心臟異常的好,竟然還沒有到心跳紊亂的地步,反倒是澤村趕緊把若菜拉走。

「什麼進展不進展?」

「你們不是在交往?」

「誰?」

御幸跟澤村異口同聲的說著,澤村的故友也異口同聲的說:

「你們啊。」

「才沒有咧!」「根本沒這回事!」

「我懂、我們都懂,還沒三個月不能講是吧。」

--天吶!澤村抓著頭不知道怎麼說他們才會懂。御幸則深深嘆口氣,終於了解到在長崎時澤村說的被抓到會很麻煩的事情。

--真是有苦說不清啊。

「咳咳咳!」

在澤村跟御幸一籌莫展的時候,有個咳嗽聲插了進來。

「其實我也這麼懷疑著。」

「降谷!」

澤村跟御幸一同往他身上一拍。

不幫他們就算了還落井下石,真是夠朋友啊!澤村氣癢癢的在心中暗罵。

「曉?」

不過嘴巴雖沒有幫上忙,但卻足以轉移話題。

若菜睜大眼睛看著降谷,然後再看向澤村。

「你、妳們兩個……」她不斷的來回指著他們兩人。「你們是說好一起進青道嗎?怎麼……」

「哦,我跟妳說,真的超級巧的!」

降谷還在一旁附和的點著頭,若菜隨後摀著臉頰大聲喊著:

「你們太犯規了!我也要啊!」

--這句話似乎在哪聽過。青道的成員們不約而同的這麼想。

「竟然把我拋在長崎,我也要跟你們當同學!」

「我們也不是故意的。」

「這樣的話,東京的夏天曉你不就很難熬?」

「其實也在適應中。」

「那為什麼在剛才的比賽沒見到你,你應該也是投手吧。」

降谷點了點頭。

「休息。」

「真是可惜,好想再見見你的速球呢。」

「若菜下次會來嗎?」

「嗯……看樣子會喔。」

他們倆人把澤村晾在一旁開始聊起來,澤村有些傻眼的看著他們越聊越起勁,而她自己卻插不進去,找到一個時間點她擠到他們之間。

「給我等一下,你們、你們……見色忘友啊!」

在兩人中間的澤村嘟起嘴,降谷跟若菜兩人相視一下揚起笑容。

「咦~我們曾經是朋友嗎?」

「我們是朋友?」

「竟然是用疑問句……」澤村扶住一旁的牆壁,哀怨的說著:「認識這麼久竟然說不是朋友……」

她的反應太可愛了,若菜跟降谷完全毫無招架的笑著,趕緊一人一邊肩膀輕拍著。

「好啦,因為我們是閨蜜啊,妳跟曉則是青梅竹馬啊,根本不能用朋友來表示。」

「是這樣嗎?」

澤村微微抬起頭,但卻沒有得到回話,往他們那看去時他們正在交換電話。

「喂……」

「哎喔,先讓我們交換一下聯絡方式。」

「我不用嗎?」

「妳的?我們都有啊。」

他們完全沒有看澤村就回應她,有些敷衍。

「這就是有異性沒人性嗎?」

反倒是御幸拍了拍她的頭。

「你們感情真好。」

「這樣算好嗎?」

澤村鼓起臉頰悶悶的說著。

「不過他們怎麼會以為我們在交往?」

「還不知道是誰突然殺到我那去。」

「怪我囉?好歹也是送某人的東西的。」

「對對對,都是我的錯。」

「要不要以假亂真啊?」

御幸推了推眼鏡笑著。

「我為什麼要跟你交往?」

「跟我交往不好嗎?」

「個性差又很過份且臉皮超厚,我為什麼要跟這樣的人交往啊?」

澤村一邊說一邊扳手指。

「欸?是說我嗎?優點不錯多呢。」

被御幸的回話堵的很嚴重,完全不知道該挑哪吐槽才好。

「不然……妳說說妳喜歡的類型是什麼?」

「至少要像ko……」

「妳現在是打棒球,至少說職棒選手吧,籃球明星是哪招?」

「他很帥耶,那個轉身灌籃,還有……」

說起籃球澤村是滔滔不絕,還有帶著動作。

「就算我說職棒選手,裡面也不會有一個叫御幸一也的。」

「話可不能這麼說,說不定之後我就在裡面。」

「不可能啦。」

「好歹我也上過棒球雜誌。」

「那也只不過是雜誌。」

「妳看過?」

「為什麼會沒看過?」

澤村疑問的反問他,在御幸要繼續說下去時,澤村的長崎朋友要去趕電車。

「榮純醬,我們要走囉。」

「嗯嗯,再見囉。」

「三個月到了要記得通知我們。」

「誰跟你們三個月啊!」

澤村氣得向空氣揮拳,他們則大笑中。

「若菜?妳也要走囉。」

「是啊,反正之後妳又沒有比賽。」

「那妳要不要看阿鳴的比賽,等一下有他喔。」

「阿鳴是……成宮鳴?」

聽到人名,若菜吃驚的睜大眼睛。




--------作者的話----------

終於、終於把一直很想寫的部分寫出來了(灑小花~~

沒有寫過同一畫面有很多的人在講話的文,所以有些亂請見諒(土下座)

最近不是工作量暴增就是電腦鬧脾氣......超害怕我的存檔就這麼跟我say goodbye,更害怕還沒備份就不見了(驚恐)


總之,還是先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9)
热度(7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