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32 藥師X全壘打

-->御幸一也 x澤村榮純

-->澤村性+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有些不知所以然,能接受就請往下拉吧




32. 藥師X全壘打

對他的第一個印象是,這年頭怎麼會有人會昏倒在地上,又不是什麼少女漫畫相遇的劇情,但是再次在球場上看到他後,澤村覺得要把話收回來。

把市大三王牌投手真中的滑球加以強勁力道往右外野外樹叢打去,那可不是一年級生該有的表現,不只場上的選手傻眼,連外圍觀戰的人都目瞪口呆。

看著不斷對她揮手的人,難得很有自知認為自己招惹到不可惹的人。

而事實也是如此,在跟他們比賽的當天果不其然被要了電話,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隊友們跟他們進行的某種賭注,她差點當場拂額,這麼嚴肅的比賽竟然被他們搞的像是遊戲般,在裁判說列隊時,在對面的雷市給的注視讓她不停的在心中淌淚。

比賽開始由藥師高中先攻,他們大幅的調動棒次,所以降谷一開場就直接對上雷市。

他在上場前摸了摸澤村的頭,兩人沒有言語但澤村就是知道他要表達什麼。

「讓他瞧瞧我們的厲害!」

「嗯。」

「哎呀呀,只給降谷加油啊?」

正在穿戴護具的御幸在一旁笑說著,澤村立刻別過頭。

「又不是你在投球,幹嗎要替你加油啊?」

「但是是我幫降谷配球啊,如果我沒有幫他配球,妳覺得他自己配球就贏的了那傢伙嗎?」

「……也是……」

「這時候不用附和他。」

降谷冷冷的瞪著御幸一眼就走了出去。

「你被瞪了。」

澤村像是看到新大陸的摀住笑臉。

在比賽開打前輕鬆的對話在雷市把降谷強力直球直掃到外野的圍牆上時顯得他們輕視對手。

那擊清脆聲響狠狠傳入青到牛棚內,澤村跟川上都一臉鐵青的看著場內。

雷市在二壘壘包上開心的對著她揮了揮手,下一名打者也輕鬆的把降谷的偏高直球敲了出去,對方只靠兩人就拿下一分。

降谷的弱點完全被他們抓住,但是御幸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在賽前他就已經想好對策。

降谷處理打者而他負責跑者,當藥師的人要盜壘時,澤村見到睽違已久的盜壘牽制,不過這次還成功的把跑者接殺出局。

雖然是用很驚險的接球方式,但是結果有讓人出局就好,而且之後對方也不敢輕舉妄動。

原本片岡預計讓澤村在第四局接手,但是在藥師的第二輪打擊開始時提早繼投。

面對打擊非凡的雷市,片岡此舉動作讓觀眾席及加油團都一片嘩然。

連自家的加油聲浪都因此安靜許多,澤村在投手丘上踢了踢泥土。

這種局面她早就知道了,男生棒球為當今的主流,但是有誰規定女孩子就不能玩棒球。

她要用實力讓那些不看好她的人,閉嘴。

一上場御幸就過去跟她說話。

「緊張嗎?」

澤村呼出一口氣點了點頭。

「手伸出來。」

她用力深呼吸,心裡雖這麼想但她仍擔心沒有球速又沒有球威的球會不會成為全壘打,把手伸出去後御幸把他的手疊在她上面。

「在明川戰上妳身體不適卻還能壓制對方,現在沒有生理期的枷鎖,妳的控球跟怪癖球加上我的配球一定沒有問題,反正妳又不是三振對手的料,讓守備去解決他吧。」

御幸的手總是比她的還要來的溫暖,原本以為他又要按她虎口,不過這樣也不壞。

「還是說妳想給他電話號碼?」

「當然是不想!」澤村想都沒想就直接否決。「我會讓他出局的!」

「就衝著妳這一句話!」

「嗯!」

在後頭的游擊手搔了搔後頸,大聲喊著:「那邊的投捕不要秀恩愛,快給我投球!」

澤村臉微紅的轉身大喊。

「才、才不是在秀恩愛!我會讓他們把球打出去,守備就交給你們了,學長!」

聽她中氣十足的聲音,他們欣慰的一笑。

雷市認真的看著澤村擺好姿勢,她所投的球讓他感興趣,他知道那不是看影片就能感受到的有趣,一定要在這裡才能感受到。

不同私底下扭捏害羞,場上的雷市總是對眼前的棒球非常渴望,澤村揚起笑容,因為她也很渴望看到打者吃驚的模樣。

澤村把球投出去才發現球路跟御幸要求的不一樣,她啊一聲的站穩後看向打擊區,那一球如果雷市出手的話一定會被打出去,不過球卻穩穩的進入御幸的手套裡。

她完全不敢看御幸的表情,只敢把手套往前舉用左手遮住眼睛。

果不其然下一秒御幸用強力的投球把球投給她,雷市看到她欲哭的不斷點著頭後,稍微留意一下捕手。

--這兩人……

接下來是從好球帶往外偏的外角壞球,再一球由壞球轉向好球的中間球路,不過這一球被他打成界外球。

僅用兩種刁鑽球路就告訴大家,她的控球可不跟明川那時一樣,她在投手丘上用手套把掉在地上的帽子勾起,左手指間夾住在半空中的帽緣再往頭上戴。

雷市緊抓住球棒,澤村的投球姿勢會讓人看不輕放球點,有種球突然出現的錯覺而且在手邊還會飄移,但是在這一球卻不同之前的兩球,中途卻有加速的錯覺,穿插這一球讓他來不及揮棒把球打高,最後被投手接殺出局。

不只有雷市感到錯愕,連御幸都沒有料到在正式比賽上澤村的直球卻有意外的發展。

這是平時練習都不曾出現過的現象,因為時間差所造成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強。澤村彎腰把掉在地上的帽子撿了起來,用手套拍了拍它,跟雷市的視線相互錯開。

 

澤村把雷市徹底壓制住後開啟青道的攻勢,但是對方也不是乖乖讓他們壓著打的隊伍,在結城上壘後他們換上王牌投手上場,他所擁有的武器內飄球卻是無比的犀利,而在跟御幸對決時所投出的卡特球卻能讓打者打出容易處理的飛球。

「那是……」

沒想到對方也握有資料上沒有的情報,原以為已經將他們一軍,這下子比賽的走向又充滿變數。

真田上場後他們就沒辦法打出扎實的安打,就如同他們無法從澤村手中拿到安打一樣,在看台區的高島推了推眼鏡,心想難道要演變成投手戰了嗎?這可不是他們樂見的局勢。

到了四局下半,降谷依舊跟前幾棒一樣被真田的卡特球玩弄,出局後換到澤村。

「澤村,好好選球啊。」

加油區的其他人紛紛對她喊到,連休息區的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說著同樣的話。

說真的,不只對手不清楚澤村的實力,連自家隊友都對她的實力模模糊糊,好的時候很強壞的時候很糟,總說是一名反差很大的投手。

她舉著球棒認真的對著打者,看台區的觀眾也跟著屏氣凝神。

身為球場上唯一的女生,受到矚目是正常的,但是她不喜歡帶著看好戲的矚目。

所以真田的球只要有進好球帶她都會出棒,不過基本上都被她打成界外球。

--這傢伙的打擊還挺厲害的。

真田在手中轉著小白球。該說真不虧是青道,能成為一軍選手的人沒有一等一是進不去呢,哪怕只是一名女生。

不因性別而畏懼的勇氣讓真田著實的佩服,只可惜現在是在比賽,所以他更要把她三振。

所以他跟自家捕手決定要在這一球解決她,但是他們的如意算盤卻在澤村的猛力揮棒下破滅。

這是繼真田上場後青道第一支安打,澤村把球掃向左外野,輕鬆的跑上一壘。原本他們以為她會上二壘,但是片岡對澤村只上一壘一事沒說話他們也就安靜。

雖然後面的打者無法讓澤村回來,但是她卻不以為意的揮了揮手換好裝備又上場投球了。

對到真田的打擊澤村莫名的揚起一抹微笑,她拿著球背在身後,確認好御幸的指示,在兩好三壞滿球數下她投出讓大家吃驚的球路。

揮棒後的真田嘖了一聲,澤村大聲的高呼「游擊手」,倉持接下後傳向一壘,結束藥師的攻勢。

「最後一球是……」

在記分的克里斯在大家回來的時候問了澤村,她搔了搔臉。

「嘿嘿,你不覺得用他的決勝球讓他出局這招不錯嗎?」澤村擺出手勢。「他都用卡特球讓我們不好得分,我當然就用卡特球回敬他!我沒有偷學內飄球就不錯了。」

「妳什麼時候會投的?」

「欸?剛剛。」

「什麼!」

剛剛?那時候妳不是還在一壘上嗎?怎麼學的?

「為了看他的投球手勢我還特地上一壘,不過臨時偷學的只能用一次,之後我就投不出卡特球,這一點我可要事先說喔。」

御幸突然想起之前成宮所說的「你們不會善用她的能力」,那時候他是指這件事嗎?

「不過他們應該就不會小看我們了。」

「妳要小心。」在他們的人上場打擊時御幸趕緊提醒她。「再過一個人就會輪到轟了。」

沒有他的提醒澤村還真的忘了,他們看向片岡等他的決定。

「澤村。」

「在。」

「這一局就交給妳了,放手一搏吧。」

得到片岡的認同,澤村開心的用力點頭。

「是!」

 

對棒球的第一印象是只能兩人以上一起玩的運動。這點在能陪她玩傳接球的好友回去北海道後感觸很深。

想打棒球時只能對著牆壁投球,一個人的棒球是既無聊又無趣的運動,所以澤村才會去報名少棒。

而進入少棒後對棒球的印象卻只有一個字。

贏。

再次對上雷市後澤村的腦中不斷的浮現以前的記憶,她所投的每一球都被他精準的抓住,無論是內角還是外角,只要她投的出來不管是壞球還是好球他都會出手。

為了不讓自己的球威過低讓他打去外野,基本上每一球都飽含澤村全身的力氣,不知道投到第幾球,握著小白球的手已經微微發抖。

在十八公尺外蹲捕的御幸看著澤村已經沒有先前的活力,正要喊暫停時澤村對他微微一笑,像是要他不要擔心。

但是怎麼能不擔心呢。

在後方守備的大家都屏氣凝神等著她投球,他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從那嬌小的背影卻看到強大的勇氣。

御幸站了起來要她投出吊球,從未對他的配球搖過頭的她卻搖了搖頭,這讓大家更加吃驚。御幸堅持這麼配球澤村咬了咬牙,緊握著小白球奮力的往那處投,而雷市猛然的一揮,球並沒進入御幸的手套,而往更高更深遠的地方飛去。

當雷市把球打出去後,澤村沒有看球一昧的把帽緣壓低。

降谷在首局丟了兩分球,而她在這一局被打出兩分全壘打。

被擊出全壘打後會怎樣?

正常來講是繼續比賽,但是對澤村而言,那是夢魘的開始。

她的反應過於反常,御幸趕緊喊了暫停跟著其他內野手一起往投手丘移動,在休息區的片岡也時時注意著這裡,澤村的胸口起伏過大,他跟克里斯相對眼,趕緊叫了傳令去牛棚。

「澤村?」

御幸想伸手把球放進她的手套裡,但是在快接近她時被她躲開。

「對不起。」

「妳幹嘛道歉,又不是妳的錯,是我配球失誤。」

「對啊,投手被打出球一半都是捕手的錯,誰叫他硬要妳投那個方向。」

澤村一直低著頭,旁邊的野手都不停的說些安慰的話,但是現在的澤村卻是困在記憶裡,腦中不斷出現的是那時候被打出全壘打後發生的情景。

「御幸,更換投手!」

這時片岡雄厚的聲音解救了泛著詭異氛圍的投手丘,川上小跑步上來,對澤村伸出帶著手套的左手。

「澤村,球。」

聽到聲音後她小聲喊了「鳴」,但抬起頭看到川上後整個人一震。

「對、對不起!」

把球放在川上的手套內她就壓著帽緣幾乎是用跑的回休息區,被她的反應弄懵的眾人只能注視著她的背影,直到她沖進休息區裡的小房間。

雖然他也很擔心澤村,但是目前的局勢不由得他分心,御幸拍了拍手套企圖把他們的注意力拉回場上。

「我知道大家都很擔心澤村的狀況,但是,我們得把這一局好好處理掉再回去關心,而且要盡快。」

被他的話振奮起來,倉持揍了揍手套。

「難得你會說人話啊,御幸。」

「學會臭屁啦。」

「這用不著你說。」

走回自己的守備處時還不忘給他一擊,御幸無奈的笑了笑。

 

儘管他們最後由王牌丹波用指叉球三振雷市後,讓青道以八比五贏得比賽,但是卻得到回不過神的左投手。

 



--------作者的話---------

著著實實卡文,這篇真的被我打了又刪刪了又打,結果還是不滿意,但卻短時間內想不出解決方案,所以先放上來,等哪天靈感來了就會再修改......

重點有放上來我先暫時心安,終於可以好好面對小天使的生日賀文了(好像會開窗)(不要玩遊戲就不會)(被揍)

先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8)
热度(77)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