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爸爸-18 (END)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向+生子文

上一篇請戳→章之十七

章之十八-我們的明天-下

      「歡迎回來,斑大人。」

  忍心,不,已經成為斑的忍心立即雙眼通紅證明自己的強大,再將三勾玉隨心所欲的運轉成星狀,對順手捻來的流暢感到滿意。

  「沒想到薩卡你辦事能力還不賴。」

  「多謝誇獎。」

  斑滿意的成就感讓薩卡的警覺心下降,在佐助他們的見證下被忍心一手貫穿身體。

  「斑……大人……」

  「你做的很好,不虧是我看上的人,還幫我找到如此合適的容器,你就帶著這份榮耀,去死吧。

  ...

【佐鳴】爸爸-17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向+生子


上一篇請戳→章之十六


章之十七-我們的明天-上


       至從跟武接觸後忍心在薩卡的監視下進入融和儀式,從一天兩小時到半天都待在裡面。直到最近,都需要武進去把她抱出來。

  失去意識的忍心眼角還帶著淚的模樣幾乎讓武快抓狂,甚至他一見到薩卡就必須抑制自己衝上前揍他。站在門口冷眼看著薩卡摸著忍心的臉龐,都必須讓他咬著牙。

  還有幾天?武幾乎是瞪著薩卡送他離開,把門關上後就立刻跑到假寐的忍心身邊。

  「忍心……」

  「武…...

【佐鳴】爸爸-16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向+生子


上一篇請戳→章之十五(完整版)


章之十六-決戰前夕


         平躺在地上的寧次正接受小櫻的治療,耳裡的無線電卻有著鹿丸通知的聲音。

  『寧次,你們那邊如何?」

  「我們遇到曉,我跟牙都受傷,正給小櫻治療,佐助則跟他們纏鬥。」

  『我們要過去支援嗎?』

  「……你們找到鳴人了嗎?」

  『佐井發現他們正在火之國的朽木大名那,我們正在過去,如果需要支援要快跟我講,時間是不允許過多的猶豫。』...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番外-第一次

-->宇智波佐助x波風鳴人

-->現代愛情+(嗶)前戲,入內注意


其實是舊文重貼,但因為每貼一次總是會被屏蔽,但是就這麼放棄總覺得這個故事少了什麼,只好又找了其他方法了=3=


番外


因為時隔多月才鼓起勇氣在把生平第一篇(嗶)文放上來,寫法還有些生疏請大家多多包容,若忘記之前的故事,我做了索引歡迎使用www


正文:【1】【2】【3】【4】【5】【6】【7】【8】【9】【10】【11


祝大家看文愉快~~


【佐鳴】爸爸-番外-所謂的三人行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風+生子,入內注意

-->時間:嵐畢業後組隊出任務


地點:木葉忍者村某一處


嵐坐在高牆上看著地下的衍跟小蘋兩人在拌嘴,看著手錶心想那個不良上忍去哪了,竟然遲到這麼久。

「嵐,你說對不對?」

「對。」

他們的話題嵐連聽都沒有聽就直接回答小蘋的問題,讓衍炸毛了。

「喂,嵐,你什麼都沒有聽就直接附和,你會不會太過份了?」

「那又有什麼關係,嵐支持我就可以啦。」

「這種爛支持的方式妳也可以接受,妳眼瞎了啊?」

說著衍就戳著小蘋的額頭氣憤著。

「就算眼瞎也不會看上你!」

小蘋對他吐舌...

【佐鳴】爸爸-番外-所謂的短劇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風+生子文,入內注意

-->時間點:忍心剛來木葉分到第七小組後一起行動。


《所謂的短劇》


卡卡西輕咳一聲把正在拌嘴的兩人轉移注意,嵐在一旁抿著唇用眼神對其中一個男生示意,對方賭氣的別開視線。

看他無理的舉動,嵐無奈的笑著。

「真搞不懂你們有事沒事就愛鬥嘴,還有嵐,你也不要只在一旁看他們吵,好歹也制止一下吧。」

「反正你又還沒有來,總是要讓我們找事做來殺時間吧。」

「對嘛,卡卡西老師,每次你都遲到,都不知道我們光等你就等了很久了。」

唯一的女隊員手叉著腰的說著,看他們這時候非常團結一致的對外,讓卡卡西無言了。...

【佐鳴】爸爸-15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向+生子

-->舊文緩慢搬運中,R18請點連結,點入注意


上一篇請戳→章之十四


章之十五-各自的行動


請先看我再接著往下看→


       陽光從旁邊的落地窗照射到在床上熟睡的兩人,佐助率先醒來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處有重物壓他的感覺,他皺眉的抬起身體查看才發現是鳴人趴在他身上睡覺。

  他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慢慢的退出他的身體再把他安置到床上蓋緊棉被。他下了床先是披上浴衣到浴室沖澡,再開始收拾昨天弄亂的房間。

  撇開客房,

【佐鳴】爸爸-14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十四-陰謀

在樹林穿梭的佐助越想越氣,連在一旁跟他一起移動嵐都有些畏懼。

他們兩人分別被綱手下達不同的任務,雖說執行任務的地方不同,但卻在回村的時候相遇。

不過卻已是三天後。

嵐不著痕跡嘆口氣。

敢說老爸是欲求不滿。

嵐想起自從鳴人爸爸回來後,每次經過他們房間都會聽到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雖然他早就知道男女間歡愉的事情,但是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原來兩個男人也可以,在加上鳴人爸爸的身體上的不同,算是可以解開兩個男人可以生下小孩的謎團。

有次他跟忍心在走廊相遇,兩人之間有著鳴人壓抑的呻吟聲,他有些尷尬的跟她對視,可是忍心卻很習以為常的聳了肩。

「...

【佐鳴】爸爸-13

---->原著向+生子文

---->就拿團園的佐鳴一家當37日的賀文囉


章之十三-一家四口

手裡抱著一袋採買用品的佐助在火影塔正門口遇到剛走出來的嵐以及忍心。

「老爸。」

「出完任務了,吃過飯了嗎?」

「還沒吃。」

「那我們回家吧。」

對於佐助忍心還是有些彆扭,在嵐叫住他時欲出口的聲音突然發不出來,最後忍心還是把話吞了進去,一路上安靜的走在後面聽著嵐簡單扼要說著他們出任務時發生的事情。

在他們魚貫進入家後,這時廚房有道忙碌的身影,佐助跟嵐還來不及反應的愣在原地時,忍心睜大雙眼。

「爸爸!」

忍心已經忘記淑女形象的快跑上去。

「嗯?你們回來啦。」

「嗯,...

【佐鳴】爸爸-11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十一-一家團圓

溫熱的液體在手肘處傳盡腦中,混沌的意識此時清醒了。

一直疼痛的右眼這時終於紓緩許多,而她的後背被人溫柔的環抱著,她靜靜的盯著眼前的金髮,汲取著抱著她的熟悉香味,那是她的爸爸──鳴人。

突然間環抱著她的手這時滑了下去,連帶著鳴人的身體也像是失去支撐的倒了下去。

這時,忍心才感受到手肘處的溫熱感消失了。

爸……要喊鳴人的話在看自己的手肘處的鮮紅後停了下來,以及倒下去的人有著止不住的腥血味,她終於知道她做了什麼事情。


這叫做……手刃親人……


「不是我,我不要───」

忍心幾乎尖叫...

【佐鳴】爸爸-10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十-封印

忍心坐在迴廊擺動著腿,不怎麼想理會在一旁討論著她的聲音。

啊,風好涼。

「忍心。」

佐助獨特的嗓音只讓她偏一下頭。

「幹嗎?」

「這事妳對爸爸的態度嗎?」

綱手插著腰的訓話,忍心只是瞥了她一眼就別過臉。

「其實是我們想要問妳有關於妳昨天的事情。」

嵐趕緊跳出來當和事佬,忍心嘆口氣。

「也沒什麼,其實並不怎麼想跟別人講。」她摸了摸右眼。「只是爸爸把封印術放在這裡,因為要有結界維護封印,所以離開結界太久就變成這樣。」

封印術?綱手跟其他人一同不解著,要封印忍心身體裡的什麼?

「那是要封什麼?」

大人問不出口的話讓嵐無奈的...

【佐鳴】爸爸-09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九-離家出走

在忍心衝出去後不久,嵐看著佐助緩緩坐了下來,說實在話,這個老爸的表情實在太一號了,根本猜不出他現在正在想什麼。

「老爸,套你說的誰保證那些傢伙不會過來,我們不去追她嗎?」

「……先讓她靜一靜,之後再說。」如果她的個性是遺傳鳴人的話,暫時的冷卻會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但是這些佐助並沒有跟嵐說。

嵐將毛巾放在頭上,抬著頭看著佐助起身回房,再看了大門。

她的個性也太衝了吧,好歹也想想我們是不是會擔心她。

嵐嘆口氣的起身要回房去整理剛回來的行李,經過佐助的拉門,卻發現他正拿著跟鳴人小時候的合照。

他輕輕的摸著鳴人的位置,眼神卻是異常的...

【佐鳴】爸爸-08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八-決裂

「武?你們不是都回去霧隱村了嗎?」

武跟他的家人都坐在圓桌前用餐,這時候忍心才發現這裡是美食用餐區。

「呃……應該說我們現在是在家族旅遊。」

「這樣啊。」

忍心注意到武的媽媽往她身上看來,她趕緊一笑。

「伯母好。」

「忍心!」武的媽媽驚訝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妳爸爸出完任務了啊。」

「嗯。」忍心有些不懂鳴人結束任務有必要震驚嗎。「昨天就跟香月阿姨一起來木葉了,今天就帶其他人回去。」

「那妳之後呢?」武有些緊張的抓住忍心的肩膀問道:「妳之前不是說過只要妳爸爸都結束在霧隱村的任務就會搬家,現在呢?」

「我也不知道耶,爸爸也沒有...

【佐鳴】爸爸-07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七-逛街

忍心坐在床上讓小櫻做最後的確認。

「櫻阿姨,怎麼樣?」

嵐壓著床邊看小櫻動作邊問。

「好了差不多,不過之後還要回來檢查比較好。」

「那當然,香月阿姨很厲害呢!」

「妳的醫療忍術是跟她學的嗎?」

「恩,」忍心對嵐點了點頭。「每次爸爸出完任務都會受傷,跟香月阿姨學了很厲害的醫療忍術,這樣爸爸受傷後我可以幫他治療。」

「很厲害的忍術?」

「恩,阿姨說她現在只能教我一些,其他的話可能要自己去摸索。」

小櫻撐著頭深思著。

佐助才一推開病房的門就看到忍心很開心的跟嵐聊天,而他的出現卻讓情緒很亢奮的她瞬間沉默下來,嵐趕緊出聲。

「...

【佐鳴】爸爸-06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六-爸爸、爸媽

兩人並列走著,佐助有如恍若隔世般難以置信,十年了,過了十年身邊終於有了他的存在。

佐助小心翼翼握住鳴人的手,他一轉頭看到佐助眼裡的溫柔,笑著把相握的手抽開,在佐助微皺眉頭下換成十指緊扣。

「佐助,我回來了。」

鳴人緊緊的握著佐助的手,而他輕輕的把他拉過來。

「歡迎回來,鳴人。」

終於、終於不是在夢裡才能感受到的體溫了。

在佐助的注視下鳴人腦中閃過許多想對他說的話,但是最終總結出的話就只有:「對不起,這十年我不是故意隱瞞消息,只是我……」

小櫻跟嵐對看,兩人識相的先往前走去。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事情來的太突然,我根本...

【佐鳴】爸爸-05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五-漩渦忍心

「根據我國的調查,曉的成員目前確認已經死亡,所以要復活宇智波斑的組織另有其人,但還未知道他們的目的是要做什麼、成員有哪些。另外在十年前破壞的魔道神像,其中的尾獸之力現階段都找到人柱力了,所以水影大人希望繼續維持一村一尾獸的制度,在此歸還九尾人柱力。」

站在會議室之中香月不卑不亢的傳達照美冥要說的話,而鳴人則是在想事情的沉默及放空,但是香月可以知道大家並沒有專心在聽她的報告,因為身邊的人更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咳,鳴人,接下來換你了。」

香月小咳嗽提醒他。

「喔!」經香月一點,鳴人趕緊回神接話。「所以水影大人希望跟火影大人聯手一同...

【佐鳴】爸爸-04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四-死亡

最後一場試驗就是要跟上忍對打,由雛田擔任主考官,她拿著簽筒走向他們四人,給他們抽要對打的對象,嵐是抽到卡卡西,忍心則是抽到佐助。

當雛田一宣佈忍心抽到的上忍的名字時,每個人紛紛都看向佐助。

「佐助……你……」

牙在他身後有些為難的說著。

「正好,」佐助轉過身要下看台區。「我也要確認。」

牙沒有問他要確認什麼,但是他卻很清楚他想確認什麼。

因為如果是他他也會這麼做。

「這次的試驗並不是要打敗上忍,而是要讓我們看出你們的實力,所以這次的試驗請大家拿出全力迎戰。我會在旁邊見證的。」

雛田一口氣說完她該說的話後,大力呼出一口氣。

嵐...

【佐鳴】爸爸-03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三-中忍考試

一個星期後,中忍考試如期舉行,第一場試驗如往常般的是筆試,監考官為寧次。在第一場試驗結束後原先報考人數是102人,進而被刪減成30人可以進入第二場試驗。

因為是十個小組,所以第二場試驗考的是團體活動,主考官為鹿丸,他無聊的搔著頭站在場中央,對著十個小組的人馬講解接下來的考試內容。

「這一次我們的考試內容就是『搶鈴鐺』,等一下會發給每一組一個鈴鐺,請你們隨便決定要綁在誰身上,當主考官也就是我點到哪幾組就是哪幾組上場。」鹿丸從口袋拿出一個鈴鐺任憑風吹動。「考試規則,只要一組裡有兩個鈴鐺就算過關,當然被奪去鈴鐺的那一組還是有申訴的機會,也就...

【佐鳴】爸爸-02

--->原著向+生子文


章之二-一般的日常生活

沒有任務、沒有任務……

嵐坐在穿廊上看著天空的白雲,這時候前方的圍牆有個黑髮的小孩趴在上面。

「忍心?」

「哈!嵐哥哥還記得我啊?我都以為你忘記了。」

「有事?」

「對啊,」嵐的壞心情並沒有影響到忍心的好心情。「今天天氣很好,要不要一起修煉?」

嵐沒有說話,只是往身後的牆壁一看,確認今天佐助的行程後在桌上留下紙條就從忍心趴著的地方翻了出去。

「你們一般練習的地方都在哪裡啊?」

「有一到七練習場,不過我們第七小隊都在第七練習場練習。」

「這樣啊。」

一到練習場,忍心興奮的向前跑去。

「這裡好棒喔,跟霧隱村的練習場...

【佐鳴】爸爸-01

--->原著向,中長篇

--->生子文,有小孩是主角的錯覺(!?)


章之一-水影出訪

「鳴人!」

佐助趕緊跑到鳴人掉落的山崖邊大吼著,看著暗無底的深處正要往下一跳的時候,寧次等人紛紛上前攔住。

「佐助,你冷靜一點。」

「你們都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去找鳴人!都放開!」

「你給我冷靜一點,你下去了那嵐呢?為了救他鳴人下去了,他已經失去一個親人了,難道你還想要給他一個沒有家人的人生嗎?你當初是怎麼跟鳴人承諾的?」

小櫻在昏睡的小孩身邊對他大吼著。

要不是他們遇到曉全力的攻擊,鳴人也不會為了幫嵐,也就是他跟佐助的小孩擋下致命一擊,他也不會因此落崖,看著山崖下再看躺在一...

【佐鳴】一起走下去

--->原著向,短篇


終結之谷一戰之後的第三年鳴人終於把佐助帶回木葉,當時慘烈的狀況讓在一旁替他們治療的小櫻到現在回想起來都會捏把冷汗。

在木葉的大門昔日的好夥伴都在那等著他們第七小隊的全員回歸,被祭跟小櫻扶著的鳴人對他們咧嘴一笑,在卡卡西背上的佐助也被他的笑容渲染的微微勾起嘴唇。

墨黑的瞳孔映著被夥伴簇擁的鳴人,閃著光芒。

他的一顰一笑、他的言行舉止都如同他的記憶絲毫不變。

他的吊車尾,並沒有因為三年的空白而變的陌生。

心安的佐助終於在這一刻鬆下警戒的心房,下一刻就昏厥在卡卡西的背上。

「佐助?」

卡卡西試探的小聲喊著他的名字,但是肩上的重量突然變沉這都告訴他事實。...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11

11.

我們,已經不再是朋友的關係了。


就像寧次說的一樣,只要佐助回去吃晚餐,鳴人的過呼吸就不會發作。

那天聽到鳴人所說的話,像是當頭棒喝的敲醒他,他們之間的關係究竟是什麼,是朋友還是戀人?但這都不足以用出租來定義他們,他是佐助唯一不想用出租來看待的對象,但他卻給鳴人這樣的認定。

很失敗,失敗得很徹底。

所以佐助很難過,難過他不懂得珍惜,還讓鳴人染上無藥可醫的過呼吸,但是鳴人不怪他,還很體貼的思考,思考要如何在他的工作時間之外,陪著他。

讓他想起,在他頻繁發病的那段時間,他都是緊緊抓著他的衣服,不停的往他的懷裡靠近,確認著他的體溫、心跳,確認他是否在...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10

10.

不多求什麼,只求在你身邊。


除了跟鹿丸見面,鳴人還帶他特別去找一個人。

「這裡……」

「是我人事部經理,」在不遠處佐助看到熟人站起來對鳴人深深一鞠躬。「鼬先生。」

「總經理。」

「哈,我現在已經不是總經理囉。」

鳴人坐進去,外頭留給佐助,但是後者卻僵在原地。

「哥……大哥?」

「佐助?」

兩兄弟傻眼的大眼對小眼,鳴人後知後覺才知道他們是兄弟。

「提拔的上司?」

「協助你的人?」

「你們是兄弟?」

一個問自家哥哥一個問自己的上司,鳴人則問他們兩個。

最後大家一笑。

世界真小。

「鼬先生,公司的人都怎麼說?」

「易主的事情...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9

09.

你所想要撐起的天空,就由我幫你保護。


早上要去上班之前看鳴人的情況已經好很多,所以佐助放心的把大門反鎖去inbar上班。

為了照顧及不放心的鳴人佐助已經有三天沒有去上班,也因此推掉不少工作,但是他不後悔。

一進公司全部的人都用竊笑的表情看他。

「幹嗎?」

寧次好心的拿著一封厚度不小的信給他。

「聽說你為了陪女朋友所以罷工?」

佐助聽完狠瞪卡卡西一眼,接下信封後挑釁的一笑。

「沒辦法,我不放心留下生病的他一個人在家。」

以前都對類似的話不做回答的佐助,如今笑的幸福的走進休息室,留下一大票傻眼的人。

「不是吧,他承認了!」

牙率先驚恐...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8

08.

風雲變色不需要太長的時間,那只是一瞬間的事。


既然已經跟春野櫻解除婚約了,那麼現在的鳴人是發生什麼事情?

鹿丸跟井野兩人坐在位置上拄著頭看著鳴人在手機上飛快的按著,臉帶著一絲絲的笑容彰顯著自己的愉悅心情。

女朋友?

不是吧,什麼時候交的?

兩人用眼神交流著數個訊息。

「啊,我先去一下洗手間。」

鳴人把手機擱在桌上,就離開了。

「你說,解除跟春野櫻的婚約後,鳴人的振作是不是比想像中來的快。」

「嗯……」

鹿丸沉默的攪著咖啡。

井野說的沒有錯,鳴人的反應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本想說他會頻繁的找他說心,但卻相反的跟往常沒兩樣。

所...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7

07.

失去了才知道,擁有的奢侈。


趴在沙發上的鳴人正翻閱著佐助的藏書。

這裡是鳴人在他家跟佐助家位置的中間買的一間房子,其實一開始只是因為他要時常來往池袋跟新宿而買的,雖然是公寓但裡面一應俱全,而且他也會定期過來這裡住,但是買下這一個地方他卻沒有跟家人講,所以要說是他的秘密基地也不為過。

前幾天在佐助家隨意的借了幾本書,那上面滿是食物光看也讓他看的津津有味。

「你在看什麼?」佐助擦著頭髮從裡面走出來。「我的書?怎麼在你這?」

「正確來講是我跟你借的。」

「那,好看嗎?」

「佐助是要當廚師嗎?」鳴人翻起身改坐在沙發上。「那你做這個給我吃。」

鳴...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6

06

吃醋,只能是情人專屬的嗎?


長這麼大是他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哭泣,讓他有些羞澀的跟他們說晚安。

回到房間才發現佐助連打了好幾通電話,最後還傳了簡訊。

《你在哪?看到打給我。》

他是發生什麼事情嗎?倉促的字詞讓鳴人趕緊撥電話給他。

『老天,你終於出現在人間了。』

「噗,你在說什麼?」

不同於平常的話被佐助講起來就有種好笑的感覺。

「你找我嗎?」

『剛才在做什麼?』

「我在跟我爸媽聊天。」

『是嗎?原諒你。』

原諒?他有做什麼嗎?鳴人不解的偏著頭。

『我看到新聞了。』

「新聞?」

『春野櫻。』

鳴人的呼吸一窒,不只有兩本雜誌,連電...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4

04.

朋友的互動跟戀人的相處,是一樣的嗎?


至從他們交換連絡方式之後,他們每天就會有一搭沒一搭的傳著簡訊,鳴人打的簡訊都很可愛,每每都讓佐助忍不住勾起嘴角。

每當他看完簡訊後都會有種心情很好的氛圍,讓inbar裡的人看到都忍不住詢問旁邊的人:他是在跟哪一個女友聊天?

「寧次,你知道佐助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牙很驚恐的小聲問著寧次,但是後者搖了搖頭。

「不知道,從聖誕節隔天起他就變成這樣。」

「可是聖誕節那一天他不是沒有女友,一直待在店裡?卡卡西不是這樣講嗎?」

「我可沒這麼說喔。」

突然卡卡西在一旁幫腔,嚇到私底下議論紛紛的員工。

「老闆,...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3

-->所謂的聖誕節情人限定流程,是借用日本的同人漫的劇情,因為感覺還不錯所以試寫看看

-->不過寫著寫著,感覺把他們的性格寫偏了>"<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03

所謂的聖誕節,就是和情人約會、交換禮物、吃晚餐、吃蛋糕,以及最後的……


填飽了肚子,佐助跟鳴人一前一後的走回inbar。

「之後我們要做什麼?」

鳴人了跑步才能跟上佐助的腳步,他有些微喘。

「你確定要這樣做?」

「一起過聖誕節?」在他面無表情下鳴人有些不解。「難道不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而是這種節日應該是要跟你的未婚妻一起過才是啊。」

佐助有些被...

【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2

02.

他和他的認識,是從聖誕節的尾聲開始的。


當初會踏上這一行只是因為他缺錢,而這份工作不僅薪水優渥,還不必待在同一個地方,不需要喝酒、不需要糟蹋自己,更不需什麼學歷、社會經驗,只要懂得如何讓女人有戀愛的感覺,就可以輕鬆的不愁吃穿,甚至把身上的債務在短時間還清也不是問題。

所以宇智波佐助並不覺得,出租男友這份工作是多麼見不得人。

在新宿裡有許多跟他一樣行業的人,而他待的公司又是其中以外表取勝,裡面清一色都是會讓人眼睛一亮的帥哥,想要什麼樣的類型幾乎都有。在一年裡最後的節慶,店裡的同事都已經事前被預約,所以一大早佐助一進門口就看到全部的人都在全副武裝。...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