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旅。愛-峇里島篇 LAST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兩人沒打棒球

-->清水向,平平淡淡的步調

->因為作者英文soso,所以用粗黑框框表示是英文內容(笑)

-->文前回顧:《FIRST》、《DAY1》、《DAY2/1》、《DAY2/2》、《DAY3》、《DAY4》、《DAY 5&6




08.


 

倉持覺得沒有一個時刻會比做御幸的朋友還要倒楣,原本一個好好的假日夜晚,竟然被一個瘋子叫了出去,然後被迫聽他一邊喝酒一邊說著前不久在峇里島旅行的點點滴滴。

這傢伙難道是忘記他可是在出國前一刻被女人給甩,怎麼才短短不到一周就立刻療傷?還是說非常人的療傷時間也是很非人?

還是要看陪他療傷的人是誰嗎?

在幫御幸倒著一杯又一杯酒的倉持對於當初在併房網找到的人一點都不了解。

應該可以說當初是隨便應付過去幫御幸處理他出國的事情。

「不可能去那轉了性吧?」

「倉持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跟一個醉酒的人說話根本不需要用大腦,倉持把御幸的酒杯添滿酒水直說我聽得很清楚。

「都要一個月了,你說,是怎樣的工作要在國外待到一個月才會回來?」

「但你也甘願等他不是嗎?」

御幸並沒有把澤村的事情說得很清楚,只透露他在那邊認識了一個人,然後跟他墜入愛河。但在其中總是把他跟她*穿插使用,導致倉持分不清楚御幸到底是跟男人還是女人相愛。(注:日文有男女生之別)

「我是啊,但是,」御幸打嗝一聲,有點想要吐的感覺,「就是怕他喜歡上別人啊。」

能讓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御幸一也充滿著不安倉持開始對那個不知道是男還是女的傢伙感到興趣。

「你喝醉了。」順勢的倉持把御幸手中的酒杯抽走,把桌上還有酒的酒瓶移到另一張桌子,「老闆,錢我放在桌上。」

把錢壓在酒杯下後倉持就把御幸扛起來。

「酒鬼該回家了。」

一路上半夢半醒的御幸幾乎是在呢喃著不成單字的音符,聽的倉持惱火想要把人丟在一路旁,但一想到隔天他們都要跟高層開會才忍住沒動手。

「你這傢伙!明天公司有很重要的會議要開,給我準時上工啊!」

不管御幸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倉持很有朋友道德的把人甩到床上就關門回家。

而放縱自己的下場就是被頭痛痛醒,看到自家特有的天花板後御幸才後知後覺想是倉持送他回家,昨天到底是跟他講了什麼說真的御幸一點印象都沒有。

他先吃了止痛藥紓解頭痛再去浴室盥洗,等一切都打理好後才看到手機上顯示今天的行程通知,然後好不容易舒緩的頭又痛了起來。

「你沒有遲到。」

「這句話應該是要用疑問結尾吧,說的我好像一定會遲到。」

御幸壓了壓太陽穴,拉開在倉持旁邊的椅子。整個會議室裡的人都對他們一見面總是會酸上幾句的互動不以為意,身為會計部經理的倉持及企劃部經理的御幸一個管整公司的錢一個管整公司的收入,老實講就算他們在這裡吵起來也沒有人敢說公道話。

除了副總經理之外。

「好了,在總經理來之前安靜一下。」

高島在會議室的正中央一臉嚴肅地環顧在場的人,臉上的眼鏡鏡面反射白光,閃的讓他們兩人輕咳一聲就別過身子不看對方。

一個年度總報告在三小時後才結束,御幸動了動脖子一直盯著投影盯到整個人都不好,更不用說一小時不起來動一動就會渾身不對勁的倉持,他幾乎趴在桌上奄奄一息了。

「我先回去了。」

御幸稍作休息後就把桌上的資料收一收準備起身,不料倉持抓住他的手。

「等一下。」

「你要做什麼?」

「你們今天有廣告要拍,對吧?」

御幸看了看他的行程表。

「是有啊,要幹嘛?」

「幾點開始?我要過去一趟。」

通常這種事情都是底下負責的團隊過去,像他們這種經理級的人物去現場,不把他們嚇死就算了,還可能會有礙手礙腳的疑慮。

「你要去哪做什麼?」

倉持用一副你倒底是不是企劃部的人啊的表情看他。

「你的人沒有告訴你今天是請誰代言嗎?」

御幸用我的人幹嘛要跟我報備後續事情的表情回敬他。

「誰啊?」

「He’s,目前當紅的男子團體,重點是他們的經紀人是克里斯前輩,聽到這你是不是該跟我一起過去看一下?」

御幸對偶像團體不怎麼關心,但是聽到他們的經紀人反應卻很到位。

「克里斯前輩?」

那個捧紅許多偶像團體的金牌經紀人?但這不是御幸所想的,那位前輩可是他跟倉持的大學社團的前輩。

 

想當初他跟高中同學倉持誤打誤撞考進同一間大學,然後被一個前輩半威脅半哄騙的加入經濟部,名義上雖然是說探討日本經濟實際上主要是幹部們想要用經費出去玩。大約一個月一次的出遊計畫根本不需要花費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所以大部分他們都在社辦裡做自己的事情。

他們就在裡面認識了克里斯,比起其他有點不正經的社員,身為副社長的克里斯可說是他們社團的靈魂人物,不知道他是用什麼手段賺取他們出遊的經費,有時候還會有人送食物到社辦給大家吃。

那時候他還是御幸同系前輩,所以多了這層關係在大學四年他們之間的情誼也比其他人還要好。

算了算在場可能會有的人數,御幸跟倉持決定過去時順便帶點飲料慰勞大家。

今天他們公司要幫一間挺有名氣的服飾公司拍攝廣告,攝影棚位於御幸他們公司不遠的大廈裡,他們抵達的時候似乎拍完一組照片,大家都在忙著準備下一組照片的背景及治裝。

「經理?還有倉持經理!你們怎麼過來了?」

抱著一堆服裝的工作人員看到他們抱著大紙箱走進片場。

「年度總報告都結束了,終於有時間可以到處晃晃,順便帶點飲料給大家喝。」

「有飲料!?」

大家原本都是漫不經心地在聽御幸閒扯,一聽到經理請客每個人的眼睛都為之一亮。接著大家都爭先恐後的過來深怕自己喜歡口味被搶走。

「對了,今天過來拍照的偶像在哪裡?」

「他們在裡面的化妝間。」

幸好還有人回應御幸的話,所以他們並沒有花太久的時間找人。

倉持一直都在一旁冷眼的看著御幸跟部下的互動,有些不以為意。

「你都是這樣跟部下講話?」

「是啊,哪裡不好嗎?」

原本要到口的話被倉持不自然的吞了回去。

「快去見克里斯前輩吧,我還有工作還沒有完成。」

在拍攝現場不遠處就是偶像的休息室兼化妝間,他們帶著一杯飲料還沒走進房間就在門口見到他們想要見的人。

「克里斯前輩!」

「呦!御幸還有倉持。」

正在使用手機的男子抬起頭,有著歐美人士堅硬的外表很難想像他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也因為這樣一開始大家還有些排斥他。

「我還在想說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你們,正要傳簡訊給你們呢。」

克里斯晃了晃手機畫面,確實停留在簡訊的編輯面上,而御幸跟倉持面面相覷。

「前輩知道我們在這間公司啊?」

「我聽亮介說的,不過主要是因為我現在帶的孩子們是第一次拍廣告,這間服飾公司可以讓他們有很大的曝光度,再加上是御幸你監督的案子。」

不虧是捧紅許多偶像的經紀人,只不是個代言卻可以想這麼廣。

「過獎了,前輩,我並不是總監只是負責審核,簽個名字而已。」

「是你太謙虛了,我可是有調查過才決定呢。」

克里斯把手機收了起來。

「要見見我的孩子們嗎?他們雖然是第一次拍廣告,但在歌唱方面可算是數一數二。」

「是嗎?」倉持把飲料遞給克里斯,「前輩是喝這個口味的吧?今天我們請大家喝。」

「謝謝了,沒想到你們竟然會在同一間公司工作,是同一個部門嗎?」

「如果是同一個部門的話,整間公司一定會被我們掀起來。」

「哈哈哈哈,不過有你們在這裡才會很熱鬧。」

「別了吧前輩,跟御幸這傢伙共事只會減壽而已。」

倉持跟克里斯聊了一會後就接到部下打來的電話,之後就急忙的離開。

「抱歉了前輩,我對現在流行的偶像並沒有注意。」

「沒關係,從現在開始買他們的專輯就可以了。」克里斯稍作停頓後笑著說:「看你工作挺順利的,買個一百張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前輩……」沒想到久不見這位前輩愛開他玩笑的習慣還沒有改掉。「就算我沒買,他們的專輯也賣得很好啊。」

「哈哈哈,算你會講話,那就期待你買他們的第二張專輯了。」

「哈?」

「算是給你最新消息,目前可是還沒有對外宣布,他們已經錄製好歌曲跟主打歌的MV了,應該在下禮拜就會公開。」

克里斯最後拍了拍御幸的肩膀。

「帶你去見他們吧,先謝謝你購買啊。」

「……既然這樣,可以請他們幫我在上面簽名嗎?」

「哈哈哈,對他們來說一百份只是小菜一疊呢。」

沒想到前輩已經認定他買一百張了,看來從這個月開始就要縮衣節食了呢。

跟著克里斯進去休息室,在裡面的沙發上坐著兩個人,一開始還在聊天見到克里斯就急忙站起來。

「He’s是三人團體,這位是春市,他是曉。」

克里斯邊介紹他們邊向御幸敬禮。

「這位是這次企劃廣告的經理御幸。」

負責主唱的春市挺著一頭粉紅色的頭髮,穿著女版水手服也沒有違和感,而負責領舞的曉就顯得有些少語,除了自我介紹外就陷入沉默,而他穿著酷似軍裝的大衣讓他挑高的身材更加矚目。

「對了,榮純呢?」

「他啊,」春市指了指更裡面的小房間,「他因為手機一直無法解鎖,所以耽誤了化妝時間。」

「榮純?」

御幸跟著克里斯移動到春市所指的房間。

「他是整個He’s的靈魂人物,不只綜藝感不錯,他們的歌曲幾乎都是由他一手包辦。」

他們只是站在門口,克里斯帶點寵溺又有些無奈的指著被四個化妝師包圍的少年,他坐在鏡前看似安份地讓人擺佈,但實際上直盯著手上的手機用高分貝高喊:「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我完全打不開手機啊!」

「你先不要激動,讓我們快速幫你上完妝,你就可以去外面找人幫你。」

「可是可是可是……」

「發生什麼事情了?」

只是聽到聲音,那個少年就知道是誰在跟他說話。

「師傅!怎麼辦我的手機不能使用!」

「你要用手機幹嘛?」

「師傅~~~我有個很重要的電話要打啊。」

「從早上一下飛機就吵著要打電話,你要打給誰啊?」

「唔………師傅你可以借我手機嗎?」

御幸第一次見到克里斯帶著笑容的嘆口氣,跟著他走了過去隨後跟鏡子裡的人對上眼,然後雙方相繼愣住。

雖然上點妝,但御幸自認他沒有臉盲症,鏡中的那個把額髮稍微抓高,穿著牛仔外套的他彷彿是大學生,完全跟他印象中陪他度過六天五夜的那個人一模一樣。

 

「那個……師傅,我不用借手機了。」

 

 




 

後記

 

「沒想到你竟然是偶像歌手?」

「呃……」

「那你在馬來西亞是在拍MV嗎?」

「正確來說花三天拍攝,之後就被關在沖繩寫歌了……」

畢竟他是偷溜出去玩,雖然最後被克里斯發現,然後手機電腦全部被沒收,關在錄音室直到整張專輯做完才回到關東地區。

「我很努力在一個月內把專輯趕出來。」

澤村不安的玩起手指頭,在御幸越來越靠近的情況下阻止他動作。

「我等一下還要拍攝,臉上的妝掉了會很麻煩。」

「我知道,我不會延誤拍攝的。你的手機是發生什麼事情?」

說起手機,澤村顯得很激動。

「你看,我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我把SIM卡放進去後輸入密碼,明明是對的,但它就一直顯示錯誤,然後就被鎖了。」

說到後面澤村顯得很沮喪,御幸拍了拍他的頭把自己的手機遞出去。

「既然這樣,你先把號碼給我,等你拍完我再帶你去解鎖。」

「好吧。不過你竟然是廣告公司的經理,好酷喔。」

「沒有比你的工作還要來的酷吧。」

想到澤村的一舉一動都要跟他們的粉絲們分享,御幸盯著澤村的嘴唇好一會,然後拿起在一旁的唇膏。

「你的口紅好像掉色了。」

「真的假的!」

澤村睜大雙眼抬起頭,御幸趁機靠近偷了一個吻,然後晃了晃剛剛化妝師使用的唇膏:「要不要我幫你補一下?」

比起只能用相機、錄影機才能見到偶像本人,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小情緒的御幸就寬宏大量的原諒那些自稱女朋友的SHE*了。(注:SHE為粉絲團名)





------------END-----------------

終於把我一開始設想的寫出來了!!我了於無憾了!普通人御X明星澤,可說是讓御幸當醋桶當個過癮了(大笑)

偶像團體我是仿照韓國的,除了團體的名字還有紛絲團的稱呼。一開始取用春市的H降谷曉的S還有榮純的E,明明是男子團體但是團名卻是SHE,怎麼想怎麼奇怪,所以我就把他們排列組合一下,團名是HE'S粉絲團是SHE,男子團的粉絲應該是女生居多吧。(其實我是取名廢><

感覺很多設定都在最後一篇才出現,想輕鬆結束的故事感覺又開了一個新章,雖然當初就有想過還會有後續,但是.......目前我還是先把超大坑填完再說吧~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6)
热度(45)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