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旅。愛-峇里島篇 DAY5&6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兩人沒打棒球

-->清水向,平平淡淡的步調

->因為作者英文soso,所以用粗黑框框表示是英文內容(笑)

-->文前回顧:《FIRST》、《DAY1》、《DAY2/1》、《DAY2/2》、《DAY3》、《DAY4





07.


扎實的厚門一被打開鎖兩副相纏的身軀就一同撞了進來,御幸一手扶著澤村的後腦一手開門,還很有餘力的把門帶上。

在峇里島的最後一晚,澤村算是大手筆的預定相當豪華的別墅,御幸一把門關上就能隔絕外頭的聲音。從一進門就可以看見一旁標準泳池,一片漆黑的空間在他們進入後立刻點亮,沒有玄關的設計讓他們一到屋內就可以看到簡單但設備又齊全的廚房。兩人的後背包雙雙掉在地上,御幸吻了吻澤村還有淚痕的臉頰,再往上親了親他的眼皮,澤村捧著御幸的臉頰認真的凝視他,微微的張開嘴迎上御幸的,順從他的動作。

兩人就像飢餓的野獸互相在對方身上尋求溫暖,從一進到屋內就開始把身上的裝備逐一的卸下,兩人從廚房的流理台輾轉到一旁的臥房,雙人大床上還撒滿著清潔人員精心布置的玫瑰花瓣,他們連床單都來不及拉開就直接壓著玫瑰花做起來。

「還好嗎?澤村。」

「嗯……還行……」

或許是許久沒有做過,澤村顯然有些精疲力盡。他趴在床上側過頭看著一旁精壯的背影,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輕輕戳了一下,因為手感很好所以就忍不住多戳了幾下。在用遙控器調整冷氣溫度的御幸感覺到些搔癢,拍了他一下。

「別鬧,還有力氣的話就先去洗澡。」

「那你先幫我放水,我想泡澡。」

剛好澤村姿勢可以看到臥房一旁的衛浴,裡面不僅有淋浴間還有一個潔白的大浴缸,讓做完激烈運動的澤村想要泡澡。

「不想跟我泡啊?」

御幸有些故意的傾下身在澤村的耳邊輕聲地說道,不出所料澤村的臉立刻紅了起來。

「別鬧啦!」

澤村推了推御幸,知道他臉皮薄御幸就不再多說什麼,笑著下床去放水。

看著御幸在浴室裡忙來忙去,澤村強撐起身子開始尋找他的衣服時,御幸一臉嚴肅的走了回來,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使用市內電話。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辦法使用熱水,可以麻煩過來幫我們看一下嗎?』

『好的,我們五分鐘後就會過去,請您稍等。』

『麻煩了。』

「發生什麼事情?」

「我剛剛去浴室發現我們沒辦法使用熱水,所以我叫他們過來看一下,五分鐘後他們就會過來。」

「五分鐘!?」

澤村整個叫了起來。

「怎麼了?」

只見澤村一臉驚慌地看著整間屋子,稜亂的衣物灑滿整個空間,碩大的雙人大床上的玫瑰花上還沾上透明液體,說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只是一瞬間御幸就知道澤村的意思,他趕緊把電視旁的落地窗打開,讓散落一地的衣服盡可能的堆成一堆,而澤村則是趕緊把浴袍穿上,順便把曖昧的痕跡遮掩住。

當他們兵荒馬亂把屋內整理至一定程度的時候大門突然被人用力敲打。

『不好意思,聽說你們房間內的熱水系統出了問題。』

『你好。』御幸趕緊去應門,『是的,我們正要使用浴室的時候才發現。』

澤村緊張的把浴袍的衣領拉緊,眼睛緊盯著走進屋內的維修人員。只見對方沒有對他多加留意直接走進浴室,接著再到洗手台試水溫,最後再去廚房做最後確認。

『我去後面的熱水系統查看,十分鐘後會再回來。』

兩人皆沉默的目送維修人員走出去,等大門被關上後才鬆一口氣,當御幸要說點話時,澤村的肚子咕嚕叫了一聲。

「抱歉,我餓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御幸見狀笑了笑。

「也是,我們從百貨公司那出來後就沒有吃過東西了。」

「現在要去外面買也來不及了。」

澤村回想起他們一波三折的才住進他們在峇里島最後一晚的別墅,一路上不是沒有路燈連店家都關門。唯一有開的速食店也在很遙遠的地方。

「對了,我們不是有買泡麵?」

「你說在超市買的?」

「對啊。」

兩人把一開始就被他們遺忘的背包找過來,裡面都有放他們想要買回去嘗口味的泡麵,沒想到竟然會在這時候派上用場。

在等熱水煮好的時候,兩人坐在餐桌旁邊把調味料加進碗中。

「最後一晚,我還以為要露宿街頭了。」澤村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不安的用手搓了搓。「還想說這次旅程還挺順利的,行程都要照著計畫走,沒想到最後還來個回馬槍。」

「其實在我們離開計程車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要露宿街頭的打算了,或者是直接在附近的旅館找一間隨便來住。」

「但是你沒有放棄啊。」

「你不是也還抱著我們一定會找到的心態。」御幸抓住他的手。「再加上你的情緒又不穩定,太讓人不安心了。」

「什麼啊,好像都是我的錯。」

在最後他們還是沒有找到他們要入住的別墅,但卻有發現一間很大的飯店。他們只好硬著頭皮再一次進去請求他們幫忙打電話。沒有入住他們飯店就算了,還要請他們打電話給他們的競爭對手,任誰來看都是困難的任務,不知道那天是受天神眷顧,還是衰到負負得正,櫃檯很好心的幫助他們,不僅如此他們要入住的飯店業者還說會派人來接他們過去。

雖然怎麼看都是覺得再說下去他們還是找不到,還是直接來接他們最快。兩人在外頭等個十多分鐘,等到一台摩托車。房間雖然是澤村訂的,但因為御幸聽得懂英文所以他先過去,留澤村一人在外頭等那個人再過來。

知道他怕黑的御幸再三確認澤村的意願才出發,在離開的時候也擔心的不斷看著他,澤村在御幸跨上機車的時候就不斷地告訴自己他自己一個人是可行的,但還是在飯店大廳看到御幸時忍不住哭了出來。

「不知道是誰哭得很慘。」

「只是眼角有沙跑進去而已啦!」

「我們又不在沙灘怎麼會有沙。」

「我說是沙子就是沙子,你有什麼意見啦!」

「沒、沒!」

御幸不想再聽到更高分貝的聲音,果斷的中止話題。

在瓦斯爐上的熱水也燒好,倒入杯麵中後等個三分鐘就可以吃了。

「只是你也太幸運了,竟然可以訂到這間剛開不到三個月的飯店。難怪我們怎麼問都不會有人知道,連計程車司機都可以找不到路,真的太幸運了。」

「我怎麼會知道,」澤村把竹筷子夾在杯麵的開口。「我就是逛旅遊網時看到,覺得照片很漂亮就訂了啊。」

「不過你不覺得我真的很幸運嗎?我找的房間幾乎都跟照片上一模一樣啊,完全沒有被照騙。」

「倒是第三天住的那間飯店品質真的不怎麼好。我有跟你說過嗎?我在退房的時候去他們主頁上寫了差評。」

「不至於吧?不就只是進去有霉味?」

「我之後有打電話給櫃檯,他說當初你在訂的時候,那個價格就只能住這樣房間,所以他們不能幫我們換房間。」

澤村眨了眨眼,對御幸在那時候有打電話的事情不知情。

「那你客訴後他們有回你嗎?」

「他們之後回覆我說很抱歉讓我們住的不舒服,所以會送我們優惠券,下次來的時候入住會比較便宜。」

「然後我們下次再來繼續給我們住同樣的房間,也太搞笑了吧,都留這種差評了怎麼可能還會再去一次啊,誰知道他們又會做什麼事情。」

聽到澤村無心的說出我們下次再來的話,御幸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好了,差不多三分鐘到了。」

「沒想到花大筆錢住別墅,結果我們沒熱水可以洗澡,晚餐還是吃泡麵。」

澤村自嘲的說著,因為太實際了讓御幸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這是我目前聽過最好笑且無法反駁的話。」

從見面到現在都沒有現在笑的如此開懷,澤村傻傻的盯著御幸的笑顏,似乎開心會傳染似的他也不自覺得揚起笑容。

「如果到最後還是沒有熱水的話,那要怎麼辦才好?峇里島的晚上還是有點冷。」

「要不……」御幸壞笑一下,「一起洗的話就不會冷了啊。」

澤村揪了他一眼。

「到現在你還不正經啊。」

「正經哪能抱得美人歸?」

「那你趕緊去外面找個美人啊。」

「這裡就有一個了,我幹嗎去外面找啊。」

「就算你講的多甜,你還是只能吃泡麵。」澤村一臉嫌棄的把御幸的泡麵往他方向推了推。「快吃飯吧。」

「是是是,老婆大人。」

「閉嘴啦!」

澤村有些惱羞成怒的對御幸大吼一聲就埋頭狂吃起麵來。

 

前一天因為在外頭走了將近三小時的尋找住宿之旅,兩人迅速用冷水簡單的梳洗一下就早早上床,雖然中途御幸還興致勃勃的拉著澤村折騰一番才甘願休息,但比起前幾晚幾乎是玩到凌晨才上床睡覺的他們這樣的生活更顯得修身養性。不過也因此兩人幾乎在天一亮就睜開眼睛。

這次反倒是澤村比有失眠習慣的御幸還要早醒,他先轉了轉眼珠,稍微的動了動被御幸緊緊禁錮在懷裡的四肢,見對方竟然沒有被他的小動作吵醒,再輕手輕腳的離開被窩。

等御幸醒來時,澤村已經在外頭的泳池玩的不亦樂乎。

從正對雙人床的落地窗出去就是標準游泳池,整個泳池從臥室延伸至浴室,不管人在何處都可以立刻到泳池裡玩水,可算是這間別墅的賣點之一,御幸手撐在窗框處看著他好一會。

「早安啊。」

澤村整個身體都浸在水池中只露出頭來,一看到他就高喊著。

「一大早就這麼有活力,看來是我昨天不夠努力啊。」

「得了吧你!」

一早就聽到葷段子,澤村毫不留情的用力把水打上去,高濺的水直接潑上御幸,不過對方毫不介意一個躍身直接跳入水中,然後濺起更高的水柱。

「你在做什麼啊!」

「玩水啊,我也是有付錢的,不能玩啊?」

「哼。」

澤村輕哼一聲不以為意的潛下水繼續游泳,不過下了水的御幸只是在水中划了划,用手把水撥開走在澤村的後頭。

雖然在後頭看著他精瘦的背脊是件賞心悅目的事情,但是喜歡的人就在眼前而且還只穿著一條泳褲,只顧著自己玩啊玩完全忘記身邊還有個這幾天都陪他上山下海的人,原本御幸為了讓澤村游的盡興所以基本上都是靠著池邊走,結果對方游得更起勁,跟水吃醋的男人在澤村經過的時候一把抓住他的腳踝。

「噗啊!」

澤村整個人直接掉進水中,他吃力的掙扎一會,最後是被御幸拉了起來。

「咳咳咳!你、咳、幹嘛啊!咳咳!等一下我溺水了怎麼辦?」

澤村不斷的邊咳嗽邊打御幸,不過被打的人倒是樂在其中。

「放心,這樣我就可以幫你人、工、呼、吸。」

「天啊,咳咳咳!才大白天就在做春夢,你是沒睡飽嗎?」

「我正在做一個叫澤村榮純的春夢。」

「別鬧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有榮純你有我。」

「瘋了!瘋了啊!」

「如果我瘋了話你就是醉了。」

澤村不斷的掙扎,但御幸怎麼會把到手的美食給放掉,最後經不起挑逗的澤村就在水池中跟御幸深入探討何謂魚水之歡。

晨泳結束後澤村做在往浴室的階梯上,看著泳池裡的水慢慢的被排出,有些不捨的踢了踢腳,御幸從後面把厚毛巾披在還在滴水的澤村身上,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在看什麼?」

「要不是他們定時會換水,不然下一位入住的人不就尷尬了!」

說著說著澤村又瞪了御幸一眼,後者一臉與我無關的表情讓澤村更生氣。

「生氣了?」

「離我遠一點。」澤村站起身往浴室裡面走,「我要洗澡了,給我出去啦。」

「反正你全身哪裡我沒看過,我在哪裡又沒有差。」

「我有差!」

「到現在熱水一點都沒有來,我不跟你一起洗的話你就只能洗冷水澡耶。」

「我就算洗冷水澡也不想再跟你待在同一個地方!」

澤村直接在御幸的耳邊大吼,然後在御幸面前啪一聲的把門關上,連同往泳池的落地窗也都拉上窗簾。不過御幸也不生氣,邊整理行李邊等他。

兩人把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得差不多就出發去吃早餐。澤村覺得昨天受速食店的店員跟咖啡店的員工的幫忙,再加上他也很好奇當地的速食店的食物是不是跟國內的一樣,所以他們就特別花時間走過去,不過只見到咖啡店的店員,但是對方似乎對他們沒有什麼印象,所以兩人買了當地才有的杯子就草草的結束早上的行程。

因為今天就是在峇里島的最後一天,離境的飛機在中午過後,所以吃完早餐後他們就回去退房然後搭計程車去機場。

坐在臥室裡的沙發上,澤村顯得有些安靜。正在檢查房間內的東西是不是有收拾乾淨的御幸望了望他欲言又止最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該退房了。」

「……嗯。」

澤村拉了拉後背包的背袋,異常沉默地看著御幸把他們待一晚的房門上鎖。

只是個簡單的把門上鎖,就好像把昨晚的火熱、親密全部都留在門後,讓澤村無緣由的覺得空虛。

御幸低著頭看了握在手中的鑰匙,像是做好決定般的握緊它,然後露出微笑輕輕地撥了撥澤村的瀏海。

「走吧。」

說完就牽起澤村的手往櫃台走去。

當御幸牽起他的手時澤村有那瞬間心驚一下,有許多念頭突然湧現在腦海中,但最後留下都是滿滿的甜蜜。

看到澤村終於露出笑容,御幸的心情才開始變好。

 

兩人大約是在下午五點多才到馬來西亞,按照他們之前計畫是要在當地住上一晚隔天再回國,所以他們一出境就先搭機場捷運到市區,把行李放在要住上一晚的背包客棧後才去小吃區吃晚餐。

那間背包客棧座落於不起眼的小巷之中,不僅如此還要走進一間公用大樓的搭乘電梯才能看到他們的櫃檯。

先在位於當地二樓的櫃台報到後他們又搭乘電梯到五樓。他們預定的是四人房,房間內是擺放著兩個上下舖以及四個鐵櫃,其中一個上鋪跟另一個下鋪都已經放了東西,意味著他們已經有室友。

澤村因為超過八小時沒進食,所以到馬來西亞的時候就開始胃痛。他躺在背包客棧的下鋪神情很不舒服,御幸有些擔憂的從隔壁床鋪的上鋪下來,坐在他的床墊上輕輕的按壓澤村的胃。

「還好嗎?」

「……嗯……」

「還要出去吃飯嗎?我幫你買回來吧。」

「……」澤村抓住在身上幫忙紓解疼痛的手,「一起出去吧,我還沒有逛過這裡。」

「真的可以?」

「嗯,我可以。」

御幸拉起澤村,輕輕的捏了捏他的臉頰,稍微表達自己的不認同。

或許是身體不舒服讓澤村變得有些脆弱,他坐起身後抱住御幸,用像是要把自己跟他融為一體的力道緊緊的抱住他。

「把貴重物品都準備好,我帶你去吃這邊最有名的小吃。」

在懷裡的澤村無聲的點了點頭。

因為公司的關係御幸已經來馬來西亞很多次,所以他幾乎是熟門熟路的帶著澤村搭地鐵走捷徑,儼然是當地居民般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

其實御幸本來是計畫帶女友到某間高級餐廳用餐,但對方已經變成前女友,再加上現任戀人身體在不舒服,所以御幸在背包客棧的時候就用網路寄信取消。

看著一桌清淡的食物澤村就知道他已經破壞了御幸的計畫,嘟著嘴戳了戳碗中的白粥。

「對不起。」

「幹嘛道歉啊?」

「我好像破壞了你的計劃。」

「才沒這回事。」御幸寵溺的撥了撥澤村的瀏海,「大不了下次再來一次啊。」

御幸所說的下次讓澤村眼睛一亮,直說真的嗎,看見他像傻瓜的喜孜孜吃起飯來御幸小聲說著笨蛋。

晚上的馬來西亞其實治安並沒有很好,在他們盥洗完後那兩人就出門不再回來,御幸下了床直接鑽進澤村的床鋪,從他身後抱住他。

「喂!」

澤村小聲的嚇阻他,但御幸更大膽的把腳伸進澤村的雙腿之間微微的蹭了蹭他。

「放心,他們都出去了,短時間是不會回來的。」

「但是……」

「不做嗎?今天是最後一晚了,你不想要嗎?」

當御幸說出口後他就後悔了,因為澤村身體一抖抓著他的手微微用力,御幸吻了吻他的後頸嘗試安撫他。

「我們……最後了嗎?」

澤村說的很隱諱,但御幸卻知道他想要表達什麼。他把澤村翻過來面對面,把額頭抵在村的額頭上,看著蜜色的雙眼。雖然房內一片漆黑,但御幸知道那會是他至今所沒見過的甜到會滴出蜜汁的雙眸。

「你想要結束嗎?」

澤村沒有說話,但御幸卻感覺到他微微搖了搖頭。

「我的意思是今晚是我們在馬來西亞的最後一晚,別多想了。」

「……可是……」澤村在搜尋可用的字彙來表達他的心情,「我明天不會回國。」

御幸沉默好一會才緩過來。

「什麼意思?」

澤村鑽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抱著御幸。他感覺到自己的眼角在發熱,有溫熱的液體在眼眶中打轉,鼻子用力的抽動但卻吸入更多專屬御幸的味道。他們才相處短短六天,但卻讓澤村覺得已經過了好幾個月的漫長。

「我在這裡有工作,最快一個月後才能離開。」

他們都沒有詢問過彼此的工作,甚至最基本朋友的身家了解都沒有,只認識眼前的人,他背後的故事什麼的一概不知。

但是對方不想提起的事情他們倒也不是急的想知道。

御幸輕輕的撥弄著澤村的頭髮,柔柔的又帶點香氣,不像有些女人會擦些味道很濃厚的護髮油。

「嗯。」

「你想要結束嗎?」

同樣的問題不同的問法,讓御幸心頭一緊。

澤村仰起頭,雙眼已經適應漆黑的空間,御幸有菱有角的臉龐在眼前被勾勒出來,但御幸也看到他眼角的濕潤。他沒有說話反倒是用行動來表示他的心意。

御幸在澤村的眼角處落下一吻,再細細的親吻著他的臉龐,接著再跟他來個細長的深吻。澤村攬著他的脖子接受著御幸給予他的親密,不再拒絕御幸拉下他的褲子,在對方給予他更火熱的溫度時,聽到他低啞的聲音在耳邊宛如呢喃的道著:「永遠都不想。」

隔天兩人去當地的早市去吃最正統的早餐,御幸推薦澤村一定要來吃肉骨茶,一晚的休息讓澤村恢復健康,像是要彌補昨天沒吃到美食般的,一路上澤村的嘴巴都沒有停過,只要澤村一看到想吃的御幸一定會買給他吃,就算澤村忙著拍照留紀念,御幸也會貼心地幫他拿著。

兩人在怎麼甜蜜、在怎麼膩再一起,時間永遠是他們的敵人,在機場的出境處澤村緊緊地抓著御幸的手,所有的話語都是不捨的贅詞,擁有的回憶都是離別的影片,他們並不是永遠不見,但他卻難過的只要一個眨眼就會掉下眼淚。

「我……」

「明天見。」

澤村猛然抬起頭,御幸淡淡的笑著,輕輕的撥了撥他的頭髮。

「我先在日本等你,工作要好好加油。」

「嗯。」

「再忙三餐也要記得吃,還有晚上不要到處亂跑,這裡的治安沒有日本的好,洗完澡要記得把頭髮吹乾,如果飯店沒有吹風機不要省錢一定要去買,還有……」

御幸像家人般的叮嚀澤村許多瑣碎的事情,講到一半的時候澤村不顧其他人的眼光直接衝進他的懷裡抱住他。

「一也……」

低喃的聲音說著御幸熟悉不過的字詞,原本他以為自己可以很酷的跟澤村道別然後在日本等他回來,但從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總是知道怎樣可以打亂他的心思。

「榮純,把手伸出來。」

澤村放開他聽話的把手伸出來,御幸從包包裡拿出麥克筆,在他的手掌心上寫下一串數字。澤村傻愣著盯著手中的號碼好一會,遲遲回不了神。

「回國後打給我。」

「嗯……」

「日本見。」

「嗯。」

御幸深深的吸口氣後才往前走,每走一步心臟就往下墜一尺,走到隊伍的行列後他才往後看,而人來人往的大廳上早已見不到熟悉的身影。




----------TBC---------

好久都沒有動這裡,不知道是因為改版還是什麼因素,給我的留言紀錄全部都不見了,變成我要手動去每一篇尋找,所以有我漏掉的留言沒有回的我先在這說聲抱歉>"<

因為想要趕快把這篇結束所以用了別的方式去寫R18的地方,希望不會被屏蔽 (保佑啊)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43)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