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66 13

【御澤】咖啡微苦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架空,兩人沒打棒球

-->一個大遲到的214賀文(幾乎可以當218了)




《咖啡微苦》





叮鈴!

鈴鐺隨著木門移動而晃動。

「歡迎光臨。」

正值下班人潮,充滿奶香味的麵包店湧進大量的顧客,店鋪不大的空間人滿到店員沒有路可以走。恰好是蛋糕的出爐時間,店員一下包裝一下上架,幾乎差點忙不過來。

一下課澤村就趕緊過來打工,開始幫午班的同事分擔工作。

「榮純君,幫我上一下草莓捲。」

「好的!」

根據春市的指示澤村趕緊去端師傅最後出爐的蛋糕捲放到展示架上。

幾年前這間麵包店有上過美食節目,幾乎不用宣傳就名聲大噪,生意也因此變好,澤村是就讀這附近的大學生剛好彌補人手短缺,到了下課後就會過來這裡打工。

不過因為他那大而化之的性格,以及喜形於色的直接,更重要的是外表也長的很俊俏,讓他才來這裡工作不到三個月就累積不少人氣。

「這是我們家政課做的餅乾,請你吃。」

看吧,今天就有女孩子把自己做的餅乾送給他吃。

「給我的?」澤村有些詫異,但也還是露出笑容的說:「我會好好品嘗的。」

不過澤村通常都會分給其他同事一起吃,幾乎不會帶走。

隨著營業的時間越晚,人潮也漸漸消散,今天負責收銀的春市看澤村外場的工作也用了差不多就請他幫忙組裝蛋糕要用的盒子。

「榮純君,盒子就麻煩個折十個吧。」

「沒問題!就交給我澤村大人吧!」

因為客人沒有很多所以他們就毫無顧忌地大聲聊天。

春市站在收銀機進行晚班打掃,澤村就背對著他折起盒子,突然門板的鈴聲響起。

「歡迎光臨!」

春市頭沒有抬的在櫃檯處整理生日蛋糕的訂單,理當是在挑選麵包的客人卻開始跟澤村攀談。

「你好,我想問一下這個麵包裡面是包什麼?」

「那個是紅豆麵包哦。」

「那這個呢?」

「裡面有培根起司,喜歡起司的話可以試試看這一款麵包。」

春市抬起頭看著澤村面露笑容的跟客人推薦麵包。

「那你們的招牌呢?」

「不好意思它賣完了。」

「這麼可惜,」那名客人身穿卡其色大衣,臉上還帶著墨鏡,手中的托盤上也放了不少麵包。「真想吃吃看,當初就是為了它而過來的。」

「不然這樣,我給你我們這裡的名片,想吃的話可以先打電話來,我們就會先幫你保留,不過要記得過來取。」

澤村說完就向春市拿張名片,那名男子用一隻手撐著托盤接過名片,看了看後把名片轉到背面的空白處,遞給澤村。

「那可以順便留下你的line嗎?」

「欸?」

澤村眨著他的蜜色大眼,有些意外。

「打這裡的電話就可以幫你預留了,不需要用line什麼的。」

說完他就幫那名男子把手中的托盤放向櫃檯,春市就開始幫他結帳。春市邊結帳邊觀察他們兩人,只見澤村似乎對那個人興致缺缺,但那個人不斷的跟他講話,他嘆口氣把麵包裝進袋子裡。

「先生,一共是三千元。」

他一喊話那個人就趕緊過來付錢,澤村見機不可失的立刻進到廚房裡,結束被奇怪的人搭訕的這一天。

「榮純君的人氣也太好了吧。」

打卡完春市抱著自己的包包走在澤村身邊下班。

「你也不遑多讓啊。」

知道澤村在說今晚有個中年女子問他下班後有沒有空,但春市還是紅起臉來。

「別別亂說啦!」

「才沒有啊,師奶殺手耶。」

澤村用手肘撞了撞春市,兩人有說有笑地走回家。

而澤村以為那個人碰壁一次就會有所收斂,沒想到才隔不到三天就又遇到他。不管澤村是負責收銀還是負責外場,那個人總是不厭其煩的不停地跟他攀談。雖然到了晚上九點客人就變少了,但被晾在一旁的春市總是愛莫能助,想幫忙也不知道如何幫忙才好。

直到那一天,春市印象最深刻的那一天,那個人送了澤村一杯咖啡。

「欸?」

「請你喝的,你應該有在喝咖啡吧。」

「那還真是謝謝。」

澤村趕緊賠個笑臉,咖啡端在眼前他不收不是收了也不是,但對方像是跟他耗上似的一直拿在手上等澤村收下。

因為自己手上還有工作要做,所以澤村最後還是接了過來。

叮鈴!這時門板上的鈴鐺響起。

「歡迎光……啊!」

春市下意識往大門看去,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認識的。

「御幸前輩!你回來啦。」

一聽到來人是誰後澤村明顯縮了一下,趕緊不著痕跡的把咖啡放到一個角落。

「我回來了,今天還好吧?」

御幸邊說邊看向澤村這邊,也跟那個人對視。

「最忙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倒是前輩你跟店長去參觀的如何?」

「還不錯,等一下我要處理一下店長交代的事情,你先幫客人結帳吧。」

春市點了點頭,目送御幸走進廚房。

御幸是這間店的蛋糕師傅也是這家店的股東,上禮拜就跟店長一起去看要開分店的地點跟房子,今天終於回來了。

那個人跟御幸對視後就端著麵包去結帳,離開之餘還不忘跟澤村道別。

不過自從御幸回來後澤村就異常的安靜。

「你不是最期待御幸前輩回來嗎?怎麼人回來了這麼安靜?」

「我、我我我我也是有認真工作的時候啊!」

「看樣子也挺有模有樣的嗎?」

澤村差點被御幸嚇得把手裡的紙盒撕掉,他趕緊轉頭只見御幸把手靠在門邊一臉愜意的笑著。

「御幸一也!不要神出鬼沒!」

「剛才是誰?我見他在店裡待很久,還有他給你什麼東西?」

「就是店裡的常客,每次來都會買很多東西。」

「是下條街賣滷味的老闆。」春市趕緊補充。「每次來都會買麵包給他們的員工吃。」

「小春你知道的真清楚!」

「這些不都是他跟榮純君你說的嗎?」

「欸欸欸欸欸!」

算是心虛吧,澤村把隨手一放的咖啡拿起來喝。

「好苦!」

「嗯?他送你什麼?」

「黑咖啡?」

澤村不常喝所以分不太清楚是怎麼類型的咖啡。

「榮純君通常都喝怎樣的咖啡呢?」

「如果我要喝的話,加奶的吧,對了還要加糖,這太苦了。」澤村邊說邊喝。「小春呢?」

「我不喝咖啡哦。」

一直在一旁聽他們說話的御幸突然走到澤村身邊,把他手中的咖啡拿過來。

「陌生人送你的咖啡你也敢喝?不怕他在裡面加了什麼東西。」

「既然都送了喝了也沒關係吧?」

「搭訕?那傢伙是男的吧?」

「對吧,」春市開始把清點收銀機裡面的金額,「明明之前搭訕的幾乎都是女孩子,現在開始攻略男生了。」

「小春!你不要亂講!」

春市對澤村微微一笑,似乎在回敬之前澤村對他說的師奶殺手,不過一旁的御幸神色不定,在澤村偷偷瞄他時露出笑容。

「常常被女孩子搭訕啊。」

「別這樣笑!前輩也不是很常被搭訕!」

「現在連男人都來搭訕啊。」

「唔!只有他好不好,不要說的好像很多人似的。」

澤村不斷的一下看認真算錢的春市一下看直盯著他瞧的御幸,感覺像是在做了虧心事。

「加奶的咖啡不就是拿鐵嗎?」御幸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要牛奶的話我也不是不能給。」

御幸的笑容加大,澤村被他的燦笑驚呆,在春市看不到的地方御幸緊抓住他的手。

接著御幸用氣音小聲的對著澤村補充:

「看你是要用上面的嘴喝還是下面的。」





-->麵包店師傅x工讀生



------END-----

其實我只是想打最後一句話的(跑走)

梗源自於身邊的朋友被三番兩頭搭訕後收到咖啡,不過很可惜的他不喝沒加糖的,所以最後進到我的肚子裡XDDDDDD

祝大家看文愉快啦~~


评论(13)
热度(66)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