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76 15

【御澤】某某作者的日常閒語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算是原著向,兩人職棒同隊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祝我生日快樂!

-->沒寫過第一人稱,來練手一下(笑





我今天要來說一件憋在心中許久的故事。

起因是一年前我接到寫棒球小說的邀約,我本身是會看棒球比賽的人,所以寫起來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大礙,但是我的編輯若菜桑還是很熱心的引薦一位她的青梅竹馬讓我認識。

那位青梅竹馬據說是東京某個挺有名的球隊裡的王牌投手,接下來簡稱澤某先生。聽若菜桑說澤某先生在他們升高中的時候就到東京就讀棒球強校,雖然那間學校訓練相當嚴格,但他們兩人時不時會用通訊軟體聊天,所以還不至於斷聯。

不過好像到後面都是澤某先生的室友前輩幫他回覆。

啊,話題扯遠了。現在要說的不是他們之間的愛恨糾葛。

對於長期窩在家裡進行文字工作的我來說,東京這高人口密度的城市足以讓我得暈人症,才剛到東京車站我就開始對車站內的人潮產生暈眩。

幸好若菜桑及時到場,緊急的把我接上車以免我直接昏倒在車站內。

「妳沒事吧?」

這時我才恍然發現其實裡面已經有乘客。

「呃……現在好多了。」

他是誰啊?高中生?大學生?也太稚嫩了吧?

一連串的問題不斷的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他是我之前跟妳說的王牌投手。」

在開車的若菜桑突然說話,我還來不及回話身旁的澤某先生就緊接著說:

「不不不,我澤某大人還不足以被稱為王牌投手,我還有很多課題還沒有克服呢。」

「明明高中的時候一直說自己要成為隊上王牌,結果現在是王牌了就說還不足以稱為,你真難侍候。」

「進到職棒後我才發現高中的自己真的太嫩了。」

「你現在才發現你是笨蛋啊。」

「我才沒有說笨蛋兩個字!」

我坐在一旁聽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鬥嘴,到最後澤某先生竟然露出一個讓我難以形容的表情。

若要把這個模樣用文字形容的話,應該就像……貓的眼睛?好像有點抽象,但,我已經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詞彙了。

很快的就到若菜桑找的家庭餐廳,聽說是澤某先生一直很想去吃但每次都去不成的餐廳。

原以為跟職棒選手聊天室是件很困難的事情,途中若菜桑還有離席去外頭接電話,但澤某先生真的很會聊天,任何話題都可以聊,就算我沒有說話也有辦法一直說下去。

「沒想到澤某先生的求學過程這麼精彩。」

「因為不知道某羽小姐需要怎麼樣子的素材,所以我就全部都講了。」澤某先生還不忘吸一口柳橙汁。「對了,妳有錄音嗎?我看妳都沒有做筆記。」

「欸?你以前有被採訪過嗎?」

「有啊,妳知道鑽X王O這個漫畫嗎?就是以我們學校的故事為背景。那時候那位漫畫家把我們全部的人都採訪過一遍呢。」

「這麼巧!」我吃驚的表情來不及用手遮就顯露出來。「我就是接到要寫他們小說版的邀約。」

這下換澤某先生大吃一驚。

後來我們兩人在若菜桑回來之前聊了什麼,在若菜桑回來之後談了什麼內容我都忘記了,因為實在太多,導致我事後聽錄音檔找自己要的內容時聽到自己快要吐血。

 

以上是前提摘要,接下來就是重頭戲。

因為第一次見面聊得很忘我,所以在最後我們有互加對方的聯絡方式。就拿推特來說好了,澤某先生的推特都很可愛,每次看到他的顏文字都忍不住大讚他真的用的太好,完全可以想像出他的臉上擺出那個表情,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直到某一日,我真的忘記那一天是哪一天了,應該是某個節日吧,從那一天之後澤某先生的推特有了一點變化。

該說變化很大也沒有,可能是我工作的關係對文字比較敏銳,所以嗅得出一絲絲的……嗯……耽美?

雖然我不是寫耽美,但寫小說嘛,基本上要你寫耽美也是寫得出來,重點是你想不想寫,或者是靈感有沒有的問題。

澤某先生變的很常使用他隊上王牌捕手的推特帳號發文。

我為什麼可以這麼篤定他是用那位王牌捕手,接下來簡稱御某先生的帳號發文呢?那就是因為御某先生以前的推文都沒有使用過顏文字,而且發文頻率幾乎是一個月一篇!

我先說明我可不是御某先生的粉絲,我只是剛好閒來無事把御某先生之前的推文看了一遍。

『啊,今天天氣超好的,一定要御某先生接我的球!』

後面的顏文字怎麼打出來的我不會,所以只轉述文字的部分。

不過重點不在天氣,而是這條推文是從御某先生的推特發表的。

讓我推一下我的眼鏡,是澤某先生用自己的手機/電腦登入御某先生的帳號發文的,還是澤某先生使用御某先生的手機/電腦自己發文的?

接著我看到澤某先生的推特轉發這條推文,還寫說:『就算天氣在好,不接就是不接。』

Excuse me. 我剛剛看到了什麼?

好吧,只有一次可以說是他們投捕感情很好,但之後幾乎每一條都是這樣的模式,甚至有對方的睡顏照。

有誰在自己的家裡會跟別人睡在同一張床上!我敢打賭那張床是澤某先生的床。

我拿起我的手機,打開通訊軟體找到澤某先生的頁面,接著我猶豫了。

有話直說是我的個性,但,現在我要有話直說直接問澤某先生這個問題嗎?

沒錯,我猶豫了。

不過在我猶豫的時候若菜桑的催文訊息就出現,所以我就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

直到澤某先生主動聯絡我。

「棒球比賽?」

「沒錯!不過是明星賽就是了。」

「明星賽是……」

「就是球迷票選心目中的明星球員分成兩隊進行比賽,想說讓妳見識見識一下,而且今年我跟御某先生剛好被分到同一組。」

「御某先生?所以之前是……」

「沒錯!要對他報復也只能趁現在。」

「可以現在是同一組。」

「所以我要故意投四壞球。」

「澤某先生……」

「總之時間什麼的我再傳訊息給妳,掰。」

我撐著頭看著手機上冰冷的視窗。我有很大的機率會遇到御某先生的。要先幫自己點個蠟嗎?

會不會是自己杞人憂天?其實御某先生人挺正經的。

很好,我、錯、了!

是誰說御某先生很正經的!給我出來面對!

從一開始跟澤某先生見面起,我就被一股很可怕的視線盯著,轉了頭去看是誰卻一個人都看不到,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第六感,這附近一定有人,直到澤某先生大聲吼出來後,有個戴眼鏡的男子才從一個詭異的角落走出來。

「您好。」

「幹嗎這樣看她,她就是我之前跟妳說個那位作家。」澤某先生接著轉向我。「這位就是我的投捕搭檔,御某先生。」

這位池面先生在澤某先生看向我的時候露出打量的眼神把我從頭看到尾,很快,就像掃描的快,然後在澤某先生轉頭時笑容滿面。

「您好,寫書辛苦了。」

被你看更辛苦。我在心中腹誹著。

「聽說妳跟澤某很常用通訊軟體聊天?」

「渾蛋眼鏡!你偷看我的手機。」

「我又沒有偷看。」

「我明明有設密碼,為什麼你看的到?」

「有密碼?」

「有啊!」

澤某先生從口袋拿手機出來,御某先生大手一畫解鎖碼,一筆完成。

「什麼鬼啊!你怎麼知道!」

「你想什麼都表現在臉上。」

「我的臉最好是有符號!」

我的眼神已死,我可以打賭御某先生的解鎖碼跟澤某先生的一樣,瞧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我跟澤某先生聊天主要都是工作上有關的,頂多會聊個少女漫畫。」

「少女漫畫啊……」

「還不是你不看。」

「現在看可以了吧?」

很可以,我現在很不想待在這裡。我忍不住回想自己究竟是為什麼要忍著暈人症來到球場。

「欸,澤某,比賽要開始了,快回去做準備了。」

「欸?」澤某先生一聽御某先生這麼說就把門票拿給我。「等一下把票拿給工作人員他就會帶妳去座位。」

「哦,好。」

我點了點頭檢查一下票券上的入口處號碼,正要抬頭跟澤某先生道謝時,他已經跟御某先生走了一段路。

雖然跟他們隔了一段距離,但我還是聽的到他們的對談內容,以及看的到他們的互動。

「澤某你肌肉太僵硬了,等一下要做伸展運動啊!」

說完御某先生就直接捏起澤某先生的肌肉。

不過捏就捏也沒什麼大不了,我也不想管你到底是在捏哪裡,但可不可以不要用「我贏了」的眼神回頭看我?

啊,是牽制啊。後一秒我才回過神來。放心吧,我對澤某先生並不感興趣,我對你們的未來比較感興趣。我在心中如此說道。

在走在往觀眾席的走道上我忍不住認真思考自己的事情。

我會不會寫了這本官方小說正式踏入耽美世界啊?





--END--

三次元忙到靈感短缺,寫不出東西啊!!

不過還是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5)
热度(76)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