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 60.預定X認定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60. 預定X認定



走上乳白色的旋轉樓梯,澤村忍不住摸上閃著金色光芒的把手,冰冰涼涼的很舒服。一進到這幢別墅裡就如踏入熱帶國度,溫暖的讓人忘記屋外的冷冬。澤村忍不住在在一隻手掌上呼氣,這裡的空氣比外面還要溫暖。

「妳在做什麼?」

「啊?。」

澤村趕緊把手收回來,在御幸的注視下趕緊走到他身邊。

一路上他們跟著女僕往前走,身後還跟著推著行李箱的管家,澤村先瞧瞧前方的女僕,竟然不是穿有著蓬蓬裙的衣服,再揪揪後方的管家,一板一眼態度跟帶他們來的東爺爺完全是不同類型的管家。

跟她所臆想的完全不一樣。

「御幸,你家到底有幾個管家跟女僕啊?」

澤村趕緊靠上前,小聲的詢問。

「基本上有幾個人我是不清楚。」御幸有些困擾的想了想。「基本上是一人一個管家跟兩名女僕。不過我都住在外面,所以好像也不能這麼算。」

「御幸家有爸爸跟哥哥,所以三個人就等於有三個管家跟六名女僕,是這樣算的吧?」

御幸淡淡地看她一眼,應聲一下。

「妳還少算到廚房的人。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妳才會覺得這裡有很多人。」

「非常時期是指?」

「年末年初。」他們走到一個盡頭,轉了一個彎。「所以幾乎所有的人力都會聚集在這裡。」

「所以阿碧、小雙她們這次也過來幫忙,不對,是我在青心寮的時候就會跟他們一起。」

「如果小少爺肯回來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

原本安靜的管家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嚴肅的說道。御幸瞪他一眼,不過澤村不明白其中含意是什麼,只覺得突然間有火藥味。

「可是住這裡的話御幸不就不能打棒球了。」

被澤村的話堵的正著,那名管家意味深遠的盯著她看。

「這樣我就只能打高爾夫球了。」

「上流社會的運動!」

「現在不就像是在上流社會的房子裡嗎?」

御幸攤了攤手,倒有些自嘲的意味在。澤村不好多說什麼,畢竟她是寄人籬下。

「不過這裡感覺一不小心弄壞什麼我會賠不起。」

「以弄壞為前提嗎?」御幸把澤村從腳到頭看一回。「賣身還比較快。」

「喂!你這變態四眼。」

「說話小心一點,妳現在可是站在我的地盤上。」

澤村手環胸哼一聲的別過頭。

終於到了他們的房間後,御幸先讓澤村進去,門一開她一臉興奮衝進去。

「御幸、御幸,這裡竟然更高級!」

什麼竟然?這裡是他本家當然沒有一個臨館能比的上。

御幸看著澤村一下坐在小沙發蹬了蹬一下跑到前方的小酒櫃欣賞裡面的藏酒,上頭還有液晶螢幕可看電視,接著她跑到一旁把落地窗簾拉開來。

然後一片漆黑。

「我還以為有夜景可以看。」

「這裡又不高怎麼會有夜景。」御幸指示女僕跟管家把行李放到牆角。「想看夜景的話,晚一點要不要去神社跨年?」

「跨年?可以啊。」

澤村開心的轉過頭,直接看到向御幸身旁的雙人床。

「king size的雙人床!」

就像是少女漫畫裡貴族所睡的床,床頭的雕花精湛,上頭有好幾顆枕頭整齊地擺放著,還有繡花精美的棉被柔軟的讓人想一躍而上大字形的躺著。

撇除上面擺滿的衣服。

「這是……」

「我怕妳沒有得體的衣服,所以就叫小雙他們準備了。」

畢竟是要住在金碧輝煌的豪宅裡,至少衣服要入境隨俗。澤村皺著臉看著佔據半張床的套裝。

「所以是要我穿……」

「難道妳有適合這裡的衣服嗎?」

瞧她面有難色的拿起其中一件洋裝,搖了搖頭。

「我就不相信你在家裡會穿襯衫跟西裝。」

「就是會才會提早幫妳準備。」

「不是吧!」

澤村這才認真的面對她所不擅長的裙裝。

「我只有在學校的時候才會穿裙子,沒想到在這裡我竟然也要!」澤村把手裡的短裙扔到一旁,拿起一件哥德式洋裝。「這些都是要給我穿的嗎?」

細數擺在床上的衣服至少有十來件,各種風格都有。澤村她只不過要借住十天,這些衣服不會太多嗎?

正要問是不是專門買給她的時候,澤村看到她手中那件洋裝的價格牌。

「個十百千萬……」她用力的吞了口水慎重地把洋裝放回床上。「這好意太……我心領了,我不需要這麼多。」

「會很多?」

原本御幸是手插在口袋裡在一旁觀看,這時拿起澤村剛放下的洋裝,空對著她比了比。

「沒看過妳穿這種衣服,不試試看怎麼知道不好?」

「御幸!」礙於一旁還有管家跟女僕,澤村拉著御幸到一旁小聲地說:「太貴了,我不需要,也不需要你破費。」

「沒有什麼需不需要,元旦後這裏會有我的家族聚會,到時候妳就會慶幸這時候我幫妳準備。」

「家族聚會是……」

「一年一度的慣例,」御幸隨手撥弄床上的衣服。「親戚什麼的那一天都會到這裡來吃個飯,有點像是小型宴會。」

澤村張著嘴巴整個人傻住。

「這些衣服只不過是我家子公司設計的樣衣,會有價格牌主要是讓高層決定定價如何,反正妳不穿最後還是送去回收。在這裡基本上還是穿我替妳準備的,如果不喜歡的話有型錄可以看。」

澤村的嘴巴依舊合不起來。

「這時候我終於感覺到御幸前輩散發出有錢人的感覺。」

「什麼啊。」

「想穿什麼我就買給妳。」澤村學著御幸方才的模樣,結果把自己弄笑。「你剛才超像講這句話的人,還是說平常沒機會講只好這時候說個過癮囉,如果是這樣我就不計較,你可以盡情的說。」

怎麼突然變得好像是御幸有點可憐。御幸有些無奈但也只是笑笑。

「妳不去試試尺寸嗎?」

「穿給你看?我才不要!除非你接我十顆球。」

「這時侯還談接球?」

御幸快被她打敗了。

「說到接球,這裡怎麼沒有褲子?沒有褲子我要怎麼慢跑跟打棒球啊!」

比起御幸一旁的管家跟女僕更先露出吃驚的模樣。

「再準備幾件褲子吧。」

「欸?」女僕有些詫異澤村的要求,但御幸的命令又是令她不解。「但現在時間有些晚了,最快送來也是要等到明天。」

納悶歸納悶,女僕還是盡責的解釋難處。以往他們所認識的女生不外乎是喜歡打扮的漂漂亮亮,有時候還有頤指氣使要他們這麼做那麼做,感覺他們才是這屋子裡的主人。但是眼前的少女卻大相逕庭,小少爺送她衣服還覺得太貴了她不能接受,對他們也相當客氣,像現在也是焦急的說也不急,慢慢來就好的話。

「在這裡妳還想給我慢跑跟打球啊?」

「難道你在這裏不會去慢跑跟打球嗎?」見御幸瞇起眼睛,澤村有些得意忘形的說:「五十顆球,這幾天都聽你的。」

「四十顆。」

「六十顆,不能再打折,不然就一百顆球。」

「妳以為限時大拍賣啊,我要不要接是我的選擇。」

澤村拿起從一開始御幸的視線就時不時盯著看的衣服。

「要不要試穿看看啊?」

「六十顆就六十顆。」

「現在漲價到七十了。」

「六十五!不能再多!」

「好啦好啦。」

管家跟女僕面面相覷,看著澤村拿著那件衣服去更衣室,御幸則坐在沙發的椅背上翻閱著型錄,兩人在思考是要離開還是要繼續待著。

 

「幹嘛?」

澤村有些不習慣的拉了拉肩上的小背心,不過她更不習慣一旁的視線。

「剛才那一件不錯為什麼要換掉?」

「行動不方便。」

澤村選澤無視一臉失望的人,最後換上褲裙跟御幸到餐廳用餐。

他們先走到當初進來的玄關,下了樓梯再往深處走去,一旁的管家幫他們拉開木製的門扉,走進去後一邊是掛滿名畫的牆壁,一邊則是透明玻璃,可以看見外頭相連的溫室裡所種植的花卉。走過走廊就到餐廳,他們才一進去就見到意外之客,那人坐在主位上,桌上擺著數道料理。

「因為你們一直不出現所以我就先吃了。」

「沒關係。」         

說完御幸就站在原地。

「那個御幸,就這樣?」澤村忍不住傾身小聲的在他旁邊說道。「他是你哥哥耶。」

「妳認識?」

「不認識。」澤村輕輕推了御幸一下。「跟哥哥說話怎麼會是……」

「妳有經驗啊?」

「當然就是沒有,所以我才會羨慕你有哥哥啊。」

那人坐在原位一臉玩味看著他們,好像在等他們下一步。

在他要開口的時候,澤村露出大大的笑臉把頭探了出來。

「您好,我都忘記要自我介紹,我叫澤村榮純,是青道高中一年級生,目前是棒球部的王牌投手……」

「還好意思稱王牌……」

御幸話說的小聲,但澤村看到他哥哥臉上的笑意更深,忿忿的肘擊他。

「因為家裡有事,所以這段期間要借住御幸前輩的家,之後還要打擾您,請多多指教。」

「不用說這麼多,點到就好。」

御幸拉開離那個男人最遠且是斜對角的位置,澤村雖然不解為什麼要坐這麼遠,但還是乖乖的坐在御幸旁邊。

「澤村榮純嗎?」那人緩緩的開口,聲音比御幸還要低沉。「女朋友?」

御幸猛然的蹬向他,在看女僕上菜的澤村則跳了起來。

「呃……哥哥您誤會了,我跟御幸前輩根本不是這種關係,只是投捕搭檔而已,是學校的前後輩而已。」

澤村突然站起來,神情緊張的解釋著,不過御幸把她拉回來坐好。

「你剛剛叫誰哥哥?」

「不然我要怎麼稱呼他?」

「御幸拓輝,叫我哥哥更好。」他跟御幸兩人又對視好一會。「反正某人也不叫我哥哥,有點難過。」

他認真的看著澤村:「真的不是女朋友?」

「不是啦!」

御幸小聲嘟囔是都被你嚇跑了。

「好了,」他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角。「我就識相的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吧。」

御幸警戒著他,直到在位置上看不到他的身影才放下心來。

「我看他挺好相處的啊,幹嗎吧氣氛弄得這麼奇怪?」

「那是在有客人的時候,」御幸戳了戳她的額頭。「以後他再問妳任何的話都不要回答,知道了嗎?」

「哪有人問你問題你不回答的。」

「那就連見面都不要見。」

「他是你哥哥耶。」

「所以呢?」御幸把澤村前面的菜夾進她的碗裡。「吃飯吧。」

澤村嘟著嘴開始用餐。她是不知道,但是御幸不跟她說她也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跟哥哥的關係那麼的生疏。很好奇,但太過介入別人的隱私也不好。

但真的好想知道啊。

「御幸……」

「又怎樣了?」

「我可以拍照嗎?」

「哈?」

澤村指了指眼前的菜色。

「擺盤超漂亮的,就像是在高級餐廳用餐一樣,超精美超捨不得吃,而且還很好吃。」

一連串的稱讚滔滔不絕的圍繞在整個餐廳,在一旁服侍的女僕跟管家也都紛紛的行注目禮。可以說是第一次遇到到這裡用餐說這種話的人。

他們在這工作多年,每一天每一餐的樣式都差不多,每一道菜他們幾乎都會先試吃過,好吃的定義也隨著時間模糊掉,來用餐的客人也幾乎餐餐類似的菜餚,所以覺得是山珍海味也只有澤村才讓他們有感。

「想拍就拍吧。」

--小少爺,您怎麼可以這麼淡定?

他們不知道已經長期在外吃飯的御幸是明白家裡的美味,但孤單一人在餐桌上用餐早就把美味覆蓋上無味,比起一個人用餐他更喜歡許多人熱鬧的吃的,哪怕餐點是多麼難吃。

「平時都吃這麼好吃的食物,難怪御幸你的手藝這麼好。」

--小少爺會煮飯!

他們在一旁震驚的看著淡定用餐的小少爺,他冷靜的回說:這是兩碼子的事吧。

「每天吃好吃的食物,超羨慕的。」

「伯母煮的也不錯啊。」

「是不一樣的好吃。」

「還真會說話。」

澤村一臉幸福的吃著,御幸淡淡一笑。

--這是什麼美好的畫面?要不是他們要一直在這裏直到御幸用餐完,不然他們好想去隔壁房間大聲的討論。

「要不然等一下我們去廚房瞧瞧,會不會也像飯店一樣一整個流理台,然後有好多人在裡面煮飯?」

「這麼說,我好像也沒看過,等一下就去。」

「太棒了!」

接著他們就看著御幸跟澤村兩人邊聊天邊把他們準備的五人份菜餚全部吃完。以往他們都會準備用餐人數更多的份量,畢竟讓客人吃不夠是件很失禮的事情,但是把菜吃完是一回事,連飯都吃的比一般人多,身材還維持的很好,該說不愧是玩棒球的嗎?

「我吃飽了!真的太好吃了。」

在他們要收拾餐具的時候澤村還用著燦爛的笑臉跟他們說聲謝謝,然後拉著御幸就往外跑。

「妳要去哪?廚房不是這個位置!」

看著平時一臉沉穩、不多話的少爺,竟然會有被打敗跟氣急敗壞的模樣,當初不顧一切去青道算是件做對的事情吧?

從這時候開始,整幢房子裡的傭人開始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聚在一起討論,小少爺跟那個未來小少夫人的事情。





---------TBC------------

之後可能會忙別篇,先把這篇推下進度。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7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