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戀人專屬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收錄於《Addict to sugar》合本

-->御幸生日快樂!!因為腦子一片空白,先用這個墊一下XD






《戀人專屬》


在18.44公尺處的金色雙眸洋溢著光芒,灼燒他的目光,讓他移不開視線。那個人帶著充滿自信與驕傲地揮下他的手臂,將他們兩人最好的作品展現於球場上,隨後的那聲「NicePlay」,如擂鼓般重擊他的心房。

 

啊,那就是心動的感覺。

 

 

今年的棒球部終於要在甲子園度過暑假,炎熱的夏日加上滿場的歡呼聲,讓澤村難掩情緒激動地到處張看,為了避免他一不小心就脫隊的御幸視線是全程緊盯著他。

「冷靜一點,你不要到處亂跑。」

就像是剛出遠門的小孩似的,需要大人隨時隨地注意。御幸就像老媽子的抓住澤村的後領,就怕他在大阪走丟。

「這麼大的人走丟,你不害臊我都覺得丟臉。」

「你說什麼,御幸一也!」

「不要喊我全名!」

整個球隊幾乎都不想理會澤村,完全把他丟給隊長來處理。

「難道你都不會很興奮嗎?我們今年可是打進甲子園了,夢寐以求的地方耶。」

「是是是。」

按照往常的慣例都是在大阪的阪神甲子園球場舉辦,如果時間夠的話,在賽程結束後來個小小的大阪遊也不是問題,但是在自由活動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們都還沒做,所以御幸不可能讓這傢伙自行脫隊。

「不是很想看甲子園的球場,再不走就看不到了。」

「可是那邊還有人在賣沒有看過的東西……」

在車站的不遠處停著交通車,全部的隊員都上車等他們,御幸等不了澤村自發性走過來,直接握住他的手腕強硬地拉著他。

「又不是很快就要離開,我們可是要待到最後一刻呢!」

宛如稱霸的宣言讓澤村先是一愣,接著露出大大的笑顏。

「嗯,說的沒錯!」

只是手腕處上的熱度,比起夏日的太陽還要灼熱,還要讓人在意。

比起春甲澤村跟降谷都有明顯的成長,雖然澤村還是沒有拿到王牌號碼,但是多次的救援成功早就讓觀眾給予他王牌救援投手的稱呼。

有了在春甲出場的經驗,讓澤村的投球中多了份穩重,而降谷雖然途中出現過迷惘,但經過多人的開導及引領後也大幅的成長了。

緊鑼密鼓的賽程再加上越來越激烈的強校對決,正考驗著選手們的體力以及教練對投手的調度,繼投的政策正是讓每個投手既能發揮長處又能適度休息,代表東京出場多次比賽後,青道棒球部的成員開始對優勝多了執著感。

 

今年的夏甲正是見證青道投手們的飛躍性成長的時刻。

最後一場比賽終於落幕,片岡跟高島決定讓他們多停留三天,好讓他們在大阪放鬆一下。

恰好在閉幕典禮的晚上附近的神社有舉辦祭典,青道的選手們就相約去那玩玩。

「哇!」

一到目的地,看著高掛上空的燈籠,吆呼聲不斷的小攤販往兩側延伸,其中還有遊戲攤。

澤村一看到小吃攤就急忙地跑了過去,其他人也都往自己的第一站前進。

「你是沒吃飯嗎?怎麼還有胃口裝這麼多東西?」

嘴裡咬著糖葫蘆、一手拿著烤魷魚、一手端著章魚燒,澤村剛點完炒麵就聽到身後有人這麼對他說道。

「我還在成長,這一點東西沒問題的。」

--我擔心的是你的胃。

由於澤村的手裡滿是食物,根本無法騰出空間拿剛炒好的炒麵,御幸無奈地嘆口氣,幫他接了過來。

「我澤村可不是小氣的人,想吃的話就請你吃吧。」

看著裹著晶瑩剔透糖衣的糖葫蘆,御幸想都沒想就回絕。

「御幸你不去跟大家玩嗎?」

「一到這大家都鳥獸散了,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

「那你沒有想去的地方嗎?」

「你呢?」御幸提高雙手上的食物,「買這麼多是要去哪吃啊?」

澤村用得意的神情抓著糖葫蘆的竹籤靠了過來,「欸──隊長大人沒有地方去找只好跟著第一個遇到的人,是這樣嗎?」

御幸用力把他的頭推了回去,「才──不是呢。」

「好吧,我澤村也不是小氣的人,就勉為其難的給你跟吧。」

在他得意地仰著頭大笑的時候,御幸也好心情地勾起嘴角。

兩人坐在神社的長廊上看著不遠處的祭典,把澤村多買的食物納入胃裡,算了算快到釋放煙火的時間,他們才起身回到會場。

到處乘涼的人群這時才全部湧到會場上,比起他們剛到的時候還要熱鬧還要多人,澤村為了到比較適合觀看煙火的地方而在人群裡穿梭,突然被別人的腳一拌重心不穩往一旁倒去,一直在他身邊的御幸趕緊拉住他。

「小心!」

絆到他的人有些著急地向澤村道歉,澤村對他擺了擺手表示沒關係。

「走路小心一點。」御幸抓緊他的手,有些責難。

「我只是想往中間走而已。」

「是要跟小湊他們匯合嗎?」

「不是,是想看更清楚的煙火,好久沒有看煙火了,好期待呢。」澤村開心地笑著,「吶,御幸前輩我們快點走,不然就擠不進去了。」反握住御幸的手,把他拉著一起走。

像是小孩子的舉動御幸已經見怪不怪了,夏日必看的煙火秀他也看習慣了,若要說有什麼跟以前不同的話,那就是身邊多了一個他。

因為一時的衝動就把人的手抓在掌心中,這讓澤村亂了方寸,要在什麼時候放手,要在這時候說些什麼話完全一籌莫展,平時被說吵得要命的他卻手足無措。

明明已經傍晚了,但手掌處的熱度還是不減,燙得讓他以為握到太陽。

直到煙火燦爛的在高空中綻放開來,兩人的手還是緊緊握著。

升上高三後御幸把隊長棒子交給澤村,對方也跟他一樣在新球隊的成立後跟副隊長有了爭執,讓沒經驗的澤村時常在學校請教御幸,雖然可能得不到他想要的,但是澤村卻樂此不疲。

因為兩人的見面從部活變成下課時間,甚至是午餐時間。

因為兩人的話題從投手的建議變成的如何帶領球隊,甚至開始閒話家常。

以前太習慣對方的存在,想投球就去宿舍二樓找人就可以,想練守備去球場就可以見到人,但現在能找的人再也不是他,赫然間澤村發現他一點都不了解御幸,反倒是對方把他的一舉一動都摸的一清二楚,只要他一個神情都知道他在想什麼。

太不甘心了,澤村總是這麼覺得,只有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太奸詐了。

在多次一起吃午餐後,御幸開始會自動說起自己的事情,一開始澤村還發著愣,之後心裡總是一陣狂喜。

「榮純君是遇到什麼好事嗎?」

「嗯?」

用餐結束後坐在後排的春市在上課前問他。

「因為你的表情跟以前都不一樣呢。」

澤村拍了拍自己的臉,「很明顯嗎?」

「很像有人出局後跟大家喊話的模樣。」春市點了點頭。

「出局後的模樣……不懂。」

「所以是發生什麼事情嗎?」

「唔,應該說是知道了以前都不知道的事情。」

春市微微皺眉,但仍微笑著。

「被告白了?」

「什、什麼?才才不是呢。」

澤村實在太吃驚了,連反駁的話都說到大舌頭,但這更有欲蓋彌彰的嫌疑。

「沒關係,我不會跟其他人說的,你就放心吧,榮純君。」

春市好心腸地向他打包票,但是澤村卻淚流滿面地直說著並不是小春你所想的啊。

上課鐘聲剛好響起,春市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好好聽課,來不及平反的澤村緊咬下唇忿忿地翻開課本。

--怎麼可能是告白?對方可是那個御幸一也耶。

等等,為什麼自己的心跳跳得這麼快?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些燙,澤村把臉埋進立起來的書頁裡,一定是自己看太多少女漫畫,才會讓自己想太多。

在心中這麼想的他,才勉勉強強的提起精神上課。

在後頭的春市忍不住笑意地想著,這麼淺顯易懂的表情一定是戀愛了。

 

在期中考的前一天,他跟御幸不約而同帶著課本到天台上,吃完飯的兩人把書打開來溫習,彼此間第一次沒有說話。

在預備鈴響起後,兩人開始收拾東西。

「御幸前輩。」

「怎麼了?」

「上了三年級課業很忙嗎?」

「當然忙啊,進度都超快的。」

把午餐的垃圾都裝進袋子裡準備回教室丟,御幸把書拿在另一側。

「這樣的話,考完試是不是就有時間?」

澤村也把垃圾都裝好,有些興奮地站起來,什麼話都還沒說就直接被御幸回絕。

「接你的球就免了。不是還有光舟跟由井嗎?你想投的話他們應該是不會拒絕的。」

--應該說巴不得請他們接球。

御幸有些搞不懂後備捕手在想什麼。捕手就是要管理投手的情況,哪有捕手會要求投手多投幾球的。

「就是不想跟他們練投啊。」澤村把書放在肩膀上跟在御幸身後走下樓梯。

「喂喂喂,他們聽到這話可是會哭的哦。」

「可是……難道引退後就不能跟前輩們打球嗎?以前哲隊也會回來露露面,陪我們練球,純桑跟哥哥偶爾也會跟著一起過來,連宮內前輩也會到牛棚接幾球再走,現在也只不過過了兩個月,都不想回去走走嗎?就算只是坐在一旁說說話也是可以啊。」

御幸下樓梯的腳步很慢,澤村跟在他身後的腳步也很慢,兩人幾乎只隔了一兩個樓階。

「以前還可以一起打球,現在就不行嗎?」

澤村越說越小聲,但這時候的這個樓梯根本鮮少人經過,所以走在前頭的御幸聽得一清二楚。

「引退後就什麼都不可以了嗎?」

突然間御幸的腳步一停,來不及煞車的澤村直接撞了上去。

「幹嗎突然停下……」

抱怨的話還沒說完御幸就轉了過來,仰著頭把澤村的頭壓下來。

只是短短的接觸,應該沒有到一秒,但澤村卻覺得過了很久,他還沒回過神御幸就微微退開。

沒有臉紅、沒有害羞,澤村的表情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呆愣著一語不發。

半晌,御幸用手摀著後頸,用說話來掩蓋他的一時衝動。

「抱歉,看來是我誤會了。」

原以為他也跟自己抱著相同情感,但似乎好像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何嘗不是在想著好想接他球,然後逼迫自己不斷把書上的知識放進腦袋裡;他何嘗沒想過回去棒球部露露臉,但他拿起手套蹲在本壘板後接下一顆又一顆投手投過來的球,只能幫忙確認狀況卻不能跟投手並肩作戰。

澤村的前方站的人不是他、跟他搭檔的捕手不再是他。赫然間他發現撇開棒球他們之間竟然什麼都不是。

捕手、投手?在他引退後就不是了。前輩、後輩?那也僅限於學校而已。

但是澤村在下一刻捧住他的臉頰,拿在手上的書及袋子都掉在地上,把他的臉固定住再次低下頭吻上,他緊閉著眼睛像是在做件神聖的事情,眼睫毛一顫一顫的抖動著。

澤村羞得脹紅臉退開,有些結巴的大吼:「才才才不是誤會咧!」

御幸手中的東西早就跟著澤村的一起掉在地上,他把手覆在他的手上,讓手指穿過他的指間然後抓緊。

「我可早就……」

「這麼喜歡我啊?」

澤村嘟起嘴微微縮了縮脖子,「是有多自戀啊。」

「那剛好,我們在一起吧。」

御幸帶著笑意直盯著澤村,後者紅著臉閉上眼睛,再次低下頭印上前者的嘴唇上。

這次不再只是蜻蜓點水,而是心意交融。

 

這次不再只是握著,而是完全被收藏在一個特別的位置上,因為原以為西下的太陽,其實早就專屬他的了。

 

引退後,被迫搬離五號室的澤村三不五時就會到御幸的公寓借住一晚。

一開始澤村還會因為沒回宿舍而感到罪惡感,到後頭就直接把自己的東西擱在這裡,有時候澤村下課了御幸還在大學裡,為了不讓他在外頭空等,御幸便把租屋處的鑰匙備份給了他。

「打擾了。」

澤村邊脫鞋子邊把鑰匙放在一旁的鞋櫃上,上頭的竹籃裡只有他的那把鑰匙,說明屋主還未回來的事實。

高中畢業後御幸跌破眾人眼鏡的選擇升學,澤村有試著問過他原因,戴眼鏡的前輩一臉詫異的看著他,然後笑著把他壓在身下。

「想知道?」

--那就追過來吧。

澤村蹲在冰箱前查看裡面還有什麼食材,再從食材來決定晚餐的菜色。

弄好晚餐後,澤村擦了擦手看了看時間,今天御幸好像比以前還要晚回來。他把圍裙摺好後到客廳的桌上邊等他回來邊溫習功課。

卸下隊長一職後就是應考生了,雖然他可以用體保生進到御幸現在所待的大學,但是名額有限需要筆試來決定最終人選,澤村只好認命地打開課本。

今晚的課題是數學,面對最終大魔王,澤村動了幾筆後就停下來思考,翻了翻金丸幫他整理的秘笈後又繼續動筆,跟數學對決的澤村渾然不覺時間的流逝,直到門口處聽到鑰匙的轉動聲,才發現已經八點多了。

在大門被轉開後澤村開開心心地跑了過去,「歡迎回來,御幸前輩。」

只見對方把門關好後鞋子才剛脫下來就直接抓著他一陣狂吻。

「我回來了。」

在唇與唇交纏之間,御幸模糊地說著,澤村還來不及詢問他怎麼了,御幸加深擁吻的深度,把澤村帶進他的節奏裡。

今晚的御幸有些急躁,直接在玄關把他的褲子褪了下來,前戲都沒做足就急著進入對方,痛楚讓澤村忍不住掉出眼淚,手揪緊御幸的頭髮,嘴咬上他的肩頭,不讓呻吟聲洩漏出來。

兩人相擁坐在玄關的階梯上不斷地確認彼此,大門外的風吹草動讓澤村更加敏感,御幸不斷撫摸著他的背脊、後頸,不斷藉由親吻讓他放鬆身子,在他一番努力後,兩人一前一後的攀向高峰。

「澤村我……」

事後御幸要解釋原因時,發現澤村在那之後就直接昏了過去。御幸揉了揉他的頭髮,把他抱去浴室做了清理,再抱他回臥室好讓他繼續睡,處理好他的事情後御幸才去洗澡。

他拿著毛巾擦著頭髮,走出浴室後就看到餐桌上擺著兩副碗筷,一道菜都沒有動過,接著他走到客廳,桌上散落著一本又一本的參考書以及筆記本,還有寫到一半的功課。

身為應考生應該把全部的時間都用在複習上,但來他這澤村不僅只是要溫習,還要幫他做家事,其實只要認真觀察,就會發現澤村的黑眼圈越來越深。

澤村睡沒一小時就醒了,他揉了揉眼睛走出房門看到客廳的燈光一閃一閃。

「醒了?」

「嗯。」

御幸把走過來的澤村拉進懷裡,兩人一前一後坐在一起看新聞。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我沒有一起吃飯。」

「所以不用道歉啊。」澤村仰著頭看著身後的男人,然後露出笑顏,「因為我也還沒吃,所以現在可以一起吃啊。」

--我不是在說這個。

「來吃飯吧,我的肚子好餓啊。」

澤村拉起御幸走向餐桌,他一一把菜盤拿去加熱,一會兒後兩人便面對面坐在餐桌前。

「嚐嚐我澤村大人的手藝吧。」澤村幫御幸夾了菜,「好吃吧。」

澤村什麼話都沒有問,御幸寧可他問他,什麼都不說讓御幸更加感覺到痛楚。

他們邊閒話家常邊把澤村做的料理全部吃進肚裡,哪怕御幸已經吃飽了。

之後棒球部有任何的聚餐、系上有任何的聯誼,全數都被御幸一一婉拒。

撇除部活的練習跟學校的課程,御幸把所有的時間都拿來教澤村功課,雖然他不能保證自己的實力比金丸還強,但身為過來人多多少少還是能給澤村一些建議。

有了御幸的幫忙後,澤村便不再熬夜唸書,作息也越來越規律,良好的身體狀況讓他的成績節節上升,在放榜時收到御幸所待的大學通知書,澤村開心地不能自已。

再次成為御幸的學弟,再次追著他的腳步前進。

沒有太陽的生活不是生活。

在大學的棒球部裡看到熟悉的身影,他覺得自己的大學生活才正式開始。

 

「聯誼?」

部活練習結束後澤村坐在休息區裡喝水,而御幸則在一旁收拾用具。

因為在大一時御幸只參加過一次就不再出席,如今有新人進來當然也要詢問一下。邀請他的前輩們看一眼御幸,想要出聲邀約但又想到從那次後每問必回絕,現在再問他的話應該也不會成功。基於以前的經驗,所以這次他們就只約澤村。

「可是……」

「好啦好啦,就算是慶祝你加入我們的球隊,還贏了比賽。」

其實上了大學澤村就對這類活動很感興趣,但自己一個人參加心裡總是怕怕的,所以他想也不想就掙脫學長的勾肩,拉住御幸的手臂,在他詫異下,澤村大聲地說:「那御幸也陪我去。」

「……欸?」

在棒球部裡公認的顏值破表的御幸,才一到KTV就被大群女生包圍住,社團的前輩們寒著臉,逐一分配座位後才讓風暴減緩一些。

「真不應該讓他來的。」

「嗯?」

在等前輩安排座位時,澤村聽到前面的人這麼說。

「我記得御幸大一時參加過一次,那時候人氣跟現在有得比,雖然不知道他之後都拒絕的原因,但少了他我們確實比較好跟女生搭話。」

「大一……」

御幸什麼時候參加過?為什麼從來沒有聽他說過?被背叛的感覺讓澤村心裡有些苦澀。

他以為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最靠近他的人,但,現在卻有件事情他不知道,是只有這件事被他隱瞞著還是有更多其他事情?

澤村不滿地瞪著在長桌對面跟女生攀談的戀人,猛然把手裡的果汁一口喝完。

與御幸帥氣的外表不同,被女孩子歸類成可愛型男孩的澤村也很有人氣,率真的他不懂婉拒他人,被女孩子有意無意的灌下一杯又一杯的酒。原本只是輕鬆的聯誼,在知道自己被瞞騙後,讓澤村難受地想逃離現場。但是前輩沒走他也走不了,只好藉酒消愁。

酒量不好的他在接續飲下混酒後,光榮地成為第一個喝醉的人。

「喲西!今天就不醉不歸!」

他拿起酒杯站了起來,一旁的前輩見狀驚覺大事不好,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澤村喝醉,所以根本不知道他的酒品如何,反倒是御幸看到他滿臉通紅地拿著酒杯站上長桌後,緊張地站了起來。

因為有過一次經驗,所以御幸全程都小心地喝著茶飲,一杯酒都不著痕跡地沒有碰到,連女孩子的接觸都若無其事地避著,就是怕澤村的反感。

但是現在澤村卻在下一刻撲進他懷裡大吼,「御幸前輩是我的!是我的,誰都不可以搶走!」

「……」

「……」

御幸沉默著,滿腦想著怎麼緩場比較好;其他人靜默著,卻在下一刻爆笑出來。

「噗!」

「哈哈哈哈,澤村君好可愛啊。」

「喝醉酒說的話好可愛啊。」

--欸?御幸趕緊接下他的身子,對於大家的反應相當意外,不知道是該感謝澤村平時的為人處事,還是他們的關係隱藏的太好,竟然沒有人覺得奇怪。

「不、准、妳、們、碰、他。」澤村在御幸的懷裡瞇起雙眼,對他身邊的女生一字一句用力說著。

「哇,澤村君的占有慾好強啊。」

女生不斷呵呵笑著,連在場的前輩們也跟著起鬨。

「哎啊,人帥就是好啊。」

「我也想這麼被人吃醋呢。」

「才不好!」澤村反抱住御幸,露出貓眼向大家恫嚇,「都說投捕夫妻了,所以才不會把御幸交出去的!他身邊的位置是我的!都是我的!」

大家笑嘻嘻地直說好好好,還相約下次要讓澤村喝醉,反應超級可愛的;御幸在心中邊說才不會有第二次邊回抱住他。

「是是是,都是你的。」

原以為自己的獨佔慾很強,其實對方也不遑多讓。

打從一開始見面,就已經為你留了一個特別的位置,專屬戀人的。

這句話御幸是絕對不會比澤村還早說出口的。

因為他會用時間以及行動去證明。

 

Fin.



時間有限且短文苦手,基於種種原因御幸你就將就一點來日有空會補齊的(喂)

接下來的時間就交還給澤村了,我要退下去好好填坑囉~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
热度(10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