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 59.合宿X借住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59. 合宿x借住


為期九天的冬季合宿開始後,許多沒有住宿的隊友們紛紛依據抽籤分配房間。才剛搬進的當天晚上,在食堂裡擠滿許多人。

不知道是自己太久沒跟大家用餐,澤村被擠爆的食堂嚇到。

「怎麼會有多人啊?」

「因為有些人平時不是住在宿舍,所以這時候才會感覺很擠。」

「這樣啊。」

御幸跟澤村一前一後進食堂後,有許多視線聚集過來。

該說他們很久沒有在食堂見到澤村了,還是有許多人是第一次到食堂用餐,倉持怎麼覺得騷動似乎比往常還要嚴重。

御幸先是順手幫澤村多拿一盤小菜,澤村恰好多裝一碗飯,兩人默契絕佳的兩三下就拿好晚餐。接著找位置也不用太費力,降谷跟春市就已經幫他們兩人佔好了,只要拿著晚餐走過去就可以直接開動。

「我要開動了。」

明明澤村離隊快要一個月,理當是不常碰面的兩人如今卻異口同聲,讓倉持覺得習以為常的事情都變成異常了。

不知道是大家用餐速度有放慢,還是他們吃太快,在御幸吃完三大碗飯,澤村也剛好吃下兩碗飯後,食堂依舊擠滿人。

「吶吶降谷,等一下可以去你房間看錄影帶嗎?昨天的NBA太精彩了,我想在重看一次。」

「喂喂喂,這都什麼時候了還NBA,給我看棒球比賽啊!」

不用等還在收拾餐具的降谷吐嘈,御幸就先說。

「不管是棒球還是籃球我都會看啊,誰叫你完全都看不懂。」

至少我還可以跟降谷討論一下。

澤村驕傲的手插在腰上如此說道。

「降谷君看的懂籃球比賽?」

「一點點。不過都是被逼出來的。」

「什麼逼出來的!」澤村用力的往他的手臂一打,發出強力的聲響。「是訓練、訓練!」

「不過明天就要合宿練習了,我想還是休息會比較好吧。」

春市也把餐具歸位,四人一起離開食堂。

「欸,小春!」

「我贊成。」

「附議,熬夜看球賽太不划算了。」

「誰說我會熬夜的!」

降谷跟御幸一前一後的看向她,用眼神傳達「妳真的不會嗎」的訊息,讓春市忍不住噗哧一笑。

「榮純醬還是休息吧,慢跑也暫停一次吧。」

「小春!」

走在最後頭的降谷把門關好後,議論聲才開始此起彼落。

聽了幾句討論內容後倉持帶著笑意的把最後一口飯吃完。

--還真是八卦的一群人。

說什麼會不會在澡堂遇到澤村,拜託,她可是有單人的衛浴設備,就算要共用澡堂,監督可是會緊盯我們的一舉一動。還有什麼為什麼她跟御幸默契這麼好,你不知道這就是青心寮怪譚之一嗎,我們都不懂了怎麼幫你解答,若要說直白一點就是戀人未滿,這可以了吧。

不知道澤村跟降谷的關係的人給我滾出棒球部好了,不關心隊員是不需要留在球隊的。還有不懂為什麼澤村要看NBA的人也是該打屁股,之前人都外借給籃球部快一個月都不會覺得奇怪嗎!

越聽越聽不下去,倉持決定耳不聽為靜,跟著許多一軍成員離開食堂。

 

合宿第三天恰好是聖誕節,一大早吉川跟夏川忙著做大蛋糕,而梅本則是負責其餘餐點,引退的藤原在這一天也過來協助她們,許久不見的組合差點讓吉川哭了出來。

「愛哭鬼吉川。」

因為訓練內容跟其他人不一樣,澤村剛好看到吉川眼角的淚珠。

「澤村?」

「學姊好。」澤村身上的棒球隊服髒兮兮的,看來是剛才做過激烈運動。「我有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藤原拿起手帕幫澤村擦了擦臉上的泥巴,笑道:

「難得的休息時間就坐在一旁看我們吧。」

已經引退的三年級學長們在合宿時也過來幫忙,在聖誕節的晚上意外的沒有訓練套餐,大家聚在食堂裡吃著蛋糕把人拱上台高歌一首。

在太田部長的口袋歌單都唱完時,澤村興致勃勃的拉著降谷上台,在眾人詫異下一口氣點了許多男女對唱。

真不愧是青梅竹馬啊。倉持拿著飲料走向御幸。是啊。御幸笑著看著他們兩人駕輕就熟的唱著一首又一首。

「御幸跟倉持學長要不要也合唱一首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澤村跟降谷默契十足的把麥克風分別交給他們兩人。

「欸?」

「我幫你們點了很經典的男男對唱,放心哦,不會唱的話我可以請原唱幫忙哦。」

御幸跟倉持在前奏一出來後有些想死的被推上台。

有人開先例後許多人紛紛鼓起勇氣去點歌,在降谷跟春市帶來超可愛的歌曲之後是澤村拉著御幸上台。

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御幸覺得自己已經死了好幾回。

「我說妳……」

「放心啦,這首歌我們有一起唱過所以沒問題。」

--不是這個問題,還有不要再說了!

御幸已經不敢去看任何一個人的表情,一定會超級可怕的。

春市跟金丸用盡力氣的阻止降谷衝上台質問,增子則拍了拍倉持的肩膀讓他冷靜下來。

唯一留下來的老師高島輕笑幾聲後繼續喝著飲料。

什麼時候他們兩人去唱歌了?她都還找不到時間問他們兩人什麼時候交換電話號碼,現在又多一件她不知道的事情。

要不是最後澤村有拉倉持合唱一首歌,不然御幸深深覺得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噢不,御幸一下台就被各方人士抓住肩頭,尤其降谷的力道驚人,讓他乾笑許久。

「明天、明天可是有練習的哦。」

其中最讓他畏懼應該就屬亮介,他寒著臉卻帶著笑意湊近御幸。

「要不是你是隊長還是正捕手第四棒,嗯哼哼嗯。」

--威脅請說完整,不然會更恐怖啊亮桑!

御幸在內心猛烈奔騰,暗罵澤村這大嘴巴害慘他。

 

合宿第四天開始球隊來了大家不陌生的醫生。因為從第四天起訓練量會以倍增的增加,片岡跟高島擔心澤村身體會承受不了,所以就請她的主治醫生過來。

美其名是就近照顧受傷的隊員,實際是能時時刻刻照料澤村。

他們的用意御幸跟降谷都知情,過於激烈以及挑戰自我極限的訓練連他們都是咬緊牙根才撐過去,何況是身體狀況差人一等的澤村。

「噢,御幸小朋友。」

一見面醫生就這麼叫他,讓他一度尷尬。

「哈哈哈。」

「你們認識?」

跟著接待的副隊長倉持小聲的湊過去問御幸,不過御幸還沒回答那位醫生就說:「之前御幸同學很常來做復健啊。」

「啊,對喔。」

在倉持等其他人沒看到的地方那位醫生向御幸眨了眨眼。

--這傢伙,超級惡趣味的。

大人就是有大人的狡猾地方,御幸也無可奈何。

 

該說真不愧是被學長們稱作地獄的冬季合宿,為期九天的合宿從第三天開始身體跟精神漸漸被剝離成兩個個體,已經筋疲力竭卻要逞強的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動作。是為了什麼要訓練,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打棒球,隨著訓練的日子增加也開始不斷的捫心自問。

為了棒球,自己真的有必要做到這樣的程度嗎?這個問題,在合宿最後一天,在一年最後的夕陽,在大家異口同聲對著球場大喊「多謝指教」後,已經不復存在。

明天回家後就能剛好趕上新年倒數,看是要去廟裡拜年還是要窩在家裡看跨年節目,都能把合宿的殘酷拋於腦後。

大家揹著行李紛紛離開青心寮前往車站。

「小湊弟跟降谷?」

在月台買好票的兩人恰好碰到倉持跟亮介。

「怎麼,我弟不能出現在這啊?」

「啊,亮桑!我沒有這個意思啊!」

倉持手忙腳亂的想要解釋,不過亮介直接無視他走了過來。

「接下來就請多指教囉。」

「嗯,麻煩您了。」

因為是要寄人籬下,降谷乖巧的向他致敬。

「什麼、什麼?」

不是才剛合宿結束,為什麼倉持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

「是這樣的倉持學長,這次假期降谷君要住在我們家。」

「欸?!」倉持錯愕的睜大雙眼。「不回去沒關係嗎?」

「嗯。」降谷點了點頭。「家人都出去玩了,所以回去也沒有人。」

「哇賽,他們還真會挑時間去玩,怎麼不把你也帶上?」

「去的時間剛好卡在冬季合宿,所以就沒把我們算上。」

因為恰好他們搭車的方向是一致,所以他們是邊走邊聊。

「我們?」

「嗯,澤村也是。」

--什、麼?

倉持的大腦停頓一會接著迅速轉動。這麼說的話澤村也是要借住在某個人家過節囉,是借住在誰家啊?

高島老師?吉川?還是那個籃球部的部長,那個叫做……對,叫吉野的人家嗎?

他想到今天大家都收拾好行李紛紛走出青心寮的時候,澤村還不慌不忙的幫宿舍旁的花圃澆水,然後御幸在一旁幫他那條魚換水……

御幸那傢伙還真是悠哉,有人專車接送就這麼囂張啊,等我回去看怎麼修理你。

不對,我是在想澤村是要住誰家,怎麼會想到那傢伙的事情了!倉持搖了搖頭。

原本還很氣憤的人突然在做些讓人看不透的動作,春市想出聲叫他,但被一旁的亮介阻止。

「我想澤村在東京應該也有認識的人吧,像是之前她那打籃球的朋友,我記得她好像是叫……」

「夏美,川上夏美。」

「對,就是她。」亮介一記手刀就往倉持的頭頂一劈。「不要再給我看到一副蠢哥哥的模樣。」

「啊!」

以前只會看到倉持欺負人的模樣,如今卻見識到低人一等的姿態,春市跟降谷都看傻了眼。

一方面,倉持擔憂沒有地方好住的人正仔細的鎖好手提飼養箱,御幸則一手撐著一個行李箱在澤村所住的房間外等她。

「好了嗎?」

「嗯。」

澤村小心的提著飼養箱把房門上鎖,就要拉過自己的行李箱時卻被對方往前推去。

「御幸?」

「妳就拿好小黑吧,小心不要摔到。」

「你太小看我了,我還不至於笨手笨腳的!」

「哈哈,我又沒說妳笨手笨腳,幹嘛自己說自己。」

「你現在就說了!」

無視澤村氣憤地指著他的鼻子罵御幸則一直大笑。

他們並沒有坐上片岡特別為他們準備的校車前往車站,御幸反在校外攔了一輛計程車,把兩人的行李搬到後車廂後才坐上去。

「新宿車站,麻煩了。」

地點一告知司機後御幸把背包拿下來。

「不是直接去你家嗎?」

「是啊,不過不是在這裡。」御幸把手撐在車窗處,看著外頭的街景。「過節的時候我們都會在箱根。」

「……………哈!?」

這時候御幸的表情有些複雜,讓澤村難以形容,感覺問了就會觸及到個人隱私。

他們在新宿車站坐上小田急線來到小原田,澤村原以為他們是要接著換搭登山鐵道的列車,沒想到御幸卻帶著她出站。

然後她還來不及開口詢問就看到不遠處停著一輛黑頭車。

--這該不會是……私人轎車?而且還是很高級的那一種?

澤村對高級車並沒有深入研究,但光看路過的行人給予的注目禮,想必是非池中物。

在他們來到停車處時穿著西裝筆挺的老爺爺就急忙下車,澤村對他並不陌生,畢竟他們在臨海別墅也相處整整三天,他先是對御幸行禮,再接過御幸手中的行李箱,然後幫他們開車門好讓他們上車。

「您好。」

澤村禮貌性的問好,對方向她微微一笑。

「好久不見了,澤村小姐。」

算是噓寒問暖嗎?管家只對她說了這一句話就全心專注於開車。

車裡開著暖氣,澤村把大衣的扣子解開,在思考飼養箱是要放坐墊還是地上的時候,坐在一旁的御幸已經閉眼假寐了。

--看來是真的很累。

「箱子給我抱吧。」

猛然間御幸突然睜開眼睛,四眼就這麼相交,讓澤村嚇了一跳。

「怎麼?剛才是想要惡作劇嗎?」

御幸狐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澤村趕緊搖了搖頭把飼養箱塞進他的懷裡。

「什麼都沒有、沒有。」

她別過頭看向車外,他們正往山頂的方向移動,一旁的樹很濃密,山路也很彎曲,不遠處的山頂處已經被白雪所覆蓋。

--應該會很冷吧。澤村忍不住抓了抓胸口的衣服。

「放心吧,箱根就是有很多溫泉,保證讓妳泡到不想再泡為止。」

「是溫泉會館嗎?」

「哈哈,家裡就有了幹嗎去泡外面的。」

--很抱歉,我完全忘記你家一定會有溫泉池。

「不過我們究竟是要去哪裡,開山路開的很久呢。」

「都說是箱根了。」御幸戳了戳飼養箱的外殼,讓小黑游來游去。「我記得旁邊有個高爾夫球場,過了球場就到了。」

「高爾夫球場?」

--見鬼了,一路上她可都沒有看到任何一個指示牌子,什麼時候有球場了?

「是我視力不好還是還有一段時間才會到,這裡有球場?」

「還要半小時就會到高爾夫球場。」正在開車的管家突然出聲。「如果小少爺跟小姐肚子餓的話,保溫箱裡面有麵包可以食用。」

「謝啦,東爺爺。」

一聽到有吃的御幸的身體立刻坐直,在他們兩人的座位前方確實有個箱子,御幸從裡面拿出兩個麵包,還有兩個罐裝飲料。

準備實在太齊全了,讓澤村邊吃麵包邊忍不住大嘆有管家真好啊。

等他們都吃飽喝足了,澤村終於見識到高爾夫球場,然後在球場的另一頭發現一幢占地不小的別墅。

--別開玩笑了。

澤村認為那個鄰海別墅已經太超過了,沒想到御幸家裡還有更誇張的建築物。她有些傻眼的看著他們的座車先停在一個高聳又別致的大門前,接著大門緩緩的開啟好讓他們的車子可以進入。

接著又是一個五分鐘左右的車程才來真正的門口。

「是妳自己要跟我過來的哦。」

御幸就是知道澤村一定會被嚇到,所以當初極力的反對。

「如果我不跟過來的話,那我這段期間要住哪啊!」

誰會知道你那箱根的家會這麼誇張!

從玄關開始就讓澤村覺得自己身處於中古世紀的貴族家中,感覺等一下就會有音樂響起,然後就會有人開始翩翩起舞。

完蛋了,自己所有的衣服跟這裡的風格完全不搭,一定會很丟人現眼的。

「我記得妳有個住在東京的朋友吧,怎麼不去問她?那個夏美。」

「……啊!」

御幸鬆了鬆制服的領帶,把後背包交給女僕後就往旋轉樓梯走上去。

「過來吧,我帶妳去妳的房間。」

當管家提著行李廂走上樓時,澤村才如夢清醒趕緊追了上去。

「你為什麼當初沒有提醒我!御幸一也!」

「沒禮貌,不準直呼我名字!我是學長。」

「這不是重點!」

「是妳那時候一直哀求我,要我收留的,所以是我的錯嗎?」

「唔唔唔!我就是忘了嘛!夏美是東京人的事情啊。」

「忘了還可以理直氣壯的啊!妳的膽子還真不小啊,就不怕我處罰妳嗎?」

御幸邊走邊戳著她的頭,吵鬧聲持續蔓延到二樓的大堂。

等他們走遠後,旋轉樓梯旁的木製門扉被人推了開來,另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正用手機講電話。

「是的,小少爺回來了,還帶一個女孩子回來。」






----------TBC--------------

依舊忘記自己有女性友人住在東京wwww

箱根!光找資料+安排路線,寫完都可以去箱根玩了。這次只好先讓他們兩人替我探路QwQ

好了,我去要看黑執事來參考一下御幸那"箱根的家"怎麼豪華了(大笑)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63)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