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鑽石模特-02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借用不知道是誰列了鑽A-Z系列,這裡是鑽M(笑)

-->周定題的"角色扮演"





02.

「好了,既然都來了,來拍幾張照吧。」

倉持把相機拿回來後就要帶著澤村去幾個地方取景。

在會場周遭已經有許多同好在那邊拍照,每個coser旁邊都有許多攝影師,但那些人看過來的眼神讓澤村打個冷顫,就如同方才讓他感到不舒服,他趕緊走進倉持的身邊。

就像知道澤村的忌諱,倉持往人群稀少的地方走去。

倉持一手扛著重裝備的相機一手拿著手機查看天氣狀況,時不時觀察一旁的景色及採光,尋找心中最佳的地點。

「我說,你就不能去別的地方嗎?」

用相機內的鏡頭終於尋找好地點後,倉持抬起頭對在一旁要走不走的人喊道。

「幹嘛這麼小氣,一起拍不好嗎?對不對,小榮。」

「呃!」

突然被點名,澤村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反倒是倉持有些鄙視的向他擺了擺手。

「完全破壞美感,你還是去一邊吧。」

「怎麼會破壞美感了,應該是增加才對啊。」

「你還真是厚臉皮啊。」

「謝謝誇獎。」

「才沒有誇你!」

倉持凶狠的踹了御幸一腳,他吃痛的抱著腳一跳一跳的靠向澤村,表情十分哀怨。

「小榮,你看洋一哥好兇啊。」

「唔,」因為不是一天兩天才知道倉持的暴力,所以澤村也不敢多說什麼。「洋一哥,他真的……」

「若菜的拜託可沒有要我拍他。」

「抱歉,洋一哥都這麼說了……」

澤村一臉抱歉的模樣讓御幸想反駁的話吞了回去。

--什麼時候倉持這麼聽女友的話?御幸帶著曖昧的笑意讓倉持更加火大。

「再說,你不是也會有特定的攝影師,你應該有帶他來吧。」

既然玩cos通常都會有認識的攝影師,被倉持一點澤村才恍然大悟。

「我就是攝影師啊。」

御幸還把胸前的相機舉了舉。

「別開玩笑了。」

「如果找不到適合的外景,要不要試試看棚拍?」

「棚拍?」

又是一個專有名詞,coser菜鳥澤村眨著大眼睛不斷來回看著倉持跟御幸的無聲交流。

「拜託,我可沒有棚拍的經費。」

「還有一個免費使用的地方啊。」

「哈?」

御幸笑了又笑,倉持狐疑更加狐疑。

結果兩人在澤村不知情下得到共識,倉持再三叮嚀御幸要好好照顧人家後,拍了幾張照片就揹著相機往會場跑去,只留給澤村一句不要離御幸太遠的話。

一開始兩人還有些不對盤,現在卻如同朋友般的親密及信任,澤村已經搞不懂他們到底是關係好還是不好。

「洋一哥是要去哪?」

「去照顧他的女朋友啊,她不是在發燒?」

「你說若菜嗎?明明要她在家好好休息的說。」

「所以你身上的衣服是她做的嗎?」

「是啊。」一發現御幸直盯著他瞧,澤村雙手環胸的向一旁退了退。「你在看什麼?」

「拜託,都是男的有什麼好害羞。」

「你知道?」

「你真的是男的?」

一察覺到自己說溜嘴,澤村趕緊摀住嘴巴,深怕眼前的男人會露出噁心的神情,不過對方好像不以為意。

「不過你真的很厲害,我一開始也沒發現。」

「你這是在取笑我吧!」

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而且還不是他自願穿這樣的衣服。他果然還是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澤村更想哭了。

「啊,曝光了。」

一句輕描淡寫讓澤村趕緊鬆開抓住他衣襟的手,眼睛呈現貓眼全身緊繃進入備戰狀態。

宛如炸毛般的小貓讓御幸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拿出不知道放在哪裡的大衣直接披在澤村的肩上。

「先穿上吧,我們就直接過去攝影棚吧。」

「……」澤村拉了拉大衣的衣領,猛然大吼:「你說攝影棚!?」

 

敵不過好奇心澤村就頂著楪祈的裝扮跟著御幸搭上公車。過於顯眼的櫻色長髮讓澤村一上車就備受矚目。他有些膽怯的縮著身子,拉著大衣的手越來越用力。

假如被人發現自己是男的,會不會被冠上有女裝僻的變態?還是說自己穿著過於暴露,會被人說不知檢點的女人?

然後被人性騷擾也是自作自受,就算遇到色狼癡漢都是自己吸引過來的,反正種種原因都是出自於自己就是了。

突然頭頂被人扣上帽子,澤村抖了一下才抬起頭,而始作俑者正認真滑著手機。

「不要彎腰駝背,這樣對身體不好。」

原以為他有讀心術可以知道自己暗忖的事情,但看來只是自己想多了。

在澤村微微鬆口氣後,御幸才用眼角餘光看向他。

--表情不僵硬了。

過了幾站後御幸按了鈴拉著澤村下了車。從公車站大約走了五分鐘就到御幸所說的攝影棚。

澤村把帽子稍微抬高一些,一幢潔白的大廈就出現在眼前,最前方有著斗大的招牌,寫著青道事務所。

--事務所?怎麼不是攝影棚?

正當澤村想要問御幸的時候,他已經手插在口袋裡推開門走進去。

「怎麼了?進來啊。」

發現澤村沒有跟上,御幸又把門打開後等澤村走進去才關上。

只見他對櫃檯的人揮了揮手就拉著他走下樓梯,完全不理會在櫃檯的人是否已經傻住。

「我們這樣走進來可以嗎?」

「不用害怕,反正不會把你賣掉啦。」

如果真是如此事後他應該會被倉持殺掉,誰會做讓自己性命受到危險的事情啊。

不過也多虧御幸的風涼話,讓澤村露出笑容。

這幢建築物有兩層地下室,御幸帶著澤村走到地下二樓,一推開房間門就可以看到一排又一排衣架。

「先來換衣服吧,看你有想要穿什麼衣服都可以換。」

「可以嗎?」

「反正楪祈也有穿制服的時候啊。」

這麼說來澤村也對御幸所說的有印象。

「哎啊,這不是御幸君。」

在澤村挑衣服的時候,突然在門口出現一個不大不小的聲音,最裡面的澤村沒有聽到,但御幸卻聽得一清二楚。

那個熟悉的聲音罕見使用的尊稱,讓他詫異的回過頭。

「小禮?」

「喔喔喔,你竟然帶了挺意外的人過來呢。」

被稱做小禮的人臉上的眼鏡閃著反光讓他看不清她說的含意是好還是壞,她推了推眼鏡。

「呵呵呵,」御幸只能乾笑,「今天難得會在事務所呢,小禮。」

「是啊,今天的星座占卜說做自己所想的相反事情會有意外的收穫,還真靈呢,占卜。」

--什麼時候妳對占卜這麼上心了?

「小禮,妳可不要亂打他的主意啊。」

「他?不是她?」

--糟糕,自己怎麼好像被套話了。

御幸有些汗顏的看著高島禮越笑越燦爛。

「御幸,這件制服可以嗎?」

終於找到衣服讓澤村露出大大笑顏的轉過頭來,抽出來的衣服在他見到高島後應聲掉到地上。

「欸欸欸欸欸我我我我我我……」

「冷靜一點,小榮。」

「哦~叫小榮啊。」高島又笑了笑,跟著御幸的腳步後面也走了進去。

「我想想啊,今天御幸是說要去參加同人展,突然回來又帶著一個裝扮成楪祈的人,你們是要棚拍吧。」

在御幸想要回答時被高島瞪了一眼立刻閉嘴,他們的互動讓澤村吞了吞口水。

會被罵嗎?還是會被打?難道是要坑錢?

澤村越想越糟糕,神情也越來越難看。

「看來我被人誤會了呢。」

「也是,誰叫小禮一臉壞人樣。」

穿著高跟鞋的腳輕輕抬高重重踩下,御幸反應的快才免於一劫。

「免費讓你們用是可以的哦,反倒是要請你幫我們一個忙才是。」

「幫忙?」

不僅澤村不解連御幸也不知道高島在說什麼。

 

*

 

為期三天的同人展,依照若菜的說法她要前兩天都直參,聽在澤村的耳裡宛如噩夢般。

「明天還要再來一次?我不要!」

澤村把相關衣物推還給若菜後直直往後退。

想起一些畫面讓他的表情更加難看。

「咳咳咳!榮純……」

帶著厚口罩的她身形有些搖搖欲墜,倉持連忙扶著她坐下來。

「都這麼嚴重就不用兩天都去,還是在這好好休息吧。」

「可是……」

「昨天我有拍了幾張照片,等妳好一點就可以挑幾張來沖洗。」

「妳就聽洋一哥的話,好好休息啦。大不了下次在幫妳可以吧。」

「咳咳咳,這可是你說的……」

有些自暴自棄的承諾終於讓若菜躺進被窩裡,倉持拍了拍澤村的背,眼神滿載著感謝。

換好若菜額頭上的毛巾,兩人就放輕動作走出門外。

「想喝什麼?」

「果汁!」

坐在餐桌前,倉持打開冰箱從裡面把冷飲拿出來。

當初若菜決定要直參兩天就跟倉持說要借住他家,兩大箱的行李箱就堆在客廳的角落處。

「說吧,御幸是做了什麼事情。」

「唔……」

這點觀察力倉持還是有的,回到會場的澤村妝容跟若菜裝扮的有些差異,不會化妝的澤村是不會中途自行卸妝,一定是御幸那個傢伙做了什麼事情,但,要他去問那傢伙一定只會聽到冷嘲熱諷。

澤村慢慢地喝著果汁,今天發生的事情太過夢幻讓他不知道怎麼說起。

「他是帶你去事務所吧。」

「洋一哥知道那間事務所?」

「嗯。」倉持靠在廚房的流理台處,仰著頭啜著飲料。「青道在業界算是知名的事務所。」

「業界?什麼業界?」

「你不知道?」

這下換倉持疑惑了。

澤村搖了搖頭。想起在攝影棚一下換上黑色的假髮穿上哥德洋裝,一下又帶著金色的短髮換上輕鬆的連身洋裝,被一個叫做純桑的人一下化妝一下卸妝,還有一個叫做川上的青年不斷用比倉持還要高級的相機拍下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當然那些照片澤村一張都沒有看過。

「沒什麼。只是若菜也很想進到那間事務所工作就是了。」

「欸?我們還只是國中生耶。」

「所以呢?國中生就不能工作嗎?」

「也、也不是啦,只是……我以為若菜會繼續升學。」

「切。」

倉持一個仰頭把飲料全數喝盡,反觀澤村還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喝著。

這麼說起來,那個叫做小禮的人最初還問他是誰幫他做造型的,看她的表情好像撿到寶似的開心。

--撿到寶?為什麼會讓他這麼想呢?

在澤村喝下最後一口果汁時,倉持的手機響起音樂。

「……喂。」看了來電顯示的號碼倉持明顯的咋舌。「你這傢伙竟然趁我不注意要電話!」

倉持手裡的手機是暫時借給澤村使用,沒想到連這支私人手機號碼也被熟人侵略。

「我先說好,給我刪掉這支號碼。」

『這可不行哦,除非你給我小榮的號碼。』

「喂,你這傢伙不會還真的是……」

『是小禮有事要找他。』

「什麼?」

感覺倉持在講一通重要的電話,他就起身去客廳開電視來看。而倉持背過身一臉詫異的拄在流理台上。

『帶他去那時被小禮看到啦。對了,幫他拍好的照片看要怎麼給他,棚拍的效果不錯哦。』

「哦?」

『不相信?我先發一張給你看,我相信你那位若菜女友可是會很想要這些照片的。』

手機一個震動,倉持暫時把通話切出去去看照片。

一點開畫面,視覺衝擊的五感。

--該死,難怪小禮會有事找澤村。

「明天吧,明天下午他們就要回去了。」

『回去哪?』

「長野啊,他們只是這兩天來東京參展而已。」

電話的另一頭一陣沉默。

『反正就明天吧,明天我去找你。』

「好。」

通話結束後,倉持才發覺一件事情,他剛才可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他們是借住在他這的啊。

走出廚房,看到澤村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少女漫畫,手機裡的畫面讓他一時間難以忘記。

 

那是一個俯拍鏡頭,澤村用著楪祈的裝扮假寐躺在花叢間,宛如從天而降的天使寧靜且唯美。





----------TBC------------

這是不知道自己又會寫多久才會完結的系列。

很想寫跟色誘中毒裡面的情節就這麼安排了,一想到澤村換換上女裝就會變成另一種性格的人,這樣的設定好ooc呢QwQ

去外面浪了一陣子才回來,都忘記怎麼寫御澤醬了,依舊的尋找手感中(正色)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8)
热度(7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