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52 13

【御澤】旅。愛-峇里島篇 DAY2/1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兩人沒打棒球

-->清水向,平平淡淡的步調

->因為作者英文soso,所以用粗黑字表示是英文內容(笑)

-->文前回顧:《FIRST》、《DAY1





03.

陽光透過玻璃毫無遮掩的照進室內,沒有空調的套房只有雙人床前方的吊扇可以運轉。

御幸被一道刺眼的光芒干擾。

他動了動眼瞼卻因些許困意而不願意睜開,他想翻身逃離陽光的照射卻動彈不得,一邊的手臂不僅被重物壓的正著,胸口處的燥熱也讓他難以安穩的睡回籠覺。

自己的睡眠習慣自己最清楚不過,只要他一睡著就不會動來動去,更不用說踢被子抓東西到懷裡抱著。

再說,御幸是一個相當淺眠的人。認識他的人都知道只要身邊有任何的動靜他就會立刻清醒,也因為如此,他從來沒有過跟他人一起共享床鋪,連歷任女友都沒有過。

沒有空調的室內隨著陽光的照射下室溫越來越高,吊扇再也沒有清涼的作用,悶熱讓御幸的大腦快速運作,沒有睡意的他只好睜開眼睛。

他還來不及去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壓著他,罪魁禍首這時候恰好被陽光喚醒。

御幸有些傻眼的看著澤村從他側身的肩窩處滾了出來,他揉了揉眼睛沒有戀床坐起身,像是習以為常幫御幸掖好棉被就拿著牙刷進到浴室去。

在澤村盥洗的時候御幸開始回想為什麼會這樣。

難不成是因為徹夜的飛機讓他疲累到睡的不醒人事?但在下一刻就被自己否決,之前在怎麼累也不會睡得不醒人事。

而且在昨晚睡覺前澤村還很認真的在床上劃清界線,說絕對不可以超過這條線。一張雙人床,兩個初次見面的人,怎麼可能讓他睡得安穩?

御幸摸了摸不知道被壓了多久的手臂,上面還殘留一些額外的溫度。

太反常、太奇怪,說不清楚也說不上來,御幸抓了抓頭髮,既然想不透就不要想了。

在他要去盥洗時澤村站在床前的玻璃處,兩眼發亮的對著他說:

「御幸你看,這裡超像在叢林裡耶,是樹耶!那是青蛙嗎?」

不等他回話澤村就直接開了門跑了出去。

在浴室裡刷牙的御幸邊刷邊聽澤村的聲音穿過兩道門直喊著:喔喔喔喔喔。

他撥了波額髮,心情有些煩躁。

「現在才幾點,你是要吵醒全部的人嗎?」

御幸把濕毛巾掛在曬衣架上,走了出門。

「前面有游泳池,而且水是從青蛙的嘴裡冒出來呢。」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嘿嘿嘿。」澤村故作神秘的傾身對他小聲地說:「門口被放了菜單還有飲料耶。」

「這種就大聲說出來就好了。」

「吼,一下說要小聲一點,現在卻要大聲一點,超難伺候的。」

澤村哼一聲的坐在門口處的長椅上看著桌上擺著的菜單。

「你是小孩子嗎?不會自己判斷嗎?」

「你是吃到炸彈嗎?一大早火氣很大哦。」在研究菜單的澤村邊看邊說:「冰箱有昨天買的山竹,可以降降火氣。」

「最好吃山竹能降火氣。」

御幸沒好氣地坐在他旁邊,也跟著看起菜單。

昨晚入住後時間就已經很晚了,在要盥洗時澤村才發現自己沒帶到牙刷,結果兩人又出門一趟。

夜晚的峇里島很暗很寧靜,路上的行車稀稀疏疏,人行道旁的路燈不多,走在其中相當昏暗。

御幸憑著剛才Ma Da開車經過的印象領著澤村走去超市,走在他後頭的澤村一面緊跟著他的腳步一面觀察一旁的街景。

『Taxi?』

有不少男人坐在人行道上一看到東方人的臉孔就不斷地喊著相同的話,有的甚至直接伸出手拉住澤村的手腕。

被陌生人拉住手的澤村嚇得直甩掉對方的手,趕緊拉住前方的衣襬。

「怎麼了?」

「剛才……」

「哦,你說那些一直問要不要搭計程車的人啊。」

澤村點了點頭。

「因為這邊有很多觀光客居住,所以有些人趕著搭飛機就會讓他們載,或者是要去下一個地點。」

「因為這裡是依賴觀光生活的地方嗎?」

「是啊。」

一旁的店家有些都已經歇業,有些門都關上一半。

「但是這樣也用不著拉我的手。」

「什麼?」一直走在前頭的御幸停了下來。「拉你?」

澤村摸了摸被抓住的地方。

「對啊,太奇怪了。」

「你有把手甩掉嗎?」

「有啊。」

這邊的人行道很窄,只能容納一個人通行,所以御幸讓澤村先走在前頭,而自己走在後面。

因為時間太晚他們就只好去便利商店,買好東西後在回程剛好看到水果攤,澤村就直吵著要吃這裡才有的水果。

菜單上的餐點分成三大類,只有中間寫的英文澤村知道意思,不過有些字連御幸都不明所以。

「只能用猜的了。」

在他們還在猶豫的時候服務生剛好走了過來,他站在階梯下沒有脫鞋上來,拿著一個本子像是要記錄他們點的餐點。

「還是說我們各點一個一起吃?反正明天也是在這裡吃早餐。」

根據澤村的安排他們會在這間旅館連住兩天,所以御幸就直接答應。

不好意思,上面的飲料是……

就是桌上的,可以隨意取用。

服務生說明完就趕緊去廚房準備。澤村把鐵罐打開咖啡豆的香氣就直撲鼻而來,御幸則把塑膠罐打開,裡面放滿了紅茶包,一旁放著熱水壺兩人不約而同對視。

「這種天氣喝熱茶?」

「先泡然後把它放涼?」

澤村先選茶包而御幸則舀了數匙咖啡粉到杯子裡,在等早餐的時候澤村拿著相機跑下階梯去到處拍攝。

看著他在大太陽下很有活力的東奔西走,一下子在一旁的蓮花池取景,一下又去前方的游泳池抓角度。御幸用茶匙拌了拌,雖然一旁有砂糖不過立刻被他忽視,他估測已經溶的差不多的時候就小啜一口,然後皺眉。

「峇里島的咖啡如何?」

澤村脫了鞋子走了上來,看他的表情分不清是好喝還是難喝,只見御幸把咖啡放著。

「要喝喝看嗎?」

--到底是怎樣啊?基於好奇澤村端起他的杯子也小啜一口,然後皺眉。

「我喝喝看紅茶。」

在澤村思索著說詞時御幸把茶包拿起來後喝了一口。

「還不錯喝。」

「御幸,它這不是即溶咖啡對吧?」澤村吐了吐舌頭。「我喝到咖啡渣了。」

「哈?」

御幸趕緊用茶匙勺了勺,只見在茶匙裡的咖啡還隱隱約約看到殘渣。

「難道這是……咖啡豆磨完的咖啡粉?」

「這樣可以泡嗎?」

「正常都是會用咖啡機或著是用濾網。」

「難不成要等他它沉降?」

澤村端著紅茶跟他對視,御幸聳了聳肩。

在等早餐的時候御幸無聊的拿著手機看昨天拍的照片,而澤村則拿著自己做的旅遊手冊。

他扳了扳手指,笑容滿面地對著御幸說:

「等一下一起去泛舟吧,我有預約喔。」

 

在峇里島最著名的水上活動,其中一個就是泛舟。在這裡共有兩條河可以選擇,剛好他們來的時期正是峇里島的雨季,所以充沛的雨量讓泛舟更加刺激。

在他們吃完早餐後,算了算時間泛舟公司也差不多派專車來接他們過去。

「我完全不知道要泛舟泳褲可是沒有帶。」

「可是來這不就是要玩水上活動,沒帶也……」

澤村曖昧的看著御幸,戳了戳他。

「那就只好多帶件內褲過去換了喔。」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御幸用力地拍他額頭一掌,讓澤村吃痛得往後仰頭。

他們把隨身行李包好走出旅館,到了巷口處澤村拿著旅遊手冊到處張望。

「你在看什麼?」

「我再找那間公司的專車。」

御幸看了看手冊上的名字後也加入尋找的行列。

『哈囉,請問是澤村先生?』

一名當地人走上前跟他們搭話。聽到自己的名字澤村向他點了點頭。

他們坐上一輛廂型車就往泛舟的起頭。

『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們是從日本。』

一上車他們又遇到很熱情的當地人,這時候御幸倒希望澤村英文好一點,聊天什麼的他可超級不擅長的。

『哦哦哦哦,我們這裡也很多日本人來玩。』

『對啊,這時候剛好可以讓我們來避寒。』

『所以你們那邊現在很冷?』

『是的,我們那邊一年四季,季節很分明。』

『四季?』

『我們有春、夏、秋、冬。』

『哇喔,我們這裡只有乾跟溼季。』

『真好啊,不像我們不是很冷就是很熱,讓人超受不了。』

在跟司機聊天的時候御幸看澤村在公基金那個錢包裡拿錢。

「怎麼了?」

「哦,我想先把錢分出來,等一下就可以直接給了。」

「你還沒有付錢?」

「對啊,先預約到現場在付。」

車子開往一個不同於昨天走的地方,一路上都是山路,起起伏伏彎彎曲曲,而且道路都很小條,每當要會車的時候澤村都會緊張一把。路上的風景相當一致,一旁幾乎可以看見山谷。進入山區後就鮮少有車輛經過,整條馬路都只有他們這一輛車。

當要到泛舟公司的時候才有其他車輛出現。司機把專車停在一個斜坡上,讓他們兩人走下車。

『可以把行李放在車上,不過比較貴重的物品就帶走會比較好。』

他們把錢包跟手機拿著就把車門關上。

「在這一共有兩條河可以玩泛舟,這次我選擇是比較長不過就沒有太大刺激性,而且啊!是超便宜的。」

「便宜?」

「我可是有看過一百、一百五,這裡是玩最長而且費用最便宜的泛舟公司,一個人只要二十五元美金喔,還包午餐。」

「這樣啊。」

他們走上斜坡是一間小房間,在櫃檯處有個男人把契約書拿了出來。

『澤村先生是預約兩人吧。請兩位分別填寫,然後在全額付清,兩人一共是五十美金。』

--預約兩人?

御幸跟澤村說明後邊填寫邊疑惑。

--也就是說這些安排都是澤村要跟某個人一起的?

想起昨晚的雙人床以及兩人糾纏一起的身姿,御幸搖了搖頭不再多想下去。

在等待的時候澤村坐在一旁的木椅上開始用手機拍照。

『那邊有茶水可以泡,再等一組客人就可以開始了。』

另一邊的木椅上的男人指了指櫃檯旁的茶几上,御幸向他道謝後就過去拿起馬克杯。

茶几上擺著跟旅館給的一樣的紅茶,還有不會溶解的咖啡粉。

御幸拿起紅茶包後倒入熱水後就開始猶豫。在大熱天裡喝熱茶好像是當地人的習慣,所以他先泡著想等它涼在喝。

「你在喝什麼?」

「那邊有紅茶可以泡。」

「是熱的?」

「對啊。」

「唔……」

澤村聽到熱茶也跟他一樣猶豫著,他坐在御幸的身邊把他手裡的紅茶拿過來喝。

「喂!」

「比較不會燙。」

「想喝不會自己去泡啊?」

「你都放涼了,又沒關係。」

說完澤村又拿起手機對著御幸拍照。

「吶吶吶,我們拍一張照吧。」

在兩人抓角度自拍的時候老闆說的另一組客人也到了,是兩個女孩子。她們有說有笑的走進來,連寫契約書也說個不停。

很像他身邊的那個人。

『需要我們幫你們拍照嗎?』

其中一個女孩熱心地向他們用英文詢問。依稀聽到一些單字的澤村揚起大笑臉的說『謝謝』。

聽她們對話的語言應該是中文,她們還拿出自拍棒出來自拍,看來感情很好。

「早知道我應該也要買個自拍棒。」

「要跟誰拍啊?」

御幸把就算放久了也不會涼的紅茶小口小口的喝下,澤村看著手機裡的照片理所當然地說「你啊。」

「噗咳咳咳!」

「你沒事吧?」

澤村趕緊幫他順順氣。

「不要突然嚇人!」

「嘿嘿嘿。」

他吐了吐舌頭。

接著有個男人從長椅旁的樓梯走了上來,他留著及肩的長髮,身材姣好有著明顯的六塊肌,他扛著划槳手提著一個袋子。

『把身上帶著東西都放在這裡可以防水。』

因為他們要跟那兩個女孩待同一艘船,所以他們的東西就放在一起,那個包包似乎是特製的防水包,看那名教練熟捻的把包包扣好確認不會讓水跑進去後就領著他們走到河道處。

他們邊走邊穿戴救生衣以及安全帽。

『你們先坐前面,一人一邊,女孩子則坐在後面,我壓底。』

教練先下到河床上,看河水雖然水量充沛但深度卻不深只到教練的腰部。他把橡皮艇拉靠近河邊,澤村跟御幸先上船,女孩們則墊後。

『我叫馬卡,你怎麼稱呼?』

教練站在汲膝的水面處跟他們對談。

『榮純、一也。』

「喂喂喂。」

澤村直接替御幸回答,他調皮地向後者吐了吐舌。

『日本人?』

『是的!』

不知道是御幸的錯覺還是什麼,這時候的澤村竟然可以跟教練對談。

『我也會說日文。』

御幸跟澤村張大雙眼,接著教練就真的秀了一段日文。

「你好,等一下我在解說的時候會用日文來跟你們說明。」

教練之後也用英文詢問他們後頭的女孩,聽他們的內容原來她們是從台灣來的。

每個人都從教練手上拿到一根划槳,並約定好他說『向前』就要往後滑,『往後』就要往前,『躺下』他們就要抓著橡皮艇的上的把手然後往後躺。

簡單的練習後教練就在後頭推著橡皮艇,讓他們正式的開始。

「喔喔喔喔喔!」

澤村超級興奮的抓著划槳。

一路上都是教練在划槳,他們則手拿著木槳,在指令下達前好好欣賞一下一旁的風景。

河水並非湍急,他們所乘坐的橡皮艇搖搖晃晃的隨著水波起伏,

「如果我有戴防水的袋子就可以順便拍照了,真是可惜。」

澤村仰著頭看著一旁高聳的樹木以及峭壁。

在他們後方的馬卡運用高超的技術一個人划著坐著五個大人的橡皮艇,他們的腳不能跨出去,澤村只好向水面望去,感覺好像看到溪底。

他伸出手摸了摸溪旁的濱溪植物,但下一刻另一隻手被御幸抓住,澤村不解的回過頭,只見他皺了眉。

但下一秒又變回原本澤村所認識的御幸。

「小心等一下水蛇跑出來。」

「水水水水蛇?」

澤村驚恐的來回看著御幸跟一旁的植物,甚至連說話都有些結巴。

「有蛇?蛇!」

「跟你說笑的。」

看他反應極大,御幸笑了笑把視線移開,但就因為他這般舉動更讓澤村難以平復心情。

在他們進入河道數分鐘後他們經過一個平台,御幸跟澤村看著許多人從那個平台一一坐上橡皮艇。

「不會等一下他們都會跟我們擠在同一個河道上吧?」

澤村向御幸點了點頭。

「應該是。」

經過一個平台又看到另一個平台,也有人在那邊坐上橡皮艇。

在澤村要跟御幸說話的同時在他們身後有一輛橡皮艇撞上他們。一個晃動澤村急忙抓緊身旁的把手穩住身體。

「你沒事吧?」

澤村還沒回話,那輛橡皮艇上的男子用他手上的划槳把河道的水打飛潑向他們,而離他們最近的澤村首當其衝的淋了一身濕。

「喂!」

『哈哈哈哈。』

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菲律賓小孩,他的胸前掛著裝有手機防水的袋子,他笑得燦爛的不斷向他們潑水。

他們的司機馬卡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划船的同時也對他們潑出強力的水柱,對方的司機也不甘示弱的回擊。在最旁邊的御幸一副觀戰的模樣,身上一點濕都沒有。

在他們激戰的時候,平穩的河道開始有了高低起伏,溪水與大小不一的岩石構成不平穩的水面讓他們只能隨波逐流,只能緊抓著身旁的把手好讓自己坐穩身子。

『躺下!』

馬卡突然一個大喊,澤村他們趕緊一手抓著把手一手緊抓著划槳往後倒下,接著澤村就看到一根橫豎在眼前的樹枝出現在上方,原本澤村以為差不多可以起來,就聽到御幸在一旁說:

「不要動。」

因為身後坐著女孩,他們坐在前方總不能壓在對方的腳上,所以基本上他們的腰幾乎都是懸空。澤村用盡力氣讓自己維持在一個高度,這時又出現另一根樹枝。

『起來。』

澤村趕緊挺起腰,一陣激晃後又聽到馬卡要他們躺下,一來一往一下要顧及溪水一下要注意一旁亂長的樹枝,讓他們顧不暇給。

「為什麼你的身體沒濕?」

「誰叫那個外國佬沒有對我潑水。」

「完全不公平啊!」

因為河道只有一個,按照順序他們總是會出現在附近,當然也會有一番的激戰。

一旁的風景不只有植物,更有高聳天際的高樹,被濱溪植物的枝葉相互重疊遮蔽形成天然的芎頂,在激戰之餘身處其中總是讓人心曠神怡。

他們離大自然是這麼靠近,讓御幸忍不住露笑容。

不知道在河道上漂流多久,他們看到不遠處有許多橡皮艇停靠在一旁,而馬卡也有打算讓他們下去走走。

「中場休息?」

一靠岸馬卡就把防水包裡面的東西暫時交還給他們,御幸點開手機查看時間,沒想到他們已經在這上面晃了有一個小時多。

「御幸,這裡有瀑布耶。」

澤村指著不遠處,御幸一抬頭就可以看到從數公尺高的峭壁傾瀉而下的水柱,跟著按捺不住的澤村身後走了過去。

「拍照,我要拍照。」

「好好好。」

因為要玩水所以澤村就沒有把他的相機帶過來,御幸在澤村站定位後用自己的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換你、換你。」

澤村從大石頭跳了下來催促御幸去他之前站過的地方。他選擇的地方很好,角度精準的可以把在瀑布底下玩水的人遮掩住,還可以由下往上把整個瀑布納入同一個畫面裡。

「我跟你說哦,我還把一個比基尼辣妹一起拍進去哦。」

「……」正要點開來看結果的御幸訕笑一下。「那還真是謝謝你啊。」

「不用客氣。」

澤村開心的笑著。

他拿著手機開始到處拍照,御幸手插在口袋裡跟著他移動,從他們所站的岩石處一路拍到河岸邊,一路上有許多人,看來是每間泛舟公司都把這裡當作修習區域。

在河道與瀑布之間有著一棵大樹,在大熱天裡休息免不了遮陽,拍照拍足夠了澤村跟御幸就躲在裡面等上船。

「有賣飲料耶,御幸要買嗎?」

在大樹下有個婆婆擺著許多冰桶,澤村他們湊過去看時早已有許多人在買冰飲,裡面有許多種類的飲料,澤村觀察許多外國人都選擇可口可樂來喝,御幸挑了挑最後決定買運動飲料。

「就買一瓶吧,喝不完還要帶上船太麻煩了。」

「好啊。」在御幸結帳的時候澤村看著在不遠處幫同船女孩們拍照的馬卡,突然靈機一動。「御幸,我們要不要買一瓶飲料請馬卡喝啊?」

「欸?」

澤村指了指那處,御幸收回視線後又多拿一瓶可樂。

等他們都休息夠了,手機跟錢包也都放回防水包裡,澤村跟御幸也坐回橡皮艇上讓馬卡推著往下游漂。

在河道裡的情況也跟先前沒兩樣,好像大家說好似的見到不認識的橡皮艇仍舊要潑水,好不容易在瀑布處有些乾的衣服還是弄濕了,不過在澤村想抱怨的時候平穩的河道開始湍急起來,橡皮艇用力的撞上河中央的岩石濺起許多河水,在一個碰撞他們坐的船硬生生轉了個方向,御幸他們就像向後退般的繼續往下游移動。

坐在上面搖晃了數十分鐘,河道又趨向平緩,一旁的景色進入峭壁間,五公尺高的岩壁就在橡皮艇兩側,狹窄的只能勉強容納兩艘船,渾然天成的河道讓澤村睜大雙眼想把眼前的景色印入腦中。

這時在右側出現從峭壁傾瀉而下的瀑布,馬卡輕輕滑動划槳帶領橡皮艇往那處移動,然後讓他們行經瀑布下。

「哇啊!!!!」

冰涼的溪水從頭頂灌了下來,這時確確實實的全身淋濕,馬卡還故意在下方繞一個圈,讓整艘船去承接那瀑布的水量。

「這時候你終於濕了。」

等他們離開那處後澤村看著御幸濕漉的衣裳心情突然平衡不少。

「你在幸災樂禍嗎?」

「嘿嘿嘿,來泛舟不濕太可惜了。」

「這誰說的啊?」

實在太無俚頭了,讓御幸忍不住吐槽。

「我說的啊。」

恰好他們離開峭壁區,明媚的陽光沒有遮掩的照耀而下,澤村大大的笑容像是被自然打了光,散發出柔和的刺眼,讓御幸想遮不是想看也不是。

接著又是一陣激烈晃動,讓他們不得不抓緊一旁的把手,又是一段時間的過去,他們也看到前方有許多走下船。

「又要休息嗎?」

『這裡很危險,我們必須用走的。』

馬卡向他們解釋,但是御幸有聽沒有懂。

「走?是結束了嗎?」

「會這麼短嗎?」

澤村聳了聳肩。

御幸率先下船,他伸出手好讓澤村方便下船。能落腳的岩石很小,湍急的河流從岩石縫中迅速的流竄,他們必須緩慢的移動腳步才能避免落水。馬卡把橡皮艇拎在手中,領著他們走下去,這時候御幸他們才看清楚他們的前方是一個高達四公尺高的斷層,而他們現在就是要順著斷層上的岩石走下去。

「你要抓好我。」

「嗯嗯嗯。」

澤村緊抓著唯一的依靠,御幸等他站穩才往下跨一步,急速流下的河水就在腳邊,導致岩石面都有一定的濕潤,澤村的神情緊張,但還是不小心踩到青苔讓整個人失去平衡滑了下去,御幸見狀趕緊用力的把人扯了過來,緊抱在懷裡。

「沒事吧?」

聽馬卡的解釋好像是底下暗礁很多直接掉下去會很危險,若坐橡皮艇直接下去會直接弄破所以他們才會選擇徒步下去。算是撿回一條命的澤村臉色蒼白,御幸拍了拍他的頭頂才放開他。

「要繼續走了喔。」

一旁的人陸續的走下來,御幸再次握緊澤村的手繼續往下走。

再次坐上橡皮艇讓澤村忍不住大力呼吸。

御幸忍不住回過頭看怵目驚心的斷層,渾然天成的泛舟行程果然還是存在著一定的危險。

『現在請大家把划槳放在一旁,然後大家把身體往後躺下腳伸直頂在橡皮艇上,雙手握在一旁的握把上。』

突然其來的指令讓大家一頭霧水,澤村看著御幸,御幸看向澤村,儘管心裡有許多納悶,但還是跟著馬卡說的去做。

御幸仰躺在橡皮艇上,早晨的淡淡烏雲已經吹散,似有若無的陽光並不怎麼刺眼,平穩的河水像是嬰兒床緩慢的搖擺,舒服的讓他想閉上雙眼。

「御、御幸……」

一旁澤村用有些緊張的聲音喊著他。

「怎麼了?」

「我剛剛把頭抬了起來,然後……」

「嗯?」

「我沒看到前面的河道……」

正當御幸要抬起身體時,他們所坐的橡皮艇像是騰空般的躍出水面,然後垂直的往下墜落。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連御幸也忍不住跟著澤村尖叫起來,在失去重力的橡皮艇上過了多久,手抓緊把手握了多緊,他完全無法去計算,直到他們的橡皮艇撞上河面濺起的水花高揚於空中,跟著他們著床也灑落而下。

「咳咳咳!」

不小心喝進幾口河水的澤村被嗆到,御幸微微側身往後一看,看到那個斷面,那個三公尺高的瀑布,他完全無法想像剛才自己是從那上面掉了下來。

『歡迎峇里!』

--可惡,這趟泛舟也太刺激了吧。




--------TBC-----------

只不過是一個早上的泛舟行程就被卡文卡了好幾個月 OTZ

從那裏回來後就一直思思念念那三公尺高的墜落感,超刺激的!推薦去峇里島的同好真的真的要去玩一趟!

裡面有很多風景都沒有介紹到,我已經去一旁對自己的筆力弱深深反省中。


祝大家看文愉快~~中秋節快樂~~

评论(13)
热度(52)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