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夏日夜談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原著向+兩人秘密交往中

-->周定題:鬼故事(偽)





《夏日夜談》



夏日,夜晚,男生宿舍。

 

多虧他們在秋季大會上贏得優勝,讓青道棒球部能夠進到春季甲子園比賽,更在春甲回來後得到許多學校遞出練習賽的邀約。

因此在五月的黃金週,加入新力軍的青道棒球部便展開遠征之旅。

一群男孩不分前輩後輩擠在同一間通鋪,已經到了熄燈時間卻沒有人乖乖地躺在棉被裡,他們圍成一圈窩在一起,其中倉持更是打開手電筒。

「知道吧,這時候就是要……」

他把手電筒的光線從下巴往上照,營照詭譎的氣氛。

比起熱衷炒熱氣氛的副隊長,他們的正隊長正在人群外倚靠在牆邊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們。

「說鬼故事比賽!」

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噓!小聲一點,監督他們睡在隔壁。」

「噓噓噓!」

其他人趕緊擺出禁音的手勢。

在御幸身旁的澤村一開始還很排斥,偷偷的抓著他的手但又難掩好奇地豎起耳朵聽他們說鬼故事。

有人說的故事很假,有人會邊說邊製造配音來嚇人,而澤村就是屬於被嚇的其中一人。

「怕就不要聽啊。」

澤村每被嚇一次御幸的手就會被人狠狠抓了一把,他咬了咬唇哀怨地看向他。

「就因為你都不參加這類的活動,所以才會沒有朋友吧。」

「哦?」

御幸輕笑一聲,大家都在專注於說故事的人身上,沒有發現御幸把澤村緊緊抱在懷裡。

「我有你就可以啦。」

他小聲地依附在澤村的耳邊說著,讓澤村情不自禁的臉紅。

前方的鬼故事說的正起勁,而御幸的動作更加大膽。

澤村抓著伸進衣服裡的手,但當御幸碰觸到他的敏感地帶的時候就施不上力,導致抓著他的手像輕輕扣住般毫無用處。

「說起來,大家知道青心寮的浴室怪談嗎?」

御幸的動作一頓,而澤村瞪大雙眼,在另一頭的由井小心地開啟新話題。

「那是什麼?」

「就是如果在十一點去浴室的話就會出現靈異事件。」

澤村拍了拍伸進褲頭的手,攸關於自己住的地方當然要關心一下,便沒有心思讓御幸胡鬧,不過相反的御幸也全神貫注在由井說的事情上。

「怎樣的靈異事件?」

住了快三年的倉持對此感到好奇,之前都沒有聽過前輩說過。

「好像是之前有人把東西放在浴室忘記拿,想到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了,結果在浴室的時候聽到裡面有聲音,明明都已經過了洗澡時間了,而且裡面都是暗的。」

「欸?」

大家開始回想自己去澡堂的事情,但澡堂關門時間是十點半,所以幾乎沒有人在那時候去浴室。

「然後他就小心地湊過去聽,想聽清楚那聲音。」

「那個人是誰啊,這麼大膽?」

倉持用手撐在下巴,擺了擺手,然後大家一致看向由井。

「那個人是你吧。」

由井抓了抓頭,靦腆的笑著。

「然後呢,聽到什麼?」

「有點像是喘息聲……啊!就像是運動完的大口呼吸的聲音。」由井開始回憶當時的情況。「好像也有很小聲的說話聲,不過也只有一下子。」

「啊!這我好像也有聽過其他一年級的說過。」

金丸輕拍一下手,但動作過於突然導致附近的人被嚇了一跳,他趕緊賠不是。

「不過不是在浴室,好像是有一次我們去別校比賽,在那邊淋浴的隔間聽到,什麼直球跟變化球。」

「還是說是每個學校的慣例?」

「這麼剛好?」

事情的真假度每個人判斷都不同。

「有聽出來是誰的聲音嗎?」

春市冷靜的說著,說不定是有人在裡面。

「聽說被淋浴聲掩蓋掉,斷斷續續的不是很清楚。」

「有去看底下有沒有腳嗎?」

「都嚇得不敢動,怎麼敢去看?如果沒有腳怎麼辦?」

「趕快跑?」

「這麼詭異?」

「我都沒有遇到過。」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搖了搖頭。

「回去的時候在注意一下囉。」

「你怎麼看,御幸?」

突然被人點名,還在發楞的御幸一秒回神。

「哈?什麼?就在注意一下囉。」

倉持微瞇起眼睛,在昏暗的空間裡看不清楚御幸的表情,反倒是在他一旁的澤村吃驚的張大嘴巴。

 

 

 

「我就說會被人聽到!!」

結束男生的晚上密談,澤村用不敢自己一個人上廁所的理由把御幸拖出房間外,把人拖到樓下無人客廳處才壓低聲音抱怨。

「什麼?剛才有說什麼嗎?」

「御幸一也!」

澤村直把御幸的衣領拉高,御幸笑著把人圈在懷裡。

「聽到就被聽到啊,反正他們又不知道是誰。」

而且還以為是靈異事件。

他竊笑著把人抱得更緊。

「被聽到就是不行啊!以後不可以了。」

--這怎麼行?為了往後自己的性福,御幸開始安撫小情人。

「唉呦,是我的錯,明明你不會指叉球卻要給你指叉球的手勢,是我考慮不周,如果你不喜歡我就不要比了。」

澤村先是一頓,然後才知道他在說什麼。

他用力的把人推開,才一個轉身連跑都沒有跑成就被人抱住。

御幸把手舉起來讓澤村看。

「吶,跟我說你喜歡哪一個暗號,以後我就只用那一個。」

「不對,是不能在浴室做!」

「那……除了浴室我哪裡都可以囉?」

被自己的話噎到,澤村趕緊把御幸的雙手握住。

「哪裡都不可以,哪一個暗號都不喜歡。」

「欸~可是我看你很喜歡直球啊,每次都會發出很舒服的聲音。」

「才才才才不是。」

「上次用到五號就被打斷,這次要不要在練一下啊。」

「唔唔唔!」

這次,靈異事件在他們下榻的民宿發生。

 

夏日,兩人,夜深人靜。

 

 



Extra.

在他們兩人正要開始時,倉持從牆角處走出來。

「我就知道是你們兩個。」

「倉持前輩?」

澤村趕緊把被拉開的衣服穿好,坐了起來。

要不是他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不然也不會猜到。

--沒想到投捕的暗號竟然會變成他們之間的情趣。

倉持額冒青筋的把澤村拉到身後。

「從現在開始,兩人禁止過度接觸,還有御幸,你禁止到五號室來。」

 

「「欸!!」」






-----------END-------------

夏天就是要說鬼故事,雖然他們的鬼故事不可怕XD

起因在於第一次對上藥師時,御幸給丹波前輩投指叉球的手勢所引起的腦洞,很污但我不想開車,這樣應該不會被屏蔽吧

各種bug先讓我無視,了了一件心事,我可以全心的準備明天的考試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2)
热度(112)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