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鑽石模特-01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借用不知道是誰列了鑽A-Z系列,這裡是鑽M(笑)

-->周定題的"角色扮演"






01.

炎熱夏日,電風扇迴廊上賣力的轉動著,在榻榻米上的茶几被人搬到廊外,上方的風鈴隨著風發出銀鈴聲,桌上隨意擺的書本隨風翻動著頁數,而身在其中的人正趴在茶几上睡著香甜。

突然,在這寧靜的環境出現一道急促的電鈴聲。

睡著正沉的人沒醒電話鈴聲隨後也停了,接著是放在不遠處的手機開始震動,然後響起音樂聲。

「唔唔唔……」

還在半夢半醒下的人擦了擦口水。

手機還在持續震動。

「是誰啊……」

還未清醒的腦袋在電話接通後,立刻被裡面的嘶吼聲震醒。

『澤村榮純!』

「在!」

再多的瞌睡蟲都會直接被驅散。

『為什麼不接電話?』

「我……」正要說的話被裡面的咳嗽聲打斷。「若菜,妳感冒了嗎?」

『立刻、現在,到我家來!』

對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就強硬的吩咐指令,然後就把電話掛斷。

澤村搔了搔頭,打聲哈欠就起身拿起鑰匙出門。

他沒有走太遠就到了目的地,輕輕推開門就能看到玄關。

「打擾了。」

澤村的大嗓門充斥整棟房子,但卻遲遲沒聽到回應,他眨了眨眼睛,脫了鞋子走了進去,環顧整個一樓完全沒有見到人,他又忍不住喊了聲:「若菜妳在家嗎?」

在心中默數一到十仍沒有得到回答,他仰起頭看著天花板,眼神有些放空。

停頓好一會的身影終於邁開步伐,走上通往二樓樓梯的澤村不斷深呼吸,還喃喃念著:「沒事的,沒事的。」

到了貼著某部漫畫裡男主角的大海報門口,澤村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若菜?」

「門沒鎖……」

氣如游絲的聲音讓澤村嚇得正著,他慌張地打開門,只見一個女孩躺在床上把自己裹得緊緊的。

澤村無視房間牆壁貼滿動漫海報以及一整個書架的漫畫小說,甚至一旁衣架上的華麗衣服完全當作沒看到,直接越過完成到一半的衣服來到窗邊的大床。

他伸出手摸著若菜的額頭,傳進手掌心的溫度高過於體溫,她的面如潮紅正難受的大口呼氣。

「發燒了,妳吃過藥了嗎?」

「吃了。」

「那就趕快睡覺啊。」

「嗯……」

「那妳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澤村說完就轉身要走,但腳步才剛跨出一步手立即被拉住。

「等……等……」

「嗯?」

「榮純……幫我……」

「幫什麼?拿水?還是肚子餓了?」

身為青梅竹馬,而且她的家人好像都外出了,所以澤村蹲下身子認真的要聽她需要什麼。

「這是我一生的請求,咳咳咳!」才剛聽完前面的澤村就覺得大事不妙。「幫我出角。」

「……比起養病妳還想……」

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笑,澤村無奈嘆口氣。

他這個青梅竹馬非常喜歡動漫,甚至喜歡到去裝扮成裡面的角色,不只如此還會參加一年兩度的同人盛會,以及各大cosplay的活動。

為了裝扮成自己喜歡的角色她還進階到自己做衣服、配件,有時候還會跟相同愛好的攝影師一起外拍。

「我已經答應洋一了……」

「所以咧?可以回絕啊。」

「難得……咳、咳、咳……我準備這個角已經準備一年了,就是現在,我……哈啾!」

「又不是只有這一次可以參展,之後還會有機會啊。」

「不是這次就是不行!」

若菜激動的拍著床鋪想要起身,但動作過大導致頭昏又倒了回去。

「就幫我這一次,幫幫我……」

若菜握住澤村的手,因為生病難受的緣故導致眼睛泛著淚光。

「上次也說幫妳最後一次,現在又說最後一次,到底有幾個最後一次啊!」

之前的還記憶猶深,但最讓澤村難以忘懷就屬第一次。

那時候什麼都還不懂的他被若菜打扮成一個角色,然後被帶去同人大型會場,在現場聽圍觀的人對談才知道自己裝扮的角色跟若菜是成對的,更誇張是了解自己究竟是被帶去哪裡的時候,已經是在學校聽班上的女同學講起。

所謂的同人盛典,以及青梅竹馬的裏興趣。

事情有一就會有二,所以三不五時就會被若菜拐去cosplay。

「榮純……」

「……」

「拜託……」

「……」

「以我們的交情,難道不能了我一個心願嗎?」

「唔。」

「到那裏洋一會照顧你的,所以不用擔心。」

「我要自己來?連化妝也是?」

「你答應了!」

「我沒有!」

「擔心的話我可以先幫你弄好。」

「然後我穿成那樣從長野到東京!?」

「放心,」若菜強撐起身體拍了拍澤村的頭。「誰叫你是我最棒的青梅竹馬了。」

「……等等等!我又沒有答應!」

「你答應了哦。」

澤村愣了愣反應慢了好幾拍才明白自己是做了什麼事情。

 

 

「所以你就被騙來了?」

一個外觀看似小混混的少年額髮還往上梳,他是若菜玩cosplay而認識、交往的御用攝影師──倉持洋一,他把昂貴的照相機扛在肩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正襟危坐的澤村。

「洋一哥,怎麼辦?」

「都來了還能怎麼辦。」

身為最了解若菜的三個男人其中兩個,也只能愛莫能助了。

現在在會場的更衣處,戴著口罩不斷咳嗽的若菜在行李箱翻找個工具。擔心她會倒下的倉持在一旁幫忙她。

若換作是之前的他,這時候他會去外面拍拍已經裝扮好的人。

澤村看了看一旁換衣服的人幾乎是女生居多,身為男生的他在這其中顯得突兀,但大家似乎都不太注意這裏面有著男性同好,紛紛忙碌地在開始時間前打扮自己。

在澤村開始放空時倉持從他身後拍了拍肩膀。

「先換衣服吧。」

「我可以不要換嗎?」

「誰叫你答應了。」

「我又不知道是要扮……」

「若菜是女生,當然會是扮女角啊。」

「但是上次跟上上次是男角啊。」

倉持一個挑眉,不悅的情感來的快去也快,但還是被澤村敏感的捕捉到,他趕緊二話不說的抱起衣服去男更衣室。

青梅竹馬,這對男朋友來說是很敏感、又讓人在意不得了的特殊關係,尤其是兩人分隔兩地更讓人不放心。

要不是倉持很明白澤村的性格,他也不會放著不管,但有時候還是會像剛才會小小吃醋。

--她又不是你的女朋友,為什麼連她什麼時候出過什麼角都記的比他清楚!

但另一方面來說自己也是個不稱職的男朋友。

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澤村也換好衣服,他緊張得抱著換下來的衣服,拉了拉假髮。

「洋一哥,這頂假髮我有戴對嗎?」

「……」倉持對澤村的裝扮愣了好一會,「若菜,妳是認真的?」

「咳咳咳,對啊。」坐在椅子上的她向澤村招了招手。「你過來吧,我幫你上妝。」

心已死的澤村認命的走過去坐好,在經過倉持的身邊時聽到他喃喃的念著:「幸好她感冒。」

--所以她沒感冒你就不會讓她扮嗎!那我就沒關係嗎!

交友不慎啊!澤村在心中哭泣著,不斷的用手遮著胸前。

若菜調整他頭上的假髮,櫻色的長髮被她梳得整齊,綁成低馬尾後垂在他肩前,左側的頭髮上還夾上深紅色的髮卡,雙瞳戴上酒紅色的隱形眼鏡,畫上淡妝後就跟女孩子沒兩樣。

由於若菜在設計衣服的時候把胸前敞開的地方用肉色薄紗遮掩,剛好方便讓澤村塞胸墊。

套倉持的說法,現在的澤村跟原著裡的角色完全一模一樣。

比起一般男生澤村的身材算是偏瘦,所以扮起女生完全沒有違和感,再加上他很緊張什麼人對他說什麼都會面無表情,又更還原原著角色的性格。

應該說,每個男人心中總是會有個楪祈,看著澤村望著自己的倉持也會有個瞬間迷失在他的雙眼中,要不是在下一秒若菜大聲咳嗽他可能也會持續恍神著。

澤村擺了擺套在手臂上的寬大衣袖,把腰間的衣襬拉了拉想把露出在外的大腿遮住,但因為於事無補有些沮喪地微嘟嘴唇。

「是楪祈耶。」

「超還原的。」

「好像哦。」

接著澤村不斷地聽到身邊有人在竊竊私語,讓他更加緊張得不敢亂動。

原本蹲在若菜身邊的倉持突然一把抱起她來。

「小榮,我先帶若菜去醫護室,晚一點會過來找你,你不要亂跑。」

澤村向他點了點頭,倉持一手拖著若菜的身體一手拉著行李箱趕緊往會場內移動,他看著他們的背影揮了揮手。

然後後知後覺發現現在似乎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他眨了眨眼,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看在更衣區的人換好衣服就往門外走,如果跟著他們走應該不算亂跑,這麼想後澤村就走出房間來到戶外。

有人在樹蔭下聊天,有人坐在外頭的階梯上,更有人靠在牆邊擺起姿勢,根據澤村以往的記憶,應該是在模仿原著裡的角色動作吧。

--那他自己扮的呢?

想起在坐火車來東京的途中被若菜快速溫習這個角色的特點。

沉默寡言、面無表情還有天然呆……天然呆要怎麼模仿?

在思考怎麼表現天然呆的他坐在一個矮牆上,然後在身後聽到一聲喀擦聲。

除了吃驚澤村瞬間轉過身,在他身後的拍照的人又在他側著身的時候照了一張。

那是一個斜戴帽子,鼻樑掛著粗框眼鏡的少年,他拿著掛在胸前的相機對著澤村一笑。

「我可以拍照嗎?」

「你已經拍了。」

「那可以繼續拍嗎?」

因為太過於驚訝導致澤村不知道該表現怎樣的表情才好,他眨了眨眼,想起玩cos就是要有人拍才算是成功,而且洋一哥跟若菜也沒有說不能給別人拍,所以他點了點頭。

「妳只有自己一個人嗎?」

澤村搖了搖頭,沒有回話,對方對於他沒有回應也不生氣只是微笑。

「妳要不要擺些姿勢?」

「姿勢?」

澤村偏一下頭,然後就聽到快門聲。

「還有其他的嗎?」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

對方愣了一下,接著大笑起來。

「那就跟著我的指令擺出動作吧。」

澤村聽話的跟著那個人的指令擺出動作,他側坐在矮牆上,收攏雙腳用手環腿再把頭靠在膝蓋上,接著聽到附近有人倒抽一口氣。

「你誆我!」

「在原著裡她就是會這樣擺的啊。」

「但是……」

澤村偷瞄其他人,對方就知道她在顧忌什麼。

「妳是沒有看過罪惡王冠嗎?」

「我、我當然有看過啊!」

「那妳來擺個楪祈最常擺的姿勢吧。」

「唔……」

澤村眨了眨他那雙大眼睛,酒紅色的瞳孔倒映著對方的身影,然後對他敞開雙手。

「這樣可以了吧。」

對方愣了好一會,久到澤村覺得手舉的有點痠,他伸手在他前面揮了揮。

「你還好嗎?」

「……啊?抱歉我恍神了,剛才的可以再擺一次嗎?」

「什麼啊。」

澤村再擺一次,這一次對方連按好幾次快門。

拍了好幾張照片,對方問了他要不要來看一下照片,他輕躍而下理了理衣裳才小跑步過去。

在視窗裡的人完全讓澤村認不出來,他都不知道自己被打扮成這個模樣,完全是超吸睛的女孩子,連自己都有些心動。

澤村粗算一下,總共拍了十一張照片,每張都像是有生命力的抓住目光,果然專業的攝影師就是不一樣。

「不知道怎麼聯絡妳?」

「嗯?」

「這樣我的照片才能寄給妳啊。」

「哦!」

澤村輕拍一下手,才趕緊翻找在倉持離開前給他的備用手機,跟他交換一下聯絡方式。

「我要怎麼稱呼妳?」

「小榮?」

在同人世界裡大家都是用假名,所以澤村報了自己的小名。

「那小榮叫我御幸就可以了。」

「欸?」

「那我要去拍別的了,後會有期。」

御幸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就往別的地方走。

澤村摸著自己被拍的地方,看著他走遠的背影,原本他還想繼續待在原地,但聽到一旁出現許多聲音。

他一查看就發現自己被一群大人包圍住,他們手裡的相機突然看起來很可怕,他嚇得趕緊跑向御幸抓住他的衣襬。

「怎麼了?想我啦。」

御幸戲謔地開玩笑,沒料到澤村卻害怕的直顫抖。

「發生什麼事情?」

御幸輕輕把手放在白皙的背脊上,為了避免被說吃人豆腐,所以他小心的挑了安全地方才動作。

「好可怕。」

還來不及猜測是什麼很可怕,御幸就看到他身後的一群男人。

「抱歉,我是他的御用攝影師,請問找她有什麼事情?」

「……」

「啊,沒事、沒事。」

御幸微笑以對,澤村微微看他們,只聽到他們小聲地說「竟然是有人的」,就離開他們。

「呼。」

在御幸還想戲謔澤村的時候,澤村熟悉的聲音由遠而近。

「御、幸、一、也,你這小子給我放手!」

「洋一哥!」

終於看到熟識的人澤村放下心來雀躍的跑向他,但對方卻直接對御幸開罵。

「你這傢伙這次cos什麼,記者還是攝影師?」

--欸?

澤村眨了眨眼睛望向御幸,只見他抓了抓頭髮,訕笑著。

「哈哈哈,被你發現了,其實是coser。」被倉持暴力的敲了頭一下,繼續說:「沒想到你們認識啊。」

說到認識澤村才發現倉持是自己一個人來找他。

「啊,洋一哥,若菜呢?」

「放心,她現在在醫護室睡覺。那傢伙應該沒對你做什麼事吧?」

澤村想來想去也只有拍照,所以就搖了搖頭。

在一旁看著他們互動的御幸頗有趣味的笑著。

「若菜是你的女朋友吧,所以小榮是……若菜的妹妹?」

「……」

「……」

「御幸是洋一哥的……?」

「死黨。」「不認識。」

兩人同時說著截然不同的答案,但默契卻極佳,讓澤村歪著頭說:「朋友?」

「誰跟他是朋友啊!」

「朋友這不錯哦。」

「所以御幸比我大啊。」

「是啊。」

御幸笑得很燦爛讓倉持很想爆打他一頓。

「洋一哥有拍其他的照片嗎?」

「剛才來的時候有拍一些。」

「我可以看嗎?」

「我的也可以借你看。」

看倉持把自己最寶貝的相機給澤村,御幸也遞出自己的。

倉持突然正色地看向御幸。

「喂,四眼渾蛋,你不會看上人家了吧。」

正拿倉持的相機把玩的澤村沒有留意他們的對話,而御幸的視線全程盯著他瞧。

「哈?你反對?」

「有點。」

「她又不是你妹妹?」

「是弟弟,他是若菜的弟弟,我有權利保護跟照顧他。」

「這樣啊。」御幸在下一刻收回視線。「你說弟弟!」

「沒錯。」

倉持知道自己有些殘忍,但,該說的還是要說。

不過看到御幸那精采的表情,倉持就不怎麼覺得殘忍了。

 

這是國中三年級的澤村跟高中一年級的御幸的初次見面。





---------TBC-----------

 
评论(22)
热度(123)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