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七夕就是要玩仙女棒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同級生+青梅竹馬

-->為《誰說校草的身邊只能是小跟班》的番外

-->遲到的七夕賀文

 

 

《七夕就是要玩仙女棒》

若要說情人節跟七夕哪裡不一樣,應該就是其中一個節日剛好跟夏甲的賽期重疊上。

今年他們終於能打進夏甲,來到朝思暮想的夢想聖地。

緊鑼密鼓的賽程理當是要好好的休息一番,但是一用完餐澤村就消失不見。

剛才還跟監督一起討論下一刻就不見人影,御幸一出監督的房間就開始到處找人。

練習場?住宿附近的球場全數熄燈,他應該不會摸黑投球。附近河堤?澤村並沒有用餐完立刻慢跑的習慣,而且他的小夥伴還留在東京沒帶過來。

那他會去哪?而且還不把他帶上。

「有看到澤村嗎?」

春市跟降谷剛好路過就被御幸抓住。他們兩人對視一下。

「他好像跟金丸去河堤了。」

御幸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猜錯。跟他們道別後他就趕緊去河堤,那裏一片漆黑,御幸扶著把手只能靠著月光才能勉強走下階梯。

「澤村?」

啪嗄。

突然的聲音讓御幸嚇了一跳,他趕緊往聲音的來源處查看,只見一團火花。

「嘿嘿嘿。」

澤村把點了火的仙女棒舉起來揮了揮。

小小的火花點亮了腳邊的雜草,月亮盪漾在河面上,仙女棒的綻放讓澤村的臉龐一閃一閃。

「你啊……」

「御幸也來玩啊。」

「休息不休息來這玩仙女棒?」

御幸說著也拿起一支仙女棒從澤村那接了火。

「金丸說這是他多買的,就送給我了。」

「金丸?」這讓御幸想起來,「那他人呢?」

「那。」澤村用仙女棒往不遠處的亮光指了指。「那你呢?怎麼會過來這裡?」

仙女棒上滋滋聲在沉靜的氛圍下顯得清晰。

在御幸想說些什麼的同時,他們的上空綻放的一朵煙花。

「聽說今天是七夕。」

在煙火釋放聲把澤村的聲音掩蓋掉。

「你說什麼?」

意外的煙火秀讓御幸全心全意的欣賞著,他露出笑容微微偏著頭,沒有查覺到澤村的視線。

「我說……」

又有一發煙火釋放,澤村深呼吸一口,打算不在用講的直接行動。

遲遲沒等到澤村的下文,御幸正覺得奇怪時,一邊的臉頰似乎被撞了一下。

溫溫的,還帶點濕濕的。

正當漆黑的夜晚,兩人的身影在煙火的火光下染上不同的顏色,唯有對方那雙眼眸如蜜色般地抓住他的心思。

澤村有些心虛的揮了揮快要沒有火光的仙女棒,眼神開始游移。

從來沒有主動出擊的竹馬今天是吃了什麼藥,御幸眨了眨眼。

--從他單獨自己一人來這裡,一切都亂套了。

他還等著他的回應。為了避免澤村跑走,御幸還特意抓住他的手。

「榮純,你不解釋嗎?」

御幸指了指被親一口的臉頰,笑的如貓。

「就、就、就……」澤村被盯得有些迫窘,最後乾脆豁了出去,大吼:「情人節快樂啦!」

這下子換御幸不解。

「什麼情人節?」

「今天是七夕、七夕啊!」澤村嘟起嘴,有些生氣的想把手扯回來。「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認為我們在交往嗎?」

下一秒,御幸直接把人拉進懷裡,親了親他的髮漩。

「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你消氣呢?」

「唔……」澤村也回抱住他的腰。「吻……」

話還沒說完就被御幸以吻封唇,兩人的手在一陣熱吻中拿不穩仙女棒,被吻了有些站不住的澤村整個人都壓在御幸身上,而仙女棒掉在地上後還未消熄的火光沾染到其他放在地上的仙女棒,然後一大把的仙女棒就爭先恐後的燃起來。

突然在腳邊發出的聲響把重疊在一起的兩人嚇的正著,御幸怕澤村受傷趕緊把人護在身後,看著劈哩啪啦響起聲音的仙女棒兩人先是一愣接著大笑起來。

澤村拉著御幸的衣襬笑得燦爛,御幸攬著澤村的腰不斷的閃躲。

數量頗多的仙女棒引燃產生的聲音讓遠處的金丸也看了過來。

望著幾乎抱在一起的兩人,他有些哀怨的往蹲在地上自顧自玩起來的東條看,在心中猜想著什麼時候他們也可以這樣。






------------END--------------

遲來的七夕快樂!

這陣子都在忙著場次的事情導致沒有準時寫文(土下座)

有太多的坑還沒有填完>

最後,這篇可以當我交了這周的周定題(嗜甜)作業嗎((喂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6)
热度(67)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