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100 9

【御澤】耳畔邊的愛語-中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未來捏造,其中一方未打棒球

--> 食用前提(及傳送門):《指尖上的愛戀》【】【】《耳畔邊的愛語》【





《耳畔邊的愛語》-中




02.

帽子,準備OK;水壺,水裝好了;加油棒,帶了。

澤村在客廳的桌上一一細數等一下要帶出門的東西,東西都準備齊全後,他背起背包在玄關處拿起鑰匙出門。

外面天氣晴朗,澤村戴著御幸所屬球隊的球帽瞇起雙眼看著天空,臉上洋溢著笑容的趕著公車。

他滿懷欣喜的在公車上反覆的看著昨晚御幸給他的票券,是一張球場的VIP觀賞座位,只有球員才有的特別票券,讓招待他們自行邀請家人能在最佳的位置看今年度冠亞軍球賽。

而難得打進冠亞軍賽的御幸把擁有特殊意義的票券給了他,從御幸的手中接下票券後澤村就一直笑著,從昨晚開始。

『嗯哼嗯哼嗯~嗯嗯哼~哼~』

御幸在沙發上看著一旁的澤村邊看電視邊哼歌,這是他第一次聽到他發出聲音。

『你的心情很好?』

他開心的向他用力點頭。

‘明天我會不會走錯位置?’澤村像是想起什麼的摀了嘴一下,‘如果我遲到的話會不會錯過精彩的畫面?’

御幸是第一次見到澤村比手語表情還很生動有時苦惱有時欣喜。

『好了,時間不晚了,再不睡明天如果睡過頭就不好了。』

他揉了揉澤村的頭髮,從沒有想過一張入場券可以讓一個人這麼開心。

在休息區穿戴護具的御幸難掩喜悅的笑著,時不時往看台區看去,還被倉持用力踹了一腳。

「看你笑的噁心,等一下給我失誤就等著吃肘擊。」

「等等,別啊。」

不只有御幸連倉持也都在先發的陣容裡,後攻的他們是穿戴好守備的用具才上場列隊,烈日高照下球場的熱氣跟在貴賓室裡的冷氣成對比。

從入口處把票拿給工作人員後澤村就被帶到一個房間裡,最裡面有一大片玻璃,從那看出去就是整個球場。澤村快步的跑過去,趴在玻璃上往球場看去,他現在處的位置在兩邊休息區的中央,想看御幸是在哪一邊,但比賽還沒開始什麼都看不到。

「先生,外面有自助吧,都可以自由取用。」

由於澤村是第一個到,所以工作人員還有餘力替他介紹。

澤村向他點了點頭,把不重要的東西放在最前面的座位上才到外面。

還真不愧是貴賓室,光飲料就有十種以上可以選擇。

澤村拿著盤子猶豫是要先吃沙拉好還是水果,一開始他還以為要拿進去吃,不過發現一旁有座位可以坐他就豪邁的拿了兩盤食物到那邊吃。

不只可以免費看比賽還有免費的點心可以吃,比賽還沒開打澤村就已經心滿意足。

最後他還拿了一杯果汁一盤滿滿的甜點端進貴賓室裡,想要邊看比賽邊吃。

離比賽的時間越近貴賓室裡的人也越來越多,澤村坐在座位上心裡慶幸自己提早到。

這裡不只有視野好還有冷氣可以吹,一旁的牆壁上還有電視做實況轉播,這裡的一切都讓澤村覺得自己在作夢一般。

比賽開始後澤村終於見到御幸戴著護目鏡穿戴好護具從休息區跑出來。他搖晃著手裡的加油棒,雖然不知道外面觀眾怎麼加油,但跟著貴賓室裡的其他人隨著電視轉播裡的聲音揮舞著。

九局下半,兩邊比數來到一比零,御幸他們二三壘有人,二壘是腳程最快的倉持,而上場打擊的選手輪到御幸。

「就靠你了,御幸一也!」

澤村心頭一驚,沒想到身旁的伯父突然站起來大喊,接著周遭的人也彼起彼落喊著「來個全壘打啊!」

在貴賓室裡的唯一缺點就是無法聽到球場裡的聲音,澤村全神貫注的看著對方王牌投手抬高腳,在最高點把球快速的投了出去,球進手套內的聲音聽不到;裁判判決的聲音聽不到;觀眾的呼喊聲聽不到,澤村只看到御幸沒有出手。

第一球壞球,第二球御幸打成界外球,第三球跟第四球都是壞球,第五球目送好球,關鍵來到第六球。

--拜託、拜託,不要四壞球保送,來支安打也好。澤村緊握著雙手,不斷的在心中替御幸祈禱。

在貴賓室裡看著打擊區上的背影強壯可靠,御幸瞄準好球種奮力一揮,就算隔著玻璃澤村彷彿聽到打中金屬的聲音清脆又清晰,他張大嘴巴目送小白球筆直的往前方高飛,整間房間頓時鴉雀無聲,大家都屏著氣息的看著那顆球在空中飛啊飛。

接著電視轉播裡的主播大喊著「出去了、出去了!」,整個貴賓室歡呼聲四起。

澤村摀著嘴,心情難以平復的站起來直盯著在壘包間慢跑的人。

那個背影,與許多年前他不經意路過練習場所見到的,相互重疊在一起。

 

「你這傢伙竟然把好處全部吃了。」

在御幸慢跑回來後倉持直接給他一記拳頭。

「不是說我沒有失誤就不會打我嗎?」

「那是兩碼子的事情!總冠軍耶、總冠軍!」

倉持狠狠的把他拉下來揉他的頭髮,就因為御幸這一記全壘打讓他們球隊睽違十年終於拿下賽季總冠軍。

連總教練也一反冷酷的模樣,露出笑靨的對御幸說做的好。

一群人下了球場先到休息室拿自己的東西,換衣服的換衣服喝水的喝水,一會後監督帶著運動器材公司的人來到休息室,為了慶祝他們贏得冠軍,老闆決定要送他們東西。

第一大功臣御幸就毫無疑慮的先去挑選獎品,在等待時坐在門口處的倉持發現有個人在外頭不斷的探頭探腦。

「澤村?」

在門口處的人嚇了好一大跳才怯怯的探出頭來。

明明說好比賽完他可以來這裡找他,但是來了卻發現裡面各忙各的,讓他不知所措。

澤村眨了眨眼,發現叫住他的人是熟識的人就放下心來,對倉持微微一笑。

“學長”

看過澤村比過很多手語,唯有這一個手勢倉持記的最清楚。

「還真的是你……」說到一半,倉持詫異著摀住嘴,像是在思考。「你是來找御幸的?」

嗯?他是怎麼知道的?澤村眨著眨眼。自己有表現出很明白嗎?還是說是御幸跟他講的?

一想到可能是御幸有跟他交代的,澤村就不疑有他的點了點頭。

「進來吧,等一下外面會有記者來。」

倉持伸出手掌好讓澤村寫字。

『是因為贏了冠軍嗎?恭喜了。』

「你在哪看比賽,外面應該很熱吧。」

『御幸有給我VIP票,那裡還有冷氣可以吹。』

「這樣啊。」

「倉持,他是誰啊?」

在一旁做些暖身運動的球員看到澤村就停下動作,其他人也跟著發現他的存在。

「哦,是我高中的後輩。」

「你高中不就也是御幸高中的後輩?」

「是啊。」

澤村向他們點了點頭。

倉持逐一的向他介紹他的隊友們,到最後倉持看了看他澤村才會意過來要換他自我介紹,他才有些慌張的翻找自己背包。原本倉持是要出聲替他解釋,但看到澤村拿著筆記本快速的寫著字就作罷。

球員們一開始還很納悶,但看完澤村轉過來的筆記本上的字後就紛紛恍然大悟。

澤村有些戰戰兢兢,深怕自己不討人喜歡。

「澤村榮純啊,字寫的還真好看。」

「是因為常寫的關係嗎?」

他眨了眨眼,他們並沒有如他想像中的排斥或厭惡,還很正常的跟他對話。

『過獎了,我寫的超潦草的。』

「你這樣叫潦草,欸,伊藤寫幾個字給他看看什麼叫潦草。」

「唉呦,你不知道潦草是一個藝術嗎?」

被叫做伊藤的人拿過澤村手中的筆在筆記本上開始寫著字,一群人就開始比賽看誰的字最醜。

等御幸終於結束跟高層的對話後,就看到澤村在他的隊友群裡被逗笑。

「嘿,草壁換你了。」

他一出聲大家才發現他的存在,澤村向他揮了揮手。

「你們在做什麼?」

「原本是在比誰寫的字比較醜,後來就在玩看誰會的漢字比較多。」

倉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攤了攤手,看來他沒有參與比賽。

「哦,結果是誰比較厲害?」

「當然是澤村啊。」

「沒有人能贏過他。」

“才、才沒有這回事。”

澤村情急之下比出手語,雙頰泛紅著。

看著他的手語大夥人安靜一會,應該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比較好。

「這麼厲害,我來看看是什麼字大家都不知道。」

御幸摸了摸他的頭,把澤村帶來的筆記本拿過來看。

「欸,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讀,真的有這個字嗎?」

“沒有嗎?”

「還有這個,這有人會用嗎?」

御幸用短短的幾句話就讓澤村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不讓他發現其他人的異樣,雖然那些異樣不是貶低他,但澤村一定會誤以為是自己造成的。

其他人也發現御幸看的懂澤村比的意思,一個用說的一個用比的,在他們的周圍有個絕對領域讓人無法參與其中,也剛好監督也紛紛找他們去談話他們也就不以為意,反倒是倉持坐在椅子上滿臉新奇感。

一個嚴己律人的人竟然也有這般的模樣,而以前有距離感的學弟也活潑許多,倉持輕笑一下,也站起來去見監督。

不過御幸倒也是多想了,他的隊友只是對突然的手語嚇了一跳,之後大家都摸摸鼻子打算來著視而不見。

從沒有見過御幸說個不停,平常在隊裡幾乎都是沉默,只有在緊要關頭才會發表意見。所以大家都紛紛找個位置來欣賞這兩人帶來的表演。

「在那邊如何,還不錯吧。」

“超豪華的,有自助吧可以吃還有冷氣可以吹。”澤村緊握著手裡的東西。“對了,都忘記要跟你說。”

「什麼?」

“恭喜你打出全壘打,超帥的。”

「嘿嘿嘿。」御幸抓了抓頭,然後抓起澤村的手,在他的手掌心上寫下又愛上我的嗎?

“亂不正經。”

“這種話要我用說的嗎?”

才剛比完澤村就粗魯的墊起腳尖作勢要摀住御幸的嘴巴。

而御幸輕握住澤村的手腕,用舌頭舔了舔覆在嘴唇上的手掌心,濕潤感讓澤村嚇了一跳想收回手卻被抓著,御幸的眼眸透漏著得逞的愉悅,讓澤村立刻臉紅。

「好了,不鬧你了。」御幸揉了揉他的頭。「你坐一下。」

被御幸壓住肩頭澤村不得不坐在椅子上。

「今天贏的賽季總冠軍,老闆大方地送我們球鞋,我拿了一雙你來試試合不合腳。」

“這樣好嗎?”

「哪裡不好?」御幸開始把球鞋的鞋帶弄鬆。「他送我又沒說我不能送別人,再說,如果是你穿的話又沒有關係。」

御幸邊說邊幫澤村換鞋子。

「下次一起穿去慢跑。」

看著自己腳上的鞋子跟御幸的一模一樣,就像是情侶鞋般讓他心頭泛起更多的情愫。

“我……”

比不下去,澤村無法釐清他現在的感覺是什麼,是喜悅還是想哭,弄不清楚就無法跟御幸說明白。

御幸抓著他的雙手,眼神無比認真。

「讓我有理由跟你一起。」

這時澤村直接用眼淚來表達他的意願。

要不是這時大家都沒有心思留意他們,要不是倉持正在跟監督說話,不然他們的關係再也不是秘密。

不過御幸也沒有打算隱瞞,如果有的話就不會讓澤村過來休息室。

「晚上的慶祝會澤村要不要也過來?」

倉持是最後一個商談的人,一出來就直接邀約澤村。

「對啊,澤村有沒有空?很多人都會帶家人參與。」

『家人?我?』

「嗯?我看你跟御幸那麼熟想說你會不會也是他的家人。」

其中一個球員如此說道,大概知道他們關係的倉持抿唇不語,澤村愣了愣,最後還是御幸結尾。

「既然都來了就參加到最後吧。」

沒有參與過這類酒會的澤村全程像好奇寶寶東看西瞧,一開始御幸還很慎重的吩咐絕對不可以灌他酒,看在御幸異常認真的叮嚀下,全部的人都一愣一愣的點頭答應。

在一邊應付前輩的御幸邊喝酒邊看澤村跟其他人的互動,幾乎都是他在筆記本上寫字回應,就算紙用完了澤村也是用手沾著水在桌子上寫字。

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在別人的手掌上寫字,好像只有御幸是特例般。

他回想一下,澤村好像對店長也是如此。

在御幸倒酒的時候倉持端著飲料也湊了過去,他說了幾句話澤村就點了點頭,就在他伸出來的手掌上寫上字。

「御幸,御幸!」

「欸?」

「你在恍神嗎?酒都溢出來了。」

被一旁的前輩提醒御幸才發現剛才他竟然看走神,都沒有注意到杯子都滿了。

不只有他,沒想到還有個他會讓澤村這樣做,而那個他竟然就是倉持。

在狼狽收拾桌面的途中,御幸不斷的猜臆他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認識對方。

而邊想事情邊喝酒的情況下就是飲酒過量,慶祝會結束後御幸就醉得不省人事。

身為同居人的澤村就肩負起送人回家的責任,而倉持見他頗吃力的在搬動御幸,也趕緊上前幫忙。

「我也來吧。」

有了幫手澤村很感激的向倉持點頭致謝。

終於下了計程車他們一人一邊攙扶著御幸走進一棟大廈裡,來到家門口澤村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鑰匙開門,跟著倉持搖搖晃晃地把人搬進去。

跟著澤村的指引,倉持跟他一起把御幸丟進一間客房裡,其實那裏已經算是御幸的房間了,兩人手忙腳亂地幫御幸脫鞋子脫外衣。

為了答謝,澤村去廚房弄了杯茶給倉持解渴。

倉持在客廳裡看著一切的擺設,接著走向在客房斜對面的浴室,看了看後轉身來到廚房。

「澤村,你跟御幸在交往吧。」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

在用醒酒茶的澤村詫異的轉過頭,但在倉持的眼裡看不見鄙視及不屑。

他張了張嘴,但隨後又閉了起來。

「下定決心了嗎?這段路可不好走。」

倉持像是熟捻的走向流理台把澤村倒好要給他的茶端起來喝。

『我知道,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澤村沾點水在光滑的檯面寫著。『因為他是御幸一也,而我需要他。』

倉持一個仰頭把茶喝完,杯子由澤村接手。

「你有想清楚就好,我不會多說什麼。」

原本倉持是想要摸澤村的頭,但像是想起什麼的又作罷。

「不要太勉強自己。」

在離開這個家之際倉持又這麼對澤村說道,得到對方的應允後才放心的把大門關上,而要往樓梯走時後方出現一道氣息。

「洋一……君?」

倉持錯愕的轉過頭,後方站著抱著花束的花店店長。

「春、市?」

 

送走倉持後澤村像是鬆了一口的攤坐在沙發上,沒想到他們的事情還是被其他人發現了。

突然間澤村感到相當疲累。

在一籌莫展的時候客房裡有了動靜,他趕緊察看,沒想到原以為醉得不省人事御幸竟然醒了過來,而且還走出客房。

醉意還未消退的御幸走起路來搖搖晃晃,澤村趕緊上前抱住他讓他支撐,而御幸也順勢重壓在澤村的身上。

「榮純、榮純、榮純。」

--嗯,我在。

「你好香啊。」

我要帶你回房間睡覺。

要跟一個醉漢寫字表達意思或者是用手語完全是無用武之地,直接行動會比較快。

澤村硬拖著御幸回到客房,卻在中途被御幸強拉硬生生換了個方向。

不是,那裏不是你的房間。

身為棒球選手,御幸的體格跟澤村完全是不同等級,要比力氣還是捕手要來的更大,所以澤村幾乎是被御幸拖進他的房間內。

「榮純。」

兩個人一上一下的跌在地上,有御幸當軟墊所以澤村並沒有摔痛,澤村趕緊爬起身想看御幸有沒有撞到頭,卻一個天旋地轉被御幸反壓在身下。

「是我的。」

難得的甜言蜜語讓澤村愣的被他封緘唇口,隨後的上下其手讓澤村慌了心思,他推拒著、抵抗著卻節節敗下陣來,他無法出聲、無法阻止御幸接下來的舉動。

衣物的拉扯混亂了他的思緒,像是酒後亂性的御幸霸道的壓著他對他為所欲為,要不是他不斷地喊著他的名字,不然澤村真的會以為他把他誤認成女人。

如果對方是御幸的話,澤村會包容他所做的一切,在疼痛之餘他緊緊攀著強壯的背脊落下眼淚。

「一也。」

像是催情劑般的讓整夜旖旎。

其實在兩人跌在地上後御幸早已半清醒,他只是想借喝醉酒進到澤村的房裡,亂性不在計畫內而是意外的變因。

原本御幸只是想讓澤村明白喝醉酒的男人是多麼碰不得,讓他下次去酒會要注意喝醉酒的人,但是澤村的反應卻可愛的讓他欲罷不能,讓他弄假成真。

御幸已經盡可能不要弄痛他,但最後還是讓他感到疼痛。

事後,御幸先去沖個澡再幫澤村清理,被他扯掉的衣物已經不能再穿了,他隨意的幫澤村套件衣服就摟著他躺回床上,看著宛如天使的睡臉御幸滿心的幸福,他摸了摸富有彈性的臉龐,雖然是意外一場但最終還是專屬於他的。

澤村榮純的人以及心終於都是他的了。

天亮後御幸放開他去廚房張羅早餐,傳進房間的香味讓澤村悠悠轉醒,他揉了揉眼睛,看到身上不屬於他的襯衫時昨晚的翻雲覆雨才湧進腦海中。

澤村有些艱難的下了床,顫著腳到了廚房,御幸已經把早餐都準備好了。

「醒了?」

知道澤村是勉強自己站起來,御幸趕緊上前把他抱起來放在椅子上坐。

「抱歉,昨晚我……」

澤村用手擋住他的嘴唇,搖了搖頭。

“下不為例,酒後亂性什麼的。啊,乾脆連酒都不準喝。”

「噗!」御幸終於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好好好。」

「那麼……」他把吐司撥一小口餵澤村吃。「那麼我可以跟你一起睡了吧。」

澤村紅著臉,把盤裡的培根往他的嘴裡塞。




-----------TBC--------------

時間晚了先放上來,BUG等明天再來檢視跟修改。

因為這裡有屏蔽功能,所以肉什麼的就直接跳過,完整版的之後再說吧(喂

其實一開始很想在食用前提多放一個,但是放了會不會讓整篇混亂掉,所以我還在猶豫著。

如果說跟《雨過天晴》有關,會不會對整個故事雨過天晴呢(別鬧了根本不會有人看過那一篇,被作者寫壞的故事)

突然發現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挺多了,還有那一篇要修改。

好了,依照慣例,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9)
热度(100)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