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97 8

【御澤】耳畔邊的愛語-上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未來捏造,其中一方未打棒球

--> 食用前提(及傳送門):《指尖上的愛戀》【】【

 




願天祐汝此生不復痛苦。

 

 

 

《耳畔邊的愛語》-上

 

 

 

01.

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兩個大男孩相擁著,澤村最能表達心意的手被人緊緊抓住,而他止不住的淚水不斷的滴在眼前的衣襟上。

對方不介意他哭,還不斷的輕輕拂著他的頭,安慰著他。

這就是御幸一也,不在意他的缺陷,而且還願意接受他的人。

「吶,我可以認定你是願意的嗎?」

澤村仰起頭張著嘴想說我願意,但卻只能發出無聲的音節,一留意到周圍是公共場所,他趕緊摀住嘴巴把御幸猛然推開。

一開始御幸還不知道澤村的用意是什麼,但是一看到他摀著嘴神情慌張,想裝作沒這一回事的用力擦掉眼淚,但是他越著急眼淚掉的越兇。只要御幸隨意一想就明白原因,他上前把澤村的手抓住拉著他離開原地,把各種眼光視線全部快速的拋到身後。

澤村剛才一定想說什麼,就算發不出聲音也想對他說的話,御幸不用猜也知道的到。

還能說什麼?在那時候澤村還能說什麼。

他只想跟一般人一樣可以說話,他不想跟一般人不一樣只能用寫的表達他當下的感受。

所以捂住自己的嘴巴,所以把他推開。

只要把自己圈在一個小圈子裡就不會有人受傷,在遇到他之前澤村就是這樣封閉自我,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也不差這個時候,只要自己安靜地待著就不會被別人知道自己的不同。

喜歡什麼的到後頭只會給御幸添麻煩。

緊緊抓著他的手太過溫暖、太過奢侈,他承受不住。

一路被御幸拉著手的澤村不斷的用一隻手把臉頰上的淚水聚集在手掌心中,連把眼淚滴在馬路上都害怕。

回到家後,兩人站在玄關處御幸才放開澤村的手,被拉在身後的人已經止住眼淚,正小幅度的吸鼻子。

「澤村,你,害怕其他人的眼光嗎?」

御幸捧起澤村的臉,被淚水洗劫過的眼眶通紅著,濕潤的雙眸這時滿載著他的倒影。

害怕啊,也害怕他們用一樣的眼光看你。

他不想再見到異樣的眼神、厭惡的表情,他不想因為不能說話而有特殊待遇,他想跟大家擁有一樣的東西,他想要跟大家平起平坐。

「那你怕我嗎?」

澤村微微張開嘴,但又趕緊閉起來,眼眸垂了下來不敢再跟御幸對視,甚至頭也低低的。

但御幸卻不讓他這麼做的把他的頭固定住。

「你不告訴我我是不會知道的。」

“御幸你太優秀了,我配不上你。”

澤村顫著手比著手語,眼淚再次滑過御幸的手從下顎滴下來。

這就是花店店長跟他說過的自卑嗎?

御幸終於看到高中起就不斷的鼓勵自己的人最真實的一面,他一直以為澤村是想法正向的人,沒想到在笑臉的背後竟是無數的哭泣及畏懼堆疊而成。

「在這之前,那怕只是一點點,有沒有喜歡我?」

御幸不再捧著他的臉,反倒是敞開手掌心等著澤村的回應。

『喜歡。』

「既然喜歡,為什麼會配不上?」

『我,是男生,不會說話,不優秀,煮飯不好吃,生活習慣很糟……』

澤村每寫一筆劃就用力的呼吸,字裡行間都是御幸清楚不過的事情,也都是澤村自己最在意的地方。

「對我來說,」御幸強制打斷他的寫字,「不管你是男是女,會不會說話、優不優秀,只要你是澤村榮純,我就是愛你。」

他把額頭抵在他的上面,雙手用力地緊握著。

「你還不懂嗎?是你造就了現在的御幸一也,是你讓我看見未來的曙光。我一點都不優秀,只是努力的在過生活,要不是有你在我現在可什麼都不是。」

御幸笑的很狡黠。

「所以,現在你要給我明確的答覆嗎?」

被他圈在一個角落裡澤村哪裡也躲不了也逃不了。

幸福來的太突然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御幸的心靈支柱,更沒有想過自己真的能驕傲的站在他的身邊。

他真的可以嗎?

澤村深呼吸好幾口,慎重的給予承諾。

『我也愛你。』

你的最後一筆還沒寫完御幸就把澤村的手全數納入掌心,一個低頭覆上他的紅唇,把澤村整個人壓在牆邊霸占他的感官,一個變化位置讓他能順利的探進裏頭,勾住對方的舌尖品嘗專屬戀人的滋味。

第一次的接吻讓澤村有些招架不住,他用力的回握住他的手支撐自己,在雙腳漸漸脫力時才被御幸放開,他大力的喘著氣,呼吸遲到的空氣。

「終於,」御幸把澤村抱進懷裡。「我們終於成了戀人,榮純。」

聽到自己被叫名字後澤村整個臉脹紅起來。

「怎麼?叫名字就害羞了?榮純。」

“不要這樣叫我。”

「為什麼不可以?我們是戀人的啊,叫名字是正常的吧。」

來,之後要練習寫我的名字。御幸邊說邊拉著澤村的手寫著「一也」,讓澤村的臉更加紅潤。

「啊,還是說親愛的,或者是寶貝你比較喜歡?」

『一也就可以了!』

御幸像是偷腥的貓,愉悅地在澤村的眼角邊落下一吻。

 

「在一起了?」

成為戀人後御幸更加頻繁的到花店裡幫忙。多了一個免費的勞工店長當然很樂意,再說運動員的好處就是力氣大,搬肥料跟堆土這種超重的東西最適合不過。

「是的。」御幸有些不好意思地抓著頭。「嚇到你了嗎?是同性戀什麼的。」

「不會啊。」店長抱起一大把向日葵插進高腳花桶中。「只要能對榮純好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我都沒問題,如果是你的話又更讓人放心。」

“你們在說什麼啊?”

正在清點數量的澤村揚著笑容的走過來。

“你們在一起的事情啊。”店長把花處理好也向他比著。“恭喜你們囉。”

“謝謝。”到現在澤村還是會不好意思的臉紅。

“都過這麼久了也該習慣吧。”為了不輸人御幸笑著摸了摸澤村的頭。“對了,明天我有比賽你們要一起過來看嗎?”

頓時間整家花店沒有聲音,三個人用手語交談。

在他們兩人關係確定後御幸的職棒生涯也來到最高峰,正捕手的引退讓他遞補上陣,感情的升溫讓他的手感大開屢屢敲出全壘打,開始幫球隊贏得勝利後各大媒體相繼找上門來,在各大版面的曝光率也跟著上升。

不用等他說澤村就在花店裡聽到買花的顧客在討論,走在路上也可以看到他所代言的商品廣告。

雖然御幸沒有很亮眼的外表,但是在棒球場發光發熱的模樣,看在澤村眼裡是魅力十足。

御幸成名後他常來幫忙的花店也人氣大增,許多新面孔的客人都是衝著御幸而來,尤其是過節業績更是好到他們忙不過來。

在包裝花束的澤村偷偷的瞥了瞥不遠處在跟女性顧客介紹花類的運動員,戴著平框眼鏡的御幸因為耳濡目染介紹起來也頗有架式,比起說起話有些障礙的他,客人還是喜歡會跟人聊天的店員。

不過也是托他的福澤村才能免於「談話」,能安靜的處理店裡其他事務。

由於澤村在學生時期就在店裡工作,所以熟客們都很清楚他的情況,雖然不方便是一定會有,但澤村總是用笑臉迎人來彌補一切,不過因為御幸的關係才過來的客人就不明白,甚至覺得他在找他們麻煩。

「我想買束花送人,不知道有什麼可以選擇?」

在櫃檯處理文件的澤村聽到有人如此問他,看到陌生的面孔時先是一愣,接著他緊張的往店長跟御幸看去,發現他們兩人身邊也有好幾組客人,他帶些慌張地抽出一張白紙飛快地寫下好幾道問題。

那名客人不明究理的等澤村寫完,他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再接下澤村遞過來的紙。

「哈?給我看這個做什麼?」紙上滿是花卉的花語,「如果我有時間看就不會問你了。」

他神情不悅的把紙丟到澤村的身上,繼續說道。

「怎麼?這家店的店員是不爽跟客人說話啊?有沒有禮貌啊!」

澤村的臉色開始蒼白,他著急得直搖著頭,不管他怎麼比劃自己是說不出話來,但是對方就是不領情。

不明不白地被誤解,也無可奈何的遭受對方的指責,澤村越慌越急心情越加難受。

櫃台處的騷動讓御幸分心來察看,發現澤村低著頭被一名客人不斷的責備,一手緊握著白紙一手抓著原子筆,身體也在顫抖。

「不好意思。」

他趕緊跟身旁的客人道個歉就往澤村那走去。

「請問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哈啊?」那名客人語氣很差的回應,看到來人是御幸又緩和一些。「你們的服務態度很差,為什麼要用這樣的人當員工?」

不能哭,現在還在工作中不能哭。澤村不斷地提醒自己,直到御幸輕拍他的背。

澤村的臉色慘白、眼眶含淚,在御幸微笑下心情才沒那麼苦澀。御幸還多拍他的背好幾下,像是安撫又像是給他打支強心針。

「榮純,可以幫我包一束以百合、玫瑰為主襯花隨意價錢大約三百元的花嗎?」

澤村立刻明白他的用意,他心煩意亂的點了點頭就拿起一旁的工具去挑客人要的花。

在包裝花束的時候澤村偷偷的瞄向他們,只見御幸不斷的用笑臉賠不是,客人的臉色也從未好轉過。

他還是造成他們的麻煩了。

或許,他根本不適合這份工作。

在包好的花束外頭再仔細的綁上緞帶,完成的作品讓澤村心情平復許多,在一旁等待的女客人也微笑的對著他說:

「真不愧是御幸君介紹的,你包的花束真的很漂亮。」

--欸?

澤村眨了眨眼,忍不住指了指花又指了指她,那名女客人不像剛才的客人不悅的指責,反是溫柔的點了點頭。

「反應好可愛啊,你的事情御幸君都跟我們說了,沒關係,想說什麼可以慢慢來。」

反倒是她把筆跟紙拿給澤村,讓他在上頭寫下有要寫卡片的話。

「唔……這裡的卡片可以選擇嗎?」

“等我一下。”

澤村到另一邊拿出一個型錄讓她挑選。

等他服務好這名女客人,御幸那邊也都處理好了。

「還好嗎?」

御幸摸了摸他的頭,澤村則笑著搖了搖頭。

“沒事。”

「有事,你的表情並不是這樣說。」

“真的沒事。”

澤村比完還摀住御幸的眼睛,讓對方忍不住笑了。

「你摀住我的眼睛我要怎麼看你比的手語啊,笨蛋。」

『才不是笨蛋!!』

在御幸的手臂上寫下後就大力的搥著他,御幸被搥了幾下後故意的咳了幾聲,然後把澤村攬進懷裡。

「謀殺親夫啊,咳咳咳,這樣我就不能來這裡陪你了。」

『虛情假意。』

「謝謝誇獎。」

『沒在誇你!』

在一旁打掃的店長看澤村因為御幸幾句話就重新振作,欣慰的一笑,就把門口的掛牌翻到休息中。

閉店後御幸倒完垃圾後看到在店裡的兩個人互動詭譎。

澤村沒有比手語也沒有寫字,安靜在一旁整理花卉,而在另一邊花盆處澆花的店長則不斷的在說話。

「今天的事情我會再注意,你就不要想太多。大不了就少賺一個人錢。」

「反正御幸君不會計較,想太多你的御幸君又會跑掉囉。」

澤村用力的把花盆用力一蹬,不滿的嘟起嘴。

「哦──所以你們進展到哪裡啊?身為監護人的我可是很在意喔。」

店長是澤村的監護人?御幸從來沒有聽過澤村說過。不過從平常的互動來看他們確實不太像老闆員工更像朋友,而且店長也太過年輕了,這麼年輕可以當監護人嗎?

還是說看起來很年輕的店長其實年紀很大了?

「對了,曉在問我們什麼時候要過去。」

語畢,澤村跟店長兩人一前一後的看向在門口的他。

「倒完垃圾了啊?」澤村有些心虛的別過頭,店長則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謝謝你今天一整天的幫忙。」

「不,其實我也沒幫到什麼。」

「也多虧御幸君我們的生意才會這麼好,是財星呢。」

「店長你的嘴太甜了,與其謝我不如給我獎金更實際。」

看到澤村正把圍裙脫下來,御幸也跟進。

「不然這樣好了。」店長小小墊起腳尖湊在他耳邊小聲說:「你就直接跟榮純拿好,不用客氣。」

--什麼意思?他的話讓御幸的動作一頓,然後微微臉紅。

跟還要做最後收尾的店長道別後,在夜深人靜的街道上御幸牽起澤村的手。

剛開始澤村還有些掙扎,但發現周遭沒有人就偷偷回握住。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寧靜再也不是寂寞的代名詞,裡頭多了甜蜜的成分,如果是往常的澤村會逼迫自己習慣,但是現在有了御幸只要看著他就擁有滿足感。

現在已經夠奢侈了,所以他要求不多。

一起下班、一起回家、一起煮飯、一起吃飯、一起洗碗、一起做家事,什麼事情可以一起,什麼事情都有對方相伴相隨,這樣的日子已經幸福過頭了。

他已無所求,只求能這樣走過一輩子。

「不一起洗嗎?」

御幸用手撐在浴室的門板上,盯著澤村緊抱在懷裡的換洗衣物。澤村搖了搖頭,輕推了推他想把門關上,不過對方不為所動。

「你先洗那我要做什麼?一起洗多省時間啊。」

『你可以去看電視。』

「一起洗完再一起看電視啊,而且我也可以幫你擦背。」

反是御幸推著澤村進去,眼見他也要進到浴室澤村這時候更大力的反推他。

「榮純。」御幸突然的正色讓澤村一愣。「我們一起住多久了,也交往多久了,難道身為戀人的我只能自己一個人洗澡,一個人看電視嗎?」

還在想怎麼反駁的澤村被御幸一把抱起,然後在他掙扎下把門關上。

「哎啊,我們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羞的,你有的我也有啊。」

御幸體貼的把澤村手中的衣物放在架上,澤村仰著頭看架上早已多了一套衣物,頗有預謀的味道讓他放棄掙扎

脫好衣服的御幸斜靠在牆邊等著澤村褪下衣物,背對御幸的澤村露出光滑的背脊,勻稱的身材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不准對我做……』

用水寫到一半澤村卻寫不下去,御幸把洗髮精覆在他的頭髮上,邪邪的一笑。

「欸,我都不知道榮純你這麼期待啊。」

澤村忿忿的打他一下。

「你沒有答應我就不會做,這點承諾我還是可以給的。」

不只幫他洗頭還把頭髮吹乾,完整的服務讓澤村舒服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怎樣?御幸一也的特殊服務滿意嗎?」

“滿意!”

澤村把御幸手中的吹風機搶了過來,也學著他撥弄他的頭髮。

低著頭的御幸把頭靠在澤村的胸前,在他吹乾髮尾的時候把他整個人抱住。澤村有些不舒服的拍了拍,御幸移了移位置讓兩人面對面相擁,他把下巴抵在澤村的肩膀上。

有點像是在撒嬌的御幸讓澤村露出笑容,惡作劇的假裝吹風機在他耳邊吹氣。

「你在做什麼啊,澤村榮純?」

很快就被御幸察覺,他笑著被御幸推倒在沙發上。御幸原本是彎下身反吹他的耳朵,不料澤村拿起還沒關上開關的吹風機往他的臉上吹,御幸把吹風機搶過來也不甘示弱的吹向他,然後對方就想起身把吹風機再搶回來,不過因為位置差異導致澤村一直被御幸壓在身下。

兩個大男人在三人座的沙發上用一台吹風機玩的不亦樂乎。

他們玩到忘記時間,等到澤村開始打起哈欠御幸才把他拉起來。

「想睡了嗎?」

『明天要去球隊嗎?』

「嗯,例行訓練,結束後就去找你。」

『不要來找我啦,先回家休息就好了。』

「嗯?」

御幸把手抵在澤村臥房的門口處,不讓他把門關上。澤村有些緊張直接比手語。

“你如果直接回家的話就可以先煮飯,我回來就可以直接開動,我們就不會一起餓肚子。”

見御幸無為所動,甚至對他的論調不以為意,澤村又更加緊張。

“練一整天的球一定很累,你可以先回來泡著熱水澡。”

「榮純。」御幸一隻手靠在門框一隻手橫擋在門口。「為什麼我不能去找你?因為店長嗎?」

“沒有啊,跟店長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我明天結束就去找你。」

“都說不用這麼麻煩了。”

「我一點都不覺得是麻煩啊。」

“但我覺得是麻煩啊。”

「所以是不想給我麻煩?」御幸抬起手往澤村的額頭一彈。「都是戀人了還說什麼麻不麻煩,對我來說你的事一點都不麻煩。我倒是希望你能多給我麻煩。」

好奇怪的論調。澤村被御幸的一番宣言弄得有些暈,再加上他想睡所以更迷迷糊糊。

「還是說……你跟店長有什麼事情不可讓我知道?」

“沒有、絕對沒有!”

澤村有些激動的把御幸往門外推。今天的御幸好奇怪一直堵在他的門口,不讓他輕易關上門。

「一定有什麼,不然你幹嗎這麼激動?」

澤村咬了咬唇,沒有動作也沒有回應,他的反常讓御幸更加起疑。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秘密。』

澤村在自己的手掌心沉重的寫下讓御幸一愣的話。

『抱歉,一也,不是故意不跟你說。』

『好吧,看你老實的份上我就不問了。』

御幸在澤村的手掌心上也效仿他寫上他的回答。這時候澤村才露出欣慰的笑靨。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趕快睡覺吧。」

說著御幸就推著澤村進去房間內,一開始澤村還不疑有他,但御幸正要踏進門口時被他阻止。

“你也趕快去睡。”

「欸?我不能進去嗎?」

澤村搖了搖頭。

「拜託榮純,你捨得讓我自己一個人睡嗎?」

澤村點了點頭。

「可是我捨不得你自己一個人睡啊,我擔心啊。」

“你先顧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你好狠啊。」

御幸雖然口中這麼說但也沒有強行闖入,直到澤村又再一次對他比「不是要早起趕快去睡」的手語後,御幸才鬆開擋在門口的手。

他摸了摸澤村快闔起來眼瞼,迅速的低下頭偷了一個吻,動作快又精準,殺的澤村措手不及。

澤村睜著眼睛還來不及反應時,御幸笑的說聲晚安並貼心的把門關上,讓他瞪著門板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這是傳說中的晚安吻嗎?澤村臉頰緋紅的摀住嘴唇,把頭抵在門板上。

少女漫畫裡的劇情竟然有朝一日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澤村難以置信的急促呼吸著。

並不是我不願意讓你進來,只是我還沒做好保護你的準備。

他抿了抿唇,想從嘴唇上再次感受御幸的溫度。

把門關好後,御幸把頭抵在門板上,神情不再是剛才的從容,艷紅立刻從脖子蔓延上來。

--剛才的我太帥了啊!御幸抓了抓頭。

剛才應該要把人抱起來直接帶進去,幹嗎還耍帥裝紳士?不過他會不會覺得我很飢渴?很煩人啊?御幸一邊懊悔一邊害羞。

不對,就是因為喜歡你、愛你才會一直想要觸碰你膩在一起啊。

他輕輕的撫著嘴唇上,那上頭的柔軟及溫度似乎還殘存著。

隔著門板的兩個人不約而同想著同一件事情。

--還是再給點時間吧。






----------TBC------------

看看之前發的時間竟然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口=後續竟然被我拖了快一年!!!為了能夠銜接劇情真的回去看了又看《指尖上的愛戀》我都要忘記當初構想好的後續(土下座)

一開始就立刻讓我邊紅著眼眶邊寫,不能說話的榮純好難寫,御幸也被我寫的好不像他,總之是個OOC很嚴重的故事(哭)

然後現在正在認真的檢討自己當初為什麼要寫這樣的故事。

希望......大家真的能夠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97)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