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 56.過去X現在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OK就請往下拉吧~~




56.過去X現在




對於降谷而言,藤原英子並非第一個交往的人。

 

他的初戀是發生在國小去長野找澤村玩的時候,那時在澤村身邊突然出現一個身穿米色連身洋裝的女孩。蓋過眼睛的長瀏海遮住她大半臉蛋,但卻不失氣質。或許是在不熟悉的人前顯得安靜,剛見面時總是只聽著他們聊天,偶爾會附和的點了點頭。

『曉!這位是我昨天剛認識的春哦。­­』

『……』看著還未說話就先臉紅的櫻髮女孩,降谷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洋裝很可愛。』

『對吧,我也是這樣覺得的,春超級適合這一件,』澤村拍著春的肩膀一下。『所以妳就收下吧。』

『妳的?』

『對啊。』

澤村開心的手插著腰。

『不、不好吧。』

春有些彆扭的抓著裙擺,但是隨著風飄揚的髮絲跟裙擺也讓降谷的心飄盪著。

『春好像是這幾天會住在我家旁邊,所以這期間我們一起玩吧。』

澤村一邊說著歐耶一邊往前衝去找玩具來玩,然後把他們兩人丟在庭院裡。

『我也可以跟榮純醬一樣叫你曉嗎?』

『……嗯。』

『曉你好高喔,是哥哥嗎?』

『不是。』降谷突然正色,讓春愣了一下。『只是多喝幾杯牛奶。』

『牛奶?』

『很好喝喔。』

『曉也是長野人嗎?』

『不是,我從北海道來。』

『北海道!』

就算看不到春的眼眸,但從她的一舉一動,可以知道她很興奮也很好奇,在等澤村過來的時間裡都是春抓著降谷詢問著北海道的事情。

所謂的怦然心動,只要一瞬間。

等他們混熟了後會在澤村和他鬥嘴下咯咯笑著,在打到他投出的球後會滿臉通紅。

同年齡的三人不分晝夜的玩再一起,有時候會一起在澤村家過夜,有時候會去對方家裡吃飯。

這一天澤村扛著球棒,在身邊的降谷則抱著兩個手套,兩人跑到春暫時居住的家,她在大門口喊著:春,一起去打棒球吧,還有曉喔。

『有我就不用強調了。』

春在陽台上看降谷著急的要澤村聲音放小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他們到河堤旁玩起三人棒球,春的打擊很好降谷投出來的球幾乎都會被她打擊出去,而澤村的更不用說,完全是輕而易舉。

玩累了他們就頭挨著頭倒在草地上,一旁的大樹給了他們清涼的樹蔭,隨著徐徐的涼風不一會他們就睡著了。

『哈啾!』

降谷打聲噴嚏就清醒過來,而被他的聲音吵醒的春也揉著眼睛坐了起來。

『我們睡著了?』

『……眼睛。』

因為揉眼睛所以把瀏海稍微撥開,還不懂降谷的意思的春在他伸出手把她的瀏海撥開後才明白。

『春的眼睛,很美。』

降谷的微微一笑,春的睜大雙眼,兩人之間突然沒了聲音,就這麼對望著,彷彿就是一輩子。

『唔……睡著了。』

打斷他們對視的是澤村,在她悠悠轉醒下兩人立刻別開視線,有的抓著頭有的撥弄衣服。

『要回家了嗎?』

『好啊。』

『明天見。』

在家門口像是稀鬆平常的對話,沒有人知道那時卻使他們的再次見面遙遙無期。

隔日澤村拉著降谷來找春玩時,裏頭的住客早已人去樓空。兩人站在空蕩蕩的屋內許久,沒有人知道他們來自何處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這時候降谷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失落,醞釀在心裡的話最終還是沒能傳達而出。

那叫做暗戀。澤村不以為意的坐在暖桌裡剝著橘子吃。

比起澤村毫不在意,降谷可是獨自一人糾結著沒開始就結束的戀情。

『也沒有照片……』

『你不是不喜歡拍照?』

啪!說沒幾句就被澤村反擊,降谷不悅的大力拍桌。

『幹嘛,我又沒有說錯話,天底下又不是只有春一個人,說不定很快的你又會找到比春更好的女生。』

澤村剝下一瓣橘子遞給降谷,她說的確實是實話,降谷接下橘子後沒有再說話。

在下一次到長野,以及下一次、下下次降谷在也沒有見過春。

要不是澤村偶爾會提起,不然降谷會錯以為沒有這個人存在。

回到北海道後,降谷交了第一個女朋友,還被澤村笑說你根本沒有走出來。

那時候降谷有些惱羞成怒的反駁妳不會懂得,澤村邊擦眼淚邊說反正不管我說什麼你也會繼續交往啊。

當降谷拿著情書走上天台時,看著背對著陽光的藤原英子,她的那雙眼眸有那麼剎那的跟她重疊。

「為什麼喜歡我?」

「因為喜歡上了。」

英子笑著很靦腆。

喜歡上了。他何嘗不是喜歡上了?只是再也沒機會了。

「在澤村同學旁邊的你是最帥的,所以就喜歡上了。」

在一起?降谷緊握著情書,他的喜歡總是會覆蓋上一個身影,會讓他有了錯覺進而有了嘗試。

──說不定很快的你又會找到比春更好的女生。那時候澤村的話被他記到現在。

再試一次看看?降谷用力深呼吸一口。「好。」

 

在校門外春市遇到獨自一人的澤村。

「榮純醬?妳怎麼是自己一個人?」

有過前車之鑑,他緊張的左右張望。

「小春!」澤村拉了拉背帶。「我其實是在等人。」

她有些疲累的指了指一家店門口,順著她的手勢一看裡面是降谷跟他的女朋友。

「一起逛街?」

「可以這麼說吧。」

「感覺不太像。」

澤村重重嘆口氣。

「應該說原本是我跟藤原一起逛街,但是她實在太可怕了,我都以為自己就已經很會逛,沒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要不是最後降谷有來,不然我應付不來。」

春市看著降谷的雙手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戰利品,該說真不愧有被澤村訓練過完全沒有不適應。

店裡的兩人終於買完東西後看到他表情各異。

「小春?」

「那個春市?」

「請叫我小湊,麻煩了。」

春市並不想被毫不認識的人親密的叫名字,應該說連好感都不曾有過的人。

為什麼對藤原英子沒好感,春市說不上完整的原因。澤村察覺到春市的異樣,卻無從問起,只能趕緊找個話題。

「藤原同學妳還有想要買的東西嗎?時間寶貴喔。」

「對喔,等一下你們還要去練習。」

藤原趕緊拉著澤村往下一家店前進。

「要來嗎?」

瀏海遮在眼睛處讓降谷看不清楚春市現在的神情,但從剛才的幾句話裡感覺的出他的不開心。

「給我一些吧。」

春市很自然地把降谷另一隻手裡的提袋接過來,緊跟在澤村她們身後。

兩個女生總是可以有很多話題可以聊,雖然有一半是澤村勉強搭話,而且從一旁來看她的體力快要透支了。

降谷趕緊找個理由把澤村帶離藤原身邊,並且拜託春市暫時陪她。

「喂……」

春市非常不情願,但看降谷似乎是有什麼事情要問澤村才故意支開她,他用力深呼吸一口才答應下來。

「那個……小湊同學,我想請喝飲料可以一起到那邊的飲料店嗎?」

壓在藤原鼻樑上的眼鏡有些笨重,但在鏡片後的眼睛卻相當美麗。春市點了點頭跟她在飲料店點餐。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點完飲料後他們在一旁等候。

「什麼問題?」

「妳……喜歡降谷哪一點?」

說實在春市到現在還是很不明白降谷跟她交往的用意,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降谷是因為御幸學長才會來到東京念書,理當是全心全意放在訓練上,怎麼會讓自己分心在別的事情上。

「你跟澤村同學問的問題一樣呢。」藤原理了理肩上的頭髮。「我很喜歡曉在澤村同學旁邊的表情,很奇怪吧,曉也覺得很奇怪,但也願意接受我。」

不奇怪。春市在心中說著不奇怪,因為他也是喜歡著,喜歡他們兩人在一起的神情。

「如果那個表情是對著我的話那就更美好了,我是這麼想也是很努力地往這個目標前進,所以就告白了。」

因為擁有正向的想法,所以才值得被人捧在手心裡疼著喜歡著。春市心中的結被人打開一個,也纏上一個。

因為春市的手裡都是藤原的戰利品,所以做好的飲料就由藤原自己拿著。在他們走出飲料店降谷跟澤村也適時的回來了。

「曉、澤村同學,你們來的剛好,我買了飲料給大家喝吧,算是謝禮。」

連中途出現的春市也有一杯,他們坐在人行道上的木椅上稍作休息。

「妳也太有心了,這樣我會過意不去。」

「不用過意不去啦,明明你們等一下還要去練習,我還硬要拉妳出來逛街。」

澤村吸了幾口冰飲後就收到降谷的利眼,她趕緊把飲料放到一旁。

「怎麼了?口味妳不喜歡嗎?」

「沒有啦,只是喝太多休息一下。」

澤村笑笑地說,但最後大家都喝完了她的那杯還剩一半。

為了不耽誤回學校的時間,澤村就拿在手上走在藤原的身邊跟她閒聊。

插不上女生話題的男生二人組則雙手提著紙袋慵懶地走在後頭,不管他們四人的距離拉了多遠。

「降谷君,我有件事很好奇想問你。」

「嗯。」

「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呢?」

「……」可能是說不上來的感覺,所以降谷沉默好一會。「整個頭腦都想著她……吧。」

「那藤原是有什麼優缺點可以讓你一直想著她?」

「唔……」發出無意義的音節後降谷就一直盯著春市看。「眼睛?」

「眼睛?」

「如果小春是女生就好了,明明眼睛那麼漂亮。」

降古邊說還邊把春市的瀏海撥開,見到裏頭的眼眸後跟春市一起傻住。

沒有想過有人會自顧自掀開他的瀏海所以春市被降谷的動作嚇到,而對方則是看傻了他的眼睛。

「眼睛什麼的太奇怪了。」

春市趕緊把降谷的手撥掉,快步地往前走。

而降谷僵在原地,被走在前頭的澤村發現,大喊「降谷曉」才回過神來。

 

*

 

明治神宮大賽後就是棒球部的休戰期,不只有青道其他學校也都會利用這段時間來鍛鍊選手的體格。但訓練歸訓練他們還是會有休息日,在一週裡僅此一天的休息日大家的用途都不盡相同,只是很多天都沒有跟自己的女朋友聯繫的降谷,在澤村說自己要外出見奈奈跟夏美時才急忙的約藤原出來。

難得一見的主動讓藤原開心地立刻答應,不管降谷說在哪裡見面都直接說好。

只是東京的觀光勝地就只有那些,所以他們就在某一站公車站牌處就看到對巷馬路上出現他們都熟悉的人。

「那是……」

澤村走在兩個女生的中間有說有笑,而跟在他們身後是御幸一也。意外的組合讓降谷微微皺眉,但隨後又放鬆。

「好意外,你們的隊長在女生團體裡毫無違和感,感覺很習慣。」

「嗯。」

走到一半澤村像是想起什麼往後拉住御幸的手讓他跟她們走在一起。御幸的神情也不如練習時的緊繃,眼角也下垂的露出淡笑。

突然在澤村一旁的長髮女孩整個人直撲在澤村身上,讓她踉蹌的往後退了退,最後在御幸的攙扶下才穩住身子。另一個女孩更是大膽地捧住澤村的臉頰,直接往她的臉落下一吻。

降谷知道那是澤村跟她的籃球球友們平常不過的互動,但才跟降谷在一起不到半年的藤原卻面無表情的看著一切。

「公車要來了。」

最後他們四人的身影被公車的車身擋住,藤原才露出笑顏。

「怎麼辦,曉,我的公車卡好像沒錢了。」

降谷摸了摸她的頭,從口袋裡拿出零錢先幫她買票。





-------------TBC--------------

突然發現我把兩個原創角的姓氏弄成一樣的了=口=不過好像沒有影響就算了,改天有重修再說吧XDDD

然後我把降谷寫成眼控了,我對不起你降谷(下跪)

憑眼睛的美感找另一半其實也很萌的

總之,是章沒有御澤的一篇(笑)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2)
热度(53)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