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70 18

【御澤】細數流年 55.初戀X情人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OK就請往下拉吧~~




55.初戀X情人


回到學校後,御幸跟澤村在女籃成員都下車後再走出來。彼此道別後,她們一起結伴回家,而澤村跟著御幸走進學校大門。

「妳還好嗎?」

一路上想問她的話有很多,但都逐一被御幸吞進肚裡,總結想問的話,還不都只是擔心。

「我以為你會問……」澤村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還被你看到。」

御幸不語置評,等著她的下文。

「我沒事了喔。」

澤村對他露出大大的笑顏,向前邁出一大步讓御幸走在她後頭。

「不是有句話說初戀總是最傷的、最讓人刻骨銘心。我以為我的初戀就這樣還沒開始就結束了,說實在真的很難過。」

「澤村……」

「但是看到你跟學姊,我突然明白了,他根本不是我的初戀。」澤村轉過身面向御幸。「他是憧憬,我的憧憬。」

「國小的時候阿鳴被和谷帶走,甚至離開了長野,那時候我很羨慕他可以走的這麼乾脆,也很羨慕他可以遇到能帶他走的人,所以當我遇到他的時候就像是遇到救世主。」

「他是……長谷川?」

「嗯,我之後就跟他學打籃球把在少棒的不愉快都拋在腦後,國小畢業後就進到他指導的國中籃球部,跟著他一起稱霸全國。」

澤村邊說邊露出幸福的笑容,臉頰還有些紅紅的。

「他真的很厲害,無論是戰術還是籃球技術,我真的學到很多。」

「都能當上國家代表隊的教練,能力應該不差。」

御幸想起那時候澤村對長谷川所說的話。

「妳說他結婚了,是跟你國中的籃球部學姊這又是?」

「就那樣啊。」御幸走到她身邊,只見澤村一臉坦然。「當我看到學姊向他告白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感覺,很遲鈍吧。」

那時候躲在轉角的澤村聽到自己最尊敬的學姊跟教練告白後,長谷川所說的那句「好」,到如今澤村還猶如在耳。

選手們的狀況長谷川都瞭若指掌,澤村一個狀態不好就能輕而易舉的點出來,他唯一的敗筆就是沒有看出她的心臟負荷不了。

看著如此強大的背影,澤村總是目不轉睛,儘管她只能在球場外看著,但足夠了。

心靈的慰藉其實對澤村來說,不用真的擁有也足夠了。

「就像是大水中的浮木,讓那時候我只能緊緊抓著。」澤村緊握住手腕。「不過現在跟那時候不同了,我走出來了,也擁有大家了。」

御幸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

「妳能這樣想就好了。」

「嘿嘿嘿嘿。」

露出笑容的澤村才是御幸最熟悉的。

「現在想到自己的初戀情人不是他後,心情好多了呢。」

「為什麼?」

「這樣的初戀也太糟糕了吧,那一定會是個敗筆,我的初戀怎麼可以會栽到那個人手裡呢。」

這麼快就能夠振作起來,這才是御幸認識的澤村榮純。御幸欣慰的笑了。

「開始稱他那個人了,他不是妳的憧憬嗎?」

「他是那時候,又不是這時候。」

「所以這時候是……?」

御幸用有些八卦的表情傾向她,不過被澤村一手推開。

「看你都在看笑話,難道你沒有初戀嗎?」

「欸?」

「你一副志得滿滿,想必是很棒的初戀,說來聽聽你的初戀啊。」

「哈?」

「難道御幸一也沒有初戀?」

澤村有些開心的戳了戳他。

「不要叫我全名!」

「好啦好啦,御幸學長。」

「這時候才叫我學長。」

「拜託嘛,御幸學長───」

尾音還拖的老長,外加故意的娃娃音,澤村十指相握的看著他,只差眼睛閃閃發光。

不過被她炯炯有神的雙眼盯著,裏頭全是自己的倒影,鬼魅的吸住他視線。

等了好久,御幸才吶吶的說:「棒球算不算?」

「切,到頭來什麼都沒有嘛。」

「喂喂喂,我的是茶餘飯後的料點嗎?給我道歉。」

御幸一手抓住澤村的頭,讓她痛的直哇哇叫。

「妳不是也沒有初戀,還好意思說我啊!」

「好嘛好嘛,對不起啦御幸。」

御幸一放手澤村立刻跟他拉出一個距離。

「那你會……偶爾……想你的初戀會是怎樣的嗎?」

「這麼少女漫畫的事我怎麼可能會做。」

「我還以為伊佐敷學長借你的漫畫會給你啟發呢。」

「妳怎麼知道他借我……?」

澤村驕傲的抬起頭,彷彿在說「這種事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讓御幸好氣又好笑。

「要不……妳來當我的初戀?」

--靠,我說出口了!御幸忍不在在內心爆粗話,但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所以他緊張得不得了。

就如九局下半無人出局二三壘有人,只差一分就被逆轉的危機,一個判斷錯誤就可能會遺憾終生。

只見澤村先是一愣,接著認真的思考。

「嗯,如果對象是御幸的話……好像也是可以……」

澤村邊想邊走回青心寮,沒有注意到身旁的隊長大人已經愣在原地。

而自己說出口的話當然也不知道其威力的強大,而被攻擊的人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才好。

等澤村走遠後,御幸才後知後覺他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可惡,那時候應該要回她擇日不如撞日……」

話講到一半,御幸就滿臉通紅摀住臉。

 

 

在女籃第四輪比賽告捷後,澤村跟八王子的川上夏美共同約洛山高中的藤原奈奈在休息日一起出遊。

因為冬季盃的緣故奈奈暫時住在東京,為了實現當初打決定賽時的約定,所以她們就挑沒有比賽的休息日帶奈奈逛東京。

先到集合地點的夏美邊看手錶邊不耐煩。

「妳說,那傢伙真的知道我們的集合時間嗎?」

「是我們比集合時間還要早來吧。」

坐在一旁長椅上打開三明治外袋的奈奈事不關己的吃起來。

「妳也太淡定了!做人就是要準時啊!」

「反正我也還沒吃完早餐,再等一會也沒差啊。」

奈奈邊吃邊說,心想這間早餐店的三明治真好吃啊,幸好有多買。

「話說,妳昨天也贏的太帥氣了吧,最後一節還換了檔。」

「嗯嗯嗯,好吃。」奈奈一臉幸福地咬了咬。「我不加把勁就贏不了榮純。」

因為分組的關係她們三人在準決賽的時候才會碰面,其中澤村她們會先對上奈奈的洛山高中。

澤村的狀態好壞無法在先前的比賽窺知一二,如果用跟夏美比賽的那一場來做假想的話,她若不再進步輸的機率將大於一半。

「也是,雖然她總說自己有一年多沒打關節都僵硬了,但是真正上場哪有生疏的感覺啊!」

說到後頭夏美還是忍不住大吼,算是習慣的奈奈早就摀住耳朵了。

「所以妳就鬆懈了,然後就輸給她了。」

「等一下,誰說我輸給她了!那也只不過是球隊輸了,我可還沒跟她算帳呢。」

「若要說算帳,她可還欠了很多人呢。」奈奈翹起腳來。「但也無法還清吧,依她現在的情況。」

「哼。」

夏美忍不住偷看了奈奈一眼,總是在明星賽分到同一組的她應該是最想一決高下的人,但是,澤村倒下的畫面太過刺眼,才讓她發現其實輸贏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能一起打球。

強勁的對手、一生的敵人,在一瞬間化為烏有,讓她們前進的目標頓時消失。

現在卻用另一個形式擋在她們面前,等著她們跨過去。

「有時候我會想,這會不會是最後了。」

奈奈笑了笑的拍了拍夏美的頭。

「妳就好,可以坐享漁翁之利,等我們廝殺完底牌也全掀開了。」

「哼,是我們隊長的手氣好,這樣冠軍就可以勢在必得。」

夏美伸了伸懶腰,又再一次看了手錶上的時間。

「好了,榮純她遲到了。」

「夏美──小奈奈──」

夏美的話才剛說完,澤村的聲音就從遠方傳來。

「澤、村、榮、純!妳知道現在是幾……點……」

夏美氣的站起來劈頭就罵,但看著澤村由遠跑近後,她那高亢的聲音由高轉低,甚至自動靜音。

「哦?」

奈奈把手中的垃圾丟進垃圾桶裡後走到夏美的身邊。

據她的印象在澤村身邊的那個人似乎好像是青道的人。

澤村一邊跑過來一邊揮著手,身後來拉著一個人過來,而那個人雖一臉不情願但也沒有認真反抗,任澤村拉著他跑。

「好久不見了,奈奈、夏美。」

「有很久嗎?昨天在換場的時候不是見過。」

「對吼。」

奈奈饒有趣味的來回檢視他們兩人。

「他是誰啊?不介紹一下嗎?」

「他啊……」

正當澤村要解釋的時候,夏美一把把澤村拉了過來,讓她不得不放開拉住他的手。

「我說啊,為什麼多帶人來不早說呢?」

「他是我棒球部的隊長,御幸一也,我想說要逛東京的話找個當地人比較方便。」

「我也是當地人啊!」

夏美完全不理解的大吼,澤村趕緊摀住耳朵。以前都是她在大吼現在換別人好不習慣。

「欸?是……這樣的嗎?」

妳這傢伙竟然忘記我是東京人!夏美難以置信的抓著澤村的肩膀大力的搖著。

「妳有說過嗎?」

「我當初是東京代表隊啊!」

是喔。澤村傻笑的回應換來更大力的搖晃。

「呵呵。」奈奈皮笑肉不笑看的御幸。「隊長大人,謝謝你平時對榮純的照顧啊。」

比起夏美的癥結點,奈奈更好奇的是他被拉過來的真正理由。

「是男朋友嗎?」

猛然間夏美停下動作,澤村跟御幸異口同聲的說:「不是。」

「都說是我棒球部的隊長了。」

正當御幸要開口解釋時聽到澤村這麼說,他微笑地閉上嘴巴點了點頭,然後把澤村往後拉。

「就說妳們自己去玩就可以了,拉我來做什麼?」

「不是說我對東京不熟嘛。」

「但是妳們其中有一個就是東京人啊。」

「……嗯。」

看著他們竊竊私語好一會,奈奈越看越想笑。

「既然都來了,就一起去玩吧,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啊。御幸在內心吶喊。澤村這兩位朋友看起來很精明,感覺會很難應付啊。他最不擅長跟女生交際啊!

夏美狐疑的看著御幸,把臉湊近看了看,嚇的讓御幸後退一步。

「長的還不錯,就勉強及格。」

「是啊。」

「什麼什麼?妳們再說什麼啊?」

還在狀況外的澤村一頭霧水,反倒是奈奈先挽住她的手。

「那麼就請兩位東京人帶路囉。」

快走吧。奈奈催促的他們,在澤村楚楚可憐的注目下,御幸嘆口氣只好認命了。

「你們要先去哪裡?」

「箱根?」

「東京鐵塔!」

「先去淺草寺吧,這裡離那最近了。」

--果然還是東京人最了解。御幸感覺一個休假日讓他越過越累。

「我想要最後的時候能去逛街,有好多東西我想買呢。」

在往淺草寺的路途上讓奈奈把她列出來的清單拿出來。澤村好奇的檢視裡面的內容,臉色越來越難看。

「化妝品……」

「榮純也要跟我一起喔。」

澤村趕緊掙脫奈奈的手,跑到御幸身邊去。

「化妝我不要,好可怕啊。」

「可怕?」

她對他點了點頭,奈奈繼續遊說。

「才不會呢,是因為妳皮膚太好了,櫃姐才想多推薦妳更多的東西。」

「還是很可怕。」

應該說是御幸家的女僕讓她留下負面印象,現在拿起化妝品澤村還是會想到那時候發生的事情。

「不會吧,妳化妝後挺好看的。」

「有嗎?」澤村還是搖頭。「印象太深刻了,太可怕了。」

「……啊。」

這樣說御幸就能聯想澤村排斥的理由了,而不明就裡的另外兩人只能對視一眼,不知道該不該轉移話題。

「自己畫應該就不可怕吧,試試看吧。」

「唔……」

「化了妝就會更有女孩子的模樣。」

「所以說我現在沒有女孩子的樣嗎!」

澤村突然大聲起來,雙手還插著腰。意外的發展讓奈奈阻止夏美說話。

「在公共場所不要大聲說話,矜持、矜持!」

「哼!」

「我說的是更有,又不是沒有。」

「你剛才說沒有了。」

澤村氣呼呼的指著他的鼻子質問,她那模樣讓御幸忍不住笑了。

「……還真不虧是笨蛋啊。」

「不要說我笨!我哪裡笨了!」

「噓,小聲一點啦,這裡不是球場。」

又再次叫她小聲,這次澤村怒瞪著他。

「好啦,乖,回去我再接妳幾球怎樣?賠禮喔。」

「才幾球完全不划算,要接球十分鐘!」

--現在是唱哪齣戲?夏美完全看不懂,反倒是奈奈全程帶著笑意。

完全是一個飼主帶寵物出門的概念,還順便向她們炫耀他們的感情好。澤村就不用說了確實是一個笨蛋,這點奈奈非常贊同,反倒順著她做出來的傻事的御幸就讓她不得不去猜想他的用意。

是喜歡吧?

在游走各個景點中夏美也漸漸跟御幸能說上幾句話,御幸也沒有剛開始的緊繃,也會適時地跟她們聊天。

奈奈談過幾次感情,如果他們的相處模式還是朋友的話,也太浪費了。

「合影!我們來拍照吧!」

「好主意。」

夏美拉著奈奈到一個定點,澤村則自然地把相機交給御幸。

「榮純,相機。」

拍了幾個景點後,在東京鐵塔下,奈奈突然跟澤村要相機。

「怎麼了?」

「拍照。」

 夏美屁股一頂把正看簡介的御幸推了過去,在他撞上澤村的瞬間奈奈按下快門。

「要再一張嗎?在東京鐵塔下喔。」

知道自己被捉弄後想要發難時,澤村墊起腳尖攀在御幸的肩頭處往上伸出手。

「御幸學長也像榮純一樣伸出手啊。」拿著相機的奈奈對他們喊道:「對對對,手可以跟榮純的貼再一起嗎?」

「我要拍了喔。」

拍完後御幸才明白剛才自己是做什麼事情,而當事人之一早已跑過去去看拍出來的效果。

「御幸御幸你快看。」澤村拿著相機跑過去給他看。「果然自拍是拍不出這樣的感覺呢。」

在御幸想摀住澤村的嘴巴時,就聽到夏美跟奈奈異口同聲的「哦──」的聲音。

「你們很常自拍啊。」

「對啊。」

「澤村!」

「怎麼了?」

對於御幸有些氣急敗壞的感覺澤村不太明白原因。

「對了,御幸學長,可以麻煩您幫我們買飲料嗎?」

奈奈指著一旁的便利商店,但時機點太過敏感,御幸挑著眉。

「我要果汁。」夏美毫不客氣的率先點餐。

「我請客,學長。烏龍茶,謝謝。」

奈奈從錢包拿出紙鈔遞給御幸,看了她錢包後御幸把她的錢推了回去。

「我請就可以了。」

「那我……」

「熱可可吧。」

澤村還沒點餐就被御幸決定好了。

「可是我想喝……」

「妳只能喝熱的。」

「可是……」

御幸微笑的表情讓澤村立刻閉嘴。

「請客的人最大。」

說完他就進到便利商店買飲料,澤村不滿的嘟噥著:「為什麼夏美她們就可以點餐?」

「因為妳是特別的啊。」

御幸一走遠奈奈跟夏美一臉曖昧的攬住澤村的肩膀。

「哈?」

「妳這傢伙還真傻人有傻福,竟然被妳釣到這麼優的人。」

「誰?」

「妳家棒球部的隊長大人啊。」

「哈?」

在夏美跟奈奈一來一往下澤村還是不明就裡,惹的她們哈哈大笑。

「喜歡上笨蛋還真辛苦啊。」

「靠,害我羨慕死了。」

「妳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為了補償我們一整天的眼睛,妳可是要好好對待人家啊。」

「哈?」

在御幸去買飲料的時候夏美跟奈奈兩人不停地說著攻略秘笈還有教戰手冊,澤村一直都是有聽沒有懂,直到她們拿到飲料後跟他們道別後,澤村還是想不通。

--嘛,現在聽不懂,但以後真的遇到了可是要記得拿出來用啊。

奈奈再三叮嚀著,澤村只好先記著,想找一天跟若菜討論一下。

「現在晚了,妳有戴圍巾出來嗎?」

逛完街後時間就已經要吃晚餐了,在等公車的時候御幸如此的問道。

「沒有,我想說應該用不到。」

「越晚氣溫會越低,我的先借妳,上了公車再還我。」

御幸把包包裡的圍巾拿了出來,還幫澤村圍了上去。

「現在感冒可不是鬧著玩的。」

看他邊嘮叨邊動作,澤村忍不住笑了出來。

--果然御幸超像哥哥的啦。





--------TBC-------------

睽違了.........我數不出來了,應該很久後終於動筆了,該說是想開一些事情,還是說每當心情不好寫這篇特有感覺,所以,既然寺爹都開畫第二部,我也該來動工了((這是兩件事吧XDDDDD

不過都到了可怕的冬季合宿,我還在猶豫是不是要讓新生幾枚也出來露面(妳都考慮多久了)(被打)

好了,我還是趕緊往下一篇前進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啊~~~

评论(18)
热度(70)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