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說不出口的那句話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御澤周定題的主題:把你的(愛)給我





《說不出口的那句話》

 


 

從春甲回來後他們就開始準備關東大會。

每個人都在棒球場上賣力的練習著,新進的成員也在球場邊上跑步。跟著一年級生一起跑步的降谷跟澤村,聽到球場上的廣播突然響起,一聽到澤村率先進牛棚跟御幸練投降谷整個人氣勢高漲起來。

「不肖澤村前來報到,不知道要做什麼。」

剛跑完步的澤村汗流浹背的進到有遮陽棚牛棚裡,御幸就把他的專用手套拿過來。

「你先跟御幸練投,接著換降谷的時候換去練守備。」

高島在一旁拿著訓練表邊說邊推眼鏡。

「是!」

「只有精神比誰都還要好。」

「不行嗎!」

澤村用力的把御幸手中的手套搶了過來,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剛跑完步,整個臉都紅通通的。

高島吩咐完就走出牛棚去其他地方看大家訓練的情形。

川上跟小野在不遠處練投著,御幸把手套打開好讓澤村把裡面的棒球拿出來。

「好了,快拿球吧,今天就先從直球開始然後再投變速球,可以的話試試新的握法也是可以。」

御幸原本以為他這麼說澤村會興奮的跟他獅子大開口,或者是用高分貝的嗓子高喊「可以練習其他的球種了」的言論。

但以上這些猜測全部都沒有出現,澤村把手套戴好後就若有所思,難不成他今天狀態不好?

「澤村,你在發呆?」

御幸微微皺眉,口氣稍有些不友善。

「在春甲沒有發揮全力的你,難道不想趁著關東大會一鳴驚人嗎?你還有時間給我發呆?」

用著夾著棒球的手套用力地往澤村的頭頂一打,這一打打出他的貓眼。

「我、這我當然知道的啊!」

澤村紅著臉大吼著,吸引到川上跟小野的視線。

「不想練就不要在牛棚大吼大叫影響別人。」

「對、對不起!」

他慌張地向他們兩人慎重的一鞠躬,讓御幸覺得自己又不被他尊敬了。

--明明都一樣是學長,完完全全的差別待遇啊。

只見澤村手指全開的往他手套裡的棒球落下一拍,接著又抬起手用食指跟中指夾住球,但又沒有把球拿出來,當御幸要發難時他才五指緊抓一會才拿起小白球。

接著澤村雙頰微紅,金色的眼眸流露著光波,閃著熠熠的光彩看向護目鏡後的雙眼。

「御幸前輩我……」

「既然拿了球就趕快開始吧,等一下降谷就要過來了。」

御幸沒有等澤村把話說完,就往前面的位置走去,蹲了下來。

「開始吧,直球。」

「………」澤村一直低著頭,好一會後似乎深呼吸一口就擺好架式。「我會不斷的投過去!麻煩您了。」

 

在不斷接下他的球的御幸,一直在想澤村剛才的舉動的涵義。

  

由於棒球部的賽事越來越多,練習量也日增月盛,很快的御幸就忘了這麼一回事,直到多年後,在大學棒球部跟經理在聊天時才猛然回想起來。

「御幸君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在休息區他跟經理並肩而坐,他翻著請經理帶來的計分表,在他閱讀的時候經理閒來無事開啟話題。

「有什麼特別的嗎?」

既又不是什麼節日,也不是隊上哪個人的生日,御幸直接不想把心力都放在計分表上。

「御幸君還真喜歡看計分表呢。」

經理笑了笑,用手撐在身旁的座椅上,跟他的隨性擺放的手只差分毫就碰在一起。

「知道數字花語嗎?」見他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經理笑開懷。「送一朵玫瑰花就表示你是唯一,九十九朵就是長長久久,一千三百一十四朵就是一生一世。」

「欸,第一次聽說呢。」

看他又要繼續看計分表,經理趕緊又繼續說:

「所以之後很多人就把跟一些詞彙相近的數字簡單的運用到生活裡。」

「哈?」

「像是三三四四,就是生生世世,還有三三九九長長久久,還有……」

「哦~~只有三開頭啊,沒有其他的數字嗎?」

「當然啊,最經典當然就是五二零啊。」

經理邊說邊動作,把手掌打開接著比著剪刀手最後把手握成拳頭。御幸看她一邊動作一邊說明,剎那間回想起多年前的事情。

有個人也跟著眼前的女孩一樣紅著臉做出相同的動作,未說完的話是什麼他當時沒有心思詢問,對方也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裝傻。

日子照過,來到今日。

「什麼意思?」

「就是我愛你啊,是不是很有感覺?所以在五月二十號很多情侶都會選擇這天慶祝,我想我們……」

經理話未說完,御幸就迅速地站了起來。

「御幸君?」

「抱歉,我想起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御幸把記分表還給經理就急急忙忙地把東西收了收跑了出去。

身後的女孩露出明顯的失落,但御幸都全然無知。

他快速的搜尋澤村現在會在的地方。

高中畢業後澤村跟著他的腳步來到相同的大學裡成為他的後輩,甚至也加入棒球部,問他怎麼沒有像降谷一樣直接去職棒,那時候的澤村支支吾吾好一會,最後用震破耳膜的音量大吼我就是想唸不行啊,來搪塞過去。

現在想想會不會是他不想跟他分開?

御幸邁開腳步的步伐越來越大,最後跑了起來。

看著當事人正在健身房舉重,他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的走了過去。

「噢,澤村你沒去牛棚啊。」

「哈,」一聽到聲音澤村連頭都沒有轉就知道是誰,他沒好氣地拿著啞鈴轉過身。「你是沒聽到昨天教練要我先去重訓的嗎!」

「哎啊,我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你這麼聽話的。」

「我一直都是很聽話的啊,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啊!」

澤村把啞鈴放回原位,有意圖抓起他的領口。

「把你想成有話不說的人啊,我都不知道你是這樣的人。」

「我怎麼可能有話不說!我向來都是直來直往的啊!不要汙衊我。」

--這傢伙來找他是要吵架的嗎?

「如果你是想找人鬥嘴的話請找別人,我還有練習沒完成。」

「唉,也不想想是誰追著誰來到這裡,是誰教他怎麼投球的,真是好心沒好報。」

原本澤村是不想理他,但御幸卻越說越可憐,眼見周圍的人視線都往他們兩人集中,澤村只是揚著貓眼什麼都沒說。

「吶,那時候的你究竟想要說什麼?」

「哈?什麼時候?」

不明究裡,澤村瞪著他要他說清楚。

「就是兩年前的今天。」御幸把手機螢幕打開,指著裡面的日期。「那時候在牛棚裡,你想跟我說什麼。」

看著日期,猛然間澤村雙眼瞪大有些難以置信,下意識想要往後逃,但御幸卻預知到似的抓住他的手。

「有些話不說出口我可是不知道的喔。」

「……你明明都知道了!!!」

「嘿嘿嘿嘿嘿。」

瞧他洋洋得意的模樣,澤村忍不住地對他吼著。

「我不管,你再重比一次那時候我什麼都不懂。」

「我、我為什麼要……」

澤村紅著臉拒絕,但御幸卻抓著他的手硬是把他的手指先是全部掰開,然後闔上,完全一連續的520。

「吶,一起吧。」

在一旁圍觀的人完全一頭霧水,以為他們要打起來但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澤村愣了愣好一會,想從御幸的表情看出一絲端倪,但對方全程笑嘻嘻的跟平常完全一樣。

「拖了這麼久,你不會說不要吧。」

「當然……」原本趾高氣昂的大喊,接著呢喃的低語:「怎麼會呢。」

「反倒是你,不是跟球隊經理交往嗎?」

「………哈?」

御幸終於知道為什麼上大學後澤村總是若有似無的疏遠他。

 

 



 -------END--------

 應景520,在這天不告白要做什麼XDDDD

順帶一提,寫完後發現可以套用周定題的主題裡呢(笑)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8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