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90 6

【御澤】電話那頭的戀人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為2016榮純生日賀文

-->雙職棒,已交往為前提





《電話那頭的戀人》



他們兩人好不容易開始交往,熱戀期都還沒過完他們就遇到必須分隔兩地的考驗。

臥房裡的雙人床上理當還有另一個主人,但今天的另一側卻相當整齊。

澤村一頭亂糟糟的抱著棉被的一角坐起身。他揉了揉眼睛,有些分不清楚現在的時間。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震了震,只伸出手就能勾到手機,上頭的時間顯示早上五點半。

還未清醒的他眼神有些呆滯,等到手機的震動聲停止後才回過神來。

下一刻,握在手中的手機又震動起來。

『早安,你醒了嗎?』

「……御、御幸?」

一聽到戀人的聲音澤村整個人有了精神。

『怎麼啦?還沒睡醒嗎?』

「那、那是當然的,也不算算我這邊是幾點。」

澤村把膝蓋圈了起來,嘟著嘴抱怨著。

球隊把一軍的成員拆成兩半,他們兩人就理所當然的被分到不同組,御幸待的那組被派去美國參加交流賽,而他則在留在國內比賽。

雖然只是去一個禮拜,雖然御幸才剛去那邊,但是澤村卻覺得時間過得很漫長。

『抱歉啦~實在是沒什麼時間打電話給你,只好用零碎的時間了。』

「嗯……」去國外打球一定很辛苦,所以澤村絕對不會說讓他困擾的話。「美國,還好嗎?」

『嘛,』在電話裡的環境有些吵雜,御幸的聲音有些模糊:『這邊的球場都比我們還要大,球員也都長得很高大,還有啊……』

御幸說了很多他在那邊遇到趣事。畢竟這通電話是兩人分開後的第一通,有很多話想要跟對方說,但說出口的都是瑣碎的小事。

「嗯。」不知道為什麼澤村卻覺得眼眶熱熱的。「知道你很好我就安心了。」

『那你呢?在這期間你那邊呢?』

「欸?就、就跟平常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

澤村翻開棉被走下床,來到貼著月曆的牆邊。

上面的日期有些畫圈有些打叉,御幸不在的日子被他用叉叉註記,重要的日子就被他圈了起來。

他摸了摸畫了圓圈的數字,手拿著手機的把額頭靠了上去。

「今天要對上倉持前輩的隊伍,有些緊張呢。」

『又不是第一次對上他,還會緊張就太遜了。』

「可是……」

澤村還未說因為捕手不是你這句話,御幸那邊就有人找他就急忙的說句下次有空會再聯絡,接著把通話掛斷。

「嗯,晚點聊。」

看著被圈起來的15號,澤村用力地拍了拍臉頰。

「呦西,我要打起精神好好解決倉持前輩!」

 

澤村那傢伙還好吧?

從那次電話後御幸就被各種事忙得昏頭暗地,每次回到飯店一沾到床鋪就倒頭大睡,等他終於有空閒的時候已經是過去好幾天了。

在他忙碌的期間澤村並不是沒有打過電話,但他都是事後才看到,想要回撥卻又被接下來的行程忙的忘記這回事。

手機上的日曆顯示著他回國的時間,在回去之前有個日期就算他沒有註記也會記得。

御幸把手機螢幕關了起來,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

--那傢伙會不會鬧彆扭了?

「還是打一下電話好了。」

走在街道上,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經過自己的身邊,每個人說的語言都不一樣,每個人要去的目的地也都不相同。

或許這其中也有人跟他一樣只是短暫的停留在充斥各種人種的國度,或許有人也跟他一樣想著戀人的喜好挑選著禮物。

為了彌補澤村無法來的遺憾,御幸特地去買了旅遊指南,跟著裡面推薦的地點優先逛著,想從裡面買些紀念品回去。

御幸提著一袋又一袋的商品,用肩膀夾著手機撥著電話。

「沒接電話……還在練習嗎?」

他站在陳列許多巧克力的櫃檯前,猶豫是要買酒心巧克力還是貝殼巧克力。

如果還要繼續待在職棒裡他們就勢必會有分隔兩地的情況,彼此的時間都相互錯過,現在才分開短短幾天就已經想念不已,那時間一久心會不會也跟著麻木了?

難道戀人跟棒球無法兼顧嗎?

思考了很久,最後他兩種都買。

御幸特地算了算澤村一定會在家的時間又撥了通電話過去。

「終於聯絡上你了,澤村。」

電話終於接通後御幸鬆了一口氣,才正要講話對方就給予黏膩的鼻音。

『嗯……誰……』

「澤村?你喝酒了?」

『御、嗝、御幸?』

說話之間還打了個酒嗝,御幸皺了皺眉。

「你現在在家嗎?怎麼喝醉了。」

『我~現在當然在家裡啊~』

光憑語調跟聲音,御幸完全可以看到澤村雙頰泛紅傻笑的揮舞著手臂,甚至是斜躺在沙發上的姿勢。

『我跟你說哦,大家幫我辦了生日派對哦,倉持前輩還被我灌醉了,呵呵呵呵!』

澤村說到關鍵字讓御幸的眉頭皺得更緊。

他完全忘記時差,忘記那邊澤村早就已經過了生日。

「你們去哪裡喝?誰送你回來的?」

『嘿嘿嘿嘿嘿,是秘、密。』

「喂!」

『那場比賽我打贏了倉持前輩哦,還八次三振他們的人,唔……』一個悶痛聲,澤村似乎從什麼上面摔到地上。『沒想到不是跟御幸前輩搭檔也可以三振對手……』

「聽我說……」

御幸有些焦急,不會這個時候給我說分手什麼的。自從從青道畢業後澤村很少叫他前輩,那個稱呼隨著學生時期的畢業也跟著遠去,現在卻出現在他的醉言醉語中,是表示什麼?

『一次沒有搭檔,會不會以後不能搭檔了?』

聽著澤村開始抽鼻子的聲音,御幸意外的沒有插話,靜靜地聽著他說話。

『為什麼我們就不能一起搭檔?為什麼我就不能去美國?為什麼我就要自己一個人在日本?』

『好痛苦,好難受。御幸前輩……一個人的雙人床太冷了,唔!』

「澤村!」

聽著他開始嘔吐,御幸抓著手機的手用力的泛起青筋。

從沒遇過澤村喝這麼醉的時候,在他難受的時候自己卻只能用手機聽著,什麼都沒辦法替他做。一個人的床他何嘗也不是覺得冷呢,分開的痛苦他也明白,難受的心情他也在感受著。

『好想你。』

澤村的哭聲斷斷續續的,沒有哭天喊地只是不斷的從手機裡傳來啜泣聲,每吸鼻子一次御幸的心臟也跟著抽痛一下。

一句生日快樂他說不出口,安慰的話語頓時都是多餘。在喝醉完全神智不清的情形下多說什麼都是徒勞,御幸現在要做的不是組織語言,而是要行動。

當哭聲漸弱,最後是平穩的呼吸聲,御幸才結束通話。

不用等到回國的時間,御幸果斷的下了決定。

 

之後被灌酒的澤村從床上醒來,看到御幸一身西裝都還沒換下,行李擱在門口就坐在床緣處。他捏了捏臉頰肉。

「你怎麼回來了?」

「生日快樂。」御幸把從美國買的巧克力拿了出來。「雖然有些晚,不過在美國今天還是15號。」

澤村還一愣一愣,宿醉的頭痛並未消退,他壓了壓太陽穴,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是,等一下,我有些搞不清楚。」

「以後我不會讓你自己一個人待在電話的另一邊。」

「……哈?」

「也不會讓你喝這麼多酒。」

「欸?」他是怎麼知道他去喝酒了?

「下次去美國就一起去登記吧。」

「你自己一個人再說什麼啊!」

澤村奮起的往御幸的雙頰拍了下去,不過御幸卻順帶把他的手抓住,不讓他的手從臉頰上移走。

「啊,用電話說什麼的根本說不清楚,而且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

「可以用視訊啊。」

「你還真是不讓人失望啊。」

喂!澤村有些生氣地想把手抽回來,不料捕手就是力氣大,還讓他藉機跨上床拉近兩人的距離。

御幸笑了笑幾聲後正色地看著澤村的眼眸。

「我也想你了。」

在吃驚的雙眼凝視下御幸一個傾身在澤村有些紅腫的眼瞼上落下一吻。

「想好要什麼生日禮物了嗎?」

澤村有些不好意思地縮了縮,眼神有些游移不定。

「那個……」

想到自己就要說難以啟齒的話,澤村整個人泛起粉紅的色彩。

 

至於御幸擅自脫隊回國會有什麼懲罰,就留到明天再說吧。他可是還要調整時差呢。

美食當前豈有餓肚子的選項?





--------END----------

榮純小天使生日快樂啊~雖然都快要過了,不過我就是喜歡壓底線www

急急忙忙的湊出這一篇,明明沒有打算寫生賀,所以人物劇情什麼的可能崩壞,連糖都灑得亂七八糟的,還請多見諒啊QAQ

沒想到自己可以寫一對CP寫上一年沒間斷,希望他們可以繼續在原著裡放閃啊,我完全不會介意的哦XDDDD

祝,大家看文愉快~小天使的生日蛋糕我就先幫他吃了^^

评论(6)
热度(90)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