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65 10

【御澤】旅。愛-峇里島篇 DAY1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兩人沒打棒球

-->清水向,平平淡淡的步調

-->因為作者英文soso,所以用粗黑字表示是英文內容(笑)






02.

御幸拉著行李箱澤村則是揹著大後背包,他們倆人快步出去跟那名當地司機會合。

坐飛機辛苦了。

是啊,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到。

你們是從哪裡來玩的?

日本。」「日本!」

在一旁聽著御幸跟司機用英文交談,聽到幾個澤村知道意思的字句則大聲用日文回應。

「如果飛機沒有延誤的話我們就可以早一點到了。不知道還來不來的及去看梯田?」

「梯田?」

「世界遺產耶~~來這不去看太浪費了。」

澤村把自己做的筆記本拿給御幸看。

「在山谷中有像樓梯般的一階又一階蔓延下去,當地居民就階梯的平台處種著稻米,因為現在不是他們收割的季節,所以是看不到一片金黃色的稻穗。」

那本旅遊手札像是專門為這趟旅程準備的,上面沒有出版社特有的精美排版,卻周詳的記載著旅途會用到的資訊。

看來他為這次的旅行做足了功課,把規劃好的行程清楚的寫在裡面。

「Rice Terraces of Tegallalang*」御幸照著上面的英文念出口。

聽到關鍵字的司機也開口說:「對了,我想要跟你們商量一件事情。

原本還要繼續講下去的澤村突兀的閉上嘴巴,御幸則認真的聽對方要說什麼。

因為我看信說你們要去看Rice Terraces of Tegallalang,不過從這邊過去那邊需要大約兩小時的時間,但這時候可能會塞車,所以我怕到那邊的時候已經天黑了,這樣就看不到。

塞車啊,是因為是下班時間嗎?

沒錯。

他們走過機場大門,澤村趕緊拿出相機猛拍照。出入境的大門是由當地特有的圖騰構成的石門,不過門口還有現代的自動門,完美的結合傳統跟科技,完全沒有突兀感。

我們這邊其實也有很多可以看梯田的地方,不過因為那裏比較大而且又是在深山裡所以才會被列為世界遺產。

在深山裡啊,難怪要花這麼久的車程。

所以想要跟你們商量,要不要去改去雖然沒有到很大,但也算是觀光景點的Desa Pekraman Tegallalang*,當然那邊也是要收清潔費。

御幸把司機的話跟澤村說一遍,不意外的看到他頓時失落的神情。

「那就沒辦法了,如果沒有延誤的話一點到這裡就可以避開塞車車潮了。好可惜啊!!」

看來對方很清楚這裡的車況,所以雙方很快就達成共識。

他們一前一後坐上休旅車,因為兩人帶的行李並不多,所以他們就沒有放在後車廂。

這裡跟國內一樣都是右駕,不過道路卻都只有一線道,跟對向車道中間都會有分隔島擋在中間,大家都規矩的行駛在道路上沒有車速過快或者是違規駕駛。

御幸有些後悔沒有做足功課,甚至抱怨起澤村為什麼不會講英文,在密閉的空間裡聊天是必定的,所以御幸只好硬著頭皮跟司機聊天。

不知道你們要怎麼稱呼。

叫我MIYUKI就可以了。

EIJUN,Ma De先生。

angel

對方的直白回應讓御幸忍不住大笑起來,密閉的空間把他的笑聲更是放大讓Ma De也跟著笑了。

抱歉。

沒關係。

澤村彆扭的嘟起嘴,藉由看窗外的風景來忽視一旁的惡意視線。

我想問Ma De在你們這裡有什麼含意嗎?我剛出境的時候聽到有人也這麼喊別人。

Ma De是我們這裡稱呼司機的名字。稱久了我就這麼自稱自己。

你們的名字也都很特別,很女性化。

澤村忍不住噗哧一聲,御幸則瞪了他一眼。

──說什麼不會講英文,還不是聽得懂。

你會講日文?

來這邊玩的人日本人很多,漸漸地大家多少都會說一些。

所以你們的母語不是英文?

當然不是啦。我們說的是峇里語。

峇里語?

「這裡不是屬於印尼嗎?竟然不是說印尼話。」

澤村迅速地脫口而出,御幸趕緊翻譯。

印尼話我們也會說,不過以前峇里島並不屬於印尼的,所以我們還是會說原本的語言。

此話一出,澤村跟御幸都大吃一驚。

你們是之後被統治?!這我們都不知道。

我們以前有國王,不過被統治後皇室就沒了。

「所以才會有烏布皇宮吧。」

「什麼?」

「恩,這個景點我有排在明天,而且離我們要住的地方很近,用走的就可以到。」

烏布?」Ma De聽到關鍵字也打開話匣子。「那邊就是以前皇室住的地方,你們什麼時候會去?

明天。

澤村帶著笑意的回應。

你們要在這邊停留多久?

五天。

Ma De從後視鏡看御幸在跟澤村討論事情就短暫的不打擾他們。

「你的旅遊手冊借我看一下。」

「為什麼?」

「我不知道你接下來的規劃的話,我要怎麼跟他聊天啊?還是說你要自己來跟他說話。」

想到自己光聽他們的對話就一知半解,更不用說對談了,所以就不在多問就拿給御幸看。

「看你安排的景點都很鬆散。」

「那是當然的,來這裡就是要體驗他們的慢生活。」

沒想到他也挺會安排行程,五天下來幾乎都可以把峇里島玩過一遍。

「對了,你可以幫我問他哪裡可以換外幣嗎,我身上沒有印尼幣。」

 

不虧是當地人推薦的,Ma De帶他們到的私人兌換所果然裡面的匯率就是比在機場的還要好。

他們把Ma De留在外面一起進到兌換所,看著牆上的匯率表御幸又不禁咋舌。

「竟然還分美金一百、五十元以下、十元以下的匯率,真是大開眼界。」

「早知道就不要把美金拆開來了。」

這點兩人意外的想法一致。

「既然我們要一起行動,要不要來個公基金啊。」

「哈?」

「你也看到我安排的行程了吧,你只好跟我一起行動囉。」

經澤村一提醒御幸才想起來,澤村幾乎把行程跟換飯店的路線安排在一起,所以跑完一個行程基本上就會跟下一個住的地方接在一起。

「等一下要給Ma De的車費就直接從這裏面付,還有一起吃飯的錢。」

「好吧。」

算是第一次跟別人出來玩,所以御幸就照澤村說的去做。

再次坐上車子,御幸再次斷斷續續跟Ma De聊天,澤村則不斷拿著相機對著窗外的風景拍照。

「御幸你看。」

澤村拉著御幸的手要他往自己這方向看。

「怎麼了?」

「這裡的分隔島上啊都會有流水的裝飾,你看,這個我已經看過三個了。還有啊,」在一個轉彎處中間又有雕像。「好像是這邊信仰的神明。」

「而且還有人可愛的幫他們圍上布。」

那個是沙龍。

澤村忍不住好奇要御幸去問那些雕像腰間為什麼要圍布。

其實有沒有是沒有規定,不過如果很虔誠的話沙龍是必備的。

「那就是沙龍啊,這麼說的話後天我們要去一個寺廟,進去就要圍沙龍還有穿長袖,不然就會被擋在外面。」

「奇怪的規矩。」

「我們要入境隨俗啊,不過聽說那邊有租借的地方,我們也可以明天去逛市集的時候買一條。」

兩人顧著聊天完全忘記時間,等車子停下來後澤村才發現他們似乎到了。

天色未暗,不過也快四點了。

Ma De把車窗搖了下來給外頭穿著警察制服的人一筆錢就往前開進去。

「剛才他是給門票票根嗎?幫我要一張,御幸。」

「好好好。」

澤村開心的把薄薄了一張紙仔細的收好。

他們進到一個小型的村落裡,車子行駛過的兩旁都有為觀光客設立的商店,Ma De在一個轉彎處放他們下去,也約好時間在過來接他們,他們就背起貼身背包就下了車。

一下在一旁就可以看到渾然天成的梯田,一階又一階的往山谷排列下去,居民的房屋都依山佇立著。澤村興奮的拿起相機不停地拍照,御幸只好在一旁不斷的提醒他要小心台階。

「御幸!」

聽到他的呼喚,御幸轉了頭過去接著就聽到喀擦一聲。

「啊,快門聲忘記關了。」

「你在做什麼?」

御幸一個挑眉,敢情他是剛才被偷拍了嗎?

「拍照啊。」澤村沒有察覺到對方的不悅仍是笑嘻嘻的回答。「來這裡不拍照怎麼作紀念?」

他的一句話讓御幸不知道怎麼反駁。

從車道旁有許多往下走的小路,有些是到住家,有些是去商店更有些是去特色餐廳。為了取景,澤村隨意挑了個小路走了下去,恰好通往一間下午茶店,開放式的走道讓觀光客可以進到裡頭選個好角度欣賞風景,走累了也可以順便在這裡點些東西來吃。

或許是他們不在旺季的時候過來,所以店裡並沒有很多人,澤村拉了御幸一起合照,或者把相機交給他要他幫他拍一張。

「要吃吃看這間店嗎?」

要往上走回去的時候,澤村停在店家擺置在走道中的菜單。雖然上面寫的英文他只看的懂一半,不過從上面的圖片來看好像可以試試。

御幸看了手錶確認時間還有很多就向他點頭。

他們又再次的走了下去,尋找個可以一覽美景的位置。這間店的座位幾乎都是包廂式,上去前都須要脫鞋子,雖然在國內的日式建築也是如此,但這邊卻是用水泥做的。

澤村往裡面的軟墊一坐御幸則坐在他對面。

「點個點心一起吃如何?你應該不會介意我們一起吃吧?」

御幸帶笑的眼睛穿過眼鏡看著澤村。

「我發誓我可沒有帶病哦,是個健健康康的人。」

「你不要亂吃就可以。」

「喂!」

最後他們選擇一個像是裡面包香蕉的甜點,因為看起很特別所以他們點來吃吃看。

沒多久店家就把他們點好的餐點送了過來,澤村點的椰子水店家大手筆的給了一整顆椰子,椰子的側邊被鑿了小洞插根吸管好方便飲用,椰子的上頭可以掀開,還有附一根湯匙。

「這個是要我勺水來喝嗎?」

「你笨啊,這是給你吃裡面的椰子肉。就算你不吃店家回收後也會把裡面刮下來,把椰肉做另一道料理來賣錢。」

「欸?」

澤村眨了眨眼睛,立刻把椰子外蓋打開還沒喝完就用湯匙挖個椰肉來吃。

「你也可以把裡面都刮下來,這樣就可以邊喝邊吃到了。」

「你好聰明啊,御幸。讓我大開眼界。」

「……你的稱讚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御幸中規中矩的點了冰咖啡,喝了一口就皺了眉低語:「超甜的。」

「嗯?」

「底下都是糖漿。」

「你忘記說不要加糖了嗎?」

「……確實。」

讓他們眼睛一亮是香蕉點心。香蕉切成薄片外面再包裹著類似酥皮的餅皮然後一起烘烤,外頭在撒上椰子絲還有酷似蜂蜜的糖漿。

「這茶杯裡面裝的是什麼啊?」

不只如此店家還怕他們不夠甜,給了一個茶杯大的糖漿。讓兩人面面相覷。

「沒想到這裡的人這麼嗜甜。」

御幸就算了連澤村都有些微詞。看御幸連吃兩道都有些甜的食物,澤村慶幸自己點的椰子水因為是天然的所以沒有被多加額外的東西。

吃完後兩人一起為這裡的金額數目再次瞠舌,雖然利用匯率換算回日幣並不是高價位,但當下聽到金額的時候還忍不住一愣。

他們沿著車道逛著一旁的店家,當地的傳統服飾質料摸起很舒服,居民也習慣觀光客殺價的習性,對談不到三句話就開始討論價錢了。

「我明明只是好奇問一下,實在太可怕了。」

要不是御幸恰好的解危,不然澤村可能會無法脫身,甚至買了自己以後可能用不到的東西。

「沒辦法,這裡的人都是靠觀光客賺錢的。」

時間一到他們就坐回車子裡,Ma De問他們有沒有去買紀念品。

我們有去吃這裡的下午茶。

簡單的說了他們剛才發生的事情,澤村把旅遊手冊翻到一頁,讓御幸問Ma De是否可以載他們去這間店吃飯。

這家店,這我知道,很有名。

「我有在網路看評論,聽說那間店的豬肋排超級好吃。」

跟澤村一樣Ma De也大力稱讚好吃。

「原本我們是想要先回到住的地方在過去,不過如果能在我們過去就真的幫了大忙。」

我不贊成你們走過去。

欸?

等一下我開過去你就知道為什麼不贊成了。

他們照著原路回去,在一個雕像處他們轉了另一個方向,來到一個熱鬧的區域,Ma De跟他們說這裡就是烏布了,一個轉彎處可以到他們等一下要住的地方,接著他往前開進一個漫長又彎起伏又很大的山路,晚上的峇里島是沒有路燈,澤村張了嘴愣住。

「估狗*的地圖還標示說很近。」

澤村的臉色有些鐵青,幸好有問Ma De不然吃到走回去又消化差不多了。

他們來到的是一間矮房,要進到店裡需要走一小個階梯下去,門口有許多觀光客排隊外帶,御幸看到一個空桌趕緊走過去佔位子,澤村則接過服務生給的菜單。

他們坐的位置離烤豬肋排的地方很近,烤台的炭火沒有間斷過,不斷的在烤架上擺上一片又一片大份量的豬肋。

「漲價了!」

看著菜單上的價格,澤村還是一眼從天文數字裡看出不一樣。

「完全是翻倍漲,有了名氣後就開始大肆賺錢。」

「所以我們要點什麼?豬肋排是一定要一份對吧。」

「還有炒飯跟炒麵可以選,要不要選一個?」

「炒麵好了,試試看這邊的麵。」

「那我想要喝啤酒,有沒有蘋果啤酒?」

「一瓶多大?」

兩人偷偷往別桌看,看到啤酒瓶比國內來說算是很有份量。

「先一瓶好了。」

「我也是這麼覺得。」

決定好要點什麼後御幸就叫了服務生過來。

最先上桌的就是豬肋排,擁有八根骨頭的肋排占滿整個盤子,御幸把上面的檸檬擠了上去後再用刀子一根又一根的切開。

接著又是大份量的雞腿以及炒麵。

「呃………」兩人吃下第一口肋排後都露出微妙的神情。「它的醬是甜的……」

「肉是很嫩很好吃,但怎麼是甜的……」

不過甜歸甜配上啤酒又很對味,雞腿上的醬汁不同於肋排但也甜甜的,連最後一道防線炒麵也是帶點甜味。

「……我突然很想吃鹹的晚餐……」

「有同感。」

一個晚餐顛覆他們對於正餐的認知。

對於兩個男生他們點的份量讓他們吃的剛好,澤村徒手拿著肋排啃咬著上面的肉,御幸則用衛生紙包著所以手指幾乎沒有沾到醬汁。

看他的吃相斯文有序,跟他不拘小節完全是反差,澤村也學御幸但卻弄巧成拙把手搞得更髒。

「你看。」

在澤村奮力處理手指的髒汙時御幸向他指了指旁邊。

「韓國人的食量果然很大。」

旁邊坐著一對情侶,不像他們點不同的菜色分著吃,他們是一人各點一份豬肋排、一瓶啤酒,接著才合點一份雞腿。

「而且還一定會配啤酒。」

「我都覺得一個人吃這個肋排一定會吃到膩。」

吃飽後在結帳的時候御幸還是忍不住抱怨。

「怎麼了,錢不對嗎?」

「不是,是這裡每個店家收的服務費都不一樣。」

「欸?」

「而且不喜歡找零錢。」

應該說是因為他們的幣值很高,所以零錢幾乎都買不到東西,所以有些店家完全不準備零錢,直接把零頭去掉沒給他們。

「默認手法嗎?」

對於不同的風俗民情真的只有入境隨俗來安慰自己。

吃完飯天色完全暗了下來,幸好他們是坐車不然澤村不曉得自己是否能撐回旅館。

在等他們用餐完畢的Ma De趁機上網查了他們要住的地方,他沒有走原本的路,反而繞了一個圈順便跟他們介紹這附近的景點。

「啊,Monkey forest*!這是我們後天參加Tour會到的地方,沒想到是在這裡。」

晚上黑漆漆一片,所以他們只能依稀看到大門口就過去了,接著經過一大片空地,聽Ma De說是一個公園,最後停在一個商店街上。

「到了?」

Ma De打開門讓他們下去,身為Uber的司機還有個服務就是幫忙拿行李,不管乘客是男是女都會做的動作,他們背著貼身背包跟在他後頭走進一個小巷裡,接著Ma De又在這個小巷裡彎進一個更小的巷子裡。

「真不虧是當地人,連這裡都找的到。」

走在最後的澤村緊張地緊握雙手,五感的神經緊繃著,兩旁的樹葉摩擦聲,水溝旁的青蛙叫聲全數收入耳裡,因為是超級小條的巷子所以都需要借助一旁住家門口的燈火才能勉強看清楚。

小巷的最底端終於看到他們住宿的地方,據御幸的記憶力他好像在澤村的手冊裡看到他們好像要在這裡住上兩天。

旅館的大門有兩個,一個門後有塊石碑,Ma De帶他們走另一個門進去。他把他們的行李放在潔白的地板上,拉了拉門鈴,一晌後還是沒見到人他才用峇里語大喊著似乎是「有沒有人在」的話。

一個女人抱著嬰兒從他們後頭的庭園走了出來,先是用峇里語跟Ma De講了幾句才用英文問他們住宿資訊。

「澤村?」

住宿編號什麼都在澤村的手上,但是他似乎在放空,御幸撥了撥他的手臂才回過神。

「住宿資訊。」

「哦。」

女人確認完後Ma De才向他們道別。他們跟著女人走進庭園,在漆黑的環境裡有著霧濛濛一處,女人脫了鞋走上去,沒多久那片霧就消失了。

這裡晚上很多蚊子,請做好防蚊措施。

「原來是水煙式防蚊劑。」

沒有白霧讓御幸看清楚他們住的地方,是一個兩層樓的獨立別墅,一旁有樓梯可以上去,不過那又是別的客房。

女人從袋子裡拿出一塊木板,在木板的下方才掛著小鑰匙,把門打開後就直接看到一張雙人床。

這上面請不要穿鞋子上來,你們可以把鞋子放在下面,可以在外面的桌子吃東西,明天的早餐也是在這裡吃,還有這麼袋子是給你們裝鑰匙,退房的時候在一起歸還就可以。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

御幸向她微微一笑表示謝意。

他們一前一後的進到房間內,門口旁擺著一張木桌,澤村把背包放在木藤椅上,御幸則把行李箱拉到牆邊。終於可以把隨身背包脫下來,澤村拉了拉背筋舒緩一下肌肉,御幸則到處看看。

澤村好奇地把所有有鎖的地方都打開,在衣櫃一旁有個緊閉的木門,很有冒險精神的他勇敢地把鎖解開,發現裡面竟是另一個房間。

在他尋找電燈開關的時候背後突然的出現一個推力把他用力地往裡面一推。

「啊!」

木門隨後被關了起來,澤村就這麼一個人待在漆黑的環境裡。

「開門,御幸先生!」

不用想也知道會是誰這麼做,澤村大聲地拍打的木門,不管他怎麼用力撞還是吼叫著就是無法把門打開。

黑漆漆的空間讓他看不清楚是怎麼樣的房間,是有人躲在這裡還是有其他生物在這裡,還是說是不能進來的禁地才會被老闆鎖起來吧。

只要澤村自己一個人待著就會胡思亂想,他看著木門下的空隙有燈光透了進來,彷彿等會就會響起腳步聲,接著門就會被打開來,把更深的黑淵帶進來。

從下車起御幸隱約察覺到澤村似乎怕黑,所以才臨時起意對他惡作劇一把,不料抵在門板上的力道突然消失讓御幸心驚了一下,想說自己玩笑會不會開過頭所以趕緊把門打開。

門後已經沒有站人,他連忙把電燈打開,沒想到澤村已經癱軟坐在地上眼淚不停的掉著。

「喂,澤村……」

御幸想要伸手拉他一把,但對方卻用力的把他的手拍掉,全身不停的顫抖。

澤村就這麼維持這樣的姿勢好一會才緩緩回神。

「啊,是御幸啊。」

澤村像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對御幸露出笑顏,但臉頰尚未乾的淚水卻讓御幸移不開視線。

「等一下要出去外面逛逛嗎?」

「……好……你沒事吧?」

背對著他的身影讓御幸不知道澤村的表情是如何,只見他腳步一頓,聲音比剛才還要沙啞地說:「真想讓你睡外面的木椅啊。」

「我……」

「我澤村大人才不是這麼小心眼的人,」他轉身揚起頭斜眼的瞪他。「以後就叫你渾蛋御幸好了。」

「喂喂喂,我可是比你大,敬語敬語啊。」

「對沒有禮貌的人是不用敬語的!再說你到底以為我幾歲啊!」

一番的爭論後,御幸難掩訝異的拉住澤村的臉頰。

「你這張騙人的娃娃臉。」

「超痛的!」澤村一掌招呼過去直落在對方的右臉上。「才不像你這個上了年紀的大叔。」

「什麼大叔!我才不過比你大一歲而已。」

「你才是騙人的老成臉。」

「好啦好啦,對不起,這樣可以了吧。」

「哼。」

御幸摀著發燙的臉頰,看來他遇到人生中第一個拿他沒辦法的人。






Rice Terraces of Tegallalang*--世界遺產梯田的名字

Desa Pekraman Tegallalang*--當地著名的梯田名字

Monkey forest*--為可以近距離看野生猴子的地方

以上三處為當地景點=專有名詞,所以我就不翻譯了。

估狗*--大家懂得瀏覽器名。





-------TBC----------

才第一天就7K了(字數)這樣我全部寫完會是多少啊(暈倒)

因為過了太久才動工,所以基本上都是邊看照片邊回想邊寫,改天再把照片整理一下,這樣就是完整的遊記了XD

謝謝把"落落長"的遊記(廢言)看完,就這樣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0)
热度(65)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