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降春】突發小段子

-->其實是御澤降春大混和

-->很短也很有病,請小心食用

 

 

 

降←澤←御

 

 

我知道他的眼裡一直有著他,就算用名義霸佔著他的目光,在他腦海裡也不會是我。

想要讓他成為我的人,這個念頭日益增進,所以用了彆扭的理由、強迫的手法,讓他成為我的人。

看著雙眼被矇上布條的他跟著我的動作一起沉淪於歡愉之中,空虛的心靈這時被填滿了喜悅。

而這份喜悅持續不久,在他動情的喊著一聲又一聲的「降谷、降谷」,那個瞬間,後悔取代了歡喜。

 

 

御澤←降←春

 

 

我有一個很喜歡的人。

他很聒噪,可以因為一點小事滔滔不絕的唸著。他的嗓門很大,在左外野待命時也能聽到他在投手丘上的吶吼。他很倔強,明明已經體力不支還要拉著輪胎跑步。他很努力,只是為了我背後的球號。

看著他喜怒哀樂,就算只是靜靜地待在他身邊不用說話,他也能自顧自地把話接下去。

原本以為自己跑在他前頭但恍然間卻被他頑強的追了上來,其實我很高興在棒球之路上還有人陪伴著自己,但終於能跟他並肩而行時,我才發現,原來他追逐的人並不是我。

最後我與他擦身而過,急忙伸出去的手也抓不到他,我知道他是往前輩的地方跑去,哪怕只是回頭一下,我胸口的傷就不會被刨出更大的傷口。

想學他大聲地吶喊,聲音卻卡在喉中發不出來。

「降谷君。」

這時候不陌生的聲音從一旁傳了出來,手臂上也有著熟悉的溫度。

視線微微往下,粉色的瀏海擋住他的視線,但不知為什麼我卻能知曉他的目光。

「現在的我,能夠站在你身邊嗎?」

他紅著臉顫抖著身體如此說著,現在的我無法回答他的問題,但也沒有心思再去追已經錯過的人。





-------這裡是發過高燒的作者------------

最近我手被玻璃的斷面被挖掉一小塊肉然後發高燒,打了破傷風也退了燒卻二度感冒,到現在還啞著聲音在電腦前敲啊敲這篇有病的段子。

果然生了病靈感也跟著來(←喂XD

雖然很短,但還是祝大家看文愉快~~~

對了,最近我比較會用噗浪,可以到那邊一起聊天^^

 
评论(6)
热度(3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