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誰說校草的身邊只能有小跟班-中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兩人同年級同宿舍

-->為 @獨立思考症:-( 所點的點文

-->只是錯過一點點,但我還是要高喊:220御澤日快樂!

-->2016.02.24 修改BUG




《誰說校草的身邊只能有小跟班》-中





02.

御幸在很小的時候就看盡這世界的人情冷暖。

那時候他捲縮著自己的身體窩在冰冷的靈堂一隅,唯一的親人在不遠處跟形形色色的大人們爭執不休,他失去了親人而那些大人們卻要奪走他的生活,從那時候起還年幼的他頓時長大。

在那之後父親為了生活一個人辛苦的經營著僅存的工廠,原本溫暖的家開始多了清冷的孤獨,而這份感觸到現在他還會想起來,深扎在心中。

從此他再也無法跟同年齡的人相處,隔絕所有想要窺探他內心的一切。

唯有他,蠻橫的不講道理,在瀰漫著悲傷的靈堂裡對著他敞開雙手。

「一也,肚子餓了嗎?我要去吃飯,要一起嗎?」

只有他,才會在莊嚴的場所用著宏亮的聲音對著他說話,也只有他,才能夠無畏一旁大人的眼光跟他說話。

在還沒有出事前就認識澤村榮純,對於御幸一也來說,是他一生中最不幸的萬幸。

 

「哇啊,今天的菜色是炸豬排,你怎麼知道我最近想吃啊?」

中午用餐時間他們兩人跑到天台去,澤村打開御幸準備的便當後兩眼直發亮。

「不知道是誰昨天跟降谷他們一直說一直說好想吃炸豬排。」

「我也只不過說兩次而已,哪有一直說……」

「只有兩次?」

澤村嘟著嘴把筷子扳開,吶吶的道:「好吧,有十次左右吧。」

「我就知道你們會在這裡。」

春市跟降谷也一同出現在天台上,跟御幸不同的是,他們都是他藉由澤村所熟識的人。

「小春,你們也上來啊,今天吃什麼啊?」

看著澤村咬著炸豬排一臉炫耀的跟他們說他做的菜色,御幸只笑了笑沒有加入他們的話題。

從以前就是這樣,澤村擁有吸引他人目光的特質,也擁有跟人打成一片的本領,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御幸心中想著,說不定自己也是這樣被他吸引住目光的。

「沒想到御幸同學手藝這麼好。」

--欸?怎麼話題變到自己身上來?

御幸愣了一下,見澤村只顧著吃手中的便當完全沒有打算幫他一忙,面對春市跟降谷的視線,他一度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呃……以前會自己煮東西來吃。」

「而且最會做布丁了,軟軟的超好吃。」

--這時候才來緩場,你會不會慢了一步啊?

「布丁……」

「欸,怎麼會是甜點?」

春市跟降谷被布丁轉移注意力,澤村再咬一口豬排滿臉幸福洋溢的模樣。

「還有炸豬排,比我媽炸的還脆還好吃。」

「阿姨聽到一定會很難過。」

春市眨了眨眼睛跟降谷對視。

「你快去跟我媽交流一下,我媽都說外面的麵衣她都拿捏得不好。」

「可是我是用阿姨之前說的方法炸的啊。」

御幸從自己的便當裡特意先挑豬排吃。

「嗯?是嗎?」

一個便當三兩下就被他解決,看御幸還慢慢吃的澤村把筷子伸進他的配菜裡。

「你是沒吃飽嗎?」

「我怎麼覺得你手中的便當比我剛吃的還好吃。」

「那是你的錯覺,給我放下你的筷子。」

原本是來一起吃飯的春市跟降谷,最後是坐在一旁咬著在福利社買的麵包看著御幸端著便當不停閃躲澤村的筷子攻擊。

 

棒球部沒有練習的時候,通常都是澤村拉著御幸到附近賣場去購買日用品。開始住宿後有許多東西都變成要自己打理,不過下了球場後御幸總是想賴在宿舍裡不想出門,所以基本上都是澤村看不過去把人直接抓出門。

「不好意思,我可以跟你要手機號碼嗎?」

明明只是手環在胸前靠在一旁的電線桿上等澤村買東西,沒想到就這麼遇到他最不想遇到的事情。

搭訕,而且是他最不會處理的要電話環節。

--所以說他才不想出門。

「我沒有手機。」

「欸~騙人。這年頭怎麼會有人沒有手機?」

無視御幸的冷淡,那個女生繼續纏到底。

「等一下你有空嗎?我們可以一起去喝咖啡,好嗎?」

「我不喝咖啡。」

不管那個女生說什麼御幸都能立刻簡短的回絕對方,眼神絕不看她心裡一直在想這個笨蛋怎麼買這麼久。

「抱歉抱歉御幸,剛才差點把錢都花光……」在那個女生要整個人撲上去時,澤村正好雙手提著提袋走了出來。「妳是……誰?」

「買好了?」

御幸繼續無視那個女生直接走到澤村身邊把他手中的提袋提過來。

「嗯。」

澤村機械式的點了點頭,意外的從御幸的神情察覺出一絲絲的不對勁,所以完全不敢說話。

「欸,原來是在等朋友,沒關係啊,你也很可愛,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啊?」

那個女生約不成御幸進而轉向澤村,從來沒有遇過搭訕的他在對方攬住他的手時立刻當機。

「我………」

「抱歉,他沒空。」

御幸嚴肅地瞪了她一眼,大力的把澤村拉了過來,阻絕對方任何的身體接觸。

在對方還鍥而不捨的要繼續搭訕時,御幸低下頭親了澤村的髮旋處一下。

「你還要去哪啊?」

語氣輕柔,讓澤村比起被搭訕還要更吃驚的摀住被親的地方。

「你你你你你你幹嘛!」

「去吃晚餐好了。」

無視那個看傻眼的女生,御幸拉著澤村往反方向走。

「你要演戲也事先跟我說一聲啊,突然這樣被人誤解怎麼辦?」

「被誤解就誤解囉。」

「你沒差我有差啊!」澤村張著貓眼緊張的握緊雙拳。「我又不是你光站著就會有人喜歡,我也想要被女生喜歡啊,好不容易被女生搭訕卻這樣沒了……」

越說澤村的情緒越低落,在一旁的御幸努了努嘴想說的話在堵在嘴邊,最後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你是在忌妒我啊。」

「當然會忌妒啊!!!」

澤村突然扯開嗓大吼,讓御幸趕緊摀著耳朵自保。

「每天幫你拿情書,下課的時候還會被問你昨天做了什麼事情,我也是男生當然也想要情書,可惡!校草又有什麼了不起。」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了,都說下次叫她們直接拿給我,我就可以立刻讓她們死心了。」

「你趕快找個女朋友,這樣就天下太平了。」

澤村不領情的嘟著嘴,御幸的笑容僵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地轉個話題讓澤村的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每天跟著澤村一起上學、練球、回宿舍、放假出去玩,御幸早已習慣身邊有他的存在。

他是一個孤獨的人,而澤村的身邊會不斷的出現新的人,兩個個性反差的人能一直走到今天,連御幸都沒有料想過。

如果澤村拋下他大步的往前跑走的話御幸也不會攔住他,只要他們還是朋友,澤村還認定他是朋友,御幸覺得這樣就很好了。

青道的棒球部確實更有家的溫暖,而澤村也隨著比賽越顯得奪目,越讓他轉移不了注意力,如果再告訴澤村他的心意,會不會他們就當不成朋友了?

所以御幸一直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告誡著自己不可以越矩。

 

今天的澤村不在狀態上,明顯到監督都看不下去的要他去跑步。

在牛棚裡跟著學長一同接各投手的球的御幸,看著這樣的澤村只能在心中納悶著他是發生什麼事情卻什麼都無法做。

晚上御幸跟隊上的正捕手克里斯學長討論接下來比賽的對手,所以推延回宿舍的時間。結束後御幸就急急忙忙地趕回去,一打門看到澤村全身裹著棉被縮在床上的最角落處,御幸整理好情緒才把門關上。

「說吧,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

「都哭了也影響到練習,你應該知道關東大賽要開始了,身為一軍的投手隨時都有可能會先發,情緒再不管理好可是會一直坐在板凳上的。」

「我、我知道……」

御幸坐上床鋪,把手伸進棉被裡輕輕拍著澤村的頭。

「還當我是朋友就跟我說吧。」

從棉被的陰影處都能看到他雙眼泛紅,斗大的眼淚隨著御幸的話語不停地掉了出來,情緒可能是從學校帶到部活,在練習時由於壓抑著才會無法發揮平時的投球,而獨自在宿舍裡就完全爆發。

「我……失戀了……」

「………」

輕拍著的手頓了一下,接著又繼續安撫。

「什麼時候喜歡的,不是,是哪個女生?」

「小春他們班的班花……」

御幸迅速運轉只有在棒球比賽上會用到的記憶力,快速搜尋是哪一號人物。

「你告白了?」

澤村頓了一下先是點了頭接著又搖了頭。

「是有還是沒有啊?」

「她拜託我拿情書給你……我喜歡的人要我拿情書給你!」

最後一句澤村完全是用吼的對御幸說道。

「我都沒有告白就被宣判出局,為什麼女生都會喜歡你?」澤村衝出棉被外抓緊御幸的衣領。「我就只能當你的小跟班,幫你拿情書而已嗎?」

御幸傾心的金眸被淚水洗刷得可憐,澤村的眼淚不斷地掉在他的衣服上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水漬。

澤村的真情喊話讓御幸心情複雜,他張了張嘴說不出安慰的話,高舉在澤村背後的手想要碰觸卻又止步。如果今天澤村沒有說出口,御幸是不會知道他內心真正的想法,原來身邊一直存在的他其實都在壓抑著自己。

想到此,澤村的淚水就如滾燙的熱水,穿過他的衣服灼傷了他的心。

「難道,就沒有人會喜歡我嗎?」

澤村把頭靠在御幸的肩頸處強忍著哭聲不斷的抖著身體,短短的一句話加深了御幸的疼痛感,他忍不住伸出手抹去在眼眶外的液體。

或許,從小到大最受不了他的哭就只有他了吧。

「……吶,澤村。」

御幸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把額頭對上他的額頭上,在澤村不解他的動作時輕輕的在他的嘴唇上小啄一口。

「我啊,是喜歡你的哦,所以不要再說沒有人喜歡你的話了。」





--------TBC---------

讓人不哭的最好方法就是親他!(←哪學來的啊,喂www

原本想要兩篇就解決的,果然計畫趕不上變化=^=

兩個御澤日就這麼飛快地過了,心裡好不踏實(?)不過看到好多糧食啊~~應該可以撐了半年吧((你這麼省吃XDDDD

就讓御幸終於說出自己內心的話來結束這一回合。明天又是一場硬仗,我會努力趕緊完結的!!

祝,御澤日快樂,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4)
热度(151)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