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同居三十題 26~30 (END)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最近腦中都是虐虐的劇情,來甜一下平衡一下。






同居三十題:1~56~1516~25





《26. 無傷大雅的吵吵鬧鬧》


 

他們的一天是一起在客廳吃早餐看電視開始的。

算是他們同居後一起培養出來的默契,只要澤村早上沒有排課御幸也不需要去晨練的時候,他們就會一起坐在客廳邊吃飯邊看晨間新聞。

只是最近澤村迷上一款手機遊戲。

「吶,澤村,今天你們要去哪一間大學客場比賽啊?」御幸邊切盤子裡的香腸邊問:「我今天休息可以過去看你比賽。」

「嗯……東京大吧……」

冷淡的回應讓御幸眉頭微微一皺,回頭一看才發現對方已經兩三口把早餐解決,正拿著手機按了按。

沒錯,澤村最近迷上一款手機遊戲,而且還是御幸很頭痛的節奏遊戲。

只要有空的時候御幸就會看到澤村拿著手機在那邊按啊按。

為了能跟澤村有話題,御幸也嘗試在自己的手機裡下載同樣的遊戲來玩,剛開始澤村還很驚訝,在下載完成的視窗出現後,他便一臉興奮的介紹起裡面的角色跟歌曲。

出御幸意料之外,沒想到這款遊戲無論是宣傳效果還是遊戲品質真的會讓人玩上癮,前提是你要會玩。

御幸點進遊戲介面後,洋溢著少女情懷的畫面讓他不自然的皺眉,首頁出現的女孩是澤村推薦角色,用著甜美的笑容、柔和的語調說著已設定好的對白,點進新手教學歌曲,看著不斷出現的小圓圈御幸總是無法在規定的位置上按到,導致遊戲被迫提早結束。

沒辦法,他就是對遊戲苦手,不管是哪一種遊戲。

稍微偏頭就可看到澤村正熟捻的在等級困難的歌曲裡打出完美的full combo,雖然入手的時間不同,但他不得不承認澤村在玩遊戲這方面上真的比他厲害多。

「yes!今天的手感真好。」

不知道是心生忌妒還是不悅,在澤村點進歌曲等著前奏出現的小音符後,御幸竟然靈光一閃的伸出手把螢幕遮住。

「御幸!你的手拿開啊!」

「不要。」

不管澤村拿著手機移動到哪裡,御幸的手就跟著移動。

「快拿開!我的體力會白白浪費耶!」

「那就浪費啊。」

在遊戲裡需要花費相對的體力值才能進入歌曲裡,如果體力值歸零就無法進行遊戲,而且這款遊戲的體力值又很難在短時間內收集,澤村通常玩完四首歌就必須等上一兩個小時才能繼續,所以他的反應才會這麼大。

澤村護著手機倒在地上,御幸為了繼續能擋著螢幕所以也壓了上去。

「我不要!體力值很難收集,而且這次獎勵是我的老婆耶~我一定要拿到……」

「什麼老婆?老公就在這。」

「哇啊~~~」

御幸扣住澤村抓著手機的手,一把的往他的頭頂一壓,手機形成一個拋物線掉在地毯上。

由於螢幕一直被擋住,所以澤村一個節奏都沒有按到,不到三十秒就game over了。

聽到音樂中斷後澤村才反應過來,他,平白的浪費25點體力值了,而且還是他最後僅存的體力值。

「我最後的一首歌……你知道我差一點點就可以拿到了嗎?」

澤村用沒有被抓住的手大力的捶御幸的胸膛,一臉氣憤的罵著。

「等了好久終於活動推出她的SR卡,你發什麼瘋啊!放開我,我要花愛心去恢復體力!」

「我才不要放!」

御幸先讓澤村捶了幾下作為賠償,但是澤村完全不領情的扭動自己的身體想要掙脫御幸的壓制。

「再說一大早就在玩遊戲,你的眼睛不顧的嗎?」

「不要!不要!」澤村繼續奮戰著。「我要這次的卡片!我要老婆的卡片!」

明知道那只是玩遊戲的人暱稱自己喜歡角色的說法,但是御幸還是湧上不悅,雖然不是三次元的人物,但是卻占滿他的心思,只要活動一開催澤村的目光就不會停留在他身上,日日夜夜思思念念著自己還有多少距離能得到她(的卡片)。

所以御幸低下頭,用力的咬上澤村的肩頭,用痛楚讓澤村轉移注意力。

「你竟然咬我!」

他沒有多說什麼,用有些冰冷的手掌撫進衣襬內,澤村抬起腳卡進他們兩人之間用力的轉了個方向,讓自己的身體壓在御幸的上方,藉機把自己的手抽出來,往他的手腕用力的印上牙印。

但是御幸也不是省油的燈,把澤村壓在身上的褲管往上推,往他的毫無贅肉大腿上輕咬著。

「你這傢伙……」

澤村瞪著御幸,直接往他的右手指一個啃咬,御幸一個挑眉把他的大腿一個翻轉讓澤村又再次倒在地上。

一來一往,兩人就在客廳裡不停的換著位置,一下咬對方的手臂一下對露在衣服外的肌膚下手,完全把還在遊戲裡的手機擱在一旁。

互相角逐著,看哪一方先敗下陣來。

 

 

《27. 穿錯衣服》

 

「叮咚。」

一聲清脆的門鈴聲喚醒雙雙跌在地上的兩樣思緒,方才的打鬧下讓兩人衣衫不整,清澈的金眸對著黯沉的棕眼,兩人對視一會後才紛紛想起今天似乎約了朋友來家裡。

「榮純?你在家嗎?」

若菜的聲音從門板後傳出,緊接著是倉持的聲音。

「那傢伙明明約我們過來竟然放我們鴿子。」

聽到後者的聲音他們這時才狠狠地回過神,御幸趕緊爬起身來,順帶拉澤村一把,兩人慌張的整理服裝儀容,一人慌張的客廳桌椅歸位,一人急忙的把擱在桌上的早餐收拾好,花費的時間不久大約一分鐘吧,就趕快的去應門。

「早上好,你們挺準時的。」

「早……」

澤村跟御幸一同迎接他們,但是倉持只是短短一瞥,就沉下臉。

「你們剛才是做了什麼事情?」

「欸?」

若菜則紅著臉摀著嘴巴。

「你們的衣服是不是不合身?還有榮純你……」

她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告訴澤村他身上異常的地方。

「紅紅的,感覺像是牙印……」

說完澤村立刻用手摀住脖子,笑的一臉尷尬。

「嘛……早上嘛……男人總是會有個衝動……」

御幸的話未說完,倉持就立刻把門關上,順帶擋住若菜的目光。

「等你的衝動沒了我們再拜訪。」

「……」

「……」

「等一下倉持前輩!你誤會了!」

 

 

《28. 一方受輕傷》

 

握緊手中冰冷的金屬,澤村全力的往前衝刺。

稍早前正在大學練球的他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御幸人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接受治療……接受治療……正在手術!

還能有什麼事情需要動手術?那不就是發生大事了?

澤村在吵雜的急診室內大口喘著氣瀏覽著病床,上面躺著的人、坐在椅子上候診的人全部收進眼裡,但就是沒見到熟悉的臉孔。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人叫作御幸一也嗎?」

沒看到他想看到的人,澤村艱辛的吞了口水問道,被他抓住的護士先是一愣,接著看了看懷裡的文件報了一個位置給他。

「御幸!」

澤村粗喘的氣一把拉開病床的拉簾,一進急診室他沒多想就忽略還有被拉簾遮住的可能性,但看到裡面躺著的人床單染滿了血,病人的臉部還被布料蓋了起來,霎時澤村腦袋猛然一片空白。

「御……御、御幸……」

進入職棒後御幸總是會有那幾次因為比賽受了傷到醫院就診,每次澤村接到電話後也總是會有那幾次亂想事情會不會很嚴重。

但是今天的已經遠遠超過每次受傷後御幸總說的:只是小傷而已的程度。

視覺的衝擊後澤村覺得眼前開始模糊,臉頰有些涼涼的,四肢也有些無力,他幾乎是扶著病床上的把手才能勉強的站著。

他……他都還沒從大學畢業,也都還沒踏進職棒,當初說好要一起在職棒裡發光發熱,當初說好要在一起一輩子,為什麼……

悲傷的後頭是後悔,後悔著自己為什麼要固執地進到大學裡,還不惜跟御幸大吵一架,到後頭還是悔不當初。

「我不要……」澤村想用手阻止眼淚的掉落,但卻適得其反。「留我一個人我不要,太突然了我不要……」

說好賽季結束後要一起出國,我都把時間喬好了,今天晚餐也都做好,就等你回家一起吃飯、看電視、做檢討……

澤村腿一軟,還是沒能撐住自己的身體,他拉著病床上的把手半跪著。

「你說過要一起、一輩子走下去……」說著說著澤村的聲音越來越小聲,最後停頓一下後像是想起什麼的對著病床大吼:「你這個騙子,欺騙我,渾蛋一也!」

「澤村?」

在澤村吼完後身後卻出現不是護士責罵的聲音,而是他熟悉不過的。他張大雙眼,僵硬的轉過頭,只見御幸右手肘纏著繃帶,一臉是發生什麼事的模樣。

澤村呆愣地望著御幸用著沒受傷的手抓著頭,輕聲的對他說是在比賽是被對手的投手所投的觸身球打到的,只要好好靜養幾周就能痊癒。

御幸難得老實的一五一十交代清楚,但澤村卻一反常態的盯著他瞧,兩人之間頓時充滿著沉默。

 

 

29. 意外的求婚

 

「爸爸!」

突然從御幸一旁的拉簾外衝進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對著病床又哭又喊,澤村半跪在地上,原本拉住的把手的手在病床被推離急診室後無處可放,御幸蹲了下去,牽了起來。

「我沒事了,澤村。」

「嗯……」

「還站得起來嗎?」

澤村搖了搖頭。

「你什麼時候就在我身後的?」

「這個嘛……」御幸狡黠的眨了眨眼,把牽住的手往自己方向拉近,接著微微低頭在無名指的地方落下一吻。「你願意跟我一起過一輩子嗎?榮純。」

意外的名字被喊了出來,澤村睜著眼睛直盯著御幸,嘴巴微微張大,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雖然有些突然,但,我早就想這麼做了。」

御幸用受傷的手彆扭的從口袋裡掏出一枚戒指。

「你願意嗎?」

急診室的人來來去去,呼喊聲起此彼落,但在半掩的拉簾裡卻流轉著寧靜,彼此的呼吸聲都輕而以舉的被納入耳裡,兩人的心跳聲藉著相握的手傳給對方。

還掛在眼眶外的眼淚滑落,澤村沒有心思去理會。

「哪有人在這裡跟我求婚的啊!」

澤村一把抽回被牽住的手,順帶把御幸手裡握著的戒指也搶了過來,二話不說直接帶在手指上。

「竟然吻合!你這傢伙是什麼時候量的?」

「榮純……」

「啊啊啊,」澤村用力的把眼淚擦掉。「你每次受傷都不說清楚,也都不打電話跟我說,我都會亂想我才不要之後都過這樣的生活,我……」

話未說完,他早已被御幸擁進懷裡。

「願意早就說過不少次了,你這傢伙……」

澤村輕輕的搥了御幸的胸膛好幾下。

「好好好,我們回家吧,御幸太太。」

最後一下痛的御幸一時間無法站起身。

 

 

《30. 滾床單》

 

為了慶祝澤村終於從大學畢業進到職棒裡繼續當他的後輩,御幸破例帶他一起出國住五星級飯店。

拉著行李箱的澤村一踏進總統套房的時候,完全眼睛一亮,立刻把行李什麼的直接往一旁一丟,接著一個小跑步往套房中央最大張床奮力一躍。

「好大、床好舒服!」

「不錯吧,我可沒有騙你。」

在出國前澤村可是百般的懷疑御幸真的會大手筆的入住這般高級的套房,所以在櫃台拿到鑰匙的那一剎那,澤村雙眼簡直閃閃發光。

「難怪你說滾床單會很舒服,光躺就很舒服了。」

御幸笑而不言,只是默默的把兩人的行李都放好,把澤村一進門就亂丟的大衣用衣架掛好,接著鬆了鬆衣領正要往主臥室走去時,看到裡面的情景又不禁一愣。

「哇~~~哇哇哇!」

澤村正在king size的床上翻滾著,還時不時的拉著身下的床單一起行動。

「御幸你看,這張床好大啊,我翻這麼多圈都不會掉下去耶~」

「你在做什麼?」

「你不是說要滾床單,所以我都會拉著床單一起滾哦。」這時澤村已經被床單層層纏住,只露出一顆頭跟御幸講話。「可是床單只有一件,這樣御幸你就不能滾了。」

聞言,御幸依稀聽到自己鼻樑上的鏡框發出斷裂聲。

不,是他自己理智斷線的聲音。

他把眼鏡拿了下來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單膝跨上床鋪上,一個側身就把整間房間的燈光全數關閉,只留落地窗外的零星月光。

「你的是小孩版的滾床單,我說的,可是大人的呢。」

 

至於隔天在他們退房時,進來打掃的清潔人員所看到的凌亂的情景,那又是題外話了。




--------END-----------

終於寫完了QwQ

雖然其中有些根本不是短文,但還是努力的填完(癱)若要說有沒有收穫我想應該是有,期待下一次某根筋不對又找個三十題來玩玩(喂XD

至於在26.澤村所迷上的遊戲,其實我有一陣子也很迷(雖然現在也是)還一度想買老婆的黏土人。活動開催的時候真的會算準什麼時候體力值會恢復,還有打到一半如果有人打斷你,第一個開罵就是"你浪費我的體力值耶,你知不知道體力值很難集嗎"XDDDDDD

最後,強制拉燈只是怕被LFT警告(找藉口www)蠢蠢的才是小天使啊=ω=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78)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