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旅行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為噗浪的御澤推廣中心在去年六月的主題集合短篇

-->食用時建議搭配Taylor Swift 的Blank Space這首歌(連結為youtube)




01.

把行李箱上鎖,御幸把家裡打掃一遍,仔仔細細的幫用了許多年的家具套上防塵套,書架上的書被包上白紙,櫃子上的裝飾品全部都收進紙箱裡。

在收納擺在外頭的相框時,御幸拿起一個有著藍白相間的相框,裡面有著他們兩人一起的合照,那時陽光璀璨,炫目的讓人無法直視,御幸記得他們正在南洋的一座小島上度假,水色清澈美的讓他歷歷在目。

他輕輕地撫摸著相片中澤村的臉龐,相框是他們去大賣場時他無意相中的海洋風相框,上面有個船舵以及他很喜歡的標題:Love forever。

正當御幸把相框翻鍋來要放進紙箱中時,在相框後的被寫上的字跡才暴露出來。

與御愛河,永遠。

字體永遠如同高中時期的可愛,只有中間的御寫得特別工整,但御幸卻瞪著那幾個字好一會,最後他把已經上鎖的行李箱解鎖,把相框連同裡面的照片再次放進裡面。

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他才揹上背包拉著行李箱把大門重重關上。

從今天起,他要自己一個人去環遊全世界。

是個承諾,遲到的實現。

載他去機場的是倉持,作為御幸多年倒楣的朋友在聽到他正值壯年就要放棄職棒去環遊全世界,還是不禁愣住。

「你不後悔?」

「後悔的事情已經做很多了,也不差這一次。」

御幸不免自嘲的笑著。

倉持明白他指什麼事情,所以只是專心開車就不再多嘴。

「不連絡其他人嗎?」

「不需要大肆宣揚吧。反正賽季開始大家就會知道了。」

「……至少一天要給我一個訊息,不然在臉書上放照片也是可以。」

御幸用像是第一天才認識他的表情看他。

「你是倉持洋一嗎?還是是別人披著他的皮過來的。」

「喂!沒禮貌!看在我們多年的交情上我就勉強的擔心你一下,除了我還能有誰擔心你?」

語畢,兩人一同陷入詭異的沉默之中。

「我會的。」好一會的停頓,讓倉持以為就會沉默到機場,沒想到是御幸先打破僵局。「我會拍很漂亮的風景放在臉書上的。」

謝謝你了,倉持。再見。

御幸下了車,在搖下車窗的副駕駛座外對著裡面如此說道,倉持沒有進到機場,只是把車開到機場外圍的空地上,在車廂裡看著一架又一架的飛機起飛又降落。

這之中應該會有一台是御幸搭的飛機吧。

他並不是不知道御幸突然說要環遊全世界的原因,原本以為他會在職棒圈裡待一陣子再去實行,沒想到才過個年就立即向上面遞出辭呈,龐大的違約金眼睛都沒眨一下的交了出去,然後不到一個禮拜就要出境,快速、果斷、讓人錯愕,殺的倉持措手不及。

「你不知道少了你今年的職棒真的淡色許多。」

倉持知道不管自己說什麼也無法挽回下定決心的御幸,因為他不是他,不是澤村榮純。

「蠢村,你真的要好好地照顧那傢伙啊。」

 

02.

胸掛著一台相機,拉著簡單的行李,以及戴著足夠的旅費御幸就獨自一人踏上旅程。

他想用自己眼睛看盡全世界,想用相機把所見到的人、事、物記錄下來,至於一天的行程都是隨心所欲,通常都是在當天的早上才會決定要去哪走走,輕鬆自在無拘無束。

還在日本的時候早上總是會跟澤村爭吵是要吃日式早餐還是西式早餐,通常澤村總是會用耍賴贏得最後的勝利,但有時候也會妥協的選擇御幸喜歡的日式早餐,但是在國外,御幸卻不嫌膩的吃著三明治,喝著加奶的拿鐵。

若兩人一同外出的話御幸就會站在他的右側,也就是靠近車道的地方,同通常澤村總是會不自覺的走到車道那,之前還有次差點被車撞到,從此御幸就沒讓他靠車道太近。

但是現在是自己一個人,御幸還是習慣走在外側,不管那個國家是右駕還是左駕,習慣儼然要改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改的了,更何況他也沒有更改的理由。

再次出境他來到澤村之前總是囔嚷要去的國度,比起日本更早盛開的櫻花在車道兩側美不勝收,御幸忍不住閉上雙眼任憑櫻花的花瓣掉落在自己身上。

--你傻啊,不是對櫻花過敏,怎麼盡往花叢衝去?

--你不覺得很漂亮嗎?

耳邊就像有著一陣又一陣的打噴嚏聲,接著他就會拿出自己的手帕讓他擤鼻子,雙眼紅腫像是被誰欺負般的讓他想大聲斥責也狠不下心。

美,但更美的卻不在其中了。

這個國家的文具行總是琳瑯滿目,御幸戴著墨鏡卻在裏頭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現在雜誌上,雖然是個像是用畫拼湊成的文字,但他還是在其中勉強的認出幾個與日文相似的文字,還有數字來推測這本雜誌可能過期一陣子了。

他來到放滿小冊子的架子,忍不住挑了一本印有滿滿棒球小圖案的日記本,以及買了顏色繽紛的色筆。

他把前陣子拍的照片洗了出來,認真的把照片一張又一張的貼進日記本,還在照片的下方寫下自己的想說的話。

在青年旅社裡御幸坐在自己的床位上看著躺在行李箱的數本日記本,幾乎是一個國家一本,隨便一翻就充斥著美景或者是異國特有的景象。

若要說缺少什麼,就屬他自己的照片吧。

「大哥哥,買花嗎?」

在一個巷口御幸被一個綁著麻花辮子的小女孩抓住褲腳,她眨著大大的雙眸,濕潤的看著他。

御幸蹲下身,彆扭的用剛學到的語言柔柔的說:「多少錢?」

買下整束花後,御幸看著能倒映自己身影的玻璃,按下胸口前相機的快門。

「生日快樂,榮純。」

 

03.

高中畢業就進到職棒,御幸立刻接受成人世界的洗禮,每天除了沉重的訓練還有殘酷的人際關係要煩惱,只有在睡前跟澤村通電話,這時候才能讓他感受到世界短暫的幸福。

隔年澤村追著他的腳步來到同樣的球隊,也受到他當初入部後的洗禮。澤村與他不同,他會難過、會失落、會沮喪,他說就因為御幸你都不難過,所以我就代替你哭。

「我不是不難過,是我還有你。」

御幸越是這麼說澤村哭得越兇,就如同他所說的,他是替兩個人哭的。

哭泣的澤村是最醜的。

所以你不要我嗎?

澤村一邊揉的淚眼汪汪的眼睛一邊用衛生紙擦鼻涕。

「不要用手揉,會發炎的。」

御幸把他的手拉下來,把附近放著的毛巾取了過來,代替手帕的擦拭澤村臉上的淚珠。

淚水的洗禮讓澤村看不清楚前方,等擦拭的觸感離開後,他才發現其實他們離得很近。

澤村有些受窘想要退開,但卻被御幸手中的毛巾勾住,直直地往前拉近。

就算他們坐在休息室的地板上,就算他們是在他們的宿舍裡的床榻上,御幸完全不管,只想要眼前的人而能夠不要再去想其他事情,只要想著他,只要滿腦都是他就不會難過了。

唇上的柔軟,濕潤的溫度,追逐的遊戲挑戰彼此的肺活量,世界在怎麼殘酷只要擁有彼此一定會有轉機。

那時候這麼想,現在御幸也是這麼想。

擁有著,就算是用另一個形式,他們仍擁有著。

 

御幸帶著相機走進一個國家的內部,看盡各種人情溫暖,富裕的市區每個人穿金戴銀,貧窮的鄉下卻讓他感到家的溫暖。

走在大都會區裡沒有一個人會對一個拿著相機到處走動的感興趣,甚至是視而不見。

在繁忙的日本裡他們是不是也對周遭毫無感覺?

搭著列車御幸在車上看著從遠處走來的小男孩,他頭上戴著棒球帽手中提著麵包籃,滿載香氣的麵包卻乏人問津,御幸在他走到他那時把他攔了下來。

「弟弟,你的爸媽呢?」

「死了。我要需要錢大哥哥可以幫忙買一個麵包嗎?我做的麵包很好吃喔。」

「你需要錢做什麼?」

御幸短暫的詢問小男孩的動機後就把整籃的麵包都買了下來。

他胸前掛著相機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提著麵包籃,他走出車站就立即看到蹲坐在地上渾身髒兮兮的小孩。

「我這有麵包,給你吃吧。」

那個小孩看到御幸手中麵包籃裡的麵包眼睛完全一亮。

「謝謝你。」

他感激的向御幸一鞠躬,只從麵包籃拿出一個麵包放進懷中。

「不再多拿嗎?」

「沒關係,我一個就可以了。」

說完,那個小男孩快步的跑開,但御幸卻不生氣,之前他總是在一旁看澤村買些小零食去送路邊完全不認識的人吃,現在換自己做倒是很新鮮。

在他繼續提著麵包籃要去預定入住的旅館時,身後卻出現雜亂的腳步聲,他回頭一望,沒想到那個跑走的小男孩竟然是去找他的同伴過來。

御幸也大方的把麵包籃全部交出去,他在一旁揣著相機,把儘管肚子餓還是有規矩的排隊拿麵包的畫面拍了下來。

他叫那些孩子跟他一起合影一張,教他們使用相機,看著他們一臉興奮的拿著拍立得洗出來的照片到處炫耀。

「榮純,其實小孩子真的很可愛。」

 

04.

一個旅程御幸走走停停,直到他來一個教堂,潔白高聳的佇立在一個湖面上,今天恰好有對新人在這裡舉辦婚禮,簡單的擺設兩旁卻坐滿的人,不一會後響起結婚進行曲,穿著白皙婚紗的妙齡女子就被自家長輩牽進教堂,新郎身形高大挺拔,帥氣逼人,完全是天作之合。

新人背對著御幸在牧師的帶領下接受神的祝福結為連理,那個身影卻讓御幸忍不住想起那次比賽結束後下了場大雨。因為錯過接駁車而必須自己想辦法回球隊的他和澤村就暫時的躲進一間教堂裡避雨,幸好在球袋裡總是會放著一兩條毛巾,他們趕緊把身上的雨滴擦拭乾淨,教堂外面天色昏暗又帶著濕冷,跟現在完全反差,但是新郎掀起新娘的頭紗時,御幸拿起相機按下快門。

沒有牧師的祭台,外頭又是雷電交加,澤村把毛巾覆在頭頂上擦拭,御幸看著這般的背影遲遲回不過神。

「我們結婚吧。」

「……哈?」

御幸站在他的左側,澤村站在他的右側,中間是教堂的十字架,御幸推了推眼鏡重複再說一次,這次澤村的臉紅了起來。

「回覆呢?」

「哪、哪有人這麼突然?」

「我要掀頭紗囉。」

「什麼頭紗!」

語畢,御幸作勢要把他頭上的毛巾掀起,讓澤村更加慌亂。

看著遠處的新人已經在交換誓言之吻,御幸放下相機輕輕的撫摸著眼睛。

「榮純,看吧,我找到了那時候說好要帶你去的教堂,雖然很簡單雖然可能沒辦法邀請太多人,但是、但是……」

御幸垂下眼瞼,前方的水池水映著他的倒影,熟悉不過的臉龐上沒有笨重的鏡框也沒有帶任何的隱形眼鏡,毫無遮擋物的眼眸流露著金黃色的光芒,轉動之間總是會像小太陽的照亮他的心。

是他的太陽,他的世界。

「榮純,你還有哪裡想去呢?」

 

 

 

《思念》

失去了才明白擁有過的好。

 

《旅程》

這是一個承諾,儘管已經支離破碎,但我還是想完成它。

 

《淚》

因為你不哭,所以我哭。

 

《毛巾》

無法給你全世界,但可以給你全部的御幸一也。

 

《眼睛》

代替我,看這世界。 



--------FIN------------

因為小標題會破梗,所以我就放在最後面,可以相比對一下。

起因是因為我開噗浪時恰好錯過投稿,所以就把每一週的主題都記錄下來,在這裡一口氣的寫成小短篇,來滿足一下^^

雖然之後的不是錯過時間就是沒靈感作罷,不過這篇也寫得很不知所以然,所以還請大家多多包涵了。

希望想表達的有呈現出來>"<

祝大家看文愉快囉~~~

 
评论(34)
热度(82)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