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48 4

【御澤】細數流年 52. 女籃X比賽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的話,就請往下拉吧~~





52. 女籃X比賽

坐在頂樓的樓梯間上,澤村把其中一個便當盒交給御幸,而對方則倒杯熱茶跟澤村交換。

兩人的動作熟捻,似乎這麼做早就是平常了。

「對了,下午籃球部會進行先發球員的決定賽,不知道你有沒有空過來看?」

「……咳咳!妳說什麼?」

吃到一半御幸被澤村突然的問話嗆到,他連忙的喝下熱茶舒緩一下。

怕他會有奇怪的想法,澤村趕緊補充:

「當然我也有問過前園學長、倉持學長,還有小春跟降谷都說會過來看看,所以我就想沒有跟你說一聲好像過意不去。」

其實御幸有那一瞬間還真的以為自己是特別的,他趕緊收起失落的情緒。

「不過也不是說什麼很重要的比賽,如果你沒空的話……」

「既然他們都有空過去看,那我也會過去的。」御幸打斷澤村的話,繼續說:「在哪裡開始呢?」

「在體育館,算是練習結束後進行的。」

澤村滿意的看著這次算是很成功的煎蛋,沒有注意到一旁的目光。

「哎啊,這個章魚怎麼缺一腳?」

「欸?」

聽到御幸一聲驚呼,澤村連忙看過去。小香腸被切得有些歪七扭八,而御幸那個便當盒裡的小香腸的切花卻沒有顯目的四個瓣。

「這哪有缺一腳,你看,這裡不是有嗎?」

「這麼小的叫做一腳?哎啊,這章魚小香腸失敗了。」

「哪有失敗!說的好像你會做得很好似的。」

「我不管,這個我不要吃,妳的拿過來交換。」

說完御幸就把自己盒中的小香腸跟澤村的交換,不顧她的驚呼一口吃下。

「欸,那個我已經咬過、了。」

話說到一半,自己吃過的小香腸已經不見了。

「嗯,有點焦。」

「又沒有叫你吃!」

澤村氣呼呼的把被迫交換的香腸丟回去,畢竟她算是料理新手,所以做出來的食物有一半會有些燒焦,通常失敗的澤村都會放在自己的便當裡,而交給御幸的是比較能端上檯面。

「但不難吃。」

「哼。」

澤村鼓起臉,感覺自己的脾氣似乎被人安撫。

「好,就決定妳的晚餐就是香腸大餐,讓妳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章魚小香腸。」

「……我說御幸學長,晚餐幫我留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特地額外做吧。」

御幸面帶笑容轉向澤村,把澤村看的心裡有些發毛。

--難道她說錯了什麼嗎?

「澤村,難道妳要我繼續吃這個四不像的章魚小香腸?」

「……」

澤村偏頭想了想,似乎哪些對了但又好像不對,她咬了咬被人強制塞進嘴裡的香腸,最後因為真的想不出個所以然就隨他去了。

青道籃球部內部細分成女籃及男籃,所以在練球的時候雖然是都在體育館裏面,但通常都會分成兩半各自練習。

在棒球部的練習時間結束後,大家趕緊收拾好環境後就趕到體育館。

澤村雖然跟他們說是要決定比賽的先發選手,但其實是她們的教練──佐藤老師想確認她們的狀態如何,所以比賽開始後只要她一確認好就會讓那名球員下場。

他們一到體育館後,正好是佐藤吹哨子換澤村上場。

澤村一上場就出現異樣的氛圍,原本熱絡的體育館卻瀰漫著安靜,沒有人出聲說話,全部的人都屏氣凝神盯著上場的澤村,不論是運球、抄球還是上籃得分,連點掌聲歡呼都沒有。

「嗶!」

佐藤的哨聲像是劃破寧靜的空間,大家立刻隨後給予掌聲。

「原野換澤村。」

澤村用力的呼出一口氣,面帶笑容地把背號球衣脫了下來交給被稱為原野的女生。

「原野學姊,這給您。」

這是棒球部在他們到來後第一次聽到澤村的聲音。

把球衣交給別人後,澤村就背對著球場走到板凳去,但,她所坐的位置卻離其他人有段距離,而那聲哨聲也開啟其他人的歡呼聲。

澤村把板凳上的毛巾拿起來覆在頭上,打開一旁的水壺仰頭喝了喝。

這模樣的身影,說真的看在他們眼裡卻有些酸澀。

原本倉持是要出聲叫她,但卻看到男籃那邊有人走了過去又作罷。

「切,又跟英郎學長有說有笑,明明什麼本事都沒有。」

「噓,小心被教練跟隊長聽到。」

在他們附近的女生像是女籃成員在一旁討論。

「又沒什麼,平時練習也不能練太久,什麼一下子就要休息,就打棒球就好了還來這裡做什麼。」

「是啊,鈴音也沒有說錯,突然出現就說要上場,開什麼玩笑!我們也是練了兩年,就要把上場位置給她,憑什麼。」

「也不知道男籃那邊的人在想什麼,那種女生有什麼好?」

「花瓶?」

「超像的啦。」

議論紛紛的人越來越多,直到聲音太大聲讓佐藤往她們這看來後才打住。

「澤村!」

降谷在眾多的聲音中大聲喊她,讓附近的人都露出錯愕的表情。

「欸?」

正跟男籃的人有說有笑的澤村一看到他們的身影立刻開心的從板凳上躍下來,跟其他人打聲招呼後就繞著球場跑了過去。

「我還以為你們不會來了呢。」

澤村的大嗓門讓整個體育館短暫的充斥她的驚呼聲,這算是他們到體育館後終於見到跟平常一樣的笑容。

「不然妳以為我們忘記嗎?」

「嘿嘿嘿。」澤村繼續露出傻笑。「我以為會更晚才會出現,這樣你們吃飯了嗎?」

「這次想跟妳一起吃,就叫煮飯阿姨晚點來。」

「監督願意?」

白州在一旁點了點頭,前園跟倉持兩人一搭一唱的跟澤村說片岡知道後用怎麼樣的表情說可以。

而降谷安靜的在一旁附和的點頭,春市則時不時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

至於御幸則若有所思地環顧球場內的人,甚至是男籃那邊。

「所以妳之後就不用上場了?」

「嗯?」

「這麼短?」

「哪有短!」澤村不滿御幸的說詞,像是炸毛的貓強力抗議著。「我可有抄到球耶,三助攻還有十分得點,你沒有看到我兩次帶球上籃嗎?」

「哦?有嗎?妳什麼時候助攻怎麼沒有看到,只看到妳把球傳給別人啊。」

「那就是助攻啦!」

「嘻嘻嘻嘻,就是偷懶不想自己投就傳給別人嘛。」

「才不是這樣說的!」

御幸笑嘻嘻地逗著澤村,一個眼神恰好跟不遠處的人對上,他沒記錯的話是之前寫情書給澤村的那個人吧,他笑笑的用帶點示威的眼神瞪下對方。

「難道妳不想偷懶一下嗎?」

「你這傢伙怎麼開口閉口都是偷懶啊!明明就是自己想還說別人。」

澤村氣呼呼地舉起手忿忿的抗議著,其他人在一旁用笑聲大力附和著,而御幸笑的更是開心。

--這樣的澤村才是最棒的。

在和樂融融的同時,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希望澤村能早點歸隊。

這樣的籃球部根本不適合她,而澤村她自己也明白吧。

 

隨著離冬季合宿的時間越來越近,大家更加賣力的在做準備,而澤村也在這段期間內離校跟著女籃一起去比賽。

由於winter cup是每個縣市都只能派出一支隊伍出來,再加上夏季聯賽的冠亞軍,以及東道主名額一名,一共是50支隊伍要進行一對一的淘汰賽,所以要參加就必須贏得縣內的冠軍。

跟棒球不同的是她們有可能在同一天會有兩場比賽,所以在得知澤村要上場時,御幸總是免不了在擔心她的身體是不是能負荷。

而這一點,片岡就直接算好她們可能結束的時間打通電話給佐藤確認。

冬季杯的預賽是先用淘汰賽,把入選的八支隊伍先砍成對半後,在進行循環賽。

在決定最後入選的隊伍是哪支時,澤村突然在棒球部練球時出現。

「澤村?」

在守備練習告一個段落時,在板凳區的高島眼尖的發現到她。

「高島老師。」

澤村笑笑得向她揮了揮手。

她站在球場外對著鐵框內的人說話。

「這時候怎麼有空過來?」

「呃……今天算是休戰日,所以佐藤老師就放我們一天假。」

「澤村!?」

大家看到她後也紛紛的過來。

「你們過得如何啊?」

「還不是跟以前一樣,該說說妳吧。」

「還過得去啦。」聽她這麼說,那天有去體育館的人都不予置評。「其實是有事找你們的。」

「找我們?」

他們之間隔著鐵網就聊了起來,完全沒有人想過要到外面去。

「是啊,明天就要決定是哪支球隊進到決賽,所以想要邀請大家去看比賽。」片岡也走了過來,澤村連忙挺起腰桿。「明天的比賽很重要,我們會派出強大陣容迎戰,我應該也會被排進去,是我自己覺得應該會是意義重大的比賽,而且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真的贏了話,怕之後決賽不在東京比就不能跟大家分享了,所以,才會想要邀請大家、還有監督跟高島老師,請務必到會場觀戰。」

澤村慎重的向他們一鞠躬,吉田有些感動的摀著嘴,片岡則在一片沉默中率先給予回覆。

「幾點比賽?」

「欸?」

「明天就只要晨練,接著就去會場,妳們應該會連比兩場吧?」

「……是、是的!」

「有疑問嗎?」

「……」沒有得到大家的反應,片岡還環顧他們一周。「沒有!」

御幸是第一個喊出聲,接著倉持跟前園才趕緊喊道,讓一聲「沒有」講的零零落落的。

「既然大家都可以去的話,我會努力的!」

原本還有些緊張的澤村,這下子只有興奮的情緒。





---------TBC----------

買了筆電,終於打字不會卡卡的,所以今天再來打擾大家啦www

來到有點黑子籃球的章節,還真的在寫的時候參考了不少他的設定,寫的時候都在想:當初在構思的時候是不是想寫赤黑,完全是在練習寫籃球梗嘛(笑)

會有趕進度的感覺應該是因為這禮拜有重大節日吧(雖然是國外的),但錯過了萬聖節,這次會錯過聖誕節嗎?請讓我們繼續的往下看下去(喂)XDDDD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48)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