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51. 晚餐x午餐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的話就請往下拉吧~





51. 晚餐X午餐

御幸意外的脫隊本來就是讓打線弱化的原因,大家也因為為了彌補這個缺失也都盡全力的去練習,所以他們在沒有御幸的參與下打進前四強,說真的讓他們的信心大增不少。

在決定冠亞軍時,要不是在最後小野跟降谷搭檔時發生失誤,讓他們與冠軍擦身而過。

比賽完,片岡給他們一個短短的休息時間,讓他們就就地解散,有人在附近逛逛,有人則是去打擊場打擊。

到了下午的部活時間,在集合的時候倉持發現澤村還沒有出現。

「奇怪了,她是身體不舒服嗎?」

「生理期?」

「應該不是吧?今天也沒有聽她說過。」

春市邊說邊跟降谷確認,後者也點了點頭。

如果大家都不知道的話,問降谷也不清楚的話,那麼還有誰會知道呢?

大家一邊留意棒球場附近的動靜,一邊拿著球具進行自主練習,但還是忍不住討論起來。

御幸算是晚進到棒球場,看大家竊竊私語就湊了過去。

「你們在討論什麼啊?」

他揚著絕對會被倉持動用格鬥技的笑臉,但是卻沒有發生他猜測的後果。

「我們在討論澤村是去哪裡了,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棒球場。」

「哦,你們在找她啊。」

御幸低下頭搔了搔,所以沒有看到大家各個的表情有些怪異,尤其是降谷。

「御幸前輩知道澤村去哪嗎?」

「不,降谷小朋友,你應該要問你為什麼會知道澤村去哪裡。」

倉持在一旁趕緊加話。

「嘿嘿嘿,因為我才是棒球部真正的隊長啊。」

言下之意就是倉持你這個代理隊長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

說完額冒青筋的倉持完全不管御幸是不是身上帶傷,直接在原地給他一記鎖喉。

「你的廢話說完了沒有?」

「說、完……了。」

御幸艱難的拍著倉持的手,幸好他受傷的不是脖子或者是肩膀,不然可不堪倉持用力的固定。

「她被女籃的教練借去打winter cup了,所以現在應該在籃球場練習。」

「………哈?」

一聽到籃球降谷的臉整個變了,春市在一旁慌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原本御幸還想要故弄玄虛一下,但礙於他的脖子正在倉持的手中,所以就一五一十地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交代清楚。

「完全沒有想過澤村她以前竟然這麼厲害。」

大家臉色各異的拿著球具在原地討論,但不一會片岡走進來看到這般的大家,他們還來不及閃躲下一秒就接到更嚴厲的課題。

 

夜晚,自主練習結束後,早已用過餐的大夥人相繼離開室內練習場,紛紛到澡堂報到。

身為高年級的學長,御幸擁有優先使用澡堂的特權,比起跟其他人擠在一起洗澡,他更愛自己獨自一人泡在熱水裡放鬆身體,所以他早早就盥洗完,把毛巾隨意的披在肩膀上到自動販賣機買杯熱飲來喝。

他靠在牆邊單手拉開易開罐上拉環,正要仰頭喝下時,卻發現腳步蹣跚的人正緩慢的走進宿舍的大門。

「……澤村?」

「唔?」

忍不住喊出口的話在對方停下腳步看過來後,御幸表情也有些僵硬。

頓時間,兩人大眼瞪小眼。

入冬的夜晚時不時吹著冷風,而走進來的人卻穿著短袖短褲,外套還綁在腰間上,澤村像是不覺得寒冷的抱著籃球在寒風中漫步。

在御幸叫住她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但是話一出口他才想起他們兩人似乎還在冷戰,在那之後唯一有交集的應該就是昨天了吧。

感覺有些恍如隔世般。

「咳!妳怎麼穿這樣?不會冷嗎?」

御幸用喝飲料來遮掩自己莫名感到的尷尬。

相對他,澤村倒是回過神後檢視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搔了搔臉。

「因為是剛練球完,所以還不覺得冷,你呢?也不是穿的很少。」

說著,澤村把腰間的外套解了下來穿上。

「剛練完?從下午四點練到現在?」

「對啊。」

澤村把外套的拉鍊拉上。

「那妳吃過飯了嗎?」

其實御幸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才會拋出說完連自己都會無言的話。

「呃……」澤村抓了抓頭。「我好像忘記叫降谷幫我留飯了。不過沒關係,現在還好。」

澤村笑了笑的說著,但在說完時肚子卻傳出咕嚕聲。

兩人又再次大眼瞪小眼。

過了用餐時間青心寮的煮飯阿姨就下班了,所以現在根本沒有食物可以吃。

「過來吧,看看食堂裡面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吃。」

御幸一個仰頭就把手中已經變冷的飲料一口飲完,轉身把罐子丟進一旁的回收桶中就往食堂走去。

原本澤村想無視他的話,但一邁出腳步肚子又不爭氣的發出咕嚕一聲,她重重嘆口氣後只好跟了上去。

「練球的時候沒有時間可以吃飯嗎?」

御幸邊在廚房裡翻找食物邊問她。

「拜託,吃完再打籃球我一定會吐的,更何況在練的時候根本沒有時間去想自己餓不餓。」

「妳應該沒有忘記妳不可以太激烈的運動吧。」

澤村的心頭猛然一驚,隨後才想起御幸也算是知情人之一,這才放下提心吊膽的心。

「這我當然知道啊,不勞您擔心了。」御幸沒漏看她突然一頓的動作,但還不知道原因就聽到她繼續說:「話說回來,我們倒底是要找什麼?」

「今天的晚餐根本沒有剩下來,我還以為多少可以讓妳充飢一下。」

「沒關係啦,運動過的人食量本來就比較大。」

澤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所以就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她抓了抓頭,有些無奈。

「只好等明天早餐了,那時候再多吃一些補回來囉。」

「這樣妳不會餓過頭嗎?」

「放心啦,有不是一天兩天這樣了,只要練球就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御幸把冰箱門關上。「只好這樣了,妳先去洗澡,晚餐我會想辦法。」

「……嗯?欸!」

走到門口的澤村因為他的話錯愕的轉過來,而御幸卻不斷地催促她趕快去泡個熱水澡。

「好了我就會去妳房間找妳,快去。」

「這麼晚了你要出門嗎?」

「從現在起就是我的問題了,妳快去洗澡。」見澤村還不乖乖動作,御幸下達最後指令。「這是隊長的命令!」

不知道御幸要做什麼,澤村只好先回自己的房間,太久沒有長時間碰籃球導致她現在全身有些痠痛,泡了熱水澡有讓她身體舒緩不少,在把頭髮弄乾後御幸也剛好敲了她的房門。

「怎麼了?」

「這個給妳。」

御幸把手中的便當盒遞了出去,澤村則狐疑地盯著那個盒子看。

「你跑出去嗎?」

「怎麼可能!這時候這麼冷。」見澤村不願意拿,他強硬地把便當盒塞到她的懷裡。「時間有些晚了,妳就先將就一下。明天還是這樣的話,我會幫妳留晚餐。」

「……」

摸著沉甸甸的盒子,澤村頓時說不出話來。

「好了,妳趕快進去吧,外面越來越冷了。」

「御……」

不等她說話,御幸手插在口袋裡一邊說著好冷啊一邊小跑步的跑上樓。

澤村坐在書桌前把便當盒打開來,裡面裝著是熱騰騰的、有著金黃色的炒飯。

她盯著飯盒裡的炒飯許久後才用湯匙挖一口進嘴裡,而嘴裡的香味在她咀嚼下卻多了另一個味道。

 

翌日,因為棒球部跟籃球部的練習時間完全不同,所以澤村只能利用上課時間去二年級的教室去找御幸。

她提著便當袋從教室走了出去,沒有注意到教室的同學睜大雙眼看著她離開,一路上的人也都行注目禮,而澤村全部一概沒有察覺到,是到了御幸班上的門口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好像做了會讓人爆炸的事情。

「澤村?」

率先發現她的是靠在窗邊的倉持,這時候的他正跟一旁的御幸講隊上的事情,被他猛然的喊住,澤村在御幸看過來之際趕緊把便當袋藏在身後。

「哈囉,倉持學長。」

「欸?是一年級的女生。」

「找倉持的?」

在澤村出聲打招呼後教室裡開始出現討論聲。

「不要亂講,她是我們棒球部的投手,澤村啊。」

倉持把手插在口袋裡走了出去。

「真是的。」

其他人都笑了笑的沒再多說,畢竟贏得秋季大會的冠軍,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他們棒球部有個一年級女投手。

「今天怎麼會過來?」

「呃……」

「聽說妳之後都要在女籃那啊,那要持續到多久?能趕得上我們冬季合宿嗎?」

「嗯,說好要在那幫忙到winter cup打完,如果提早結束就會提早回去。」

「那妳就故意隨便亂打,這樣就能夠很快回來。」

「你怎麼跟御幸學長說一樣的話呢?」

「欸?」倉持有些詫異,但他還是嗤鼻一聲:「真衰,竟然跟那傢伙一樣。」

「哈哈。」澤村忍不住笑了出來。「其實我是有事要找御幸學長,可以請倉持學長幫忙一下嗎?」

「哈?」

搞老半天人家是要來找別人,倉持搔了搔頭,應了聲說好就惡狠狠的瞪著早就一直注視他們的人。

「喂,找你的。」

御幸揚起欠揍的笑容,笑了笑的拍著倉持的肩膀。

「嘿嘿嘿,真不好意思吶,哥哥大人。」

「欠揍!」

御幸閃著倉持只是作作樣子的肘擊,趕緊走出教室。

「怎麼了?」

明明已經想好的說詞但在本人面前卻又難以啟齒,澤村為難的皺了皺眉。

「那個……」

「嗯?」

「謝謝你的晚餐。」

澤村握緊身後的便當袋的把手,視線完全不敢看他。

「……」

「我先說,是因為真的太餓了,所以我全部都吃完了,而且如果沒有焦味的話其實真的很好吃。」

澤村算是豁出去了,然後把便當袋快速地塞進御幸的懷裡。

「因為早上不用晨練但有太早起,所以我不小心把午餐多做了,算、算是昨天的謝禮。」說完還後退一步向他一鞠躬。「真的非常感謝您。」

不等御幸做反應,澤村趕緊轉身跑走,留下滿間教室的人圍觀傻在原地的人,接著用綿綿不絕的口哨聲及掌聲把御幸的理智喚回來。

「喔喔喔喔喔喔!!!!」

「是愛心便當嗎?」

御幸抱著昨天送出去的便當盒,腦中不斷地跑過走馬燈。

--那傢伙應該沒有想太多吧?

在眾人的簇擁下,御幸摸著頭一臉無奈何的表情說:

「沒想到我還是有行情的啊。」

「去你的。」

倉持立刻聽不下去給他抓進教室內修理一頓。

「哎哦,難不成因為洋一君沒收到所以忌妒了?」

「誰跟你忌妒了!少廢話!」

看到澤村用跟他講話時截然不同的神情面對御幸,倉持內心不斷地冒出無名火,而這股火勢只好對當事人之一的御幸燃燒。

最後,那個便當有一半是進到倉持的肚子裡去。

當然,有這天的前車之鑑,事後御幸又不小心幫澤村張羅晚餐,而澤村又做了便當回禮後,御幸對澤村說「與其讓妳找時間跑過來,不然中午找個地方一起吃」,澤村也覺得這方法可行,這件事情就瞞著倉持持續進行著。




----------TBC------------

好久不見了,最近三次元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外加手感、靈感出走),在這段期間內還有人喜歡細數流年,真的很感謝!!

雖然進度依舊緩慢,我會努力的把自己想要呈現的表現出來,雖然手感出走(因為很重要所以要重複一次)目前已經在努力的復健中。

睽違了好一陣子上來,想說的話累積的很多,但,目前還是先到這吧(笑)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0)
热度(5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