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參加婚禮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職棒設定

 



《參加婚禮》



一個寧靜的早晨突然冒出一連串的大吼聲。

「天啊,你怎麼沒叫我!御……」

一看到空著的位子澤村才想起,昨天他似乎是自己一個人睡。

他們一前一後從青道畢業後,就進入同一個球隊,接著名正言順的同居。

在職棒奮鬥了兩年後他們終於以一軍選手出賽,首次上場御幸就敲出再見全壘打,而澤村則完美的救援成功,兩人攜手協助球隊逆轉勝。

一場比賽讓默默無聞的兩人開啟知名度,甚至還有廠商找他們拍廣告。

昨天就是他們兩人各自接下的活動,所以去外地的御幸來不及回來,少了人型鬧鐘才讓他睡過頭。

澤村著急的下床,再慌張的盥洗,最後匆匆的換上潔白的西裝,在打上領帶時對著鏡子忍不住嘆口氣。

還未褪去稚氣的臉龐搭配成熟的西服,澤村怎麼看都覺得很突兀。

為了出席球隊隊長的婚禮御幸還帶澤村去百貨公司挑選合適的衣服,但不知道怎麼逛竟然逛到婚紗店,然後開始討論起哪一件好看,如果以後結婚穿哪一件會比較好。

當然是題外話,他跟御幸怎麼可能會有結婚的未來。

儘管他們都心知肚明,但也沒有戳破彼此的話繼續討論著不可能到來的未來,甚至各自買了一套禮服。

「隊長會殺了我們吧……」

不是主角的兩人卻穿的跟新郎一樣,再加上他們兩人出色的外表,不讓人生氣也難。

或許是他們從高中就開始交往,所以有些互動總是會讓隊友們很不習慣的皺眉。

「隊長大人,投捕夫妻又在放閃了。」

「什麼!」

一聽到他們又在秀恩愛不好好的練習,嚴厲的隊長就會衝過來給他們一擊。

澤村總是摸著被打的地方,完全聽不懂他們說的「乾脆你們在一起算了」,反倒是御幸總會火上澆油說「謝謝祝福」讓他們更火大的話。

身為戀人的他們不在一起要做什麼?

澤村是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但御幸總是聽完後微笑不語。

終於弄好的澤村看了看時間,已經沒時間去想其他事情,他趕緊出門攔了一輛計程車,跟司機報了地點後才拿出手機看。

螢幕上顯示御幸傳來已經到會場的訊息。

儘管他們的時間都被棒球佔領,但是在累的時候只要一個回頭就可以看到對方,在回家時有人跟你說聲歡迎回來,澤村覺得這樣就很足夠了。

不需要轟轟烈烈,只是對方還在身旁,哪怕只是平平淡淡他也甘之如飴。

終於到了會場,澤村不斷的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才下車,他怕現場會有許多記者跟攝影機,但是一看清楚目的地後,空無一人的情景讓見過許多危機局面的救援投手著實的傻眼。

「我我我我是走錯嗎?」

他看著手機上顯示的地點,反覆的比對教堂名字跟地址,甚至還跟路人確認,對教堂的冷清感到疑惑。

既然沒走錯,但這裡卻一點結婚氣氛都沒有。

懷著疑惑的推開教堂的門後,裡面的情景又讓他一愣。

沒有華麗的擺設,只有簡單的紅地毯,以及在他推開門後才響起柔和的音樂。

坐在兩旁的長椅上的人都不陌生,幾乎都是在青道時一起為甲子園奮鬥的前輩跟夥伴,甚至連教練跟高島老師都在。

「這……」

在紅地毯的另一頭是他昨晚趕不回來的戀人,他微微側著頭帶著笑容,在他的前方有個牧師還給他一個敬禮。

坐在外側的倉持看不下去後輩的蠢樣,他咋舌後忍住揍他的衝動用力的把他扯過來。

「倉持前輩,這……」

「遲到還話這麼多,先閉嘴!」

倉持凶狠的瞪了澤村一眼,讓滿腹問號的澤村識相的閉上嘴。

澤村被倉持拉著手走上紅地毯,這時輕柔的音樂變成婚禮進行曲,他左右張望卻沒看到新娘的身影。隨著倉持的腳步往前走,原本坐著的大家都帶著笑意的站了起來。

「真不愧是好哥哥大人呢。」

兩人一到御幸身旁,倉持聽完後就給他一記腹擊。

「人以後就交給你了,敢欺負他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我知道啦~」

「等、等一下!」

還在狀況外的澤村不懂倉持為什麼要這麼說,御幸趕緊把被倉持牽過的手抓緊。

兩人一站定位澤村正要開口問清楚時,牧師開始說起結婚誓詞。

「無論安樂困苦、富貴貧窮你都尊重他、關懷他、一心愛他,終身忠誠的跟他共組家庭,你願意嗎?」

御幸不加思索的就直接回答「我願意」,讓澤村又再次傻眼。

「澤村先生,你願意嗎?」

「欸?」

還在混亂的大腦正在釐清目前的情況,他現在是在……結婚嗎?

「榮純。」御幸從口袋拿出兩枚戒指,單腳蹲了下來。「你願意嗎?」

終於知道到現在是什麼情況後澤村立即紅了臉。

他所希望的婚禮、他所喜歡的婚戒都不再是紙上談兵,讓他不僅紅了臉也紅了眼眶。

「我……」

得不到他回答御幸把手抓的更緊,眼神堅定的直盯著他,讓澤村想躲想逃都做不了,最後他捂起臉小聲的說:「我願意」。

御幸把其中一枚戒指套入澤村的無名指上,慎重的在那一枚戒指上落下一吻。澤村吞了吞口水,顫著手也在他的無名指戴上戒指,原本他也想學御幸但正要親吻戒指時,他的下巴被人抬起立即轉了個方向,戴著隱形眼鏡的御幸非常吸睛,讓澤村目不轉睛的看著,御幸笑的貼緊他的唇瓣輕輕的說:「不閉上眼睛嗎?」

在兩人交換誓言之吻的同時,牧師高喊著:「我在此宣告你們結為連理。」

在眾人帶著祝福的拍手歡呼下,讓澤村忍不住掉下眼淚。

就算來的人不多,就算只是簡簡單單的婚禮,就算法律不能承認,但他確確實實收到,御幸對他的心意。

至於隊長的婚禮,就讓御幸去煩惱吧。

 




-------END---------

這是我寫給噗浪上活動的文,想了想還是在這邊公開,之後應該會去參加吧(遠目+看行事曆)

昨天是好日子,所以喝完喜酒後發現之前寫的挺像昨天的情況,沒錯,我差一點遲到了!!(不要想太多哦XDD)

新娘子騙我們會場離火車站很近,幸好我還是叫了計程車,不然用走的準遲到啊~~~

祝全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還是老話一句,御澤快去結婚啊,如果要公證的話我可以充當一下證人啊XDDDD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107)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