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御幸的育貓日記-我的名字是澤村榮純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貓化,其餘一切不確定




他和他的相遇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天裡,御幸記得那一天還飄著小雪,在牆角邊的紙箱裡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微弱貓叫聲,原本御幸是想要無視他繼續往前走,但他像是感應到人有經過,發出叫聲也越來越頻繁。

彷彿在說著:帶我回家吧。

因為自己必須半工半讀,生活一切總是需要自己打理,要再多一筆開銷老實說讓他非常猶豫。

可是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被人丟棄的小貓。

腦中的天平搖擺不定,最後還是敗給感性。御幸把圍巾拉得更高,手插在口袋裡往紙箱移動。

裡面的小傢伙只用一個單薄的布包住,御幸只好伸出手把布料稍微拉鬆開來,明明是隻貓咪卻擁有跟人類一樣的黑頭髮,頭頂著兩個毛茸茸的耳朵以及不斷搖擺的小尾巴卻是棕色,像小嬰兒般的四肢因為鬆開的布料而有活動的空間而不斷擺動。

「喵──」

在布料的縫隙裡,小貓的金色眼眸濕濕潤潤的,像是黑暗中的燈泡散發著光芒。

「喵──」

又是一聲的軟綿綿的叫聲,小傢伙抬起小腦袋,用他特有的大眼眸無畏的直盯著御幸,小手更是大膽的抓住他的手指。

「喵──」

在跟他對視大約不到五秒,御幸就棄械投降。

「好吧,跟我回家吧。」

「喵。」

是因為他那閃耀的眼睛還是他那軟嫩的叫聲,甚至是因為天氣太冷於心不忍更還是其他原因,御幸搞不清是哪一個原因,但更多是他不想搞清楚,就這樣,一人一貓就展開的同居生活。

 


 


《我的名字是澤村榮純》

──錯了,澤村是姓,榮純才是名字。

 



抱著紙箱御幸走起路來並不吃力,真正到了租屋處看著樓梯才驚覺難關在這裡。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的回到三樓的住處,一進屋內終於沒有戶外的冷冽。

御幸把紙箱先放在客廳,再去廚房倒點熱開水到盤子裡。

把水放在地上後才把紙箱裡的小貓抱了出來。

這時候御幸才正式的跟小貓打面照。

可能是出生後沒有讓人精心照顧,眼前剛站穩的小貓有些營養不良,跟同齡的貓咪比起來偏瘦,他磕磕絆絆的走到裝著開水的盤子處,一屁股坐在來後用小舌舔著裡面的水。

在他喝水的同時,御幸正打算把紙箱清掉,卻意外的看到裡面還付著一封信,他打開信來看沒想到竟然是拋棄他的主人所寫的信。

『給好心收留的人:

你好,謝謝你願意收留這個孩子,他叫做澤村榮純,因為我無力扶養他,只好這麼做,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顧他讓他順利的長大成貓,我相當感謝你,另外,還有一些我的賠禮,算是我最後能為他做的事情。』

信裡面沒有署名,御幸想了想有署名更是奇怪吧,如果是警察或者是捕貓大隊的人撿到,看完信這個人應該也會被找到而處罰吧。

--不過信裡的補償又是什麼?

御幸不解的把信放在一旁,沒想到在信封裡竟然還有一個用紙包住的東西。

他把包住的東西拆開來,裡面竟然是萬元大鈔,讓他吃驚的張大嘴巴。

「喵──」

不讓他有更多的吃驚時間,小傢伙已經把盤子裡的開水喝個精光,他吃力的推著空盤子到御幸的面前。

「肚子餓了嗎?」

「喵──」

御幸輕輕用手指搔了搔他的下巴,讓他舒服的瞇起眼睛。

「你以後就叫做澤村,澤村榮純哦。」

「喵。」

「好了,澤村,來準備晚餐吧。」

抓了抓澤村的頭頂,御幸站起身準備去廚房解決他的口腹之慾。

--對了,既然他長得像人類,會不會飲食會跟我們一樣,甚至會說話?

御幸大膽的假設,卻在吃完飯上網查資料後給了正答。

「智商跟我們一樣,甚至會更好……」澤村在御幸的懷裡窩成一團,而他則盤坐在筆電前查資料。「沒想到這模樣的生物統稱人型寵物啊……」

隨著御幸的聲音澤村的尾巴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著他的大腿,彷彿在附和他的話。

「既然會說話,那應該會比較好教吧,對吧澤村?」

「喵?」

御幸抱著澤村的前肢把他一把抓了起來,因為不懂御幸要做什麼澤村的尾巴捲了起來。

「跟我講,對。」

「喵。」

「對。」

「喵?」

一來一往後,御幸決定跟他耗下了。

他從基本的注音開始教起,加上澤村有興趣的貓零食後,在一個禮拜後終於有成果。

「喵喵。」

比起剛開始跌跌撞撞,這時候澤村已經能用兩隻後腿行走,甚至是跟人一樣的奔跑。

為了讓澤村更快的學會講話,御幸有跟他約法三章,不說出話來他是絕對不會理他,所以抱著童話書的澤村一見到御幸自顧自的用電腦打字,他嘟起嘴。

「御御。」

「嗯?」

明明知道他是在叫他,卻還是硬要他說話,喵一聲多麼舒服根本不用想要怎麼發音。澤村在心中腹誹著,但還是照御幸的意思開口。

「我、這個、書。」

澤村把他還記得的字說了出來,但是御幸還是裝作他聽不懂他要表達什麼。

「什麼?澤村你不說清楚我是不知道你要做什麼哦。」

「我………」

因為不知道如何是好,又見御幸要轉回去繼續面對筆電,澤村心一急立刻爬上矮桌,仰躺在筆電的鍵盤處,把童話書當做棉被蓋在身上。

「御幸,喵──」

這時候才會精準無誤的說出他的姓,外加讓人聽的絕對會融化的貓叫聲。

御幸的手被他壓在底下動彈不得,讓他不得不跟澤村對視,接著澤村又使出他耍無賴的手段,開始用他大眼睛使出淚眼攻勢。

「一也,故事。」

雖然都是完整的詞,照道理他不好好說出一整個句子是不能得到他所想要的,但是看他還記得他主人的名字,御幸決定這次放他一馬。

「要說故事給你聽對吧。」

「對。」

「那你先起來。」

「喵!」

但是澤村一起來御幸又繼續不理他打著報告。

「御幸!故事!」

澤村拍著童話書,但是御幸卻只騰出一隻手摸了摸他的頭又繼續打報告。

「喵!」

他被激到把童話書丟到一旁,整個人爬上桌上,用力的把筆電往御幸的手闔上。

「你在做什麼?」

「故、事!」

澤村的頭髮像是爆炸的直豎著,還露出尖牙出來恫嚇,但是他還是小貓一枚說真的威嚇程度還不夠。

「好好,但是可以等我打完報告再說好嗎?」

「不好!」

澤村的身體用力的往下壓了壓。

「好好好,我講故事就講故事,今天想聽什麼故事?」

「美人魚。」

「好好好,你先下來,我要拿故事書。」

「真的?」

「真的。」

澤村用著懷疑的眼神看著御幸,直到御幸撿起一旁的童話書才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然後噠噠噠的跑進他的懷裡,小手撐在敞開的童話書上。

「從前從前海底有個小美人魚,她叫做愛麗兒。」

「我叫澤村榮純。」

澤村開心的指著自己大聲的說著。

「是是是。」

「我的名字是澤村榮純,你是御幸一也。」

很開心自己記得一句完整的話,澤村的尾巴微微的擺動著。

「……錯了喔,澤村。」

「喵?」

「澤村是姓,榮純才是名字哦。」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御幸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的問題,但是澤村卻又是一副我不懂的表情。

「那你說我的名字是?」

「一也。」

「那御幸是………」

「姓!」

「那你的澤村是……」

「唔……」

看著他困擾的神情時御幸猛然的抱住他。

--沒關係沒關係,先分清楚他的名字跟姓實在太可愛了,自己的可以晚一點分清楚真的沒關係。

之後為了讓澤村明白他的名字只有榮純兩個字,御幸就只喊他「榮純」,直到後來澤村明白了兩者的差異後,御幸已經習慣到無法改口了。




---------TBC(?)-----------

這算是萬聖節短文的前身......明明有很多都沒寫竟然先寫完有些詭異的獸化.....

看看時間,賀文應該無法如期寫完了OTZ

可以算是完全沒有甜的成分,之後應該會更像流水帳的記錄這一人一貓的故事吧。

(捲起袖子,我又自己開了一個坑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及萬聖節快樂~~

 
评论(4)
热度(57)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