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同居三十題-16~25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作者在找手感,最近御澤很不聽話(←是你吧)



同居三十題:1~56~15






《16. 出浴後的怦然心動》

 



精疲力盡躺在床上,好不容易用吹風機吹乾的頭髮又被汗給沾濕,澤村把黏在額頭上的頭髮往一旁撥去,費盡體力把自己撐起時,有人開門進來。

「怎麼不再多躺一會?」

澤村對眼前的御幸發愣著。

運動員的體格他不是沒有見過,但是沒有眼鏡框架框住的雙眼帶點迷濛,剛沐浴過的身體散發出熱氣,水珠順著臉頰滑落下巴滴了下來,御幸把毛巾披在頭上,若有似無的擦著濕潤的髮梢,接著他換手撐在腰上,讓澤村的視線跟著移到他那線條分明的腹肌上,以及被浴巾圍住的……

澤村吞了吞口水。

「怎麼,好看嗎?」

澤村慌張的說都看習慣了有什麼好不好看的,御幸微微一笑走到一旁拿起眼鏡戴好。

「原來是我不夠努力呢,沒有餵飽你。」

「才、才不是……」

澤村急忙的想解釋清楚,但一拉扯到身體尤其是腰部的時候,他直接往床上倒去。

「痛……」

御幸就圍著浴巾跨上床,一手幫忙按摩一手往棉被底下一探。

「你在摸哪裡啊!」

在疼痛之餘澤村還是感覺的到御幸的手是往哪裡摸,他著急的往不安份的手一拍。

「我看看剛才有沒有讓你吃飽啊,明明都滿出來了。」

「啊────你!」

澤村困窘的轉過身要把御幸推開時被對方藉機抓住雙手,然後拉進他的懷裡。

用力的跳動的心臟訴說著自己的心動,緊接著撞進對方的心裡。

「再一次?」

御幸揉了揉似乎更濕的頭髮,一會後澤村才悶悶的嗯了一聲。

「之後再幫我吹一次頭髮……」

「都不知道你這麼欲求不滿啊。」

「囉、囉嗦!」

澤村用力的把御幸撲倒在床上,御幸笑著一個翻身把人反壓在床上。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


 

特地在這一天請了一天假,難得可以無限時的賴在床上,他在床的一邊塌陷下去時蹭了蹭枕頭。

「御幸,我要出門囉。」

「嗯……」明明已經醒了,御幸還是裝出很困的聲音,讓澤村輕輕撫了撫他的頭髮。「路上小心。」

「嗯,好好睡吧。」

澤村知道最近御幸待的球隊很常跟其他球隊比賽,甚至還有到異地遠征,這段時間讓御幸累積不少黑眼圈,難得有時間可以在家睡到飽,所以澤村盡量不吵他,連起床後的動作都輕手輕腳。

「不要太晚回來。」

「好。」

御幸有些耍賴的抓住他的手,還拉了拉。拗不過開始撒嬌的人,澤村微微彎下腰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一吻,對方才滿足的放他出門。

澤村出門半小時後御幸才伸個懶腰起床,接著開始準備出門。

一早的商店街就充滿著家庭主婦,御幸一邊採買要用的食材,一邊跟其他媽媽或者是攤販攀談。

比預計的時間還有晚才回到家後,御幸看著流理臺上多出許多不在自己採買清單上的免費食材,把自己需要用到的留下來,其他的就塞進冰箱裡。

接著他拿出一本烘焙書,翻到有貼上標籤紙的那一頁,他邊看做蛋糕的流程邊穿圍裙。

之前一起出門時澤村目不轉睛的盯著甜點店裡的巧克力蛋糕,看來是很想吃。

御幸是會煮飯,但是做蛋糕倒是第一次,所以一整個下午都在跟巧克力蛋糕奮戰。在蛋糕還在烤箱中烘烤時,御幸趁這時候打掃家裡,把之前就先買好的裝飾品拿出來。

他先在落地窗的上方貼上彩帶,拿出打氣筒把一個又一個氣球灌滿空氣,把客廳精心佈置一番。

然後再去把剛烤好的蛋糕做最後的裝飾。

最後放上數字蠟燭,一個有模有樣的生日蛋糕就大功告成。

看著牆上的時間,御幸擦了擦臉上的汗,決定再一次出門把今天的壽星帶回來一起慶祝。

慶祝他愛了許多年的那個人的生日,感謝他能在這一天誕生然後他們才能相遇,接著相愛。

 



 

《18. 接對方回家》



 

御幸背倚在大門口旁的牆上滑著手機看最新訊息,正值大學最後一堂下課時間,許多走出大門的學生都忍不住多看他幾眼。

他完全不理會這些視線,應該說他已經習慣到視若無睹。

「不好意思。」

一個女孩的聲音出現在御幸的手機螢幕外,讓御幸不得不抬起頭來。

「請問你等一下有事嗎?」

「嗯,我有約了。」

「那……」

「等一下要去約會。」

一說完那名女生露出惋惜的表情,直說對不起打擾了,就捂著臉跑向後頭等著的朋友們。

「哇哦,被搭訕呢。」

等了一會澤村才出現,他看著那個女孩跑掉的方向走了過來。

「你現在才知道我的歡迎程度啊。」

「哼,我也不會輸你。」

「吃醋了?」

「誰要吃你的醋啊!」澤村憤憤的回應著。「倒是你今天怎麼會過來?」

「看你是不是也被搭訕了。」

「說認真的啦!」

澤村用力的拍了他一下。

「難得休息戀人卻不願意翹課陪我,只好出來抓人回去囉。」

「唔……」被他這麼一說澤村臉紅了起來。「因為今天有堂課一定要……」

「好了,回家吧。」

御幸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對澤村伸出手。

他也只不過隨口說說,如果澤村真的翹課陪他的話,他寧可去教室當伴讀。

「小孩子要好好的牽好,可不能走丟囉。」

「誰會走丟啊!還有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儘管過了這麼多年,御幸還是依舊以逗澤村為樂,而後者還屢屢的中招。

兩人一路上吵吵鬧鬧,從學校到租屋處需要花上二十分鐘以上,一直以來都是澤村獨自一人走的街道,這時卻不怎麼漫長,反倒是多了幾分新鮮感。

高中畢業後一個直接進入職棒一個則是升學,兩人的生活作息時常被錯開,有多久沒有一起走在馬路上閒話家常了,澤村已經數不出來,反倒是覺得與其去記還不如好好的享受當下。

「今天御幸沒有出去外面走走啊。」

「有啊,我這不就出來了。」

「我才不是再問這個啦?」

「所以是查勤?」

「呃……」

御幸搔了搔澤村的頭。

「好難得啊,我的澤村長大了呢,會開始查勤了。」

「我什麼時候是你的了!」

澤村把在頭上肆虐的手推開,嘟起嘴。

「再說,我突然今天想知道不行嗎?」

「……」御幸笑著直盯著別過臉的澤村。「你是真的想知道?」

「……啊啊啊,我突然不想知道了。」

根據多年相處的經驗,澤村覺得露出這種表情的御幸一定不懷好意。

「欸──不要半途而廢嘛,說不定你多問幾次我就會回答你啊。」

「我都說不想問了,我要回家。」

「我們現在不就是要回家了嗎?」

御幸拉起澤村的手,腳步越走越快。

「走慢一點啦,你是要帶我去哪?」

「回家啊。」

「哈?你今天是為什麼要休息呢?怎麼不挑明天,明天我只有一堂課而已啊。」

御幸的腳步一頓,但又立即動了起來。

「不是今天就沒有意義了。」

「哈?」

「你真是不會讓人失望呢。」

御幸早就知道澤村一定會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沒關係,他記得就可以了。

「哈?把話給我說請楚啊。」

「回到家你就會知道了。」

澤村越懵懂御幸越期待他到家後,看他精心布置的客廳後會是怎樣的表情。

 



 

《19.離家出走》



 

「我受夠你了!」

澤村用力把一本雜誌丟在正在喝黑咖啡的御幸的前面桌上。

「嗯?」

「還嗯?這是什麼?這是第幾次了?這個月的第三次了!」

桌上的雜誌是八卦週刊,固定一個禮拜發行一次,御幸竟然可以不斷的藉由傳緋聞登上版面,之前澤村總是不以為意,但是這次的次數真的太頻繁了。

更讓他受不了的是,都是周遭的朋友拿給他看他才知道,啊原來枕邊人發生這樣的事情,這種心境他也受夠了。

「你不都知道是記者自己加油添醋,看圖說故事。」

回應澤村的是平淡的解釋,如火上加油般讓澤村更暴躁。

「我已經分不清是真的發生還是根本沒這回事,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女人!」

「你太誇張了。」

御幸已經把杯子放在桌上,開始翻閱那一本雜誌。

「都跟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了解我嗎?」

「……或許是我真的不了解你。」

算是氣到讓他平靜下來,澤村的口氣很輕又很淡,這時候御幸才嗅到一絲危險。

「澤村?」

御幸抬起頭才發現澤村的眼眶泛紅,才要起身就被他猛然的用力一推。

「反正傳緋聞的是你,而我就只能看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什麼加油添醋,如果這時候我們立場對換你也說的出一樣的話來嗎?」

連一個安慰都不給他,澤村一邊用力的把眼淚擦掉一邊衝進房間內。御幸以為他只是需要一個空間沉澱一下心情,沒想到再次見到他時,澤村手中竟然提著一個提袋。

「我不要再過這樣的生活了。」

「等等……」

「你要去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就去吧,以後就不會有人限制你了!」

澤村邊掉淚邊對他吼著,接著不給御幸反應過來就直接奪門而出。

「澤村!」

大門被他用力的關上,御幸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

--他們剛才是分手了嗎?不對,說不定他只是在說氣話,等一會就會回來。

御幸不斷的來回踱步,突然看到鞋櫃上方放著家裡鑰匙時,他卻有個可怕的預感。

如果澤村是認真的呢?

 

 



《20.一個驚喜》



 

球隊練習終於結束後御幸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租屋處。

「我回來了。」

他有氣無力的一手撐在鞋櫃上一手把球鞋脫掉,一抬頭屋內一盞燈都沒被打開。

「澤村還沒下課嗎?」

--不對,是他還沒回來嗎?

前幾天他們因為一本八卦週刊鬧翻了,正確來說是澤村單方面暴走,御幸提著球袋走進客廳裡,昨晚被人粗暴丟在桌上的雜誌依舊平躺在桌上,御幸用力的跌坐在沙發上,把雜誌翻到刊登他緋聞的那一面。

「那個女的是誰啊。」

只看了照片御幸就煩躁的把雜誌往桌外揮。

就因為這個他不記得的女人他們鬧到分手,他根本沒有印象有跟她走在一起,是電腦合成還是那天恰好擦身而過,御幸不想去想也不想再想。

他打開手機裡面連一通電話一封訊息都沒有,若換作是之前,澤村總是在他剛練完球時來一封簡訊,問他今天會回來吃飯嗎。

沒有,不管御幸怎麼更新畫面就是沒有。

沒想到獨自一人的家裡竟然是這麼的冷清……及寂寞。在他去打球的時候,澤村是不是也跟他一樣孤伶伶的在家裡看著轉播、等著他的電話?

坐了一會後御幸把自己的頭髮亂抓一通。

什麼分手,他可是一句答應都沒有!

他起身後一把抓起鑰匙就出了門。

御幸跑出大樓後就往澤村平時會出沒的地方跑去,邊跑邊四處張望,希望他這時候會出現。

他跑到他大學的地方,奔過買菜必去的商店街,經過無數個街道巷弄就是沒有見到他思念不已的人。

--明明只是一天不見,但卻感覺過了一個月。

來來回回的尋找澤村,讓他像是在跑馬拉松似的疲累不堪。御幸抬起頭看著高掛的月亮沒想到夜深了,說不定澤村跑去哪一家飯店住下也不是不可能。

「明天再找找吧。」

御幸不相信澤村會狠心的搭車到別縣市,但是回家的腳步卻有些沉重。

這時一群路過的小孩子不是拿著球棒就是戴的手套的邊玩耍邊小跑步經過他。

「下次在去公園打球。」

「好───」

小孩子的童言童語給了御幸一個靈感。

他快步的跑去自從搬來這後他們最常去傳接球的公園。

是個一線希望,希望他這時候能在那裡。

所以當御幸在公園的入口處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坐在鞦韆上微微搖動,那個低落的神情孤獨的氛圍讓御幸忍不住著急的大喊:

「澤村───」

話一喊出人也剛好掠過門檻,澤村一個抬頭御幸就只聽到耳旁出現接連的鞭炮聲。

「欸?」

春市跟降谷在澤村的對面拿著蛋糕對著御幸大喊:

「御幸前輩,生日快樂。」

「欸欸欸欸?」

「還真晚來。」

在一旁拉炮的結城把御幸推了更進去。不只有他當初青道棒球部的三年級前輩都來了。

「哲桑?純桑?」

「喂喂喂,你們真的有在一起嗎?你竟然這麼晚才出來找人,哈啊?!」

被伊佐敷這麼一吼,御幸著實的愣住。

「我就說嘛,一定要提前一天做才會成功啊。」

澤村一副我最了解御幸了的表情,自豪的手插在腰上。

「我看就乾脆分了算了,反正御幸都不在乎你了。」

「亮桑───」

御幸真的欲哭無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我澤村大人怎麼可能會因為雜誌寫的東西跟你分手啊,你也太小看我了。」

「可是你……不是……哭了……?」

「哈哈哈,沒想到我的演技很棒吧。」

澤村超級開心的模樣讓御幸無法跟昨天的人作聯想。

「誰叫你這個池面平時太會做人了,很棒吧,生日快樂啊。」

倉持還落井下石的往他背部拍了拍。

「澤村可是一個一個的打電話說什麼我們都要過來幫你慶生,還有拐你出來的點子也是他自己想的。」倉持還故作神祕的說:「聽說你最受不了他哭啊。」

「快點吧,御幸前輩,快站到中間我們要唱生日快樂歌。」

不等御幸消化完倉持的話,澤村就拉著御幸往公園的中心處站好,其他人才跟著澤村一起唱著歌。

「要許三個願望然後最後一個不可以說出來哦。」

一開始御幸還反應不過來,接著才想起今天的日期,最後把一旁比壽星還要興奮的人抓進懷裡,小聲的附在他耳邊說著:「第一,希望你畢業後能到我的球隊,第二,我們要一直走下去,至於第三,回家後你就會知道了。」

「啊───」澤村捂著耳朵用力推開他。「生日願望就是要說出來給大家聽,只跟我講怎麼會實現!還有第三的願望不是說好不能說的嗎?」

澤村的臉脹紅,大家不用逼問他就可以猜想的知是怎樣的願望。

「早知道就不要管澤村的邀請,不然還要被閃瞎一次眼。」

增子感觸很深的把做給御幸的生日蛋糕先切一塊下來吃。

「還真甜。」

「也給我一塊吧。」

一旁看不下去他們兩人互動的都紛紛先到這取一塊蛋糕來吃。

「下次不准這樣做了。」

「可是御幸你不是也會再有緋聞出來。」

澤村低低的小聲抗議著,御幸一愣。

「你是真的吃醋?」

「我才沒有吃醋咧。我堂堂的澤村大人怎麼可能……」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御幸抱個滿懷。

「不會有了,以後絕對不會再有。」

「……可是你的生日願望都用完了……」

「…………………」御幸親了親澤村的頭頂。「說真的榮純,你是不是要我用掉第三個願望呢?」

澤村沒有回答,但御幸卻能感受到懷裡的人心跳越來越快。

 

「榮純,承諾跟願望是不一樣的哦❤」

 

 



《21.屋頂上看星星》



 

「御幸、御幸!聽說今天會有流星耶。」

自主練習一結束澤村就一臉興奮的跑到他身邊。

「你想看?」

「聽說跟流星許願的都會實現哦。這樣的話就可以許一起去甲子園的願望了。」

御幸把護具脫了下來。

「這樣把願望講出來會實現嗎?」

「啊!你怎麼不提醒我啊!」

澤村用力的拍打御幸的手臂。

「不管,我們趕快去看吧!不然就會錯過了。」

說完就不管御幸是不是有把護具歸位,就把人往練習場外拖去。

他熟門熟路的來到宿舍三樓天台的中心處,把已經準備好的地毯鋪在地上。

「怎麼不去球場上看?」

「那裡會有人在啦。」

說完澤村就躺在地毯上,原本仰著頭的御幸最後還是躺在他旁邊。

「澤村,你這樣躺著等一下睡著我可不會叫你。」

「放心,我是不會睡著的,因為我有喝咖啡。」

--後面那一個不是重點吧。

幸運的是在他們躺下沒多久流星群就出現,看著滿天一顆又一顆滑過天際軌跡,御幸只覺得好稀奇,而一旁的澤村則閉上眼睛認真的在許願。

「希望我能跟御幸一起打進甲子園。」

「欸?」

「御幸也快許願,流星很快就沒了。」

「那我就……希望有一天能跟喜歡的人打野戰。」

「野戰?是跟漆彈很像的生存遊戲嗎?」

流星群的時間已經過了,但兩人還躺在地上對視。

「這個嘛……」沒有燈光的照射讓澤村有些看不清楚御幸的神情,只覺得彼此的呼吸越來越近。「你要玩玩看嗎?」

 

 



《22. 一場飛來橫禍》



 

正當澤村要說「好」時,突然天空掉下一個重物,打到伏在澤村上方的御幸的頭頂上,讓他痛的往一旁滾去。

「怎麼會有棒球從天而降?」

澤村傻眼的起身把凶器撿起來,被棒球打到應該很痛,所以他趕緊到御幸身邊關切。

「被我逮到現行犯了。」

倉持的聲音從他們的上方傳來,澤村仰頭一看,他跟亮介兩人在水塔處伸出頭來。

「少年,你知不知道你觸犯了未成年性行為的法條嗎?」

「未成年性、行為?那是什麼?」

「真不虧是澤村,你就安靜的在一旁。」倉持縱身一躍跳了下來。「御幸你是要就地處決,還是換人執法?」

抱著頭的御幸完全沒有想過竟然還有人在這裡,真是失算。

 

 



《23. 討論關於孩子問題》



 

在公園玩傳接球玩到一半時,御幸跟澤村不得不停了下來。

「拔拔……」

御幸的大腿被一個小孩抱個正著,澤村小跑步過來。

「御幸你在外面偷生的?」

「我是要跟誰生啊!」

御幸直接給澤村一個爆栗,捂著頭蹲下來的澤村只好跟小孩子平視。

「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家住哪裡?」

只見他搖了搖頭,說:「拔拔說不可以跟陌生人說話。」

「你剛剛是叫他拔拔吧。」

澤村往上指了指御幸,小孩子點了點頭。

「可是哥哥我是你拔拔的朋友,所以不是陌生人哦。」

一聽到澤村用跟小孩子一樣的語氣喊他拔拔,讓御幸忍不住翻個白眼。

「澤村,快處理,我拿小孩子沒轍,還有,我腳痠了。」

「你的要求真多耶。」澤村給御幸發麻的腳一個手刀,讓御幸痛得咬牙切齒。「你要不要先放開拔拔的腳,我們去一旁的椅子上坐好不好?」

「好嗚。」

可能是小孩子還在學說話,所以有些話說的還真可愛。

澤村把自己平易近人的本領發揚光大,很快的就跟小孩子打成一片。

「拔拔過來吧,都只有我一個人在講話對不對?」

「嗯嗯嗯,拔拔,抱抱。」

說完小孩子就對御幸敞開手,澤村用眼神示意他過來抱他,御幸才勉為其難的抱起他來。

「啊!媽媽!」

一個神情慌張的婦人就出現在公園裡,她聽到小孩子的叫聲就趕緊跑了過來,御幸趕緊把燙手山芋放了下來。

「真的很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不不,有找到人就好了。」

澤村笑笑著摸了摸小孩子的頭。

「下次不要亂跑哦。」

「好嗚。」

小孩子乖巧的點了點頭,牽著媽媽的手對他們揮了揮說掰掰。

「好可愛啊,對吧,拔拔。」

「你在挖苦我嗎?」

「才沒有呢,你啊,怕小孩子的毛病要改一改。」

「欸?你要生個小孩給我我就改。」

「我怎麼可能會生小孩出來?」

御幸笑了笑,言下之意是他絕對改不了。

「我要去領養。」

「欸?那你當媽媽我就改。」

「哈?!」睽違多年澤村重現當年的提御幸領子的動作。「為什麼不是你當媽媽,哈?你說看看啊!」

「那個小孩都叫我拔拔了……」

御幸有些艱難的說著,時隔太久了,都讓他快忘記要怎麼一邊被提領子一邊安撫澤村了。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看著被風吹的發出聲音的窗戶,澤村難掩失望的坐在沙發上。

「過來吧,坐在那會感冒。」

「可是……好不容易可以一起出國的……」

進入職棒後比起之前更難一起出去玩,好不容易兩人一起拿到同樣的假期,卻被颱風搞亂行程。

「我們可以一起看電影一起喝啤酒啊,順便練習一下你的酒量。」

「可是……」

「在不練的話,下次的聚會我可沒辦法幫你擋哦。」

說起聚會,澤村就會想起在他剛進去御幸的球隊時,他們在慶祝會上不斷的灌他酒,要不是他還是新人有手下留情,不然喝不到五分鐘他應該就趴下了。

御幸把桌上擺滿的酒瓶全部打開。

「喝完這一桌,我相信你的酒量會突飛猛進。」

「……真的?」

「我就是這樣練的。」

澤村一臉狐疑的接下御幸遞給他的啤酒。

「恭喜你加入我們的球隊。」

 

 



《25. 喝醉》



 

喝了一整晚的酒,讓御幸頭痛的醒來。

兩人因為天氣的關係無法順利出國,班機也順延到兩天後,他記得昨天晚上跟澤村兩人一邊看電影一邊喝酒,好像喝到桌上剩下一瓶時他就失去意識。

御幸抓了抓頭,正要起身時發現自己的左手被重物壓住,扭頭一看澤村竟然倒在那裡,臉頰駝紅的微微呼吸。

然後御幸趕緊往他們交纏的身體一看。

「我竟然沒有酒後亂性!」

他扼腕的搥一旁的沙發。

「我不管!」

說完他正要開始解澤村的衣服時,澤村揉了揉眼睛。

「你在做什麼啊?」

「呃……」

「天啊,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澤村一清醒就坐了起來,環顧滿是酒瓶的客廳。「我昨天到底是喝了多少?」

「……你沒頭痛?」

「嗯?倒是覺得身體有點癢。」他抓了抓頭。「我去洗一下澡好了,都是酒味。你收一收等一下也去洗好了。」

「嗯。」

御幸吶吶的點了點頭,看著澤村繞過他走出客廳。

他的早餐是不是跑了?

「欸,澤村,我想我們可以一起洗然後一起收拾客廳。」

「欸?我不要!」

然後就聽到浴室的門被大力關上。

「備用鑰匙我記得是放在客廳對吧。」

「你不准進來!!!」

御幸笑的很開心,沒想到他們還不約而同想到同樣的事情呢。

他吹著口哨甩著鑰匙走向大門緊閉的浴室。




---------TBC----------

為什麼這篇三十題的後面很容易跟字母君連在一起啊?我不想開寫啊~~~

之前在寫某一篇的時候御幸似乎離我遠去,不知道這次有沒有回家?再不回來我就....丟筆(?)

段子練習似乎失敗,有好幾題都快被我寫成短篇了(←不是早就是了)

以上,檢討完畢。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4)
热度(121)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