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神,你的玩笑開大了-後篇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年齡+設定完全逆轉

-->為 @A 瓜 點的點文

-->前提概要:《前篇》《中篇

-->2015/10/19補齊bug





《神,你的玩笑開大了》-後篇





在溫泉會館時澤村所說的那一句話像是枷鎖般把御幸的感情牢牢上鎖,看到御幸在那之後想戲謔他時總是會欲言又止,澤村一開始還對當初自己的主意感到洋洋得意,但是次數一多後他竟然開始有些愧疚。

短短的五天假很快的就過去,他們除了去泡溫泉、參加祭典外,他們還一起去風景區野餐,去看日出。

那一天他們一行人在山頂上找了一個觀賞平台,準備露宿一晚好方便早起看日出。澤村的媽媽在河邊清洗食材,御幸跟他父親一起搭晚上要睡的帳篷,而澤村則在一旁的木柴堆那升火。

算是土生土長的都市人澤村第一次在野地升火,所以有些狼狽的用打火機點火,好不容易把報紙一角點上火後,但火苗總是在碰到木柴後又熄滅。

來來回回好幾次後,再一次火苗又熄滅時,澤村坐在前方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火還沒弄好嗎?」

「我說,為什麼不帶瓦斯爐?」

「嗯?因為我家沒有啊。」

御幸坐在澤村的身邊,從他的手裡把打火機拿了過來。

「那就買啊。」

「學長,」突然御幸中規中矩的喊著他,讓澤村心驚一下。「很多事情並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

御幸的語氣很輕很淡,澤村努了努嘴就是說不出話,只能看著御幸熟練的使用打火機,流暢的把報紙點上火,等一大團報紙都染上火苗後再慢慢的疊上木柴,然後……澤村在電視上才看的到的火堆就出現了。

「厲害……」

看著不到五分鐘就完成的火堆,澤村喃喃的稱讚著,御幸微微一笑。

「都市人好好的學學吧,有些事自己就可弄的就不用花錢買,又不是笨蛋。」

「……你是在罵我笨蛋嗎?」

「哇,你竟然聽出來了。」

「你說什麼!」

澤村氣呼呼的站起來,但是猛然一起身讓血壓一下子跟不上,他有些頭暈的晃了一下,御幸趕緊抓住他免得他往火堆處倒去。

「小心。」

可能是身為捕手御幸的力氣大的嚇人,把要倒下的澤村揣進懷裡,只是短短靠在他懷裡幾秒,澤村就像是被電電到般的往一旁跳了過去。

「澤……」

「媽媽洗菜洗好久,我過去看一下。」

不聽御幸想說什麼,澤村抓著耳朵往河邊跑去。

短暫的接觸使澤村特有的味道如微風般輕輕撫過,搔的讓他心癢。

明明要自己收回自己的心,但五天的朝夕相處卻讓這份情感不受控制的要淹沒他的理智。

喜歡的人就在身旁,而自己什麼都不可以做。

假期的最後一天,最後的露營,最後的單獨相處時間’讓御幸的意志力來到最緊繃,讓他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到了起床時間,御幸被不斷的搖晃給搖醒。

「御幸,要起床了。」

張開眼就看到心愛的人在叫他起床,恍惚之間御幸露出幸福的笑容,讓澤村愣著讓御幸摸上他的臉頰。

「不要再睡過去了!」

澤村回過神就用力的往御幸的頭頂敲去,讓疼痛喚醒他的神智。

「好痛啊!」

「趕緊起來,不然就要錯過日出了。」澤村在一旁換衣服。「難得今天天氣不錯。」

「唔……」

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才是做什麼,御幸捂著被敲痛的地方,趕緊到一旁拿出衣服換上。

由於御幸是背對著澤村,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澤村偷偷的側過身看他。

跟在棒球部晨練時起床的時間差不多,他們伸個懶腰就出了帳篷。

他們一行人坐在平台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等天際由黑轉白。

有個傳聞,如果跟喜歡的人如果能第一次就成功看到日出,那他們最終將會在一起。

御幸盯著有些濃厚的雲霧,時間越來越逼近日出的時間,他在心中對自己下了個決定。

如果這次沒看到日出他就會放棄,真的放棄喜歡澤村榮純。

他不想他連跟澤村當朋友的機會都沒有,他不想除了當他的弟弟之外什麼都不是。

如果傳聞是真的,那他想賭一把。

天邊濃霧慢慢的消淡,澄清的太陽像跳躍般的在一瞬間從另一個山頭冒出來,陽光的暖熱把清晨的冷意升溫。

像是金箔的光芒灑在他們的身上,也照亮御幸往後要走的路。

「請有所覺悟,澤村學長。」

御幸突然的宣示,讓澤村不著頭緒的看向他。

陽光籠罩在他們彼此之中,御幸堅定的神情烙在澤村清澈的眼眸裡,漏跳一拍的心跳聲順著相疊在一起的手傳向對方。

 

儘管自己在那時候說的斬釘截鐵,但御幸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所以在最後一天的時候,御幸找上他的中學朋友。他笑的一臉無害但撐在家門口搔著頭的男孩卻很煩躁的嘖一聲。

「我是你的愛情顧問啊?」

「洋一桑~我就只有你這個朋友了,拜託!請給我意見。」

「誰跟你是朋友啊!」

在門口前的男孩暴躁的用力敲了御幸的頭,讓他吃痛的捂著頭往後退了退。

「你啊。」御幸見他要轉身把門關上時,他趕緊伸出腳卡進門縫,不讓他關上。「拜託,我真的很喜歡他,但是不知道要怎麼追才能追到手,被稱做少女殺手的你一定有方法吧。」

「你這是在挖苦我嗎?」

「唔……」

御幸平時嘴賤習慣,一時間找不到話來說服倉持,倉持瞪了他一眼。從一開門御幸就劈哩啪啦的說一大堆事情的前因後果,再看看他的表情也怪可憐,倉持嘆了一口氣。

「你不是最擅長厚臉皮,就把它發揚光大不就得了,磨久了說不定她就會接受。」

「這我試過啦,可是關係越來越糟。」

「哈?你這個池面會有哪個女孩子不喜歡!你沒聽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

倉持快氣死了,明明擁有能夠吸引大票女孩子目光的臉,就算他嘴再壞好了,還是有女生願意買單,怎麼可能能追人追不到手。

最可惡的是還反過來問他怎麼追人。

「欸?可是我喜歡的不是女生啊。」

「………哈?」

他好像聽到一個很可怕的答案。

「你再說一次。」

「欸?我沒有說嗎?我喜歡的是棒球部的學長,而且還是未來的哥哥哦。」

倉持立刻把御幸直接鎖在牆邊。

「讓我看看你的腦袋在想什麼,女孩子不喜歡跑去喜歡男生是要氣死誰啊!」

說到這倉持就有氣,以前喜歡的女生總是在他要告白時跟他說:可以幫我把這封信拿給御幸嗎?天殺的他多想把那封信直接撕掉,但是到現在才聽到御幸說他喜歡的人是男人,那他以前所吃的悶虧都是吃假的嗎!

「那給你看完腦袋後之後你還會給我意見嗎?」

--天啊!戀愛中的男人果然不一樣。倉持像是碰到瘟疫的趕緊放開他,還跟他拉出一段距離來。

「我不認識你。」

「可是我認識你啊,我就是想不到辦法才來找你的,你以為我喜歡到處跟人講我喜歡的是同性嗎?」

御幸說的很無奈,但是倉持卻被提起好奇心。

「辦法是可以幫你想,不過相對的……」

 

在回東京時,兩人在車站跟自己的爸媽告別,澤村的媽媽還要多留在長野一些時間,所以回程時就變成他們兩人。

由於被御幸告白過,所以澤村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率先提著行李走進月台。

「我來吧,投手的手是很寶貴的,要好好的保護。」

「又不是多重,我自己就可以了。」

「讓我來吧。」

不讓澤村拒絕,御幸擅自的提起澤村的行李快步的往前走,讓澤村在後頭追。

這時澤村有一通電話,他在御幸旁邊接了起來。

「真難的,妳會打給我。」

在等火車的時候兩人之間瀰漫著安靜,沉靜的讓御幸都能隱隱約約聽到澤村電話裡的聲音。

--現在他是在跟女生通電話嗎?

御幸微微蹙眉,但卻裝做什麼都沒聽到。

「欸?妳剛從長野回去?這麼剛好,我正在長野呢。」

「是啊,正在等火車。」

「這樣好嗎?叔叔不在家啊。」

御幸聽不到電話裡的聲音,只能從澤村所說的話去推敲他們在講什麼。

「我媽啊,她有事情。」澤村笑的很開心,但卻讓御幸的心涼了許多。「去妳家吃飯?」澤村瞥了一眼一旁的御幸,恰好御幸也看向他,視線在半空中會合一秒後又快速移開。「我可以多帶一個人嗎?」

這一句話,掐得讓御幸呼吸不過來。

「好,晚上見。」

澤村結束通話後,直接問御幸。

「那個,剛才我朋友……就是我們球隊經理的若菜,問我要不要去她家吃飯,我想你跟我一樣都要在外面解決晚餐,看要不要一起去她家吃。」

「你,跟學姐,很熟?」

澤村以為回答他的問題的答案是好或不要,但沒想到御幸卻問他這一句,讓他有些懵了。

「從小就認識了,所以有時候我媽忙不過來的時候我就會去她家吃飯。」

「去吧,阿姨煮咖哩很好吃,我超級推薦的。」

御幸從來都不知道澤村跟若菜是青梅竹馬,明明都在棒球部他怎麼都沒有發現到?

一出車站澤村就熟門熟路的帶著御幸來到若菜家,出來迎接他們的就是若菜本人。

「欸?好稀奇的組合,你竟然是帶御幸過來。」

--我也覺得很稀奇。

澤村搔了搔臉沒說什麼,反倒是御幸笑笑著對若菜說:「不好意思打擾了。」

「不會啦,趕快進來吧。」

兩人一進到屋內,澤村就熟捻的從一旁暗櫃裡拿出一雙拖鞋給御幸穿,沒注意到御幸僵在原地的澤村把行李放在一旁就快步進去,大喊:「阿姨,我又來打擾了。」

「才沒這回事呢,之前你媽媽很照顧我們,換我們照顧你也是應該的啊,聽若菜說你有帶朋友來啊,在哪?」

若菜的媽媽跟澤村的媽媽很像,臉上都笑得很燦爛,御幸趕緊過去打聲照面。

「你們先坐一下,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若菜說完就進去廚房幫忙,澤村則像是在家裡般的自在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來看。

從進門到現在澤村所有的行為讓御幸傻眼加不安,他們兩人的互動比起青梅竹馬更像是情侶。

所以他是從一開始就輸在起跑點了嗎?輸給若菜學姐。

坐在餐桌前,澤村笑的很開心的跟若菜還有阿姨講這幾天他們去哪玩,有時候會要御幸附和。

「是今天的咖哩不合你的胃口嗎?感覺御幸君很安靜呢。」

「呃……咖哩很好吃。」

若菜咬了咬幾口飯,盯著平時總是不到三句就會讓澤村上火的學弟。

「可能是坐車坐的太累了,我剛回來的時候也累得不想說話。」

「不過看榮純君好像沒有很累的樣子。」

「唉呦,榮純不一樣啦,他是鐵打的身體呢。」

「就算是鐵打的也是會累啊!」

澤村趕緊為自己打抱不平。

「不過你們竟然不約而同都去長野,這時候那邊是有什麼活動嗎?」

「嗯?」

「大自然?」

兩人不約而同說著一樣的話,然後一起笑了起來。

「怎麼感想都一樣。」

「欸,長野人,說一下家鄉的優點吧。」

澤村用手肘輕推了一下旁邊的御幸。

「御幸是長野人?第一次聽說。」

--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你們認識。

「嗯,我是從長野上來的。」

「在外地念書一定很辛苦吧。」

「也……還好,可能我是住宿舍,所以感覺沒這麼強烈。」

「對吼,你們都是在棒球部嘛。」

如果要說他們在交往的話,應該不會有人懷疑吧,連對方家長都見過面了。

不對!他不同意!

吃完飯後他們兩人要趕回去青心寮就沒在若菜家多留,一路上御幸有很多話想問澤村但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問起,直到宿舍門前時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

「那個……晚安,你早點睡。」

住在一樓的澤村先進去房間,留下神情不定的御幸獨自走上樓梯。

有了這一次,之後御幸才注意到其實他們在部活的時候互動真的很多。

若菜學姐在搬東西的時候澤村總是會適時的出現幫她,在隊內比賽的時候投手的他也會跟記分員的她討論隊員的資訊。

為什麼自己之前都沒有注意到呢?

春甲結束後他們迎來夏甲的熱身賽關東大賽,之前克里斯有意提拔御幸所以在春甲的時候比起狩場他出場的機會多更多,所以為了成為正捕手,御幸不在只跟澤村搭檔,他必須跟降谷還有川上搭配,終於有一個機會能跟澤村單獨相處的時候,他問了他。

「你……跟若菜學姐在交往嗎?」

「哈?」原本要投好球的棒球往好球帶外偏。「你在說什麼?」

「我說你們是不是在交往?」

「我跟若菜?」澤村擺了擺手。「怎麼可能啊,我跟她要在一起的話早就在一起了。」

澤村像是稀鬆平常的回應。這類的問題他早就聽膩了,沒想到這次會輪到御幸問他。

「我喜歡的類型跟她差太多了,再說她喜歡的類型跟我完全相反。」

「那你喜歡怎麼類型的女生?」

突然澤村哽了一下,他露出詫異的模樣狐疑的盯著他看。

「怎麼?這次是要幫我介紹對象嗎?」

澤村沒記錯的話,在這之前御幸總是三不五時對他告白,所以他已經放棄了要改換幫他找對象啊。

「至少我要知道未來的大嫂長怎樣啊。」

「哈?知道又怎樣,又不可能是你。」

「這就很難講。」

「我再說一次,我喜歡的是女生,絕對不可能會是男生也更不可能是你。」

澤村說得斬釘截鐵,但御幸卻我行我素的點了點頭。

聽到他說跟若菜是不可能在一起之後,御幸著實的鬆了一口氣。

「都沒試過,怎麼會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歡我?」

御幸的話一說出口就有人走進練習場,澤村快步的衝上前把他的嘴捂住。

「真熱情,還說你不喜歡我。」

他笑笑的把手環上澤村的腰,兩人過於親暱的距離讓進來的春市跟降谷皆一愣。

「你們在做什麼?」

「沒、沒什麼!」澤村炸毛的推開御幸,臉微紅的抓著後頸。「這裡怎麼有點熱,我去沖個水。」

說完就拔腿就跑,留下一臉不解的兩人跟用盡全身力氣憋笑的人。

「是慾火難耐嗎?才練不到半小時就要沖冷水。」

御幸在洗手台旁找到澤村,讓沖完水的澤村瞪著他。

「為什麼你總是要把我的行為曲解?」

「沒聽過情人眼裡出西施嗎?在我眼裡看來就真的是啊。」

「我是不可能喜歡你的。」

「這我知道啊。」

「那你現在是在做什麼?」

「追求你啊。」

--天啊~怎麼會有個人聽不懂人話啊────

澤村抱著頭仰天長蕭。

「所以說、我是不會答應跟你交往的!」

他每說一個字就用力的戳御幸的胸口。澤村在心中苦惱,明明不是已經解決了,怎麼又好像回到原點?

「不答應沒關係,我只是要讓你知道我還是喜歡你。」

「哈?」

一陣風吹來才讓澤村趕緊把臉上的水珠擦乾。

「你是瘋了嗎?」

「我沒瘋哦。」御幸抿著唇微微一笑。「反正等阿姨跟我爸結婚後,你就是我的人了,到時候就算你不答應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

「等等等等等等!」

御幸所說的每一個字他都聽得懂,怎麼合在一起他就無法理解。

「你在說什麼?你的人?結婚是他們的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他們結婚的話……你不就要改姓嗎?御幸榮純。」御幸很滿意澤村表情一僵。「這樣你若不跟大家講我是你弟的話,大家都會認為我們是在一起了。」

「而且畢業後我們就可以同居了,所以榮純,你可以不答應我啊。」

「誰說你可以這樣叫我的!?」

「欸,榮純是在害羞嗎?聽說多聽幾次就會習慣囉,榮純。」

「啊──閉嘴啊!」

澤村捂著耳朵快步跑走。

可惡,御幸說的他完全沒有想到,更可惡的是御幸還在後頭大喊:你什麼時候要改姓啊。

這樣他要怎麼讓御幸打消念頭?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澤村煩躁好幾天,之後不管是部活還是自主練習就是不跟御幸一起搭檔,連好臉色也都不給他。

 

升上三年級後整個棒球部人氣漸增,許多人都陸續收到女孩子的告白情書,連澤村也都收過。

在休息時間有些人總是在炫耀自己收到多少情書,御幸被問起時總是要把收到的數量說對半的量才不會引起眾憤,只是當澤村搔著頭說他也有收到時,御幸眼睛直盯著對方看。

「欸?那榮純君有被找出去告白嗎?」

「約好明天要一起出去玩。」

「欸────」

不只有收到還已經要先脫離他們這些單身的人,讓大家雙眼發直。

「所以你會去嗎?」

「唔……應該吧。」

「對方長得可愛嗎?」

「其實我們還沒有見過面,只是一直用信交流而已。」

「沒想到這年頭還有筆友啊……」

金丸喃喃的說出大家心中的話。

「第一次約會要記得穿好看一點。」

「……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感覺你會去搞破壞似的。」

澤村戒備的盯著御幸看,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御幸竟然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不是說喜歡我嗎?怎麼現在又支持我跟別的女生在一起?

完全不能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

澤村搖了搖頭,不打算繼續想下去。

翌日,澤村比預計的時間還要早在學校門口等對方,他把目前自己衣櫥裡最得體的衣服翻出來,短衫外套件襯衫,加上卡其色長褲,這樣應該不會太隨性吧。

他以為會等很久,沒想到女生竟然沒有遲到準時的出現,但是一看到對方,澤村很想立刻轉身就走。

「欸?你這樣就要走了哦?」

對方趕緊把澤村的手挽住,嬌滴滴的聲音就從她嘴裡傳了出來,但是溫柔的聲音不但不能軟化澤村的心,反讓他怒火攻心。

「你在做什麼?」

「要跟你一起逛水族館啊。」

與其說是挽住他的手倒不如說是緊抓住。澤村幻想的對方是一個嬌小可愛的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學妹,但,沒想到信中的美雪竟然不是名字而是姓!

「明明都答應我了,榮純學長是要毀約嗎?」

「我是在問,你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御幸一也!」

「噓!」御幸還裝可愛的用手指抵住澤村的嘴唇。「我現在是美雪、美雪哦~所以榮純學長不要忘記了。」

「好了,我們不是要去約會嗎?約會!」

御幸開心的舉高手,用捕手特有的蠻力硬拉著澤村出發。

「虧我還特定跟戲劇社借了衣服化了妝,如何,有沒有跟你想像中喜歡的女孩子很像?」

在列車上,御幸像是在邀功的拉了拉裙擺,被他這麼一講澤村只好勉為其難的審視一下眼前的「學妹」。

戴隱形眼鏡的御幸顏值本來就很高,但是稍微妝扮過後,確實完全無違和感,身上穿的衣服也有特別挑過,把身為運動系男生的體格都遮掩起來,只要沒有遇到認識的人基本上是不會有人發現眼前的她是他。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沒想到之前的筆友竟然就是自己身邊的人,而且還不是女生,說實在的澤村真的有被打擊到。

「你不是一直在說你喜歡的人是女生嗎?既然這樣我就滿足你的願望啊。」

御幸還真的把自己當作女生,在列車上把身體全部倚在澤村身上,如果澤村粗魯的推開他只會被其他人當作不體貼的男生,所以澤村只好忍,讓御幸更大膽的攬住他的腰。

「我很開心,開心要死掉了。」

御幸把頭埋進澤村的懷裡,悶悶的說著。

赫然間,澤村有些心軟。

只有這時候御幸才能光明正大的牽住澤村的手,不畏目光的抱住他,還可以要求澤村餵他吃東西。

一開始澤村總是半推半就的配合他,到後面自己卻也鬼使神差的把御幸當成女孩子。

在回程的途中,兩人走了很多路不僅腳開始不能負荷臉也留了汗,走在御幸身旁的澤村用衛生紙輕輕的壓上御幸的額頭。

一開始御幸先是一愣,接著才會意過來是在幫他擦汗。

「澤村學長,今天有沒有滿意?」御幸指了指兩人。「約會。」

「欸?」

御幸雙手環上澤村的脖子,明明自己的身高快追上澤村,但他還是喜歡由下往上看澤村。

「滿不滿意?」

澤村不太懂他在問什麼,只好回想今天的行程,水族館、逛街、吃飯,比起一成不變的棒球生活,今天倒是過得很充實。

「還不錯。」

「那麼,我就算是完成你的夢想了,所以,可以請你滿足我的願望嗎?」

「呃……嗯?」

澤村想了想,好像哪裡不對,但又好像可以答應。

「你的願望是……?」

御幸猛然的把環上他脖子的手扣住澤村的後腦,接著在他來不及反抗時用力一壓下。

「喜歡我吧。」

緊貼在澤村的嘴唇上,御幸如此的道著。

第一次在如此近距離看著隱形眼鏡裡的瞳孔,澤村有那麼一會晃了神。

或許,神不只開了他一個大玩笑,還幫他打開另一扇大門。





-------END------------

在繼續下去我會暴走啊~~~御幸怎麼變得有些無賴(驚)

其實我只是想看看女裝攻而已(被打)XDDD

砍了一些劇情掉,不然真的會爆字數,有哪裡怪怪的請務必告訴我,不然我會認真的無視掉(←太隨性囉)

感覺我需要滾回去重看原著,不然御幸走樣的嚴重啊~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4)
热度(8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