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神,你的玩笑開大了-前篇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年齡+設定完全逆轉

-->為 @A 瓜 點的點文:年齡逆轉

-->2015/10/11修改





《神,你的玩笑開大了》-前篇



 

天台,放學後,兩個人。

少女漫畫裡的情節如今終於要出現在他身上,只是,澤村張著嘴以難以置信的表情聽完對面的人所說的話。

「我喜歡你,澤村學長,請你跟我交往。」

完全標準的少女漫畫裡的告白對話,只要他說「好」,兩人的關係就可以升級到情侶。

但是前提眼前的人要是女孩子。

「我不要!」

一回過神來澤村就惡狠狠的拒絕,但是對方也沒露出失望的表情,他笑著搔了搔頭。

「台詞都一樣啊,是哪裡出問題?」

「問題就出在你的身上啊,渾蛋!」

整個學校會讓澤村沉不住氣動怒的人,至使至終就只有一個人,不僅性格完全不對盤,而且還是棒球部中最惡劣的學弟。

--誰要跟那個御幸一也交往啊!

 

**

 

若要說起他們兩人的孽緣就要從澤村高一的時候說起。

那時正值棒球部去外地比練習賽,而他那天恰好沒有跟到只好留在學校做自主練習,剛好遇到高島帶一個國中生來參觀。

「哼,只不過設備多了點,還不都是靠招攬實力強的人進來,光起跑點就比其他人迎了很多。」

口氣自大的讓他收起欲投球的動作,走出球網去看那傢伙長怎麼樣。

「是這樣沒錯,但是在這裡大家的起跑點都是一樣,所以擁有完善的設備可以讓選手更上一層樓。」

「這樣我會更想要打敗這樣的對手。」

在眼鏡框下的眼眸閃著自信,高島就是看上他的這股氣勢,還有匹敵這股傲氣的實力。

如果好好的訓練的話將來必是一個鑽石。

正當高島要繼續遊說的時候,澤村手環胸的靠在一旁的球欄邊上。

「哼,口氣真不小。」

「澤村?你今天怎麼沒去比賽?」

一看到他高島就把御幸晾在一旁,澤村攤了攤手。

「沒辦法就是沒跟到,教練完全不等人,不過放心吧,有降谷那傢伙在,他跟丹波學長應該足以應付明川。」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上場的經驗,那是要靠出場來累積經驗的。」

高島苦口婆心的邊說邊戳他的頭。

「好啦,下次我會注意。」

聽他們的對話可以知道高島所說的澤村應該是青道一軍的成員,已經呈現放空的御幸突然跟澤村對上視線。

「高島老師,他是誰啊?」

「啊~是我這次要招攬的學生,御幸一也,不過現在還是國中生。」

「哦~即將要畢業的。」澤村走上前微微傾身打量他一會。「區區的國中生就敢說大話,以後也不是什麼好貨。」

「哈啊!」

「你可知道自己幾兩重嗎?打敗我們,就憑你?別讓我笑啊。」

澤村哼一聲的轉過身攤了攤手。

--什麼態度!他就很厲害嗎?

御幸也激不得上前抓住他的衣服,眼睛充滿著「給我把話收回去」的堅定,澤村也用「我說的可是實話」的眼神回敬。

「好啦好啦,」高島有些詫異,平時溫和的澤村今天怎麼有些衝動,她推了推眼鏡,趕緊當和事佬。「不然這樣好了,御幸你要不要接接看澤村的球呢?」

「什麼?!」「我投球給他接!?」

兩人一同詫異的回答:「我不要!」

「沒試過怎麼會知道誰說的對還錯呢?又剛好這裡就是棒球場,在棒球場上就是靠實力來說話。」

御幸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論調,所以僵在原地,而澤村非常認同這樣的說詞,所以立刻去球場上拿了球具。

「澤村,順便幫我拿一套捕手的裝備。」

「哦,他是捕手啊。」

「我不需要。」

「你需要的,尤其是第一次接澤村的球的人,完整的裝備是必須的。」

看著去拿球具的背影,御幸才不相信他會有多厲害。

「吶,小鬼,這給你穿,受傷了我可不管。」

「最好是有多厲害。」

「哈!」

見他們兩人又要槓上,高島急忙在一旁說:「快點。」

「切。」

澤村走向距離捕手的18.44公尺外的投手丘,等御幸都穿好才擺起投球前的預備動作。

「我隨意投是嗎?」

「就看你的心情。」高島微笑的點了點頭。「我可是很想要那個孩子,就麻煩你了。」

「真是的。」

御幸看他們兩人交頭接耳說了些話,微微瞇起眼睛。

在中學中,他可是沒有漏接過一顆球。

但是現在,當澤村擺好姿勢要把球投過來時,御幸詫異的任憑他所投的球擦過他的手套重擊在護具上。

「唔!」

「還好吧?」

在投手丘上的澤村不意外他漏接,他揮了揮戴著手套的那隻右手。

「我可以繼續投嗎?」

「可可以。」

御幸沒有想過,竟然會有一個投手的出手時間竟然可以這麼晚,而且身體還會擋住手,導致讓人感覺球是突然間出現在眼前。

這就算了,他所投的球不完全是筆直的進到他的手套中,而且每次都是不一樣的球路,但,都是在好球帶上。

那一天澤村總共投了十一顆球,御幸完完全全接下的只有最後一顆,聽說是他的決勝球四縫線速球,扎扎實實的撞進他的手套中,筆直的。

「怎麼樣,這可是未來的王牌投手所投的球。」

澤村自豪的手插腰大笑著,御幸無言的看著他以及手中的手套。

短暫的比試後兩人一起收拾著環境,在御幸把球具還給澤村時聞到一股藥味。

--他是哪裡受傷?

「小鬼,你認為什麼是最棒的投捕搭檔嗎?」

在高島所沒能聽到的地方澤村低聲的問了他,御幸沒有回他只是沉默著,一反常態。

「我認為最棒的組合,就是捕手跟投手理念一致要把打者出局時,那時候就是最棒了。」

「所以現在的你,」澤村轉過身跟詫異的御幸相望。「以能接到我的球為前提的練習吧,哈哈哈哈!」

 

高島滿意的帶著失神的御幸離開青道,在列車裡的御幸不斷的回想方才的那十一顆球,以及澤村最後所說的話。

厚重的進入手套的聲音那是他不曾聽過,到現在仍迴繞在他的耳邊。

他受了傷,卻還能讓他接不到球,想到這御幸就不能自己的握緊拳頭。

倒映在車窗上的臉佈滿充滿自信的笑容。

澤村榮純,真是個有趣的人。

 

之後御幸接受高島的邀請來到青道,只是第一天集合就睡了過頭,他慌慌張張的跑到球場,在儲藏櫃那發現讓他思思念念不已的人正躲在那偷看。

「澤、澤村榮純?」

「嗯?」聽到有人叫他,他狐疑的轉過去看。「你是……那時候的小鬼?」

「我叫御幸一也。」

「哦,你好。不對!現在不是打招呼的時候!」

說完澤村趕緊轉回去,御幸基於好奇也湊過去看他在看什麼。

「你在看什麼?」

「我在想要怎麼過去……等一下,你在這的話,那不就是跟我一樣都是遲到!」

「嗯,應該可以這麼說。」

「完蛋了,教練他超嚴格的遲到的話不知道他又要做什麼處罰。」

「處罰會很可怕嗎?」

「超可怕的啊!」

跟半年前剛見面時的針鋒相對不同,這時候的氣氛好到讓御幸有些恍神。

「要怎樣偷偷潛進去呢?」

澤村皺著眉認真的思考,他的生動俏皮的表情讓御幸看著入神,突然他揚起一抹笑容。

「不然澤村,我有這提議。」

「請加上學長,敬語啊敬語。」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在球場上的新人正逐一的自我介紹,在拖下去御幸還沒介紹就結束了。

「你看教練視線都在看一年級生,這時候你就可以趕快跑到高年級的地方啦。」

「那你呢?」

「我啊~~~」御幸推了澤村一把。「就是現在!」

澤村還沒得到答案就被人推了出來,他只好硬著頭皮的跑起來,原本教練真的沒有看到他,正當他想就要偷渡成功時,在後頭的御幸突然大叫。

「有人遲到啊!」

這時一大票的人都一齊看向澤村。

「澤村……」

「是!」

澤村在教練的低沉聲音下忍不住立正站好。

「今天不准練習。」

「欸!」

這時澤村看見御幸正乖乖的站到一年級生的最尾端。

--那傢伙!

「還有剛才才入列的那傢伙也是,都給我去跑步!」

原以為計畫可行的御幸最後還是被教練看到。

自我介紹完後,澤村跟御幸不斷的繞著球場跑。

「你這傢伙!竟然出賣我!」

「哎哦,我還以為可行嘛。」

「什麼可行!完全不行啊!你這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

兩人邊抬槓邊跑,讓在一旁的人紛紛覺得澤村真是人來熟啊,連一年級新人都可以迅速打好關係。

 

「可惡!那個御幸太過分了!」

在吃飯時他忍不住向降谷跟春市抱怨。

「嘛,榮純君昨天早點睡就不會睡過頭啊。」

「沒辦法,我累積太多漫畫沒看,借我的人都在催了,所以只好趕快看完,再說哪有人第一天就框學長的!」

澤村正氣呼呼大口吃飯著時候,肇事人端著餐盤走了過來。

「不介意我坐這嗎?」

三個人一齊看向他,接著有兩人一同再看向澤村。

「不跟我道歉就免談。」

「那我就不客氣了。」

御幸直接拉過澤村旁邊的椅子坐了上去。

「給我聽人說話啊!」

「澤村學長。」

「哈?」

「可以讓我接你的球嗎?」

--這話題是否跳太快?春市跟降谷都有些無言,不過後者立刻無視繼續吃飯。

「我、不、要!」

「非常感謝你。我在球場等你。」

御幸向他微微鞠躬,接著拿起晚開始用餐。

「你要感謝我什麼啊!都說聽人說話啊!」

「榮純君,話可不能說兩次。」

「春市,連你也站在他那啊!」

一頓飯吃下來,有澤村的地方總是吵吵鬧鬧的。

用完餐後澤村跟御幸被找了過去,一聽完高島跟教練的話澤村眼神發直。

「要我帶他!?」

「沒錯,之後你們就組成投捕,克里斯則帶川上。」

川上是剛加入的側投投手,畢竟在高中棒球裡用側投姿勢的投手少之又少,所以他一加入就被教練列為重點培育的選手。

「高島老師,把我們兩個拆散這不對啊!」

之前都是澤村跟克里斯組成投捕,現在加入一年級生就把他們兩人分開來,澤村可不想給只會漏接他的球的人搭檔呢。

「澤村,你是學長,要學習帶學弟。」

「克里斯學長~~」

克里斯摸了摸他的頭有些安撫的意味在。

「之後我引退了,棒球部就只能靠你們了。」

御幸挑著眉看著他們兩人的互動,尤其是對在澤村頭上的手相當礙眼。

「澤村,我不會再漏接你的球了。」

「都說要加上學長!可惡!我看起來不像嗎?」

御幸才說一句話,就讓澤村氣得直跳腳,克里斯也笑著看他們兩人的互動。

「這下子棒球部熱鬧了。」

 

就因為相處過,所以澤村對御幸完全沒有好感。

好吧,他真的都有在進步中,無論是配球還是做為一個捕手他都有在認真學習。

只是,三不五時說些惡劣的話,欺負他是很好玩嗎?

「可是,澤村你不是很想到被人告白嗎?難道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

澤村無法反駁,因為真的是他的夢想。

「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的做耶。」

「那還真是謝謝啊。」

他咬牙切齒的說,但御幸的回話讓他更想吐血。

「不用客氣。」

「你!」

「不過我是認真的,是真的喜歡你。」

御幸換上只有在球場上才會有的認真神情,讓澤村欲說的話梗在喉中。

「從第一次接你的球後就喜歡上了,無法克制得喜歡著。」

不知道為什麼澤村再也說不出「我不要」三個字,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轉身拔腿就逃。

而御幸所給他的最大讓步,那就是沒有追過來。

 

之後他們就沒有再提起那一天在天台上的事情,依舊組成投捕、依舊上場比賽、依舊讓打者三上三下、依舊……過著日子。

春甲結束後,教練放了他們五天假,好讓他們放鬆心情也順便回家看看家人,但他才剛踏進家門連行李都還沒拿進房間,澤村被急急忙忙衝出來的媽媽嚇了一跳。

「老媽?」

「你回來了啊。」

「嗯,我回來了。」

正脫好鞋子的澤村看著媽媽提著行李彎著腰穿上鞋子。

「妳要去哪?」

「我?是我們,你不是開始放五天假,連行李都準備好啦,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哈?這是我剛從宿舍帶回來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自家老媽催促穿鞋。

才剛踏進家門不到五分鐘,澤村又再次出門了。

在列車上,澤村聽著媽媽的解釋。

「再婚?」

「是啊,都已經談了一段時間,最近我們在想大家的孩子都大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

「大家的孩子?那傢伙也有小孩?」

「什麼那個傢伙!」澤村的媽媽捏住他的臉頰。「等一下要叫爸爸,知道了嗎?」

「豬道了……」

被捏的讓澤村說起話有些口齒不清。

「我記得他的小孩好像跟你差不多大,」澤村的媽媽笑的天真燦爛。「你們應該可以處得不錯。」

澤村的父親因為外遇跟媽媽離婚,把他丟給她後就人間蒸發,那時候的痛已經淡的許多,澤村知道媽媽有努力的走出那段的陰霾,也知道有一部分是那個一直陪在她身邊的人幫忙的。

只是他是第一次聽到他也有小孩。澤村在媽媽放手後揉了揉被捏紅的臉頰。

「那對方也是離婚嗎?」

「不是哦,聽說是去天堂了。」媽媽的神情淡淡的。「留下這麼小的孩子就走了,讓他辛苦了。」

澤村忘記了,那個人也是媽媽的高中同學,兩人認識很久且各自也結婚了,但最後還是一起。

正所謂的命運嗎?

這一次他們決定趁小孩都放假的時候來個婚前旅遊,想藉機讓彼此更加熟悉。

長期居住在東京的澤村是第一次到有點鄉下的長野,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讓他非常舒服。

一下了火車,一旁的媽媽很高興的對不遠處的男子招了招手,澤村拖著他們兩人的行李跟在後頭。

「叔叔好。」

「什麼叔叔!不說要叫爸爸。」

媽媽戳了戳澤村的頭,男子不以為意的揮了揮手。

「不用理你媽,慢慢來不用急。」

跟之前的爸爸不同,眼前的叔叔雖然有些嚴肅,但其實人還挺好的。

「對了,我兒子也剛好回來,欸?明明剛才還在我身邊。」

說完三個人就在附近來回張望。

一會後澤村看到在販賣部走出一個眼熟的傢伙,而對方也看到他,兩人張大雙眼,在澤村要假裝沒見到他時,身旁的大人喊著:

「一也,過來打聲招呼吧。」

 

御幸愣了愣拿著剛買的飲料走了過來,他吶吶的喊了澤村身旁的男人一聲:「父親?」

「她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未來的媽媽。」

澤村的媽媽很興奮的湊上去摸著御幸的頭。

「哇~你兒子長得真帥呢,跟照片完全不能比。」

「你兒子也很可愛啊。」

兩個大人的討論聲完全進不去還在傻楞的兩個人的耳裡。

「你爸爸?」

「你媽媽?」

御幸跟澤村完全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兩人都是一回到家就被自家大人帶出門,彼此才剛分開不到半天又遇到,澤村頭痛的捂著頭,御幸倒是玩味的摸了摸下巴。

假如之後他們的爸媽真的結婚了,那他們不就是……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哥哥。」

「……誰跟你哥哥啊!」

澤村大聲吼出後被自家媽媽敲了頭一下。

「榮純,要有禮貌。」

接下來的五天四夜,他們四個人還要一起出去玩。澤村有些頭痛的看著笑的好不燦爛的臉。

 

這個玩笑真的很難笑。


 



------TBC-------

我來斷自己的後路了(躺)

最近因為忙碌,所以產生很多很奇怪的腦洞,導致我越來越多要填完的坑啊~~~~~(爆走)

這篇起因是看到一篇綠黑的同人漫,想說如果御澤也這樣的話,那會是怎樣的故事,所以就寫了出來。

但是這跟當初在構思給A瓜的點文完全、一點、全部都不一樣!

最近超缺評論的,我需要御澤慰藉一下啊~~~~(滾回去做指導書)


希望這樣的故事大家會喜歡~

祝看文愉快~~

 

 
评论(12)
热度(102)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