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同居三十題6~15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作者真的不太會寫段子,所以全篇再次強調都是練手


同居三十題:1~5




《6.大掃除》

 

兩人站在數個紙箱前方靜默一會。

「御幸,你確定不用多買傢俱嗎?」見他沒有回話,澤村只好繼續說下去:「我沒有想到我的東西其實也挺多的。」

一開始以為自己的東西用一兩個紙箱就能裝完,沒想到把家裡的東西清一清還清出比預期更多的東西。

「不用。」

「欸?」

一旁沉默許久的捕手終於找回聲音,向前把其中一個紙箱抱了起來。

「來個大掃除吧,澤村。」御幸驀然回首笑著對他說:「這樣你的東西就放了進去了。」

那個笑容殺得讓澤村措手不及,頓時間讓他釘在原地。

「真的不用?」

回過神後,澤村急忙也抱了一個紙箱跟了上去,這時御幸真的說到做到開始把家裡面原有的東西翻了出來。

「至少要買床啊、衣櫃的,對了,還有碗跟筷子,還有……」

澤村開始扳著手算著他搬進來後要買的東西,御幸帶著微笑蹲在地上看他自言自語。

「都不用買。」

「欸?」

「誰說要買新的傢俱,你人在這就可以了。」

「唔!」

今天澤村的大腦全力運轉,瞬間聽懂御幸的話,他立即轉身去門口。

「我可沒打算整理客房哦。」

御幸對著紅著臉跑走的人的背影如此喊道。

 


《7.瀏覽過往的照片》

 

花上一個早上終於把澤村帶過來的東西逐一歸位,應該說是從御幸家裡的擺設中分出一個位置來放。

御幸滿意的看著自己熟悉的環境多了另一種感覺。

--不知道澤村那整理的怎樣。

一來到書房就看到他正對著書架,似乎是在看什麼。

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御幸輕手輕腳的接近他,想偷偷看他在看什麼,沒想到一看清楚是什麼書後,他笑著猛然把人緊緊一抱。

「啊!」

澤村立刻被他突然的舉動嚇的把手中的東西丟了出去。

「被我抓到囉,現行犯。」

「什麼現行犯!我我我只不過多看幾眼,再說……」澤村轉身把頭埋進御幸的懷裡,也學他環上他的腰,語氣有些悶悶的說:「這裡以後也是我家,不能翻翻自己家裡的東西嗎?」

宛如一顆直球直接把御幸三振出局。

「……」你真的是太棒了。

掉落在一旁敞開的書籍,裡面一張張擺滿著兩人的照片,其中一張照片還未歸位直接掉了出來。

那是遠在18.44公尺上贏的勝利所綻放的燦爛之花。

 

 

《8.吐糟對方的生活習慣》

 

「唉,我就想說我的內褲怎麼會少一件呢,原來在這啊。」

澤村死命的拉著自己的最後一道防線,用力的推擋著眼鏡男。

「還不是你給我穿上的!」

「哎啊,太習慣了嘛~~~」

「好不容易才穿上衣服你現在又在做什麼?放開你的手啊!!!!!」

「那是我的當然是要脫下來還我啊❤」

「你這齷齪思想的精蟲唔唔唔唔……」

欲罵出口的話瞬間被人強制消音。

 

 

《9.相隔兩地的電話》

 

正準備上床睡覺時放在一旁手機亮起燈來。

『睡了嗎?』

剛接起就聽到這句話,在加上低低的嗓音讓坐在床邊的澤村忍不住笑出聲。

「正要睡。」

『是嗎?我這也是呢。』

聽到對方也是用著笑意的語調跟他說話,御幸也笑了起來。

『你現在在哪啊?沒有聽到你的室友的打呼聲。』

「給你猜啊。」

御幸靠在販賣機旁,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流利的拉開易開罐。

『我猜……你剛買咖啡正準備喝。』

欲放在嘴邊的動作猛然一停。

「你真的是用猜的嗎?」

『欸?還真得被我猜中!』

澤村的聲音聽起來很雀躍。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機靈了。」

『嘿嘿嘿。』

不用看御幸知道現在他應該會露出讓他醉心的傻笑。

「刷好牙了嗎?」

『刷了,御幸你喝完也要記得刷牙哦。』

「是,澤村老媽子。」

『誰是老媽子了啊!』

「抱歉,我說錯了,是御幸太太。」

『喂!』

手機的一方沉寂許久,只能聽到彼此清楚了呼吸聲。

這算是他們同居後第一次御幸到外地集訓,雖然只有短短三天,但卻想念不已。

儘管每天晚上都會通電話,但是御幸還是覺得不夠。

就算每次電話都是閒話家常,就算已經沒有話題可以講,御幸也甘願拿著手機交換彼此的呼吸聲,也不願掛上電話。

「今天你不說點什麼嗎?難得這麼安靜。」

『唔……御幸,你明天就集訓結束了吧。』

「對啊。」

『可是我後天就要去集訓。』

「對啊。」

御幸早澤村一年畢業就直接去東京一間職棒球隊,而澤村雖然已經是大四生還是會跟著棒球部一起練習。

兩人的行程總是會有這樣的時間會讓彼此錯開。

現在就是,在他回到家之前澤村又會先離開。

『我想你了。』

頓時,御幸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被人抓住。

分開後的電話裡御幸總是不敢輕易的說出這句話,怕說了他會沒有心思在集訓上,所以總是強迫自己忘記這股感覺。

現在終於不用壓抑了。

「嗯,我也想你。」

 

 

《10.早安吻》

 

因為要參加學校的集訓,澤村今天的手機鬧鈴特地往前調了半小時,當擾人的音樂大力放送後,他懶洋洋的從棉被裡伸出手把它關掉。

澤村揉了揉眼睛正要起身時,發現自己的身體動彈不得,往旁邊一看,立刻被嚇的精神都來了。

「御、御幸?」

明明三四小時前還在通電話的人竟然出現在他的視線裡,澤村感到好不實際。

「早安啊。」

為了謝謝他讓他看到如此美麗的睡顏,御幸立刻給他一記獎賞,在要離開時被另一人抓住臉龐,短暫分開後彼此的唇瓣又再次相合,久久不離。

 

 

《11.替對方挑衣服》

 

「這件好呢,還是這件好了,不對還是這件……」

「你挑的很開心嘛。」

御幸手環胸的靠在一旁看著澤村興高采烈的翻著一大箱的道具服。

「那當然,誰叫你猜輸,我看看哦~哦!還有兔子裝耶!」

御幸面無表情的看著澤村把一件粉紅色帽子還帶兩隻長長耳朵的衣服拿了起來。

今年的學園祭,他們棒球部要辦變裝咖啡聽,照道理是自己要決定自己要辦得角色,但為了有趣性亮介提議兩兩猜拳猜輸的要穿贏的所選的衣服。

所以澤村終於逮到機會,打算這次要好好的報復一下。

--誰叫他平時都不多接他的球。

「啊!這件!」

澤村奮力的從一堆衣服裡拉出一件女僕裝,一副吃驚的模樣跟御幸對望。

「不要。」

御幸想都沒想直接回絕,澤村他嘟起嘴用閃亮亮的眼眸盯著他看,御幸立刻別開視線表示立場,只好讓他沉思好一會,應該說是對那件衣服發呆,接著趁御幸還來不及反應時大聲的喊著:「就決定御幸穿這件了。」

「喂……」

御幸要捂住他的嘴的時候,分散在一旁的隊友這時超級有默契的一同大喊:「這個好!」

「那我來找找髮帶……」

得到大家的認同後,澤村繼續回去那一堆衣服,企圖想把完整的女僕裝找出來。

留下嘴角有些抽搐的御幸,在心中大喊:之後我一定會把衣服原封不動的幫你穿上,然後在親自幫你脫下來!

背對他的澤村猛然大聲噴嚏。

 

 

《12.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你不覺得雷市動不動就吃香蕉,感覺好像猴子啊。」

晚上他們因為沒有賽事所以就待在家裡看轉播,正好下一場對手在今晚會有比賽,所以他們也順便收集情報。

「然後真田好像是他的飼主。」

「猴子啊,還是狗比較好。」

「欸?」

「手伸出來一下。」

澤村不懂御幸的用意是什麼,但還是乖乖的把手覆上他攤開的手掌上方。

「好乖好乖。」

在御幸把他頭髮弄亂的之際,澤村才後知後覺的要向他抗議。

「我才不是狗!」

看著他炸毛的模樣還有如貓眼般的雙眼,御幸邊安撫他邊在心中補充:

「說錯了,是貓咪才對。」

 

 

《13.一方臥病在床》

 

俗話說笨蛋是不會生病。

御幸端著清粥把房推開,躺在裡面大床中覆蓋著棉被的人正不適的大口呼氣,他嘆口氣走了過去,完全把俗話全部打翻呢。

「不是說絕對不會生病的嗎?結果呢?淋完雨就發燒是哪招啊。」

「唔……」

額上貼著退熱片,讓澤村稍微舒緩一些。

對於御幸說的他無話可說,只能讓御幸扶他起來。

「吃點東西吧。」

澤村背靠在枕頭上,御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端起碗從裡面舀出一小湯匙的粥。

「啊~~」

身為病人的他乖乖的把湊過來的食物吃了下去。

「下次在生病的話我就要用嘴巴餵你囉。」

「唔……」

對於御幸的威脅,澤村在心中直接回他:那就別用湯匙。

--果然發燒了連腦袋的亂糟糟的。

吃下一口又一口的清粥,澤村始終一語不發。

 

 

《14.午睡》

 

 吃完御幸煮的粥後,澤村服下退燒藥就乎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等他清醒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的事了。

口有點乾,所以他起了身想倒杯水來喝,但才一坐起身,就看到御幸趴在床邊連眼鏡都沒有脫,就這麼睡著了。

澤村從床頭櫃上的水壺倒水喝後,悄聲的拿起一旁的薄被小心的覆在整夜照顧他的人身上。

 

 

《15.替對方吹頭髮》

 

「真是的,剛洗完頭就要立刻擦乾頭髮然後吹乾它,如果吹到風怎麼辦,以後會有頭風啊!」

御幸一邊嘮叨一邊隔著毛巾不斷的幫澤村擦頭髮,他的頭隨著御幸的動作一前一後甚至是左右搖擺,明明看起來是被很粗魯的對待,但澤村卻一臉舒服的瞇起雙眼。

「我說的你有在聽嗎?」

「有~~~」

「真是的!」

御幸半跪在澤村的前方撥弄著他的頭髮。

澤村看著因為要用吹風機吹後腦的頭髮而靠過來的胸膛,他揚起笑容的往露出衣領的鎖骨落下一吻。

「喂……」

「謝謝你啦~一也~」

吹風機立刻被人關掉,順便被丟在一旁。




-------TBC-------

因為工作忙到要吐血,所以躲到三十題來逃避現實一下T^T

等我喘口氣喘夠了應該會繼續把坑填完.....

不知道用這樣的心情有把糖灑出來嗎?我都快錯亂了(癱)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9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