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燐】男友力三十題 1~10

-->奧村雪男x奧村燐

-->甜度趨近零,人物OOC,入內注意!!




《1. 傾向一邊的雨傘》

 

--就像要遮去所有降臨在哥哥身上的不幸。

雪男邊想邊把傘往外撐,讓環抱屈膝蹲在牆邊的燐能在傘面下。

「哥哥……」還有我在。

他說不出口,只能讓自己代替他去承受外界給予的痛楚。

--哪怕只是一個眼神,看看我吧。

 

 

《2. 我一直在這裡》

 

拍打在身上的雨滴突然消失,讓他像是無助小孩的往上看,眼前的戴眼鏡的青年,是在也熟悉不過的雙胞胎弟弟。

就算他躲的在好,最後還是會被他發現。

--這算是心電感應嗎?

在眼鏡後的雙眸帶的情感會是什麼?燐揚起笑容,起身抱住他。

「你會哪裡都不會去吧?對吧。」

像是詛咒又像是束縛,緊緊纏住雪男的心及身體。

「我會一直在這的,在你身邊。」

兩人任憑雨傘掉落一旁,一同沐浴在狂雨之中。

 

 

《3. 晚安》

 

燐輕輕拂上躺在懷的人的眼睛,他臉上戴慣的眼鏡早就被打飛,清澈的雙瞳已成一片死海,燐動作輕柔的在他臉上落下一吻。

「雪男,晚安。哥哥等一下就過去,嗯。」

說完燐的周身迅速湧出龐大的藍色火焰,把整個空間吞噬殆盡。

 

 

《4.讀心術》

 

一早起床,雪男搔了搔頭走進餐廳。

「哥哥……」

「啊,等一下,早餐就要煮好了。」

 

剛出完任務回房間,雪男第一句話就是:「哥哥……」

「欸?我只是稍微休息而已啦,你看,我功課有做完哦!」

「……」他推了推眼鏡。「有一半一上都做錯。」

「欸!!!!」

 

剛從澡堂回來,還在擦頭的雪男就看到燐晃著長尾巴,哼著小調在床上看起漫畫。

「哥哥……」

「嗯?」

「這時候怎麼不猜猜我叫你的意思呢?」

「唔……」

雪男看著燐身後的尾巴不斷的動來動去,他拉過脖子上的毛巾擋住微微揚起的嘴角。

「好拉,過來我幫你吹頭髮。」

「……」燐這時張大眼睛,有些生氣的轉過身。「我自己吹就可以了。」

「其實我是說……」雪男湊上前從後環抱上頭髮還在滴水珠的人。「吹完頭髮後我們在一起……」

之後的話雪男在燐的耳邊小生呢喃,惹的燐耳朵緋紅一片。

 

在一旁一直觀察他們的小黑疑惑的偏著頭。

『燐,你們也是在講惡魔語嗎?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相纏在一起的人把把窗席放了下來,所以直到隔日清晨也沒有人回答牠的問題。

 

 

《5.只要你要》

 

燐惡魔化後體質會隨著月亮的變化也跟著改變,直到滿月時,他的能力將被束縛,身體會形成發燒狀態的糾纏他。

看著在床上不斷因為身體的高溫而不適的喘著氣的燐。

「雪、雪男……」

「哥哥我在。」

這時候的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像這樣在床榻邊握緊他的手,什麼都做不了。

「好難受……」

「在忍一下就可以了。」

雪男看著一旁的時鐘,在過幾小時夜晚就會過去,直要撐到白天的到來就會沒事了。

明明已經渡過不知多少個滿月之夜,但是今晚的滿月讓他除了高溫還有不知名的熱度。

燐掙開染上湛藍色的眼眸,直盯著雪男,露出尖牙。

「好想要……想要……」

他沒明說,但是光從燐的神情來看,完全就是欲求不滿。

雪男放開燐的手,鑽進他的棉被中,撐在他的上方。

「說吧,哥哥還需要我什麼呢?」

燐沒有多話,尾巴早攀上雪男的小腿,不斷的纏緊又放鬆。

最後他伸出手攬上雪男的肩膀,把他整個人拉了過來。

 

「我要,全部的你。」

 

 

《6.過馬路時輕輕扣上手腕的那隻手。》

 

燐低頭看上突然出現在手腕上的手,然後詫異的看向那隻手的主人。

雪男闔起方才還在看的書本,用鏡框擋住自家哥哥的注視。

「哥哥。」他嘆口氣。「走路看路是基本常識吧。」

「唔……我們現在是在斑馬線上,我不能看對向車道嗎?」

燐嘟起嘴別過頭,但還是沒有甩掉手上的不速之客。

 

 

《7. 留有餘溫的外套》

 

半夜猛然清醒,夢裡的生離死別過於真實,燐側過身想攬住身旁的人來撫平自己的不安,不料卻只握滿室空寂。

「雪男……」

這麼晚人去哪了?燐只能小聲嘟噥,把身上的雙人棉被拉得更緊。明明包的密不透風,卻只讓他感到越來越冷。

在夢中,雪男把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被聖水淋的一身疼痛及虛弱的燐身上。

--別去!

--哥哥就由我來保護,誰都別想碰他。

燐看著終於長大的弟弟擋在他前面,跟一大群的驅魔師面對面。

獨自的他只能不斷的回想夢裡身上的溫度,以及熟悉的味道,來勉強自己撐過獨自一人的夜晚。

而今後,也會如此,只有一個人迎接白天黑夜的來臨。

 

 

《8.肩膀》

 

仰望星空,猛然雪男只覺得一邊的肩膀有了重量。

明明說好要一起看流星許願,結果人卻先睡著。

雪男揚著笑容,微微低下頭,讓兩人的剪影重疊在一起,此時剛好滑過一顆流星。

 

願此生永不分離。

 

 

《9.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好……停!」

在攝影棚,雪男跟燐為了拍攝平面廣告不停的依照攝影師要求更換姿勢。

這次的主題是香水,雪男靠在牆上微微低下頭靠近背抵在牆邊的燐,兩人的視線沒有交集,卻總是被緩緩靠近的距離頻頻重來。

燐趁攝影師不注意時偷偷看一下現在兩人的距離,不看還好一看俏臉立刻湧上緋紅。

「噓,哥哥,你這樣我們又要重來囉。」

雪男呼出的氣直接灑在燐的鼻翼上,讓後者的臉紅的不能更紅。

「為什麼你可以若無其事靠這麼近啊!」

「沒辦法啊,是攝影師說的恰到好處的距離感啊。」

微微一往前就能一親芳澤,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好的距離了。

 

 

《10.指尖》

 

「惡魔化的哥哥除了有尖耳跟尖牙外,指甲也變銳利了嗎?」

某一天雪男突然如此問道。

自己不會留意自己的變化,所以燐也不解的伸出手來仔細端倪。

「這樣算嗎?」

需要有比較才能確定是否有變化,所以雪男把自己的手也伸了過去。

「嗯,跟我的也是一樣呢。」

「真的嗎?」燐沒來由的感到開心。「那真是太好了。」

「對啊!」

雪男不著痕跡的讓兩人的手緊緊相扣住。

--終於,有一個是他們還相似的。




-------END(?)--------

明明這麼甜的三十題被我寫成這樣....(畫圈)雪燐給我的感覺怎麼總是直奔BE呢T^T

話說回來,月刊的壞處就是很容易忘記劇情,導致人物我到現在還抓不好,這篇還請多見諒了(鞠躬)

最後,還是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73)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