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同居三十題 1~5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因為作者不會寫段子,所以全篇都是練手



《1. 相擁而眠》

 

瞪著紙燈籠吊燈的天花板,澤村的金眸比月亮還耀眼。

明明已經接連比賽好幾天,明明在澡堂時累的差點滑進澡池裡,但是一躺進溫暖的被窩吹著舒適的冷氣,他的精神又整個起來。

牆上的指針重疊在十二的數字上,澤村告訴自己明天是很重要的比賽,贏了就是今年夏甲的冠軍,說什麼他一定要保持最佳狀態登上投手丘。

但是他用盡了各種方式,連爺爺教的數綿羊都數了,只是當其中一隻綿羊跳不過柵欄後這個方法注定失敗。

他翻來覆去好一會後,他決定採用若菜的方式,澤村抱起枕頭輕手輕腳的走出一年級生睡的通舖。

他來到二年級的房間,不用藉著月光他就知道那人睡的位置,他躡手躡腳的繞過許多人,蹲在他的前方盯著脫下眼鏡的睡顏。

原本澤村是打算把枕頭放在他的旁邊,但是看到他睡得如此熟,他抿了抿唇收緊抱著枕頭的手,在決定起身時手被人猛然一拉。

「啊……」

聲音很快就被人摀住,澤村整個人跌了上去。

「噓!」抓他的人把手指抵在他唇上,輕聲的問:「睡不著?」

澤村望著他有些迷濛的眼睛沒有反應,御幸乾脆把他懷裡的枕頭放在一旁,然後手腳俐落的把發愣的人拉進自己的棉被裡。

御幸一手捂住他的眼睛,一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拂著他的頭髮。

「睡吧,明天會是一場硬戰。」

「嗯。」

澤村把手環住他的腰,聞到熟悉味道,跟著他的輕撫跟著一起進入夢鄉。

 

當早上二年級生起床時,發現房內竟然出現不應該出現的人後,倉持折了折手指,抬起腳準備往他們身上踹去。

 

 

《2. 一同外出購物》

 

夜黑風高,在青道的青心寮中其中一間房間正火熱的喊著:

「剪刀石頭布!」

一群人圍成一圈正在用猜拳挑最輸的人去當跑腿。

經過一番廝殺後,跟先前不同的這次同時有兩名苦主。

唯一擺著同樣姿勢的兩人都皺著眉的看著對方。

 

「清單帶了嗎?錢帶了嗎?」

「為什麼是要我帶錢啊!」

正在穿鞋子的澤村忍不住大聲怒吼在一旁手環胸的眼鏡隊長。

「因為你是學弟啊。」

「哈?」澤村綁好鞋帶就直起身抓住御幸的衣領。「要不是你出布我會要跟你一起去嗎?」

「哈哈哈,因為我是學長啊。」

「誰管你是學長啊!」

不管澤村張的貓眼大聲怒吼,御幸直說:「我是學長呢,至少要說敬語啊~~」

「完全沒有學長的模樣!」

「好啦好啦,我們趕快去買吧,清單上的東西可不是只跑一個地方就能買齊的。」

「唔………」

好像一開始的問題被人巧妙的轉移了,澤村跟著御幸的腳步走出校門。

就如御幸所說的,清單上的日常用品多的嚇人,正值休假日不然他們兩人就要拖著疲累的身體來採購。

兩人推著推車走在大買場,他們按照順序把東西從貨架上取下來。

「我看看哦~牙膏有三人要,牙刷有五個人要,還有面紙要三袋……」

澤村邊推推車邊念著清單上的項目,東西就由走在前方的御幸拿到推車上。

「欸?面紙三袋夠嗎?」

「為什麼不夠?」

御幸的眼鏡隔著反光跟眼裡充滿疑惑的澤村對視好一會。

「多買一袋吧。」

「所以我問為什麼啊!」

「如果不多買的話……」御幸從另一個架上取下一盒拋向澤村,對方本能的接過後一看俏臉立刻紅了起來,那一盒東西像是燙手山芋立即丟回給御幸。

「多買一袋面紙就多買嘛。」

御幸追上突然加快速度的澤村,把手中的東西放進推車內。

「欸?可是我需要呢。」

「什麼?可是清單上沒有啊。」

「清單上又沒有我要的。」

「哈?」

正行駛的推車應聲停了下來。

「你要用我也可以借你用啊,還是說需要我教你用?」

「不需要!」澤村揚著貓眼從推車把那一盒拿起來往御幸的臉上一推。「也不用!」

「欸,庫存都用完了耶………」

御幸用很失望的語調拉長音。

原本頭也不回往前走的澤村在御幸心中默數五秒後停了下來,輕輕的說:

「如果分開結帳的話,倒也不是不能買。」

御幸揚起笑容快步的把保險套盒丟進推車裡,然後熟捻的勾住澤村的脖子,開心的說:

「澤村你果然太棒了啦。」

「囉嗦。」

就算他假裝低著頭看清單,但露在頭髮外的火紅耳朵卻出賣他。

「怎麼辦?我好想今天晚上就用。」

「我不要!」

澤村立刻抬起頭,就如御幸猜想的一樣,臉果然也很紅呢。

「為什麼?」

「因為……明天還有比賽。」

「那明天呢?」

「也不行,後天我有很重要的考試。」

「哈~~~那後天呢?」

「也不行啦!」

「那……」

兩人一起併肩推著推車往前走,但話題依舊持續。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漆黑的空間裡只有電視機的螢幕還亮著,仔細一看在前方還坐著兩個人,一個屈膝緊緊依偎在另一個隨意坐姿的人身上。

「嗚……嗚……」

隨著電視機裡的劇情,澤村身體也跟著一顫一顫,時不時發出低鳴聲,手摀著臉上卻在指縫中偷看。

「害怕就不要看啊。」

「唔唔唔……可是是這禮拜的課題啊……」

「所以就不要選修什麼電影賞析!」

隨著御幸的抱怨,電視機裡也到了高潮,澤村尖叫一聲後就往一旁的懷裡一躲。

就像是直覺反射,御幸在下一秒把手攬上還在顫抖的肩膀,嘆口氣。

「不怕不怕,還有我在。」

他輕輕的拍著澤村的背,想讓他放鬆一下,電視機裡的畫面正開始跑工作人員的名單,澤村仍維持一樣的姿勢,原本摀著臉的手悄悄的環上御幸。

平時澤村鮮少會對他做些親密舉動,所以御幸用另一手把兩人拉得更近。

--下次叫那位教授多出這類的電影賞析吧。

 

 

《4. 一方的起床氣》

 

「起床!」

御幸穿著圍裙一把把窗簾拉開,讓窗外的陽光刺進房內,甚至是照在床上賴床的人臉上。

要不叫醒他等一下又要抱怨他沒有叫他。

「唔……」

「不是說今天要早起出門嗎?」

「唔……」

澤村依舊在棉被裡蠕動,但卻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給我起床!」

御幸氣的要把棉被用力掀開,昨天在睡前還信誓旦旦說絕對不會賴床,現在是什麼?

但是澤村卻在他靠近時揉著眼睛,對他伸出雙手。

「抱抱……」

「……」原本還在氣頭上的人一愣。「真受不了你呢。」

御幸一彎下腰要抱他起來時,澤村卻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直接把御幸拖進棉被裡。

「一起睡覺……」

說完他就動了動嘴唇,又進入夢鄉。

看著不長不短的睫毛微微顫抖,小巧可愛的紅唇微微嘟著,已經很久沒有機會同床共枕讓御幸有一時看呆。

「之後可不要怪我哦~」

御幸整了整澤村的碎髮,輕輕的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吻後把人摟緊,可能是澤村的味道太過醉人,御幸也隨後一起進到夢鄉。

 

好一會後,澤村的房裡傳來主人的怒吼。

「不是要你一定要叫醒我嗎?跟我一起睡是哪招啊!」

「不是,明明是你說要一起睡……」

辯解的話未說完就聽到一個清脆的巴掌聲。

「你這個變態,不要說不可能的話!」

 

《5. 烹飪》

 

一從浴室出來就聞到香味,澤村小跑步來到廚房。

「一也!」

因為彼此的行程讓他們已經有兩周沒有見到面,一醒來就看到御幸的身影澤村二話不說衝上前。

「小心,這裡還有火。」

澤村從御幸身後環抱住他,御幸怕他的手碰到火爐還特地騰出一隻手輕輕抓住在腰上的手掌。

「你在煮什麼?」

「給你猜啊~~」

「唔……一也煮的都可以。」

「這麼久沒見嘴巴變甜囉。」

御幸夾起在鍋中的食物像是要嘗味道,但是卻冷不防的轉身。

「先讓我確認一下。」澤村還沒問要確認什麼時,御幸吃下食物接著精準的覆上澤村的。「果然變甜了呢。」

「笨蛋一也,你是做甜蛋捲吧。」

「因為吃到笨蛋的口水才會變笨啊,笨蛋榮純。」

「我才不笨!」

御幸把手放在澤村的腰間。

「那再吃一次就可以一樣啦。」

澤村嘟起嘴。

「只有這一次哦。」

被擱在鍋中的蛋捲其實中間夾著肉鬆。




-------作者的話--------

其實沒有想要寫的,不小心點到這個檔案只好硬著頭皮寫了........段子真的苦手啊(奔走~~

《相擁而眠》原本是《約定》本來的開場白,不過跟接下來的劇情相差甚遠所以當初是要被我刪掉,好險在按delete時赫然發現,這不就符合題目嗎?所以就被留下來了(笑)

其他就.....真的請多多包涵,真的對段子苦手的我啊~~這是我的極限了T^T

段子跟燉肉的等級相等啊!

最後,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112)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