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第三次,我愛你-上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大學師生paro

-->為 @明真樹 所點的點文




第一次見面,叫初識。

第二次碰面,是偶遇。

那第三次再見,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命中註定?

 

 


《第三次,我愛你》-上

 


與高中不同在大學裡包含各式各樣的系所,每個系所都有不同的教授及副教授,所以要認識別系的老師除了旁修外就沒有其他方法。

--是有的喔。

御幸坐在課堂的中後方,撐著頭聽著台上完全不認識的教授講解著非自己專業領域的課程。

明明是森林系的地盤他這個經濟系的人來湊熱鬧,若被台上的教授發現的話又是一個大話題了。

因為他是來陪女友上課的。

起因是昨天他不小心忘記要幫女友買生日禮物,為了讓她消氣御幸只好用一整天的時間陪她做為賠罪。

所以就造成目前的情況,他在上完全聽不懂的課。

為了不讓其他學生甚至是教授發現他根本沒在認真聽課,他只好無聊的在筆記本上隨意塗鴉,但是隨著課堂歡樂的笑聲讓御幸不得不注意起台上的講師。

聽女友跟他解釋,這門課可不是想修就能修,前提是你要搶的到位子,人人想修主要是因為教的教授會用很輕鬆的方式教學,而且人很可愛,個性也很好,很受學生的愛戴。

他看一旁的女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講台上,聽著澤村榮純把艱深的內容用輕鬆的語調讓學生了解。

如果他系上的教授也這樣就好了。

不知不覺中御幸也把澤村在黑板上寫下的筆記抄了下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在課堂上,女友旁。

 

他和他的再次相見,是在女友狠狠的在他臉頰上甩了一巴掌之後。

從大一起就在一起的女友終於因為他把時間都放在棒球上而提出分手,只不過跟之前的女生不同,她還附加了一巴掌,讓他事後還能摸著發痛的臉回想兩人的點點滴滴。

雖然御幸根本想不出來他們兩人有什麼回憶。

他扶正被打歪的眼鏡,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在想看看藍天白雲來轉換心情時,在二樓敞開的窗戶邊有人趴在那,兩人視線相會時對方露出潔白的牙齒。

宛如太陽耀眼的雙眸,在藍天白雲襯托下更盪漾人心,就這樣在他毫無防備之下闖了進來。

「呦,經濟系的情聖終於被我們系上學生甩了啊。」

御幸睜大眼睛,張著嘴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原來教授你有偷窺的嗜好啊。」

「沒禮貌!」澤村嘴上雖嚴厲但表情仍是笑嘻嘻的。「我可不是教授哦,御幸同學。」

「什、什麼?」

「什麼什麼?」

完全不像大人的澤村趴在窗邊晃了晃腦袋,有那麼一瞬御幸竟然覺得對方有些可愛。

--可愛?他對一個男人竟然覺得可愛?

御幸有些吃驚的捂著嘴。

「你不是教授?」

「對啊,你沒有聽你的女友跟你說過我的事情嗎?」

澤村是故意要刺激他的,不過御幸並沒有被他激怒,反而用冷靜的、面帶笑容的說:「我的前女友可沒有跟我多說呢,還真讓我吃味呢。」

「哈哈哈,這麼快就換稱呼啦。我可不喜歡比我小的女生,你吃錯醋囉。」

澤村從窗戶邊丟下一包袋子,御幸慌張的接下後才發現裡面裝的是冰塊。

「冰敷一下吧,你的臉腫了哦。」澤村指了指自己的臉頰,告訴御幸他被打紅的地方。「那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森林系的講師澤村榮純,經濟系的御幸一也同學。」

「……」正把冰袋敷在臉上的御幸又再一次吃驚。「你認識我?」

「都說你是經濟系的情聖啦。」

澤村向他揮了揮手,不讓他繼續問下去離開了窗邊。

事後御幸才知道他是自家系上大刀教授--小湊亮介的高中後輩。

「亮介教授是亂說我什麼事情啊……」

中午御幸無力的趴在食堂的桌上,一旁冷靜吃著拉麵的倉持洋一給了他一記白眼。

「誰叫你不斷的叫他亮介教授、亮介教授。」

「總比某人直接叫亮桑好吧。」

握在手中的竹筷子應聲斷裂。

「你這傢伙!」

倉持把御幸拖出人來人往的食堂後,直接就地解決。

 

御幸從來沒有想過,他們的第三次見面會是在畢業生的畢業舞會上。

在大學的畢業舞會上,畢業生可以隨意帶一名舞伴入場,不限年齡及學校,今年御幸就被同系上比較有話聊的大四學姊邀請,進到高級飯店的最高層。

穿著不習慣的西服,御幸趁著學姊在跟別人聊天時鬆了鬆領帶,拿起盤子打算先吃點東西。

「欸?御幸同學?」

在要夾肉盤的夾子停頓下來。

「澤村?」

未脫稚氣的臉龐在加上成熟的正裝,讓澤村像極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不過倒是會讓人目不轉睛。

不對,他又是在亂想什麼了?御幸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請加上講師,或者是教授。」澤村把御幸夾著肉的手移到他的盤子上。「果然是情聖,你現在才二年級吧,就已經有人邀你啦。」

御幸看著自己要吃的東西被人光明正大的拿走,不過五感都在方才的短暫接觸所以沒什麼在意。

「那你呢?」

「我可是老師、老師,當然無條件參加啦。」

「那……」

御幸正要繼續問下去時,有人插話進來。

「澤村?」

御幸偏頭一看是自家教授,澤村揚起大笑容走了過去。

「亮介前輩,你也來了啊。」

「是啊,今年的畢業班是我帶的當然要來,不過你的話……」笑咪咪的亮介喝了一口飲料。「是哪個女生找你的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澤村不斷的大笑直到亮介用手刀讓他停止。

「不要給我打哈哈。沒有帶導師的你會來這裡原因不就只有那幾個。」

「其實是被吉川教授找來的。」

「吉川?你們系上的正教授?」

「是啊,」澤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系上的其他教授都太嚴肅了,而且我也跟她差不多歲數,所以就……」

「哦~~~」

「哎哦,亮介前輩你真的不要到處亂說啊。」

「真是給我不錯的建議呢。」

「亮介前輩!」

澤村苦哈哈的跟在亮介身邊,兩人一起移動到另一張自助吧台繼續拿食物,御幸則拿著空夾子站在原地。

不知道心中的煩悶為何湧上來,讓他有些難受。

 

滿是畢業生的舞會所準備的飲料理所當然的包含酒類,老師們基本上都是拿酒杯到處跟人敬酒,有些學生也會互相拼酒。為了怕喝了酒在回家的路上會有滋事發生,所以學校在下榻的飯店裡準備一些房間供喝醉酒的人免費使用。

長的可愛個性又真率,讓在大學老師中年紀稍輕的澤村很快就備受系上學生的愛戴。在遠處的御幸看著澤村被一群女生圍住,他燦笑的跟畢業生愉快交談,也不停有教授過來跟他搭話,可見他的人際關係相當的好。

不過身為經濟系的風雲人物,又是會運動的棒球員的帥哥御幸,就沒這麼好運,他直接被系上的前輩盯上相繼灌酒,在舞會的尾聲讓御幸幾乎無法自己行走。

在亮介的授意下,倉持支撐御幸尋找學校所定的空房,但是每一間都被人上鎖,好不容易找到門沒鎖的房間就直接把人丟了進去。

昏沉沉的御幸只聽到關門前倉持對他說的:「你先睡這裡」,後者就跟亮介一起離開。

酒精的後勁湧了上來,只讓御幸覺得身體很燥熱,他一邊搖搖晃晃的走進房間的內部一邊把身上的衣物脫了下來,然後隨意的把衣服往地上一丟。

看著過大的雙人床御幸完全沒有思考直接往床上一倒,房間內的冷氣讓他的體溫冷卻一些,他拉過棉被鑽了進去。

終於能把緊繃的神經放鬆,御幸把眼鏡去下後放在床頭櫃,想要好好的睡一覺時,身體卻被一個比自己還要高溫的物體纏上。

掙扎了好一會御幸才把沉甸甸的眼皮撐開,還未清醒的腦袋只能評斷纏上他的人是一個男人,沒有女孩子的柔軟身軀,也沒有他最愛的飄逸長髮,御幸想推開但卻被那名陌生人纏得更緊。

毫無衣物的遮掩,兩人的身軀緊緊相貼。

身上棉被的遮掩擋住房間內的冷氣,酒精讓身體產生的熱氣倍數膨脹,不只御幸感覺到火熱,連對方都難受的在他懷裡動來動去。

正所謂的一發不可收拾,他這麼一磨蹭挑起的不只是身體的溫度,還有體內的燥熱。

--好難受、好不舒服、好想解放。

在御幸的腦袋逐漸把對方是一個男人的認知拋開後,他接著把兩人相靠的部位一手掌握,不同女聲的低沉喟嘆聲就傳了出來。

他並不是一名同性戀,只是在目前的情況下由不得他當柳下惠。

就把對方當作女孩子來做,就把今晚發生的一切當作是一夜情,反正男人也不會生出孩子,就在御幸的腦中歸列出這些後就實際動手。

雖然御幸並沒有相關知識,但他不再思考完全放縱身體,讓兩人以最原始的本能交合,在酒精的催促下讓充滿冷意的房間無法降退彼此火熱的韻動。

--多久沒有做了?

儘管無法控制身體,但是御幸的思緒卻很清楚。

他無法不想前不久見到的講師,他甚至把他套在現在陌生人的身上,出他意外的是他竟然不會覺得噁心,反倒是加快的速度,想把他弄得亂糟糟的,想把他耀眼的金眸染成情慾,想要他在他的身下滿臉通紅的不斷的說著還要。

明明害羞不已卻推不開的把他抱緊,就算在他的背上落下抓痕御幸也甘之如飴,在先前取餐時的短暫相碰就讓御幸想念的不得了,如果能肢體相纏那更美好。

周旋在女孩子身邊的笑容不是他所見的,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才是御幸思思念念的,想再見卻因為兩人待的系不同而見不到,見到了卻被他所不認識的學生所霸占,他想看只對他展露笑顏的澤村,他只想看只有他才能看到的澤村。

他不是同性戀,但卻願意為了澤村成為只愛他的人。

好想、好想把他染上自己的味道,讓他全身沾滿他的體液,讓自己的專屬印記烙印在他身上。

是我的,他是我的,御幸想昭告天下,只有他才能夠擁有他。

在層層推疊的快感達到高峰時,御幸引領著那名陌生人雙雙釋放出來,然後一起陷入無止境的黑夜之中。

 

一夜的放縱讓御幸在翌日醒來格外的頭痛,是喝酒喝過多所造成的後遺症。

接著就是昨晚放縱的情景湧進腦中,又讓他頭痛不已。

身旁的棉被規律的起伏著,表示昨晚的陌生人還在睡,御幸壓了壓鬢角,想先下床去清理身體的黏膩。

其實他是想先離開這裡,他不想面對那個人。

他翻開棉被下床,卻在對方發出嘟噥聲時忍不住看過去。

不看還好,一看御幸急忙的把放在床頭櫃上的眼鏡戴上。

不像成年人的稚嫩臉蛋還帶點潮紅,像是在說話的嘴巴一張一合,露出棉被外的肩頸還帶著粉嫩的紅點。

御幸看著這樣的他一時傻愣住,清晨剛睡醒的腦袋像是昨夜酒精未退的當機了,但迅速重新開機後他揚起嘴角跨上了床鋪。

一夜的春夢如今成真,不是陌生人而是真真實實的澤村榮純。

御幸輕柔的把覆蓋在他身上的棉被緩緩拉開,把一絲不苟的春光展現出來,他抹一把還殘留的白濁塗在還在熟睡的臉龐上,接著拿起手機按下快門。

「請多多指教,榮純、講師♥」






-----TBC?END?-------

我終於把它生出來了(擦眼淚)

離那次開放點文過了多久,久到要開學了才有靈感,我好想作死啊~~

不過說到師生很常看到老師御幸,所以這一次來個年下攻好像也很美味(竊笑),不過因為是御澤才能這麼剛好,請大家喝酒不要過量哦~~

最近有點懶,基本上是不斷的看動畫(還重看了獵人),想看這篇後續也不是沒有,停在這我也覺得不錯,大家覺得呢??

最後,希望不會屏蔽。

祝大家看文愉快哦~~~

 
评论(16)
热度(12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