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52 6

【御澤】細數流年 46.交往X交代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46. 交往X交代

接下來的比賽事會連比兩天,大家都密集的在做準備,畢竟根據賽程不意外的話第二天會對上稻實。

「榮純醬。」

正在做伸展運動的澤村扭頭,春市拿著球棒走了過來。

「怎麼了?」

「可以請妳陪我輕打擊嗎?」

部活練習結束就是大家的自主練習,通常澤村這時候都會默默自己一個人到一旁對球網投球,有時候御幸會走過去接她幾球,不過春市見御幸還在做重訓所以趕緊過來。

「輕打擊?」

這算是第一次吧,澤村跟著春市走到球網。

「就是把球丟給我打。」

「哦~~」

沒做過的訓練讓澤村興趣盎然,她坐在球籃上一球又一球的拋出去給春市打。

見到澤村跟春市的組合練習後,大家都有些詫異,畢竟之前春市都是找降谷一起,不過今天從部活結束後就沒見到降谷。

「怎麼今天想找我啊?」

「每次想找妳的時候都看到妳跟別人一起練習,所以……」

「哦~~也不是我找他啦,都是御幸自己說什麼要確認我投的球跟姿勢,下次想找我一起練習用不著怕他,直接跟我說吧!」

澤村拍胸脯保證,春市露出苦笑。

--他可是都沒有提到御幸學長呢。

「可是御幸學長是捕手,他有義務確認投手的狀態啊。」

「是嗎?」澤村嘟起嘴巴。「我還以為是沒有人願意跟他一起練習咧。」

「榮純醬妳怎麼會這麼認為呢……」

兩人邊聊天邊練習,春市一派輕鬆的把澤村丟過來的球一一的打進球網中。

「對了,小春你會想跟女孩子交往嗎?」

「欸?」春市過於驚訝以至於揮棒落空。「怎麼會這麼問?」

「因為我周遭有朋友在問,不知道春市你喜歡怎麼樣類型的女生。」

「妳……妳要幫我介紹?」

「也、也沒有啦。」澤村搔了搔頭。「我也不強求啦,畢竟有些人會覺得交往會讓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也有人會認為交往了一定會不知不覺忽略對方,所以不交往的理由有很多。」

「如果造成你的困擾我道歉,我沒有要你一定要跟降谷一樣。」

「……跟降谷一樣?」

春市停下揮棒,隱藏在瀏海下的眼睛銳利的看著她,不過她的視線卻往一旁看去。

「澤村同學!」

一個從未聽過的聲音從鐵網處傳來,春市也跟著停下動作,在高喊澤村的長髮女孩旁的降谷露出些微慌張的表情,澤村噗哧一笑走了過去。

「沒想到降谷你也會有這種表情啊。」

「囉嗦。」

「你們怎麼會來?」澤村走出鐵網跟他們面對面。「我還以為你送她回去呢。」

「她說想來看我們練習的地方。」

「對啊,沒想到澤村同學真的很厲害呢。」

被一個女孩子稱讚澤村不好意思的摸著頭。

「也沒有多厲害啦,我們也都只是一年級根本比不上學長們。」

「不。」那女孩抓起澤村的手,湊了上去。「能在男生棒球裡跟他們一起上場,澤村同學是我們女生的驕傲呢。」

澤村是有許多跟她一樣會不斷稱讚她的學妹,但是自從進到青道後還是第一次聽到女孩子這麼說她。

「是是是嗎?那我可要更加油才行。」

不知道她還會說什麼,所以澤村趕緊向降谷求救。

「要不要先送她回家啊,現在時間也晚了,不然你不自主練習嗎?」

「啊,我都忘了。」女孩露出愧疚的神情低著頭。「我太得意忘形了,抱歉呢,曉。」

「沒關係,」降谷摸了摸她的頭。「走吧,我送妳回去,英子。」

「練習加油哦。」

「嗯。」

降谷拉著她的手往前走,在他轉頭時澤村給他一個鬼臉。

在降谷身邊的女生就如澤村說的一副乖乖牌,儘管剛才大聲的叫了澤村,但也不減她的氣質。

「她是誰啊?」

看到降谷竟然會跟澤村以外的女生走這麼近,大家都好奇的湊上去詢問。

「藤原英子啊。」

相對澤村的輕鬆自然,其他人都睜大眼睛。

「就是寫情書給降谷的女生?他們在一起了?」

「對啊,好像是過了幾天才在一起。」

澤村玩著棒球邊回憶。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還一起來找她,英子還紅著臉的向她道謝,而她則給降谷一拳。

她記得是交代降谷不可以欺負人家。

「降谷還真得喜歡啊!」

「那當然,可是我介紹的呢。」

澤村得意的撥著根本沒有碰到肩膀的頭髮。

不過春市不發一語把球棒握得更緊。

 

晚上自主練習結束後,御幸突然想要喝便利商店才有的飲料,看看時間還允許就只帶錢包走了出去。

漸漸進入秋季的晚上帶些冷意,他手插在口袋裡想趕緊走到目的地。

在路途中他不斷的想起稍早前在販賣機遇到降谷的事情。

『御幸學長。』

做完重訓後御幸原本想去販賣機買杯飲料來喝,但是卻被降谷叫住。

『嗯?今天我可不想接任何人的球哦。』

『我知道。』

正要投硬幣的手突然一頓,收了回去。

『哈?』

『我是有事情要跟學長講。』

『什麼事情?』

降谷比平常還要更加嚴肅的盯著他,讓御幸也跟著認真。

『我交女朋友了。』

『是嗎?有人陪總比……哈?』

『我有女朋友了。』

『同樣的話不要說第二次。』御幸扶著頭,已經沒有心情買飲料來喝。『所以,你是來跟我炫耀的嗎?還有,可不要因為有女朋友就怠慢練習。』

『我知道,而且我不是要來炫耀的。』

--不然你跟我講這些做什麼?戀愛諮詢?

御幸在心中吶喊,但在降谷的下一句話下睜大眼睛。

『澤村就麻煩您了。』

『……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無視御幸快要爆走的表情,他自顧自的繼續說:『澤村有些事情都會拜託我幫忙,但都是不得以的事情,但是我有女朋友後,她一定會什麼事情都自己來。』

『這樣不也表示她可以獨立嗎?』

御幸巴不得她跟降谷能走遠一些。

『學長,澤村本來就很獨立,但是有些事情並不是她願意,例如,單獨外出。』

終於看到便利商店,御幸小跑步進去。

走進比外頭的溫度還要溫暖的商店內,御幸直接走到飲料區,不意外看到正在零食區挑選餅乾的澤村。

降谷所說的話還在耳邊繚繞。

『如果是學長的話,或許,澤村會願意找您幫忙。』

「欸?這麼巧?」

終於決定好要吃什麼餅乾的澤村聽到他的話轉了過來。

「御幸?」她似乎有些慌亂。「這個時間點怎麼會來這裡?」

「想喝這裡才有賣的飲料啊。」

「是、是喔。」

御幸從飲料櫃把不常見的飲料拿了出來,已經結帳的澤村卻賴在雜誌區像是在挑選但又不拿起來看。

「妳不是買好了,怎麼還在這裡?」

「我、我……」抓緊餅乾的包裝,澤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最後就變成:「突然想等你,不行嗎?」

「哇~~沒想到妳這麼喜歡跟我一起走啊。」

「不要把話說的這麼奇怪!」

炸毛歸炸毛澤村還是走在御幸的身邊。

「你買什麼飲料啊?」

「九月的限定咖啡。」

御幸把飲料罐拿給澤村看。

「結果還是喝咖啡。」澤村微皺眉。「我還以為會是什麼特定款的果汁之類的。」

「妳說這個嗎?」御幸把另一隻手握的飲料罐拿了起來把它跟澤村手中的咖啡交換。「給妳。」

「欸?」

「妳不是在說這一款果汁嗎?請妳喝。」

「怎、怎麼會突然……」

「相對的,妳買的餅乾……」

「我就知道。」澤村沒好氣的垂下肩膀。「請你吃就請你吃,又不是什麼大事。」

「這就對啦。」

走在回青道的路上御幸總覺得澤村的神經繃的很緊,是跟他一起走會讓她感到緊張嗎?

御幸想不透原因,看到錄影帶租借店猛然想起他有預定一些錄影帶。

「我忘記還要去拿一些錄影帶,澤村妳先等我一下。」

「欸?我跟你一起進去……」

澤村直覺反射是要跟著他進去,但是在御幸快跑衝進店內後她竟然動彈不得。

御幸取完影片後,發現澤村竟然沒有跟進來,疑惑的出店門口後直接看到她被一個陌生人拉著。

「放開我!」

夜晚的街道根本沒有人,在掙扎中澤村拿在手中的餅乾跟飲料都掉在地上,明明有受過訓練,但是澤村的力氣卻遠比不上成年男子。

在御幸離開她身邊後,她就被人抓住而且還掙脫不了。

她著急的快要哭了出來,在對方只用一隻手把她的雙手抓緊後,正整個人要貼上來時,澤村感覺到腰被人從後方一攬,接著桎梏雙手的力量就消失了。

御幸就這麼剛好的趕上,他用力的給那個陌生人一拳,然後把澤村拉到一旁。

「妳沒事吧?」

她直盯著御幸的臉,眼淚在下一刻掉了下來。

「御幸……」

澤村雙腿無力的坐在地上,御幸一股氣湧上來,抓住那個人又給他一拳。

「你這傢伙!剛才是想做什麼!」

是一個上班族,被御幸凶狠的揍了幾拳就趕緊落荒而逃,心情還未平復的澤村坐在地上盯著前方不斷的掉著眼淚。

「沒事了。」

「我不應該自己出來的……」

「能自己站起來嗎?」

澤村點了點頭,抓著御幸的手站好。御幸把掉在地上的東西都撿起來。

「那傢伙之後應該不會在來了。」

「不可能。」澤村搖了搖頭。「他已經跟蹤我很久了。」

「什麼?」

澤村吸了吸鼻子。

「剛來這裡的時候是我跟小春一起遇到,那時候剛好遇到倉持學長所以沒發生其他事情,之後都會看到他在學校附近,不管我是跟誰出門都能在遠遠的地方看到他。」

--所以降谷才會說不能讓澤村自己一個人出門。

「今天也是站在便利商店外面……」

--難怪買好東西還不走,原來是這樣啊。

「那妳今天怎麼敢自己出來?」

「………我忘記了……」澤村懊悔的咬著嘴唇。「想說好幾天都沒有看到他,所以……」

「唉……原來是這個原因。」

所以澤村想出門逛街都會找降谷一起,不然就是請降谷幫她買。降谷有了女朋友後她就不能請他幫忙,怕的是被人誤會。

難怪降谷會神情緊張跟他交代,還補充澤村正自己一個人去便利商店。

把她放在店外真是他最大的敗筆。

「沒辦法,只好身為妳的捕手的我來代替降谷囉,妳說呢?」

原本御幸以為會聽到她生氣的說詞,但對方卻笑著把眼淚擦掉。

「以後還請學長委屈一下了。」

「好好好,再哭下去就不是委屈我了。」

這時的一聲學長讓御幸覺得很沉重,但是想到她沒有拒絕又覺得輕鬆不少。

「對了澤村,妳出來買東西只是要買一包餅乾嗎?」

「……啊!」

結果他們又回到便利商店,不只有這次還有下一次以及之後,都會是兩人一起。




-------TBC--------

我是一個會無視節日的人,明明前幾天是七夕卻腦袋一片空白,然後會在一個詭異的時間點放賀文(←不要懷疑這就是我),不過不要期待(笑)

熬過一段時間終於迎來我最想寫的部分,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比賽就留給原著我會狠狠的給他跳過去的XDDDDDD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6)
热度(52)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