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44. 樂極X生悲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44. 樂極X生悲

一下地鐵在不遠處就能看到遊樂園裡的摩天輪。

「終於到了。」

一踏出車外澤村像是解脫般鬆下肩膀,一整個車程有一半的時間都需要靠御幸才免於東倒西歪。回想起御幸幾乎把她圈在懷裡,澤村的臉有些紅。

那時車上的人很多,要不是御幸幫她擋著,不然要跟陌生人緊貼著怎麼想都讓她起雞皮疙瘩。

「我們先去排隊買票吧。」

因為他們比較早出發,所以根本沒有排很久就買到票進去。

「首先我們先去……」

御幸看著遊樂園的平面圖,正要跟澤村討論路線時發現對方早就跑到一旁的店面去。

「御幸!你看!」澤村把店家擺在外面的飾品直接戴在頭上。「貓耳朵!」

滿滿一櫃有各式各樣動物耳朵的髮箍,澤村自己一個人邊戴那些造型髮箍邊問御幸好不好看。

看她還有些少女情懷,御幸笑著在一旁看她挑選。

突然自己的頭上被人戴上一個東西,御幸一愣就看到手機在眼前一晃。

「好適合!」

澤村戴著一開始挑上的貓耳朵,低頭滑動著手機,御幸往一旁的鏡子一看,自己的頭上被戴上熊耳朵。

「澤村……妳不是拍照了?」

御幸僵硬的問著,還不知道對方的心中跑過許多想說的話,澤村一派天真的回:「對啊,難得可以看到另外一面的御幸,這要好好記錄下來。」

「什麼!為什麼要戴這種東西?」

他猛然的把髮箍拿下來,有些後悔今天沒有戴帽子出門。

「欸?你不喜歡嗎?」澤村停下擺弄手機,拿起另一個髮箍。「還是狐狸比較好呢?」

--這不是我的重點好嗎?

「吶吶吶,我們一起戴這個然後一起拍照怎麼樣?」澤村的眼睛閃亮亮的盯著他,「既然都出來玩了,就戴嘛~~」

被她盯到有些不好意思,御幸不好拒絕她只能微微低下頭讓她把有狐狸耳朵的髮箍戴在頭上。

「這樣比剛才還好吧?」

--很抱歉,除了圖案不同我看不出來哪裡不一樣。

御幸當然沒有這樣回答,趕緊付了錢才詢問他最先的問題。

「唔……去鬼屋?」

澤村指著離他們位置最近的設施,看著黑漆漆的招牌,御幸的眉頭挑了一下。

「妳是認真的?」

「是啊~我只看過恐怖片但沒有去過鬼屋,會很恐怖嗎?」

「呃……我覺得……」

「那去看看如何?都來了,而且還是兩個人一起進去,應該可以壯壯膽吧?」

御幸說不出口他其實對鬼屋不在行,只好讓她拉著他一起進去。

漆黑的走道上頭掛著昏暗的燈光,曖昧不清擺動的兩隻手時而靠近時而疏遠,突然間冰冷的、骨肉分明的物體碰上御幸的手掌,他打一個冷顫抓住一旁投手的手。

「御幸?」

昏暗的燈光下澤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他低溫的手握起來還挺舒服的,所以澤村並沒有掙脫開來。

「這裡的岔路還挺多的,這樣我們就不會走散。」

澤村看了看前方的小路又分成兩條路。在一進來他們就經過兩個岔路,真不知道他們要花多久時間在這裡繞。

「這麼說也是沒錯。」

話才說完,兩人靠近的肩膀分別被人一抓,澤村被意外的碰觸嚇的抓緊相握的手,御幸更是直接著拉著她往前衝去。

「等、御幸、這次走左邊……」

澤村提醒的話被他拋在腦後,他依舊往最習慣的方向奔去。

「妳沒事吧?」

停下來後兩人不斷的喘氣。

「我沒事。不過你剛才為什麼要跑啊?」

「我……」

御幸抬起頭要看澤村時,在澤村腦後出現一個人臉,掛著深色的液體,汩汩的流過臉龐,正要往澤村的肩膀滴下。

「澤村!」

他嚇的一把拉過澤村攬進懷裡,在懷裡的人轉過身看著那個鬼,睜著眼睛大喊:「畫的好真啊~~」

--可不可以不要說的這麼興奮?

「血………」

一聽到聲音,御幸僵住身子,只能跟著懷裡的澤村往前走。

「真是的,都是御幸你亂跑,我們現在在哪啊~好想看太陽啊。」

在漆黑的環境裡待久,澤村不舒服的揉著眼睛。

「對、對啊。」

「你怎麼了?竟然結巴了。」

澤村疑惑的看向他,卻看到御幸身後的白色身影。

「御御御御御御幸!」

她指著他的身後,明明她也結巴卻沒聽到他的毒舌,御幸吞了吞口水,不用轉頭看只看澤村的反應就能猜得出他後頭是什麼東西。

「是白色的女鬼耶!」

「我們還是趕快往外走吧。」

御幸用另一只手推著興奮的澤村往前走,沒有往後看。

在鬼屋繞了一會後他們終於走出來,沐浴在太陽底下讓澤村伸了伸懶腰。

「御幸你還真是冷靜呢,明明遇到好多鬼啊。」

她一看那些鬼都會很興奮的大喊,有些還突然出現嚇的她哇哇叫,反觀御幸總是冷靜的牽著她的手,除了那一次的奔走後他就一反常態的沉默,連她扯著嗓子大吼都沒有要她安靜一點。

「……就只不過是工作人員扮的,沒什麼冷靜不冷靜。」

「可是你看起來就完全不怕呢,有些地方我還被嚇到呢,果然鬼屋很好玩呢。」

澤村很開心的說著在裡面的心得,御幸趕緊把頸後的冷汗擦掉。

--果然以後不要去鬼屋,不然折壽十年啊!好險他忍著住不然他也想跟著澤村大叫。

結果澤村錯失良機完全沒發現御幸的弱點。

「下一站我們要去哪?」

「旋轉木馬!」

澤村指著前方,御幸要拿導覽時發現兩人的手依舊牽著,還未詫異就被她往前拉。

 

他們從門口開始玩進去,來到人氣最好的雲霄飛車,正在排隊的澤村看到一旁的指示牌寫著警告標語,她皺了皺眉抓了抓胸口。

「聽說這家遊樂園的雲霄飛車很有名,超多人來這裡就是要玩。」

御幸沒有注意到她的沉思,繼續說:

「既然都特別到這裡,跟他們排個一兩小時,應該還好吧?」

「欸?嗯,還好啊。」

澤村趕緊回過神,心想:都平安無事過這麼久了,玩個雲霄飛車應該會沒事吧。

「既然都來了,我可以啊。」

不知道是回答御幸的話還是告訴自己,澤村不斷的深呼吸。

「害怕嗎?」

「唔~因為是第一次玩,所以也有些興奮。」

「第一次?」御幸僑了僑頭上的髮箍,也順便僑澤村頭上的。「等一下頭上的東西要拿下來,不然會被吹走。」

「會吹走?」

澤村仰著頭看頭頂上的列車飛快的行駛,其中還夾雜著尖叫聲。

「對啊,等一下不舒服叫出聲來就會比較舒服。」

「哦。」

輪到他們的時候,御幸坐在她旁邊,張開手。

「害怕的話我不介意妳抓我的手。」

被工作人員扣上好安全帶,緊抓著護欄的澤村看了看伸出來的大手,吞了吞口水,伸了過去。

「不舒服就大吼。」

「沒錯!可以抒發情緒。」

「那很適合你。」

「是啊。」

御幸笑得很開心,澤村看那個不同往常的笑容,用力深呼吸一口。

--一定會沒事的。

她緊抓住御幸的手,不斷的跟自己說沒事,直到列車開始往前移動。

就如他所說的不舒服就喊出聲來,在高速行駛的列車上澤村只感覺到強風不斷的打在臉上,一下旋轉一下下墜讓澤村忍不住閉上眼睛,心臟像是被人提高又狠狠往下摔。

短短的十幾分鐘讓澤村宛如過了半天之久。

高速的列車終於停了下來,胸口鼓噪疼痛感漸漸襲擊而上,離開雲霄飛車後,御幸發現澤村行走的速度有些緩慢,他原本興奮要跟澤村一起分享搭乘後的心得,卻只見對方抓緊胸口,一臉不舒服的模樣。

「澤村?」

他吃驚的上前,見終於有東西可以抓,澤村靠著他緩緩的蹲下身體。

「澤村!」

 

御幸趕緊把身體不適的人帶到附近的長椅上,澤村的額頭這時佈滿冷汗。

「怎麼了?」

做完一個雲霄飛車就變這副模樣,說不擔心是騙人。

「我……」

澤村連說一句話都緊皺著眉頭,心臟像是被人抓緊讓她不好呼吸,她大口的喘著氣靠上御幸的胸膛。

「喂!澤村!」

御幸著急的翻找導覽圖,看這裡的醫護室在哪裡。

「御、御幸……」

「嗯?」焦慮的他看圖看到一半就被她叫住。「怎麼了?」

「包包、水、藥……」

「什麼?」

御幸拉開澤村背著手提包的拉鍊,裡面確實放著一瓶水,翻找一會也找到一盒藥盒。

看著藥盒裡放著各式各樣的藥丸,他不解為什麼澤村隨身攜帶,但還是照著她的話拿給她。

接過這兩樣東西,澤村熟捻的打開水,從藥盒裡到出數顆藥丸,一個仰頭把要吞下去。

「這是什麼藥?」

御幸坐在她身旁,輕拍她的背幫她順順氣,澤村則吃完藥就虛弱的靠著他,連對御幸輕輕擦拭她額上的薄汗都沒有反抗。

「心臟……」

「什麼?」

這可是他第一次聽到,但是看她依舊不舒服御幸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澤村靠在御幸的肩頭上等著藥發揮功效。

「御幸……」

「嗯?」

「你要不要先去玩?」輕輕的氣音說著讓御幸眉頭一皺的話。「難得來這裡,就讓我先在這休息……你可以先不用管我。」

「把妳放在這裡我才玩不下去。如果有壞人怎麼辦?」

御幸把導覽圖放在腿上。

「要不要去醫護室?」

澤村搖了搖頭。

「我休息一下就可以。」

「是心臟不好嗎?」

「……算是……」

原本澤村並沒有想給誰知道她的事情,但是事到如今,她無法在目前的狀態下隱瞞御幸。

她稍微看一下時間,照著往常通常吃下藥過個半小時就會舒緩一些,但是現在卻超過時間卻仍會不舒服,這意思是要她去看醫生嗎?

--心臟不好是以前就有的嗎?

御幸一手輕輕撫著澤村的頭髮一邊思考著。

他從來沒有聽過這類的消息,但是一想起之前她跟克里斯一起去醫院,會不會那時候就是要去看醫生?

還是說他要打電話問一下學長?但這個念頭在下一刻被他打翻。當事人就在他旁邊,為什麼不問他反要問第三者?

澤村靠著他的手臂休息,終於等到胸口的疼痛減輕許多她才坐直身體。

「好多了?」

「嗯,藥終於發揮功效。」

「真的不用去醫護室?」

大賽就要開打,御幸很擔心澤村的身體在比賽前出問題。

「不用。」

澤村把東西收拾好,重新對御幸揚起笑容。

「時間不早了,我們要不要再去玩一些設施?」

「……」看她的臉色御幸哪敢再帶她去玩其他設施。「這裡剛好有動物園,我們先去那散散步最後在挑一個設施玩吧。」

「嗯,好。」

雖然心臟沒有一下雲霄飛車那時的痛,但仍隱隱發痛著,剛好藉由逛動物園讓她慢慢的恢復原狀。

她自以為只不過是個雲霄飛車,她自以為沒發作就等同於痊癒,明明公告就寫明有心血管疾病不宜乘坐,自己的症狀雖不是心血管疾病,但也牽扯到心臟,如果回去去醫院的話,真不知道醫生會怎麼罵她。

「吶,御幸,最後可以玩摩天輪嗎?」

既然會被罵,那就玩個盡興吧。

御幸盯著她的臉瞧,想瞧出個所以然,但卻看不出個端倪。

自從澤村知道自己心臟的問題後就沒來過遊樂園,既然今天有機會可以來玩,就算是拿自己的命來玩,但要問她後不後悔,在坐上摩天輪後看著對面的御幸,她會說不會。

御幸在平時總是壓抑著自己,用很生疏的手法跟言語去提振士氣,在漏洞百出還未整合完成的隊伍裡扮演著隊長,那個壓力並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澤村當過隊長,所以知道那個辛苦。

就算是平時常讓人氣得牙癢癢的人,總是會有被壓力壓垮的一天,現在只是頻繁的失眠,那之後是不是表現失常。

身為隊長又是四棒的選手,如果表現失常那又會被人說成怎樣,在車廂緩緩的升高下,澤村看著窗外的風景漸漸縮小,心想那應該又是另一種壓力了吧。

所以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澤村希望他能夠在今天放鬆心情,所以她不介意的身體狀況。

御幸在一進車廂內就不斷的觀察看窗外的澤村,如果是心臟有問題的話,正常是不能做這類的遊樂器材,不,應該是不能來遊樂園。

但是她卻來了,只因為他們的賭注,澤村是因為願賭服輸才答應跟他來。

如果他開的條件不是來這裡的話,她是不是就不會不舒服?但,他也不會因此知道澤村的病情。

明明是要很開心的行程到後頭卻變的讓人緊張,兩人在車廂內沉默著。

「澤村。」

「嗯?」

「要不要我們換一下髮箍,然後在天還沒有黑前來個合照?在高空下。」

這算是御幸在今天第一次要求照相,澤村一聽眼睛一亮。

「好啊!」

說完他們兩人交換彼此的髮箍,御幸幫澤村整裡有些凌亂的額髮,澤村則從包包拿出自拍神器。

「噹噹!這次我有帶來哦!」

澤村像是炫耀的在御幸眼前晃了晃,他有些失笑的接過來。

「坐我這吧,這要怎麼用?」

澤村小心的移動位置,兩人肩靠肩的研究要怎麼使用。

「啊!到最高點了。」

兩人手忙腳亂的拿起竿子,對好焦後兩人先是對著鏡頭扮個鬼臉,接著在正經的拍一張。

不知道拍下幾張照片後,御幸換個拿竿子的姿勢,小心的把另一隻手環上澤村的肩膀,而澤村剛好也靠上他的肩頭,兩人宛如情侶般的親密,御幸見機不可失的按下快門。

「這張拍的不錯呢。」

御幸把手機拿下來回頭看前幾張拍的照片,想要給澤村看,卻發現她仍靠在他的懷裡。

他笑了笑,輕推了推她。

「澤村,妳看我拍的不錯吧。」

正等她稱讚時卻發現她一動也不動。

「澤村?」

澤村並不是不知道他們剛才靠的多近,而是她完全癱在他的懷裡,御幸的呼吸像是被人抓住,高空下的密閉空間他無法帶澤村離開。

看著逐漸下降的車廂,御幸從沒有感覺這數分鐘過的如此讓人焦躁。

一離開摩天輪的車廂,御幸背起澤村就往外跑。

「先生!」

不理會工作人員叫他的聲音,他用上最快的速度往大門口跑去。

「給我醒一醒!澤村!」

在快速的移動下,御幸不斷的喊著背上的人,希望她能恢復意識。





-------TBC--------

好開心~~我寫了這麼久終於到我思思念念的橋段~醫生,你說的男朋友要去見你了XDDDDDD

想到數個月前說要寫害怕裝淡定的御幸的梗,過了這麼久,我把電影院改成遊樂園用上了 @椋夜 (←應該是這個名字)(喂!)你應該不介意吧?我都拖這麼久>"<(我不會說是猛然想起這一回事的)(被打)

八月到了就表示CWT要開始了,我要去補充我的糧食,最近御澤真的不足的嚴重啊~~~

 
评论(16)
热度(5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