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10

【佐鳴】爸爸-17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向+生子



上一篇請戳→章之十六




章之十七-我們的明天-上


       至從跟武接觸後忍心在薩卡的監視下進入融和儀式,從一天兩小時到半天都待在裡面。直到最近,都需要武進去把她抱出來。

  失去意識的忍心眼角還帶著淚的模樣幾乎讓武快抓狂,甚至他一見到薩卡就必須抑制自己衝上前揍他。站在門口冷眼看著薩卡摸著忍心的臉龐,都必須讓他咬著牙。

  還有幾天?武幾乎是瞪著薩卡送他離開,把門關上後就立刻跑到假寐的忍心身邊。

  「忍心……」

  「武……」

  兩人相擁在一起,忍心忍不住顫抖。武坐在床上環抱住她,輕輕的安撫她。

  「還有多久?」

  「……應該……」忍心抓緊他抱住她的手臂,艱難的說:「不到一天了。」

  武把頭抵在忍心的肩上收緊抱她的手,兩個跳動的心臟慢慢的契合頻率。

  儘管他們時間不多,但還是沉溺在還擁有彼此的這個時刻。

  或許,這就是幸福吧!忍心疲累的閉上雙眼,陷入深深的沉睡之中。

  

  自從嵐得知這次的任務是他自己一個人要去執行,且為期四天後,他就在計劃一件事情,連他兩個爸爸都不知道。

  他利用的兩天半的時間提早結束任務,在要回木葉的途中停留在樹林之中。

  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一次這麼想揍一個人,他深呼吸著,不知道為什麼他無法忍受忍心受傷的神情、無助的感覺,所以他決定要使用之前忍心教他的秘術。

  嵐解下脖子上的項鍊轉緊握在手掌心,無障礙的流利結印,之後他再次張開眼睛時他人已經站在一個不知名的石窟前。

  嵐抽出細劍提高警覺的留意四周,突然在他要進去時那個石窟竟然轟一聲的爆炸。

  他錯愕的趕緊迴避飛散的石塊,有些不知所措。

  「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在這些零亂的石堆嵐似乎看到兩道人影,但是由於距離有些遙遠讓他不禁瞇起眼來。

  看了好一會他才恍然大悟且睜大雙眼。

  是忍心……還有薩卡!

  薩卡把有些癱軟的忍心抓了起來,並且往石堆下移動,但是嵐疑惑的是,忍心的雙眼一直凝視一旁的石堆,連被抓的往前走都不能移開視線。

  嵐潛伏在一旁有些不明白,忍心不是在木葉嗎,怎麼現在會出現在這裡?

  家裡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這個念頭才一出現在他的心裡,就讓嵐起了一股惡寒。

  他等他們都離開一段時間後才敢出來,他迅速的離動到讓忍心留戀不已的地方,定眼一看讓他不禁暈眩。

  「……怎麼是……」

  倒在地上的武胸口被黑色的木棒刺穿,汩汩流出的黑血在他身下的石堆形成水灘,嘴咳出一片血霧意識有些渙散。

  「這裡發生什麼事情?」

  儘管嵐很想揍他一拳,但是現在的他卻做不出來,只能蹲在他旁邊。聽到聲音的武勉強的睜開眼睛。

  「你是……忍心的……哥、哥……」

  「你……」

  武咬一下牙吃力的抓住嵐的手。

  「不、不要……出手……」

  「你在說什麼?」

  「去……那裡……」嵐順著武顫抖的手看去,似乎穿過那片樹林就會有一個空地。「幫忙……」

  「幫忙?幫忙什麼?」

  「替我……照顧忍心……」

  抓緊嵐的手這時鬆脫了,他只能靜靜的看著斷氣的武,儘管他會一些簡單的急救處理,但對於武流血過多的傷勢他愛莫能助。

  在武最後的幾句話裡,讓嵐幾乎相信忍心被抓來這裡他一直陪著她。

  這算不算是對她的一種補償?

  「我會的。」

  嵐握著失溫的手把武嘴角的血跡擦掉,接著眼睛銳利的往樹林身處看去。

  他拿起掉在一旁的劍迅速的衝過去。

  可惡、可惡、可惡!

  是不是他沒有提早完成任務,是不是他沒有策劃這次的計劃,他是不是就永遠不會知道有這次事情的發生?

  嵐在樹林裡穿梭著,等他看到這片樹林的盡頭時他慢下速度。

  「這是……什麼?」

  他站在樹幹上俯瞰著一切,那是一個空地,卻有著眼熟的異國圖騰。

  對了,那是他們第一次見到薩卡時貫穿忍心的圖騰。

  「天啊。」

  嵐有些站不住腳,因為他看到了,他的爸爸。

  薩卡把失魂的忍心放在圖騰的中心,外圍的三角形頂點則擺放水晶柱塔,而鳴人、我愛羅及香月依序都在塔裡昏迷著。

  再把水晶柱塔頂端依序相連成一個大圓圈,而鼬他們則在那守著。

  嵐深呼吸一口握著劍的手心留著冷汗,他在心裡默默倒數五秒,最後要衝出去時他被制伏住。

  嵐心頭一驚,他竟然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靠近,正想要給對方一擊時卻嗅到熟悉的味道。

  「噓,是我。」

  佐助抱住嵐無聲的移動到另一個樹上。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應該是我要問你吧,老爸。」

  「不要轉移話題!」

  佐助嚴肅的神情讓嵐一震,他扁了扁嘴。

  「原本是要找武,結果就找到這裡。」

  「武?」佐助開始回想。「購物中心的那個小鬼?」

  嵐點了點頭。「結果我一找到他,他似乎被那個薩卡給殺了。」

  「難怪忍心會連反抗的動力都沒有。」

  「嵐,現在我沒有時間跟你多做說明,如果你相信我就照著我的話去做。」

  佐助異常認真的表情讓嵐慎重的點頭。

  「我相信你,因為老爸是最愛鳴人爸爸的。」

  夠了解我,小鬼。

  「原本是只有我一個要做這件事情,現在有你加入我們必須分工合作。首先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要讓其他人進入那個圖騰。」

  「可是不是有曉他們……」

  「會到這裡來的人就只有木葉忍者,所以我們第一個任務就是不要讓他們靠近或者是破壞。」

  那我們就要眼睜睜看忍心被斑吞噬了嗎?嵐把話梗在喉間問不出來,因為老爸說過相信他就照著他去做。

  「我已經拖延他們一些時間了,現在就等著忍心……被斑完全吞噬。」

  說出口後佐助才發現他竟然可以這麼冷靜,這場鬧劇有著他的愛人、他的女兒他竟然可以這麼平靜的在一旁看著他們陷入危險。

  你還是依舊的冷酷呀,宇智波佐助。

  

  「這裡?」

  「對。」

  牙帶著大家到了樹林,但是當他們都站定位時,樹林外的空地讓他們傻眼。

  薩卡抓起忍心的頭,鳴人在娜娜莉身上取出的卷軸攤開在前方,接著用力的把特殊刀刃的刀猛然的送入忍心的身體,當她的血液汩汩的留了出來,圖騰開始泛著紅光。

  「忍心!」

  小櫻最先喊了出來在鹿丸來不及抓住她時跳了下去。

  「小櫻!」

  該死,小櫻一定沒有注意到在圖騰外的曉一行人。

  之後他們也只能跳下去。

  小櫻一跳下去立刻被蠍擋住。

  「讓開。」

  「這可不行喔,小姑娘。」

  蠍笑笑的往旁邊一站,露出身後的水晶塔裡面的人讓她震驚。

  「鳴……鳴人!」

  跟在小櫻之後下來的其他人一站好就看到鳴人被關在水晶塔被圖騰強硬的抽取查客拉。

  「鳴人!」

  佐井跟寧次正要上前時,佐助跟嵐一起從蠍身後出現。

  「佐助你!」

  「不能讓你們過去。」

  「你瘋了嗎?」

  佐助抽出身後的草薙劍對著他們。

  「沒錯,我們就是瘋了,才會在這裡為了自己的小孩瘋了,難道愛他們就是瘋子的表現嗎?」

  佐助的話堵的他們說不出反駁的話。

  「我相信爸爸,所以請阿姨、叔叔都離開。」

  鹿丸頭痛得摀著額頭。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在他們爭執不定的時侯,圖騰的紅光漸漸淡去,他們透過水晶塔往裡面看去,忍心摀著臉吃吃的笑著,接著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我又回來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0)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