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約定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時間點:兩人交往中,夏甲最後一場決賽

-->給莫琳的生賀,恭喜你又多一歲(喂!)





《約定》

 


趁著比賽期間的空檔走在兵庫縣的街道,在短短的自由活動時間來當個觀光客,澤村很開心的拿著觀光導覽,跟著身旁的人說:

「吶吶吶,御幸,等一下我們要去哪裡?去看姬路城好不好?」

「好啊。」

他隨口回應,其實只要澤村說想去哪他都會說好,哪怕是上天堂或下地獄。

有天他這想法不小心被澤村知道,出乎御幸的意料竟然被嫌棄。

「為什麼我死後還要看到你啊?」

「欸~~好無情啊,明明晚上都是我陪你一起上♂天♂堂跟下♂地♂獄了,而且我看你也很開心啊,怎麼可以用完就丟呢~~~」

聽到後頭澤村才會意過來他是講什麼俊臉立刻脹紅,然後迅速捂住欲再語出驚人的嘴巴。

他們看姬路城的位置跟自己的所在位置完全無法在一小時內來回逛完,澤村心情有些沮喪的嘟著嘴。

「我看在這附近有個露天溫泉,要不要去那邊坐一下?」

「要!」

「不過不准吃甜的。」

「為什麼?」

打起精神的澤村一聽到御幸的但書,整個人不滿。

「等等就要比賽了,不要吃東西。」

「可是、可是……」

教練是說一個小時內讓他們放鬆一下,但是在澤村的想法裡吃甜食可以提振精神,不過御幸可沒忘前不久澤村還因為蛀牙痛得無法投球,他可不想再他們夏甲的最後一場比賽輸給牙痛。

「比賽結束後你想吃再多的甜食我都會給你吃,這時候不行。」

澤村知道御幸顧慮的事情,但是甜食當前而他卻無法享用,說實在心情有些低落。

「但是……誰知道你最後會不會反悔……」

御幸有耍過他的前車之鑑,所以澤村覺得比賽後他還是會用別的理由要他不要吃。

「澤村。」

聽到身邊的人嘆口氣後喊了他,澤村心不甘情不願的抬起頭下一秒是放大的臉龐。

「蓋好章了,這個約定我會一定會說到做到。」

意外的今天的御幸相當乾脆,澤村愣了愣,隨後不顧他們是不是在公共場所,又拉了御幸的手回禮回去。

「那我就勉強拿這個先吃個甜囉,絕對要說到做到!」

原本都是他主動的突然變被動,御幸有點反應不過來,等到對方已經走回原路上跟他揮著手才回過神來。

「欸?澤村!這樣有甜嗎?我還沒覺得甜啊~~」

「御幸學長不是不吃甜嗎?我覺得這樣就夠啦。」

該說不愧是跟他相處久的人,澤村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有天會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這麼令人害羞的話。

「再一個啦~~」

御幸趕緊把要落跑的小情人攬住,更厚臉皮的直往他臉頰靠,澤村趕緊用手遮擋著。

「我不要啦~再說,這樣很熱耶,快放開我!」

他們這樣一路拉扯的回棒球場,直到被倉持一腳踹開兩人才分開來。

 

比數來到三比三,九局下半二壘有人兩出局,打者輪到第四棒,如此緊張的局面讓站在投手丘上的澤村不自覺的深呼吸一口。

「讓他打!」

「不要怕,我們一定會接到他打出來的球!」

身後的守備隊友正一個接一個的聲援著,在18.44公尺處的捕手也比出要他放鬆的指令。

--我知道!

儘管緊張,但讓人如此亢奮的局面想比之後應該就不會有了,因為今年是他跟御幸最後一次組搭檔了,所以澤村倒有點享受。

滿球數的狀態下,御幸唯一能想到的配球就只有他最得意的決勝球,所以毫不猶豫的打出暗號,讓盯著暗號的澤村揚起笑容。

針對右打者的卡特球,澤村已經投過無數次,他換了個握球姿勢,把最棒的球用力的揮動著,投出他的致勝球。

但是手揮動出去後,打者硬把他的球拉高打擊出去,小白球就往反方向朝著還沒踏穩的澤村飛來。

視窗裡被模糊的白色暫滿,澤村只能直覺反射的舉起手套,卻無法阻止跟它的身體接觸,一個重擊立刻讓他天旋地轉,然後失去意識。

「榮純!」

御幸著急的脫下面罩衝了過來,守備的隊友都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的無法反應,倉持趕緊把球頭向三壘勉強阻止他進壘。

片岡阻止御幸碰倒在投手丘上的澤村,等著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讓他們處理。

被打飛出去的帽子掉在一旁,御幸撿了起來沉默著。

「御幸。」片岡拍了拍他的肩膀。「比賽還沒結束。」

今天降谷川上都已經上場了,在澤村的退場已經讓青道的選手們稍微知道最後的結局。

蹲在投手丘前的位置上,御幸滿腦都只想著在比賽前,澤村笑的跟他說:「要說到做到哦」。

--已經做不到了……

 

比賽結束後大家趕緊把行李收拾好,校車立刻開往醫院。

「吉川!現在情況怎樣?」

原本以為澤村只是去醫院做檢查,沒想到吉川卻把他們帶進一間病房。

「在報告出來醫生建議先住院,就怕會檢測出什麼顱內出血,只是澤村同學一直沒有醒來。」

一間小小的病房裡擠滿了數十人,每個人心思都沒有在剛才的輸球上,都滿心滿意的關心他。

一直都在身邊大吵大鬧的人如今安靜的躺在眼前,御幸好不習慣的捏了捏露出棉被外的手。

大家想跟他說的話都說完了,就把時間全交給御幸。

「這小子就暫時交給你了,隊長。」

倉持咋舌一聲,用力壓了他的肩膀,瞧見他有反應的點了點頭,最後才放心的跟其他人一起先回青道去。

原本只是捏著有些肉的手掌,慢慢捏到手指,最後整隻手跟他的十指相扣,御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相握的手舉到嘴邊。

「榮純……」

這時候他總是會張著貓眼說:你你你你不要這樣叫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不習慣他喊他的名字,明明反應很可愛啊。

「對不起。」

那時的畫面還猶存腦海中,如果那時候他配的球不是卡特球,那著澤村是不是不會被打到?如果那時候他大膽一點選擇了外角球,是不是結局就會不一樣?

他所愛的人不會躺在這裡,比賽也不會輸掉。

明明知道自已在夏甲結束後就要引退,再也不能跟他組成投捕搭檔了,他卻用一顆球把他們的組合提前強制終止。

就算他們不能組投捕了,御幸原本想在引退後好好的帶著澤村一起留下高中的最後回憶,但是,他緊握著他的手,躺在床上的人卻無法回握他。

「榮純,你醒醒好不好?」

他們說好的甜食都還沒有吃到,還說要認真的當觀光客,現在卻無法兌現。

「我買了你最想吃的糰子,你快醒來吃吧。」

「拜託……」

 

澤村受傷的事情在老家的親人看到轉播時就已經知道,他們趕緊搭電車趕到醫院,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還是昏迷不醒,說實在澤村的媽媽差點腿軟。

御幸趕緊放開澤村的手站了起來。

「伯父、伯母。」

他向他們微微點頭,把空間空出來給他們。

澤村的媽媽趕緊上前摸了摸許久不見的臉龐。

「是這裡被打到嗎?」

在額頭偏左的地方有些微腫,御幸點了點頭。

「是的。」

「醫生怎麼說?」

「這幾天先觀察看看,目前先判定為腦震盪。」

御幸悶悶的說著,在旁邊的澤村爸爸則輕輕摸著他的頭。

「辛苦了,謝謝你一直在這裡陪榮純。」

「不、其實、我……」突然間御幸有些慌張,原本還摸著澤村的媽媽也跟著看了過來。「是我配球失誤,才會讓他受傷的。」

沒錯,如果他沒有配內角球,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是他一手造成這般局面,罪魁禍首就是他,把所愛的人推入深淵也是他。

該死,他快要崩潰了。

「不是的喔。」澤村媽媽抓起御幸的手,溫柔的說:「我們都知道喔,是你榮純才能夠站在甲子園裡,不要把錯都說是自己造成的,運動總是會有受傷的事情,只是……」

澤村媽媽看了看還在昏睡的人身上。

「只能說就這麼剛好,球就這麼剛好的往他身上飛,說不定這就是命啊。」

御幸的心情相當激動,但他還是忍了下來,澤村的家人一個輕拍他的頭一個輕撫他的背。

他被原諒了,被澤村的家人體諒了。

御幸不知道平時澤村是怎麼跟家人形容他,在夏季甲子園節節獲勝後澤村總是很驕傲的跟爸媽說:都是御幸學長的配球才能讓我把打者出局,他真的好厲害呢。他們最常聽到的不是自己在練習發生什麼蠢事,而都是聽他開心或者是氣憤的說著御幸一也的事情,所以他們一直都知道他有個捕手學長叫御幸。

「如果要說的話,我們其實很感謝你能帶著他到這裡,就算輸又算什麼,你們是雖敗猶榮啊,在我們的心目中你們就是第一名啊。」

在門外的男人輕摸著懷裡的花束,聽著裡面的談話聲。

送澤村的家人離開後,御幸再回到病房,此時在病床旁突然多了一盆鮮花。

「這是……?」

他趕緊出房門左顧右盼,但都沒看到人。

 

澤村已經持續昏迷第二天,御幸練習完就到醫院報到,身體雖累但卻很期待來這裡看他,說不定對方已經轉醒了,所以他腳步加快的往目的地奔走。

放在門把上的手正要轉動門鎖時,裡面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讓他不得不停下來。

--是……父親的聲音?

他沒有聽錯吧,御幸趕緊把耳朵直接貼在門板上偷聽裡面的聲音。

「你好,我是御幸的父親。」

一個嚴肅的男人坐在病床前,中規中矩的坐著,病床旁的鮮花又換了一盆新的。

「你們的比賽我有看,說實在如果最後球沒有打中你,你們一定就是冠軍。」

他停頓一下,覺得現在說這些似乎不對時機。

「我並不是一個好父親,一直都讓他一個人,我把時間全給了工作都忘了要關心他和他相處,如今終於出現他願意讓他陪,也肯願意陪在他身邊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我都很高興,你要趕快好起來,不要讓擔心你的人擔心太久,任性可不是用在這時候。」

話才一說完,他就聽到門把被人轉動。

御幸睜大眼睛不敢置信一直沉默寡言的父親竟然也會說這麼長的話,要不是被他碰巧遇到,不然他根本不會相信。

「父親……」

御幸感覺被對他的背影有些僵硬,不過應該是他看錯吧。

「練習結束了?」

「是的,有些不放心他,所以就過來了。」

「沒想到要跟不會回你話的人講話還挺難的。」

御幸張了張嘴,正思考要怎麼回答時,看到一旁的鮮花跟昨天不一樣,他吃驚的繼續看著自家長輩的背影。

「聽說腦震盪要一兩小時就要叫醒他,怕他會一睡不醒,有空就跟他多講話。」

「……喔。」

這些話他聽過醫生囑咐過,只是不知道父親要表達什麼。

他站起來要御幸坐了過去,牽起在棉被裡的手在拉過御幸的手,無視御幸更加吃驚的表情把兩隻手疊在一起。

「我把他交給你了,請你一定要好起來,澤村榮純。」

他跟澤村的關係並沒有給大人知道,只是父親這般舉動更讓他驚恐不已。

他以為會是激烈的賞耳光,完全沒有想過會是這麼溫馨的氛圍。

「父親我……」

御幸突然覺得父親的墨鏡相當犯規,這樣他就看不清楚他的眼神會是溫柔呢還是不捨,這他都看不到。

「腦震盪並不是不會好,既然你覺得是你的錯,那就負責到底,這才是我的孩子。」

抓緊他們兩人的手是難得碰觸他的大手,御幸有些想哭。

「活在過去不是我認識的御幸一也,好好照顧他吧,一也。」

最後他摸了摸御幸的頭,轉身就要離開病房,在把門關上的那一刻,他聽到御幸大聲對他喊道:「我會的,爸爸!」

自從母親過世後御幸就沒有喊過他爸爸了,他點了點頭被對他們把門關好。

「叫爸爸了,父親多麼生疏啊。」

一直抓在手裡的手回握住,御幸收回視線就見澤村瞇起眼睛微微一笑。

「我回來了。」

「……」御幸哽了一下才恢復聲音。「歡迎回來。」

「我聞到糰子的味道了。」

「別騙了,那我早就處理掉了。」

「欸~還真的買了?」

御幸輕敲他的頭,澤村吐了吐舌頭。

「啊喔,頭好痛喔,被你敲痛了。」

「欸!真的嗎?我剛才沒有用很大力啊。」

他趕緊伏下身檢查,澤村一個起身輕輕在他的臉頰落下一吻。

「眼淚是鹹的呢。」

聽他這麼一講,御幸才發現自己流下眼淚。

「要陪我喔。」

澤村抓緊他的手,皺著眉因為頭暈還想繼續睡。

「我會一直叫你起來。」

「那我想醒來就看到你。」

「快睡吧,我會的。」

澤村閉起眼睛把嘴巴翹了老高。

「怎麼了?」

「蓋章啊,要說到做到。」

御幸胡亂的把臉上的淚痕擦掉,謹慎的低下頭讓兩唇緊貼毫無空隙。

 


-----END----

我終於打完了~~(拿起包包準備出門)

雖然拖了幾天,不過還是祝 @莫琳 生日快樂啊~~我有沒有寫出你開的條件啊(炫耀)XDDD

明明壓了很多文沒寫,但卻從最近說要寫的開始動筆(照道理應該是要反過來吧)(被打)

總之,我會努力把欠的文都補上=3=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3)
热度(73)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