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爸爸-16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向+生子




上一篇請戳→章之十五(完整版)




章之十六-決戰前夕


         平躺在地上的寧次正接受小櫻的治療,耳裡的無線電卻有著鹿丸通知的聲音。

  『寧次,你們那邊如何?」

  「我們遇到曉,我跟牙都受傷,正給小櫻治療,佐助則跟他們纏鬥。」

  『我們要過去支援嗎?』

  「……你們找到鳴人了嗎?」

  『佐井發現他們正在火之國的朽木大名那,我們正在過去,如果需要支援要快跟我講,時間是不允許過多的猶豫。』

  「我知道……」

  寧次話還沒說完,正纏鬥在一起的他們突然引爆炸彈,他們先是一愣,接著鹿丸他們的耳機只聽到他們大喊著:

  「佐助───!」

  小櫻硬生生停下治療率先衝了過去,牙雖受傷但仍摀著包紮處的跑過去,寧次艱難的撐起身體只見那處有的只是濃煙,一旁的樹枝上還有未退的紅火,可見爆炸的殺傷力。

  但是原處卻完全見不到佐助或其他曉的人員。

  小櫻茫然的回頭跟寧次對上眼。

  「不……不見了。」

  鹿丸他們在朽木大名的宅第前十公尺處停了下來,對小櫻所說的話傻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鹿丸,發生問題了。」

  「什麼問題?」

  正對佐助在爆炸後消失一事感到不解的鹿丸,在井野回報上有些不耐煩的反問。

  「朽木大名家有些奇怪。」

  「奇怪?」

  鹿丸跟佐井一同往井野指的方向看去,原本應該存在的房子如今卻消失的什麼都沒有留下。

  而另一邊,他們正在原地討論,跟爆炸一起和曉的人消失任人都會一同聯想到最壞的方向。

  牙愣愣地說道。

  「不會佐助也被抓走?」

  「抓他要做什麼?」

  小櫻有些沒好氣的說著,寧次也贊同小櫻的說法。

  「怎麼辦,寧次?要回報給師父嗎?」

  「事情都變成這樣,我們也只好通知綱手大人了。」

  「那我們是要回木葉?」

  牙的問題惹來小櫻無奈的一記拳頭。

  「是要跟鹿丸他們會合!」

  之後小櫻加快幫寧次治療的速度,而鹿丸他們有些頭痛的站在理應該是朽木大名宅第的正門口處。

  佐井把手憑空的像是附在什麼東西上的擺著一會,眉頭微皺。

  「好像是結界。」

  「結界?」

  井野跟鹿丸詫異地反問。

  「可是又好像跟我們忍術的結界不同,我猜可能是陰陽術的一種。」

  說完他們立刻想起小蘋,鹿丸扶額一嘆。

  「還真是麻煩。」

  坐在地上屏氣凝神維護結界的小蘋突然睜開雙眼,立刻就可以發現在她不遠處的鹿丸等人,她心頭一驚。

  好險寧次老師並不在裡面,否則用他的白眼一看就會立刻破了這個結界。

  她趕緊悄悄的移動,也趕緊通知香月。

  在鹿丸靠近的同時鳴人也完成取出的動作,娜娜莉額有薄汗的倒在一旁,鳴人趕緊收起卷軸輕聲的安置好她,一拉開門意外的發現香月正跟朽木大名對峙著。

  「你們……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應該說是你要對妳的女兒做什麼吧。」

  一針見血,香月把他堵的說不出話來,鳴人一走出來朽木大名立刻連想到薩卡說過的話。

  「你……」他的眼神一轉,香月立刻跟他拉出一道距離,跟鳴人肩並肩的站著。「把卷軸交出來!」

  「感謝你幫我們省下不少時間,只要把它留下來我就放你們走。」

  「謝謝您,朽木大名。不過我想我們可以自己想走就走,不需要麻煩到您。」

  說著香月跟鳴人往後退了退,直到他們發現對方眼神有異狀時,他們還來不及轉頭在他們的地方就立即爆炸。

  爆炸的震動讓小蘋吃驚的往裡面看,裊裊升起的煙霧讓她不知所措,而爆炸的聲音撼動著結界,進而使宅第若隱若現讓鹿丸他們發現不對勁。

  鳴人跟香月咳著嗽蹲在不遠的屋頂上,而突然出現的蠍快速的竄起完全不給香月反應的一擊,這又弄出好大聲響。

  「香月!」

  「你還有心情管別人嗎?」

  在鳴人的身後出現小南的聲音,他睜大雙眼接著直覺的閃躲,但仍閃不了小南毫不停緩的紙片攻擊,沒多久身上就出現不少血痕。

  「妳……不要太小看我……」

  鳴人的週身開始出現不穩定的氣流,慢慢形成漩渦的風流把欲攻擊他的紙片軌道改變,接著將強而有力的氣壓橫掃出去。

  小南瞇起眼吃力的利用紙片做成的翅膀維持著她的位置,鳴人把狂暴的氣流漸漸壓抑住並濃縮到手裡的苦無,形成了藍色的長劍,跟小南的紙片相互撞擊。

  在大門口處的小蘋又再次看到煙霧,正要移動時在她腳邊不知什麼時候安置好的炸彈這時起動,把她用力的炸離原地。

  小蘋倒在地上吃力的想要起身,卻感受到身後節節上升的殺氣,她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到金屬的撞擊聲,是佐助適時的出現幫她擋下地達羅的攻勢。

  但是,結界被破了。

  在結界消失的剎那,鹿丸他們所看到的是佐助正跟鼬及地達羅對峙著。

  「妳沒事吧,小蘋。」

  「佐助叔叔……」

  「我們在繼續之前還未算完的帳!」

  佐助眼睛一瞇地達羅就開始使用黏土炸彈向他攻來,鹿丸他們一發現他們其中的佐井就迅速的反應過來使用超忍術偽畫對鼬攻擊,出現的畫獅迅速的衝上前而鼬只是不停的閃避並沒有多做反擊。

  井野趁他們陷入混戰時要把小蘋抓過來,但卻被她發現,小蘋進而使出陰陽術召喚出雷電打至兩人之間,接著跟井野拉出一道距離。

  「小蘋,妳知道妳現在在做什麼嗎?」

  「我知道,井野老師,只是……啊!」

  在閃躲的鼬這時接近到小蘋,先是把她敲昏再把她抓起來。

  「小蘋!」

  井野、佐助跟佐井三人異口同聲的喊著她,而昏厥的小蘋正被鼬扛在肩上。

  「你這傢伙!」

  「鼬,你抓她做什麼啊?」

  地達羅悠哉的走向他,鼬則面無表情的跟他說道:

  「薩卡要她。」

  「切。」

  佐助眼裡的勾玉轉了轉,鹿丸剛好結束跟寧次的通話。

  「佐助,你怎麼出現在這?」

  「現在是說這個問題的時候嗎?」

  佐助心煩意亂的回了鹿丸的問題,而高智商的他微皺眉頭但還是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麻煩上。

  蠍跟小南適時的出現,而他們的身邊也多了一個昏厥的人。

  「任務完成了,該走了。」

  那是香月。

  佐助見到後難以置信的跟他們對視。

  香月的身上有的是血跡,垂落的綠髮突然讓佐助明白了一些事情。

  「鳴人……你們把鳴人怎麼了?!」

  在一旁的鹿丸他們錯愕的被佐助突然的大喊下了一大跳,而隨著這股吶喊佐助持著草薙劍衝了上去。

  「佐助!」

  鹿丸施展影子模仿術要讓他冷靜下來,但是佐助的速度實在太快讓他跟不上。

  鼬不慌不忙的開啟時空間忍術,而蠍則在開啟的這段期間跟佐助對戰,雖然佐井也想要參戰,但他的一行一動都被小南監視著。

  蠍向佐助擲出數以百計的傀儡,一波接一波的攻勢,把一個傀儡破壞掉還會有下一個,接連不停的攻擊。

  鹿丸跟井野也吃力的承受蠍的傀儡攻擊,慢慢的有些吃不消。佐井在破壞一個傀儡後正對著佐助所在的位置。

  「佐助!」

  一對三對於佐助已經相當吃力,在佐井的聲音下讓佐助發現在他身後伺機行動的傀儡,但也晚了。

  他沒辦法反應過來。

  鹿丸跟井野聽到佐井的聲音也往佐助那看去,他們睜大雙眼,因為在佐井的聲音的下一刻,利用飛雷神出現的鳴人剛好正對著那個傀儡。

  傀儡手中的刀就這麼貫穿鳴人的腹部,轉過身的佐助就這麼剛好的看到鳴人被刺中的畫面,依舊的笑靨像是在跟他說「沒事的」,但是誰會相信!

  「鳴人!」

  佐助的手才剛抓到他傀儡的一拉就把他們兩人一同拉走,進入鼬的忍術之中。

  在鹿丸的追捕下,空間在他們欲進去時關閉了。

  「可惡!」

  

  「你們有必要做這麼絕嗎?」

  「有必要。」

  在佐助眼前的前曉四人組正色的回答他,他心情更加不爽。

  他的手緊握著鳴人的不放,而香月正替他治療。

  「沒辦法,薩卡在我們四周設有監視東西,所以要做就得真來。」

  「所以,你們要把鳴人跟香月都送上去,是嗎?」

  佐助神色不悅的盯著他們一會。

  「這似乎跟之前的計畫不一樣。」

  「沒辦法,我們完全沒有想到薩卡那傢伙竟然堤防我們到這種地步。」

  地達羅無所謂的聳著肩,被小南用力的一打。

  「少在那邊!這一點我們之前也有想過,所以完全不會影響。」

  「怎麼說?」

  香月完成治療鳴人正靠在牆壁休息。

  「現在我們的位置是鼬製造的時空間,在這裡是沒有薩卡的監視,等我們出去就會是約定的時間了。」

  「那忍心呢?」

  小蘋咬著蘋果環顧四周問道。

  「還在薩卡那。」

  「那我得去約定的地方做準備了。」

  「需要有人陪你過去嗎?」

  小蘋走向鼬佐助不放心的問她。

  「放心,佐助叔叔,那邊我爸媽也都會在,安心吧。」

  在鳴人轉醒的時候,鼬把小蘋送了出去。

 



 
评论(8)
热度(8)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