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73 8

【御澤】雨過天晴-前篇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未來捏造+年齡操作






《雨過天晴》-前篇




源源不絕雷聲充斥在大雨中,接著是一道又一道的白光劃破漆黑的夜晚,夾雜在毫無停頓的落雨聲是嬰兒的哭聲。

嬰兒的哭鬧聲很快的就被廂房外急促的腳步聲,以及大人們此起彼落的呼喊聲掩蓋住。

躺在床上的婦人接過產婆接生的孩子,虛弱的抬起手摸著臉皺在一起的孩子。

「我的孩子……」

「恭喜夫人,是健康的男孩子呢。」

「主人……」

在門邊有著兩名青年,一高一矮,其中一名嬌小的青年蹲在地上,用有些緊繃的語氣但又輕柔的說著:「時間到了,再晚就來不及了。」

「我知道……」

由於才剛生產完,婦人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

「產婆……謝謝妳。」

「不,能為您效力我死而無憾呢。」

「抱歉,在這種時間點生孩子,我……我什麼都無法幫妳保證……性命……」

年紀半百的產婆用充滿皺紋的雙手緊握著婦人伸過來的手。

「只要能保護夫人跟少爺,我們死而無憾,請勿向我們道歉。」

產婆用對視,兩人都淚眼汪汪。

「小春、曉……」

在床榻上的婦人向他們招了招手,一高一矮的身影趕緊圍在床邊,產婆趕緊到門邊留意門外的動靜。

「我們在,主人。」

「我的孩子……以後就麻煩你們了,拜託。」

「我會救妳的。」

高大的青年面無表情的握著婦人的手,她搖了搖頭。

「我不死他們是不會罷手的。」她把懷中的孩子交給嬌小的青年。「他們還不知道他的存在,他是……我們的希望,所以我希望你們兩個可以保護他。」

她留戀的摸著嬰兒的臉頰。

「不、是我希望大家都能夠保護他……拜託了,請你們代替我好好保護他。」

「我們的主人永遠都只有妳一人。」

除了他們兩人留在這裡,其餘的人都出去幫忙。

被稱做曉的青年固執的抓緊她的手,她垂下眼簾。

「以後你們的主人就是他了,你們一定要跟之前一樣,跟我一樣結下約定。」

「我……」

小春騰出手覆在曉的手上,搖了搖頭。

他們的主人已經出現迴光返照了,他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遵守主人留下來最後的指令。

「可惡!」

「曉……」

「我們會遵守之前說好的,一定。」

終於等到他的親口承認,婦人欣慰的一笑。

「榮純就麻煩你們了。」

「他叫榮純嗎?真是好名字呢。」

看著已經進入死亡階段的主人,覆蓋半張臉的額髮一邊滑落晶瑩的淚痕,小春抱緊嬰兒。

--從幾何時他們也會有人類的生離死別的感觸?

這一刻,小春深刻的了解自己的無力。

「產婆,主人就交給你了。」

他們站了起來,在門口的產婆趕緊向他們深深一鞠躬。

「我會的,小少爺就麻煩二位式神大人了。」

在她的話語一落,兩道身影就立即消失。

 

這一晚,日本政府對陰陽世族進行有史以來大規模的肅清,首當其衝的是大陰陽師安倍清明的後裔土御門一族,全族一千多人僅僅一夜從此在人間被抹去存在。

 


 * *

 

「一也~~~我們去打棒球吧~~」

天剛亮不久在窗外就出現擾人的聲音,而且聲音還很宏亮,躺在床上的棕髮小孩把棉被高高拉起,然後緊緊的蒙住自己。

「一也~~~太陽出來了,所以打棒球吧!」

--是誰說太陽出來就要打棒球!

在床上的小孩緊閉著眼睛,儘管自己已經轉醒但就是不想離開被窩。

「一也~~」

原本還高喊著他的名字的聲音突然消失,他呼出大口氣,挪了挪身體讓棉被更緊緊包住全身,終於能再次進入夢鄉時,他的房門被人大力打開。

「一也!你怎麼還在睡,太陽都要曬屁股了!」

--這是你老媽常跟你說的話吧。

棕髮小孩一個轉身不理會門口的人,接著一步又一步大力踩踏聲越來越大聲,然後自己的棉被就被人一把掀起。

「你昨天明明說要陪我打棒球的!你答應我了!」

「答應是答應,但我沒有說過要這麼早打!榮蠢!」半起身的一也把他的棉被搶回來蓋上,動作一氣呵成。「還我棉被。」

「我才不是榮蠢!我叫做榮純,不可以隨便改別人的名字!」

「誰管你。」

「一也~~~」

榮純在床邊推著緊緊裹住的繭,嘟著嘴用小孩子特有的軟軟音調邊喊邊搖。

「那我陪你睡,之後要陪我打棒球喔。」

不理會對方說不要,榮純直接爬上床,沒有蓋棉被直接躺在一旁空位上。

看著跟自己房間不同的天花板,揉著自己的眼睛伴隨著熟悉的味道緩緩的闔上眼。

原本還很吵鬧的人在下一刻竟然安靜無聲,一也用手撐起身體,轉頭一看才發現對方竟然在床的一邊睡著了。

「喂……不是要我起床,怎麼我不想睡你就睡了,真是的……」

嘴雖這麼說,一也還是躺了下去,把棉被拉出一邊蓋在榮純的身上,不過對方像是算準他會這麼做,棉被還沒蓋好他就一個翻滾進入他的懷裡,小手還跟著環上他的腰,頭輕輕的蹭了蹭他的胸膛後露出滿足的笑容。

原本還在氣頭的一也,被他這麼一搞只能摸了摸近在咫尺的黑髮,抱著比自己體溫還要高的暖爐也跟著躺回去。

原本還想說會有兩個小孩一前一後到樓下吃飯,一也的媽媽進來後看到他們相擁而眠,像是習以為常溫柔的把門輕輕關上,去打通電話給榮純的家人報平安。

 

榮純是一也五歲時搬過來的鄰居,剛開始他媽媽帶過來跟他打招呼時還很怕生的躲在大人背後。

「御幸太太你好,我是今天起住在你們旁邊的澤村家,這是我的小孩叫榮純。」

「阿姨好。」

「你的小孩好可愛啊。」

御幸太太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頭,原本還怯怯的小孩向她露出笑顏,在一旁的小孩原本是雙手插在口袋,看到他的笑容走了過來。

「我叫做一也。」

榮純看他走過來趕緊躲在媽媽身後,微微的探出一顆頭,警備的看著伸出來的手。

他按下沮喪再做一次自我介紹。

「我叫做御幸一也。」

榮純眨著大眼睛一瞬也不瞬盯著他,他的媽媽輕柔的推了推他,向他點了點頭。

「澤村、澤村榮純!」

說到一半還有些咬到舌頭,他臉紅的吐了吐小舌,畏畏的抓住伸出來的其中一指。

明明是要握手但對方卻只抓自己一根手指頭,一也忍不住大笑。

榮純不懂為什麼他要笑,只能一愣後跟著他笑。

「你知道我在笑什麼嗎?」

「不知道。」

「那你在笑什麼?」

榮純想了想後搖了搖頭。

「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怎麼會這麼蠢,連自己在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會這麼蠢!」

榮純後知後覺才發現自己被取笑了。

「我才不蠢!」

他氣憤的敲打對方,兩個小孩瞬間又追又鬧,把兩名大人拋到一旁。

「哎呀~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也這麼活潑呢。」

「是啊,我家的榮純以後可是要麻煩他照顧呢。」

聽澤村太太這麼說,御幸太太安靜的跟著她一同望著已經很親密相處的小孩。

「是啊……」

那時候一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家大人都要他跟榮純處好關係,不過他的笑容真的有渲染力,光看就會讓人有種想要親近的感覺。

所以看著懷裡的人終於睡飽了,揉著還有些睡眼惺忪的眼睛,對他露出燦爛的笑顏,一也認為這樣就足夠了。

「早安,一也。」

--已經不早了。

「所以,要打棒球哦。」

榮純一個伸懶腰把棉被抖到床尾,拉起一也的手。

「你答應我了喔。」

「哦~哦~」

一也像是半放棄任榮純拉他下樓梯,讓他對自己做的事情感到滿意,看著前方的黑髮一也帶著淡淡的笑意。

明明都過了許多年,但他們初次見面的情景偶爾都會出現在一也的夢中,久久不散。

 

 

一也的身體並不好,在遇到榮純前時常出入醫院,醫生也對他的病情束手無策,一下子是心臟出問題,一下子是發高燒,甚至時不時會有休克現象,完全無從檢查起。

知道他的健康出問題後,榮純總是拉著他一起做運動,無論是慢跑還是打棒球都會拉著對方一起。

一開始一也只是為了應付他才答應陪他運動,不過真正讓他下定決心改變體質是發生了那件事。

那一天是澤村家搬來後他們兩家族一同外出旅遊,他們來到富士山山腳揹著裝備要找個合適的地點準備露營。

原本走在中間的兩個小孩在其中一方被樹上的昆蟲吸引住目光後,正式跟大人拉開距離。

「喂,榮蠢,不要再看了,爸爸媽媽都走遠了。」

「欸!」

被一也提醒榮純才回過神來。

「那怎麼辦?」

沒見到大人,榮純緊抓住一也的衣角對一旁的草叢畏懼著。

「放心,這裡有人管制,應該不會有動物出來攻擊。」

「動物、攻擊!!」

榮純特有的嗓門在叢林裡迴盪,一也受不了的掏了掏耳朵,把衣角處的手拉到手裡握住。

「不要這麼大聲,小心動物聽到你的聲音跑過來。」

「欸……真的會嗎?」

榮純害怕的整個人貼近一也手臂。

「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的。」

看他被自己半恐嚇的話嚇的直顫抖,有些罪惡感的一也只好給他承諾。

沿著登山步道兩個小孩提高警覺的往前走,留在原地的昆蟲掉帶地上,接著冒出黑煙,正要幻化成原型時突然一道銀光閃逝而過,接著周遭的空間立刻被黑暗籠罩。

走了好一會,一也發現他們似乎又走回原地。

是錯覺還是……

在他們要繼續走時,一也突然體力不支倒在樹旁。

「一也!」

「抱歉,我……」

他沒力氣繼續說下去,只能不停的喘著氣。

在他們停下腳步時榮純敏感的聽到周遭出現額外的聲音,他害怕的靠近一也。

「吶,一也,我不想停在這裡。」

是第六感還是直覺,榮純覺得繼續待下去會有危險。

「我想喝水……」

意識有些搖晃,一也緩慢的滑坐在地上。

「一也!」

榮純睜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一也昏倒。

聽著他的大吼聲,在視線朦朧時看到他抱起自己的身體,然後拿出一張白紙後就失去意識,等他清醒時,他們已經從富士山回到家了。

看著榮純紅腫的雙眼,一也下定決心要好好跟著他一起去慢跑跟打棒球。

 

從富士山回來後一也的身體狀況直轉直下,在門口的榮純緊抓著媽媽的手看著救護車停在對家門口,眼眶泛紅的看著昨天還去河邊戲水的玩伴被抬進車內。

「媽媽,一也要去哪裡?」

「他要去醫院恢復健康哦。」

「他健康不好了嗎?」

澤村太太只摸著他的頭,淡淡的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在一也住院第五天,榮純跟著媽媽一起來醫院探病。

「一也!」

他一手插著點滴一手拿著書本半臥在床上翻閱著,一聽到熟悉不過的嗓門聲他輕輕一笑闔起書本。

「這裡是醫院,不可以大聲喧嘩,榮純。」

「……哦……」

不知道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做錯還是聽到他中規中矩的喊他名字,榮純異常的安份坐在一旁。

「我要去廁所。」

「出去後會有指示,照著上面走就看的到。」

「嗯。」

兩人隔太久沒見面,因為有太多的話想跟對方講,導致不知道該從哪件事開始說起才好,榮純決定先尿遁,在廁所思考該怎麼開口才好。

在他決定好要先說什麼時,他在一個轉角不小心聽到他媽媽正跟御幸太太講話。

「真是抱歉,是我們提出來玩卻讓令郎受傷。」

「不,是我們沒有照顧好少爺。」

--少爺……是在講他嗎?榮純睜大雙眼背緊貼著牆壁完全不敢大力呼吸。

「是榮純被妖怪盯上,如果更謹慎的話就不回波及到令郎了。」

「千萬不要這麼說,少爺的能力還未成熟,這樣說實在是給他太大壓力。我們也沒有跟一也說清楚他該注意的事情,還有他該背負的事情……」

榮純繞過那個走道跑回病房,他關起房門看到一也正吃著蘋果,突然湧上罪惡感。

他並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分,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但從來沒有這麼深刻的覺得因為自己的不純熟會導致身邊的人受傷。

原來那一天被盯上的是自己,為什麼自己都沒有發現?

「榮純?」

正咀嚼的人發現他一進來就一發不語,正抬頭看他時,被對方兩行清淚嚇著正著。

「怎麼了?」

「一也……」

榮純猛然的撲向他,緊緊的抱住他。

「怎麼哭了?」

他緊緊的抓住他的衣服,他就是會這麼溫柔的摸著他的頭,在他傷心難過的後會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撫著,不僅不會逼問他原因,還會靜靜的待在他身旁。

「是大便大不出來嗎?」

--他說錯了,這傢伙才不會這樣呢!

榮純猛然抬起頭用力的撞他的下巴,眼眶泛紅的瞪著他。

「才不是!」

看他用力的擦自己的眼眶,一也抽了幾張面紙給他。

「哭的像小花貓,不要用手擦。」

「我可是比小花貓可愛。」

「是是是。」

看他因為不知名的事情而哭,說實在一也也心裡糾結著。

「一也……」明明比自己大一歲,但榮純總不叫他哥哥。「一定要好起來喔。」

「嗯?」

一也詫異榮純竟然跟他的雙手十指交扣,突然間他似乎明白他哭的原因。

我不想失去你。

他震驚的看著榮純,從來沒有這麼覺得,他的聲音是多麼的令人陶醉。

「嗯,我也不想失去你。」

一也輕輕用額頭去撞對方,兩人一响後笑了出來。

「要吃蘋果嗎?」

「要!」

緊緊相握的雙手緩緩的發燙起來。

 

距離他們半個日本遠的某處高樓,原不會有聲音的大鐘這時被敲響,其上的時針開始移動。 





--------TBC-------

其實只是來試個水溫,不知道這種架空是不是又要逼死作者OTZ

只是突然有感而發,總覺得自己的靈感真的弱到不行.......明明想參加創作活動,不過看著題目腦袋卻一片空白.........我寫不出低於五千字的短文啊~~~

等那天看我能發篇完結的短文,我應該在螢幕前大哭吧XDDD

我絕對不會說這篇就是看著題目生出來的=3=

總之,還是先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73)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