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41 調整X解禁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請往下拉吧




41. 調整X解禁

澤村看著牆上月曆上畫圈的地方,那一天也就是今天,是夏季甲子園的開幕典禮。

她拿著早餐走到位置上,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剛拿起碗的她微微探過頭看是誰來電,但卻沒有接通反倒是繼續動作。

「妳不接嗎?」

御幸跟倉持兩人一前一後拉開澤村前方的椅子,她搖了搖頭。

「現在並不是他打給我或者是我接他電話的時候。」

她沒有說是誰打的,但只從這短短訊息他們就知道是誰了,他們兩人對視後不再繼續討論下去。

手機震動停了下來,接著是強力震動一下。

是新郵件通知。

正在咀嚼食物的澤村索性把手機螢幕翻過去。

至從東京西區預賽結束後,澤村就沒再跟成宮通過電話,理由很簡單,因為他不需要她這名輸者所給予的建議。

成宮已經往前踏出一步,她沒有資格把他往後拉,現在則是要更努力的靠自己追上去。

她借了許多棒球影片,尤其是關於稻實的比賽,澤村不斷的反覆著看著成宮的投球姿勢。

哪怕只是他們的練習賽,只要拿的到影片她就看。

 

為了調整新隊伍的打擊棒次,片岡跟高島決定要利用練習賽來調整,跟著許多所在夏甲戰敗的學校進行練習賽。

投手的調度是在夏甲預賽發現的問題點,片岡不僅想藉由練習賽來安排往後比賽的棒次,也想藉此訓練投手的體力及抗壓力,尤其是降谷的體力。

丹波的引退讓他們缺乏了王牌投手,要澤村擔任的話怕的是輿論壓力會讓她負荷不了,給川上的話他還沒有完全走出最後一場比賽,表面上看是沒事,但一上場立刻顯現出來。

第一場比賽由降谷先發,原本以為他自信滿滿的說自己可以投完全場,結果到了第六局就體力透支,由澤村上場接棒。

第二場比賽就由川上全權負責,明明對上的是同樣的隊伍,但是換到川上投球,卻頻繁的被對手得分。

連半場都還沒過就被對手得了七分以上,形成五局有效的比賽。

不只川上出現問題,連打線都出了很大問題。

澤村跟降谷兩人從另一個球場結束練習後過來看比賽,卻沒有料想過最後會是這樣。

--原來他們也會有一天被他校壓著打。

他們安靜的在一旁聽著片岡嚴厲的訓斥今天上場的選手,但是字字句句卻讓澤村感同身受。

在一旁的降谷默默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

 

有多久沒有被教練訓斥過?

澤村蹲在地上看著架在椅子上的手機。

國小的棒球隊教練每天都像吃炸彈的,沒有一次聽到他心平氣和的教她投球,國中的籃球隊教練個性溫和,被其他學生欺負還要她出面制止,跟他最嚴重的吵架應該就是國三時吧。

她舉起右手看著手腕上繞在護腕外的手鍊。

從那一次吵架後他們就沒有見過面,據說對方現在正在國家代表隊裡擔任教練……澤村搖了搖頭,想把無謂的念頭搖出腦袋之外。

「妳在做什麼?蹲在地上搖頭。」

「欸!」

聽到不該聽到的聲音讓她吃驚的猛然站起來,但是突然的動作讓她有些頭昏的往後一倒,御幸趕緊拉住她。

「喂,小心啊。」

嚇的他連平時的嬉笑都收了回去,認真的擔心她。

「唔……」

有些貧血的她壓著頭讓御幸攙扶的坐在椅子上。

「還好嗎?」

「沒事,只是剛才站太猛,有些貧血。」

「真是的,知道自己有貧血還站這麼快,有吃補血的食物嗎?」

「有啦!回報御幸老媽子,我都吃到不想再吃了。」

「誰是妳老媽子!」

「嘿嘿嘿,我說錯了,是老哥。」

「妳……」

看著她瞇起眼睛笑著說,御幸好氣又好笑。

「這時間還在這裡做什麼?」

「在練習場當然就是自主練習啊。」

澤村回的自然,頭痛舒緩許多後,她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把影片按暫停,只是在動作的同時御幸也看清楚停格的畫面。

「妳看稻實的比賽要做什麼?」

「欸?你偷看!」

「什麼我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唔……就是、那個……」澤村抓了抓頭。「想說要不要把變速球解禁。」

御幸沉默以對,澤村沒有留意到他的狀況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不能操之過急,但是看到大家無法在短時間內讓打擊突飛猛進產生的焦慮,我想如果投手不讓對手打到球,這樣大家的壓力會不會就會少一點,教練也不會再這麼嚴厲的罵大家了。」

--結果他們還被她擔心了。

這想法的出發點很好,但事實就如她自己所講的不能操之過急,御幸深深的嘆一口氣。

「之前妳不是說過想先把二縫線速球練起來再解禁嗎?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很好,目前真的可以不用提前執行。」

「但是……」

「打線的弱化並不是妳要擔心的問題,現在妳只要專注在投球上就好,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壓力。」

看她嘟著嘴巴把視線往旁邊放,御幸知道這傢伙應該會私底下偷偷練習變速球吧。

在御幸要開口繼續遊說她時,澤村突然抬起頭來。

「那你這麼晚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欸?」

「不公平──都只會說我,那你來這裡也不就是要偷偷練習。」

被澤村一點,御幸摸了摸下巴,把原先的動機隱藏起來,掛上澤村熟悉不過的笑容,讓她畏懼的往後退了退。

根據她的經驗,當御幸這麼笑的時候通常都不會有好事。

果不其然,他從鐵桶抽出一根球棒。

「來比賽吧~~比完後我就不管妳要不要練習變速球。」

「哈?」

這樣比不比都沒有差吧。澤村被他開的條件弄懵。

「反正我說再多妳也會偷偷練習,這樣的話我們來場比賽的話我就陪妳練。」

「如果這樣的話幹嗎進行比賽,你就直說幫我不就好?」

看他的笑容越發燦爛,澤村忍不住打個冷顫。

「輸贏的賭注當然是額外的啊~~」

也就是說只要跟御幸進行比賽,之後她要練變速球御幸就會幫她,但是如果比賽她也贏的話,她又可以要求額外的懲罰?

--不對,前提是她會贏他。

澤村想起前幾天的比賽結果,她完全是慘敗,今天答應他後又輸了那……御幸開出來的懲罰都是她自己無法想像的。

可是不進行比賽的話偷練被他抓到應該會有慘案發生,但是進行比賽的話就要負擔輸的懲罰。

澤村在心中大喊「好難做決定啊」,御幸在一旁看她進行天人交戰不禁笑了出來。

她的反應永遠看不膩呢。

「我不管了,好!要比賽就比賽!」

聽她下定決心喊著的聲音,御幸提著球棒走到本壘板旁。

--果然心情不好來找她真是做對了。

 

翌日,原本是要接連比上兩場練習賽,但是第二場對戰的隊伍臨時有事比賽就順延到隔天,突然空下來的時間片岡就沒有強制大家要趕快回學校。

大家邊整理行李邊討論要去哪裡暫時放鬆一下,收拾好的降谷正搜尋澤村的身影,卻意外的看到她跟隊長竟然並肩沒有跟任何人說一聲往外走。

「降谷君,你等一下有要去哪嗎?」

正要出聲喊住澤村的他被春市突如其來的詢問打斷。

降谷收回視線對他搖了搖頭。

「這麼說來,我還想找榮純醬一起討論,不過你有看到她嗎?」

降谷還來不及回答,金丸跟東條一起看過來。

「說不定她跑去逛街了。」

「女孩子的本性。」

兩人說完還一起對視而笑。

「也對,就算跟我們一起練棒球,榮純醬還是女孩子呢。」

降谷默默在一旁聽著這三人不疑有他的笑說著,他垂下視線。

雖然澤村很喜歡逛街,但是上了高中最常陪她逛街的不是降谷卻是御幸。

跟著他離開球場的路上澤村想起昨天的情景,不自覺的呼出一口長氣。

「要怎樣才能贏呢?」

「贏?妳要贏誰?」

「那還要問,當然是你啊!」澤村抓緊背帶。「如果贏你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這樣是哪樣?」御幸笑的把她的行李拿過來背上。「難道我開的懲罰條件妳不喜歡?」

他只不過一個動作就讓澤村不用背負笨重的行李,她鼓起臉頰。

「是……還可以接受……」

沒錯,昨天的比賽她又輸了,不過礙於第一次的懲罰,她倒是很嚴格的提醒御幸不可以提出太過分的懲罰,話還沒說完他就說:「明天比賽完陪我逛街。」

「逛街?」

「怎麼,妳跟降谷都可以逛街,跟我就不行?」

「為什麼降谷會一直出現?明明就跟他沒有關係。」

澤村自怨自艾的收拾環境,沒有理會御幸張了張嘴把話吞回去。

「降谷通常都是找我去看電影,他才不喜歡逛街呢。」

「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一起逛街吧。」

不知道是揉她頭髮的力道很溫柔,還是她的第六感告訴她並不是這麼簡單,結果就這樣比賽後她就跟著御幸一起離開。

他們並沒有走離學校太遠,只是在近距離的地方悠逛著。

「你有想買的東西嗎?」

「嗯………」

看著一整排的櫥窗,御幸發出不明意義的聲音。

「啊!」

還沒等他回答澤村的目光就被其中一家的櫥窗吸引住。

「好漂亮……」

那是一家銀樓的櫥窗,裡面擺著各式各樣的銀飾,有戒指也有項鍊,但是澤村看上的卻是手鍊。雖然有在運動的人不喜歡在身上掛上會影響活動的東西,但是她卻只能接受手鍊。

澤村摸了摸手上的鍊子後,要離開時發現御幸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旁邊。

「嚇到我,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妳看的很認真,就過來看妳是在看什麼。妳不是已經有手鍊了,還想換新的嗎?」

澤村用手把櫥窗遮住,推著他往下一間店走。

「我也只不過是看看而已,走啦~我沒有要買。」

「哦~~」

不過被推著走的御幸卻扭著頭記住那家店的店名。

因為御幸只是隨口說要逛街,但其實他並沒有明確要買的東西,所以他們兩人用不上一小時的時間就逛完整條街。

「時間還早呢……要現在就回去嗎?」

通常他們比賽一場都會耗上兩三小時,現在回去似乎有些浪費得來不易的放鬆時間。

澤村跟御幸想的一樣,所以她也跟著他一起思考要做什麼好。

「嗯……看電影?」

「電影?」

「我記得最近有一部剛上映的動作片,要看嗎?」

「動作片!我們去電影院看播放時間。」

很快的兩人就達成共識,到了電影院兩人一起尋找那部片的放映時間。

「看妳很開心,妳跟降谷不是很常來電影院?」

「是很常,不過通常他都看恐怖片,每次我想看動作片都會被他否決。難得找到有人可以跟我一起看,當然很開心啊。啊!找到了~剛好等一下就有了,我們趕快去買票。」

澤村興奮的指著電視牆,拉著御幸往售票亭跑去。

「好期待~~」

在排隊人潮的後方,澤村難掩興奮的搖擺著身體,被她的好心情渲染到御幸也帶著笑意。

「對了,妳看電影的時候會習慣吃爆米花嗎?」

「嗯?爆米花?」

「沒吃過?」

「嗯,之前電影片都是降谷先買好的,所以這也是我第一次排隊買票呢。」

--也太多第一次了吧。

御幸沒有說出口,他搔了搔後頸。

「那就買套票吧。」

「套票?」

「這就交給我處理,妳就在一旁看著吧。」

在買票的時候澤村張著閃亮亮大眼睛看御幸流利的跟售票員應答,御幸在心裡想著:來看電影似乎做對了。




-------作者的話-------

說到電影~~原本想讓他們去看小小兵。但是這樣他們就會比我先去看(目前還沒上映)wwww

其實自己默默塞了一些CP在裡面,誰快來阻止我啊(摀臉)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5)
热度(60)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