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9

【佐鳴】爸爸-番外-所謂的三人行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風+生子,入內注意

-->時間:嵐畢業後組隊出任務


 


地點:木葉忍者村某一處

 

嵐坐在高牆上看著地下的衍跟小蘋兩人在拌嘴,看著手錶心想那個不良上忍去哪了,竟然遲到這麼久。

「嵐,你說對不對?」

「對。」

他們的話題嵐連聽都沒有聽就直接回答小蘋的問題,讓衍炸毛了。

「喂,嵐,你什麼都沒有聽就直接附和,你會不會太過份了?」

「那又有什麼關係,嵐支持我就可以啦。」

「這種爛支持的方式妳也可以接受,妳眼瞎了啊?」

說著衍就戳著小蘋的額頭氣憤著。

「就算眼瞎也不會看上你!」

小蘋對他吐舌頭,聽到這嵐又把視線看向天空。

那個不良上忍到底又在哪裡迷路了?

 

這是繼鳴人、佐助及小櫻之後卡卡西接的第二個小隊-又稱第七小隊,原本是要佐助接的,但是他剛好進入暗部,又加上木葉的忍者在第四次忍界大戰損傷慘重,目前只好請卡卡西再多帶一次。

這個小組被其他小隊戲稱單字隊,因為裡面成員的名字都只有一個字,而個行及相處模性宛如當年的第七小隊,經常讓小櫻笑稱是他們的第二版。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小蘋自從跟嵐分到同一組後就一直說喜歡他,而衍呢卻是從小就暗戀著小蘋,三個人的糾葛有時候小櫻還會笑笑的戳著佐助說:

「會不會之後嵐會跟衍在一起啊?」

「……」

佐助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只能認真的拍了嵐的肩膀問他:

「你是喜歡女生的吧?」

「你是我爸吧,這種問題怎麼可以是疑問呢,我當然是喜歡女生,我才不會被你影響呢!」

直到後面,遇到忍心後大家才開始傳說嵐喜歡人家,當然那又是後話了。

在高牆上發現他們有要動手的趨勢時,嵐趕緊跳下來制止,說時遲那時快卡卡西正好出現了。

「抱歉了,我在人生的路上迷路了。」

「你的人生還真多蜿蜒跟死巷。」

嵐冷冷的回嗆他,衍也跟著湊上來。

「老師,你的人生好長啊,那你是不是已經要四十歲了?」

「嵐,衍!」

小蘋在一旁流著冷汗,她可不想再出任務之前又做無謂的體力勞動。

「嘻嘻嘻,對啊,長到可以親眼看你們做一百下的伏地挺身。」

之後卡卡西似乎看到他們背後出現閃電劈下的現象,笑笑的把親熱天堂之攻略拿了出來。

「可惡,都是你害我們還要做伏地挺身,很累耶!」

「妳就只會唸我,是嵐先開始的耶。」

「但是你也不需要附和啊!」

兩人邊做伏地挺身邊吵架,嵐眉頭一皺。

「你們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卡卡西從書縫偷看他們一下,無聲的輕笑起來。

 

「衍,牠往你那去了。」

「收到……咦!!!啊~~~竟然到另一頭,嵐!」

「嘖!」

他們三人正在一個很大的草坪被一隻狗玩,照道理上是他們要抓牠,孰不知這隻狗聰明程度宛如卡卡西的忍犬,不知道是怎樣只要他們一發動忍術牠一定會察覺,進一步逃之夭夭。

「欸欸欸,認真一點抓啊。」

卡卡西坐在一旁的樹蔭下邊看著書邊叮嚀他們,這時候他們唯一共同的念頭是,這個任務一結束就要殺了他,而且不約而同。

最後在嵐開啟血輪眼後才順利的抓到,衍憤憤的抱起牠。

「小施主,你怎麼這麼精力旺盛啊,跑這麼久你不累我們累啊。」

「是你的修練不夠。」

「你說什麼?!」

「等一下,如果你們要吵架可以先把狗狗放進籠子裡再吵,如果牠又跑掉怎麼辦?」

嵐別開頭走掉,留下憤怒心情還未平復的衍在原地。

如果說一個小隊的組成是由成員的能力及成績來說,他們可以說是在同輩裡平均能力最好的。

「卡卡西老師,今天就只有這個任務了嗎?」

小蘋把狗籠拿高到卡卡西的眼前,而他闔起書。

「沒有了,妳之後有事?」

「嗯。」小蘋認真的點了頭,紫色的眼眸流露著靈動。「是家族的事。」

「是嗎?」

「家族?」

衍把充滿灰塵的忍具拍了拍,跟嵐一同疑問著。

「對了,你們還不知道小蘋家的事情,妳要說嗎?小蘋。」

「嗯……」小蘋認真的看了他們兩個。「如果嵐願意跟我交往,我就說。」

「為什麼!為什麼不是我?」

「我以為你會說那我不要聽。」

嵐語氣僵硬的說著,還外加一記衛生眼。

「可是我想聽耶。」

「我不要。」

「為什麼?」

小蘋快哭的詢問著,看到她的表情嵐有些動搖,但是一想到如果他答應,那之後麻煩的是他。

所以嵐別過頭。

「如果是有條件的事情,那聽完只會更加麻煩,所以不聽也沒關係。」

小蘋的身體一僵,見狀,卡卡西拍了拍她的頭。

「小蘋家啊,是世世代代都做陰陽師的工作,所以他們白天都有正常的工作,一旦到了晚上就會開始他們原本的工作。」

「陰……陰陽師!」

衍差點被口水噎到,他睜大雙眼,小蘋一瞪他。

「你不是知道!」

衍吐著舌頭調皮的對她笑。衍跟小蘋從小就認識了,應該說衍的爸媽在工作上遇到有人下蠱,進一步認識到小蘋的家人,因而讓他們結下不解之緣。

「不是鬼之國的巫女直屬的護衛軍嗎?」

小蘋嘆口氣。

「所以才麻煩啊。」

說完她還看向遠方。

「聽說,被關在鬼之國的鬼逃獄來到火之國,所以宗主要我們去找,在它惹事前收服它。」

衍想說別鬧的話在小蘋認真的表情下吞下肚子,嵐也皺緊眉頭。

「一般的忍術是無法束縛它,何況殺死它。」

說著小蘋的心情更加低落。

「好吧,看妳要誰幫妳,老師這次就先幫你們把任務帶回去,記得不要弄到太晚。」

「嗯。」

三人都沒有看卡卡西,卻都很認真的思考怎麼幫小蘋。

突然的很有默契,卡卡西很滿意的點著頭離開。

「明天,我們還有任務。」

突然間嵐蹦出這一句話,讓小蘋又錯愕了。

「那該怎麼辦?」

「……不然我跟衍去就行的,妳去忙妳的是就行了。」

「可是……」

「我跟衍又不能幫妳,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妳出任務。」

「我贊成嵐的提議。」

衍收起痞痞的表情跟嵐一同正色著,小蘋輪流看著他們兩個,眼眶有些淚。

「我們是三人小隊,有事一同承擔,被火影大人懲罰我們一定相挺,放心啦。」

「……可以不算我嗎?」

「嵐!你這很不夠義氣耶!」

衍把手大剌剌的攬住嵐的脖子,看他玩笑的笑著嵐也勾起嘴角。

「奉陪就奉陪,誰怕誰。」

「你們……」小蘋最後視線定在衍的肯定眼神。「這樣會讓我更愛你,嵐~~」

說完她就要撲上嵐的身上,嵐吃驚的反應不過來只能反射性用手擋,而衍像是已經預知似的把嵐拉開。

「怎樣,是不會更愛我喔?」

「愛你?算了吧,把嵐還給我!」

「我才不要。」

嵐在中間被他們拉來拉去,心裡想著,這兩個傢伙是把我當什麼了?

要配合他們玩鬧還真殺人腦細胞。

 

 

------FIN-----


评论
热度(9)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