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爸爸-番外-所謂的短劇

-->宇智波佐助x漩渦鳴人

-->原著風+生子文,入內注意

-->時間點:忍心剛來木葉分到第七小組後一起行動。



《所謂的短劇》


卡卡西輕咳一聲把正在拌嘴的兩人轉移注意,嵐在一旁抿著唇用眼神對其中一個男生示意,對方賭氣的別開視線。

看他無理的舉動,嵐無奈的笑著。

「真搞不懂你們有事沒事就愛鬥嘴,還有嵐,你也不要只在一旁看他們吵,好歹也制止一下吧。」

「反正你又還沒有來,總是要讓我們找事做來殺時間吧。」

「對嘛,卡卡西老師,每次你都遲到,都不知道我們光等你就等了很久了。」

唯一的女隊員手叉著腰的說著,看他們這時候非常團結一致的對外,讓卡卡西無言了。

把這份團結用在執行任務上那會有多好啊。

「說起來,老師你今天要我們集合是要做什麼啊?」

卡卡西跟嵐對看,嵐從他的表情來推測,應該不是那個吧。

卡卡西用笑容滿面的回答嵐心中的疑問。

「大家應該沒有忘記霧隱村來了六個小孩吧,今天要是要向大家介紹一下分到我們這一組的小孩。」

說完就從身後拉出忍心,她有些尷尬的向他們點頭。

「你們好,我叫做忍心,很高興認識你們,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說完忍心向他們鞠躬,但是之後遲遲沒有聲音,嵐一挑眉輕咳一下。

「我是嵐,請多多指教。」

「嵐!」

「哈?」嵐姿態輕鬆了看了叫他的兩人,跟他們複雜的神情對上。

「她都報上名字了,我們不是也要自我介紹一下,平等啊。」

「但是……」

看他們兩人猶豫、遲遲不自我介紹,嵐一手插著口袋一手指著他們。

「這個綁著頭巾,一邊耳朵掛著耳環的叫衍就行了,這個……她家是陰陽師,稱她小蘋就行了。」

「為什麼我的介紹會是沉默,而且你幹嘛把我家是做什麼也講出來啊?」

小蘋一聽完立刻轉頭,身上的鈴鐺輕輕一響。

「對啊,也太簡略了吧!」

對於他們倆人的控訴嵐摀住耳朵、閉上雙眼背向他們。

「你說話啊,嵐!」

「……吵死了。」

嵐小聲的滴咕著,看他們的互動忍心輕輕笑了。

聽到忍心的清爽的笑聲,他們吵鬧聲停了下來,這時忍心才查覺到她不小心發出聲音,趕緊向他們賠罪。

「抱歉,我不是在笑你們,只是……很羨慕你們。」

忍心搔了搔頭,最後調皮的吐了舌頭。

「這有什麼好羨慕,只不過就是把自己想講的話講出來而已。」小蘋姿態高的環抱於胸。「叫我小蘋就可以了,先說好如果妳敢扯我們後腿,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教訓妳。」

「……嗯。」

忍心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她,果不其然她穿著多少還是可以看到有陰陽師的痕跡,其中綁著她深紫色馬尾的頭飾有著陰陽圖騰,衣服應該是有經過改良,將原本寬鬆的衣袖改成無袖再戴上袖套,過長得衣襬也變成未過膝的短裙,看到短裙忍心終於明白小櫻說的,最近都流行這一款。

「嗯……其實妳長得也挺可愛的。」

突然間衍出現在忍心面前,上下打量著她,可以算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堂皇的看她,讓忍心有些畏懼的後退。

「喂!」

小蘋受不了的搥了他一拳。

「你嚇到她了。而且你變態啊,她長得跟嵐很像,莫非你一直在幻想嵐穿女裝的模樣啊。」

「哈哈哈。」衍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輕笑著。「怎麼會呢……好看的東西當然可以養眼啊。」

「嵐那傢伙死都不穿女裝,明明有這麼好的本錢的說。」

「……衍,你說出心聲了。」

「啊!」

「衍……你這個傢伙……」

沉著臉的嵐緊握著拳頭有些顫抖的在衍身後。

「你的腦袋究竟在裝什麼!」

伴隨著怒吼嵐把衍揍飛。

「他……沒事吧?」

忍心看不遠處有一團類似焦屍的東西,擔憂著。

「放心啦,他是死不了的,如果他死的了的話就不會撐到現在了。」

小蘋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卡卡西完全不管他們的在那團焦屍旁安靜的看著書。

「妳以後要小心那個傢伙。」嵐突然壓低聲音對忍心說道:「他家是做服裝設計,小心被他拐去做模特兒。」

「……嵐哥哥,你被拐過?」

「……」

「哈哈哈,」小蘋搭上忍心的肩膀。「那一季的服裝雜誌銷售量是史上最好的一次,嵐真的有當模特兒的本錢,當然跟他長得很像的妳也有啦。」

「蘋,不要亂跟忍心說話。」

「咦,你吃醋啊?」小蘋摟緊忍心的肩膀。「是吃忍心的醋還是我的醋啊?」

忍心無言加安靜看他們。

「嵐,你愛上我了吧,愛上了,是不是?」

這時候忍心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無言,以及厚臉皮。

「什麼!嵐愛上小蘋了?不可以,小蘋是我的!」

突然間原本是焦屍的衍衝了過來把小蘋跟嵐拉出一個距離。

「哈?誰是你的啊?」

小蘋一臉厭惡推著衍的頭。

「雖然嵐是我的理想模特兒,但是我最愛的還是妳啊,不要拒絕我吧,當我的女朋友吧,我會一輩子都愛著妳。」

「我、不、要!」

小蘋簡單明瞭的拒絕他,而這不知道第幾次收到好人卡的衍趴在嵐身上,沮喪著。

「嵐……我又被拒絕了……」

嵐像是不知道第幾次被衍抓住吐心酸的輕拍他的背。

「下一個會是更好的。」

「哼,有本事就不要找嵐,是不是男人啊?」

忍心僵硬的看著卡卡西,而對方像是司空見慣的打著哈欠。

他啪一聲的把書闔上。

「好了,短劇就到這結束吧,時間也差不多了,既然大家都認識了,我們該出發去執行任務了。」

「哈?」

趴在嵐身上的衍驚愕的抬起頭,嵐的手生硬的停在半空,小蘋則錯愕的看過來。

「你為什麼不早點說!」

看他們紛紛收起玩笑的表情,各個正襟危坐的聽著卡卡西的任務說明,忍心邊聽說明邊環顧他們。

所以,他們剛才在演戲?

忍心有些明白為什麼當初抽到第七小隊時大家都一陣沉默。

那不是因為他們最強或者最難搞,而是他們很特別?

 


------FIN-----

 
评论(2)
热度(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