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39 新隊長X新發現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往下拉吧~~





39. 新隊長X新發現

夏甲預賽落敗後,他們迎來的是三年級的引退。

他們的引退讓球隊裡許多打擊位置空了出來,剩下的一二年級都紛紛虎視眈眈,唯有投手陣及捕手群完全沒有變動。

回到青心寮的第一天早上,在食堂沒見到習以為常的三年級,澤村才後知後覺的了解到,他們真的輸了。

提前來到的新球隊整合是好也是壞,好的是可以比其他學校早點調整球隊,壞的是他們跟甲子園無緣。

來到球場大家都在努力的表現自己,就是為了擠進所剩無幾的一軍,擔任投手的她根本是內定成員,既然都已經是一軍了,那現在就是把自己的程度再提升。

然而新球隊的成立就需要一名新隊長來帶領,晚上倉持跟前園被叫去總教練室。比他們兩人先離開的御幸則走到澤村房門口。

「御幸?」

正要敲下去的手應聲停住,澤村拉著肩上的毛巾一副剛去跑步回來。

「妳沒在房間裡啊……」

「玩了三天想藉由跑步來收心。你找我?」

不同於前幾天的輕鬆模樣,澤村也跟著他收起要開玩笑的笑容也跟著嚴肅。

他們兩人走到販賣機前,御幸買了瓶果汁給她。

握著冰涼的鐵罐,澤村沒有立刻打開來,反倒是御幸仰頭把咖啡一口乾。

「你……有心事?」

「當然有啊,不是每個人的心臟都有?」

御幸恢復原本的表情,一抬手把罐子往不遠處的垃圾桶一扔。

「轉移話題……」

澤村悶悶的拉開鐵環,小口的喝起來。

「明天開始就要以新隊伍運作了。」

「嗯……聽說也要決定誰當隊長。」

「如果……我是說如果,要妳選隊長妳會選誰?」

「你。」她完全不加思索直接回答。「不過真的要你當的話應該會沒好日子,你的個性這麼惡劣,一定會用隊長的權威要我們做額外的事情。」

澤村自己說完自己擔憂往後的日子。

「這麼希望我當隊長啊~~」

「不要把話說的這麼奇怪!問我的想法卻又扭曲我講的意思,你還是不要當隊長好了,剛才的話我就先收回。」

「欸欸欸欸,說了就不能改啦。」

「哼。」

澤村把果汁全數喝完,不過喝的有點猛導致嗆到。

「喝慢一點,沒有人會跟妳搶。」

御幸無奈的拍她的背順順氣。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現在除了你我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像哲學長帶領球隊。」

澤村邊咳邊解釋,御幸訝異她的想法,沒想到她人有時耍傻但在關鍵時刻又很精明。

「就如妳說的,教練要我當隊長。」

這下換澤村訝異,她沒有想到御幸會向她坦白。

「你真的沒事嗎?今天意外的……」

「有些不踏實,想找人聊卻又不知道找誰好。」

御幸摸了摸鼻子,澤村則是在猜他是真憂鬱還是假裝的,不過隨後想想他既然難得請她喝飲料,這次就好人做到底吧。

「你就興然接受啦,教練是信任你的實力才讓你當的啊,有什麼好不踏實。」澤村跟他拉出一個距離,用手指著他的鼻子。「這就是你的努力練習的成果啊,換成別人一定會覺得你在炫耀,這次我就當作沒聽到。」

「澤村……」

「新球隊的開始應該會很辛苦,隊長大人你可要好好的加油哦~」

看著澤村的笑顏,御幸覺得再麻煩的事情好像都輕鬆了。

「謝啦。」

「謝我什麼?」

御幸只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沒有多說什麼。

隔天在晨練時片岡向大家宣布新隊長時,大家竟然對由御幸擔任一事完全無異議,再看看眼前一副不好意思的人,然後聽他上任的致詞後,說實在澤村覺得昨晚的他根本是沒事找事做。

「我希望能夠變得對勝利非常貪心,所以接下來我都會說實話,請大家乖乖任命吧。」

--什麼不踏實感,明明一副等這一天等很久的模樣,虧她是真的在安慰他呢!

 

放假三天後大家都覺得澤村跟御幸越走越近,不僅投捕練習時常在一起,吃完飯也會坐在一起看比賽影片分享彼此的心得。

更讓他們詫異的是,澤村竟然也跟著御幸心平氣和的去看最後一場比賽,還能反省跟尋找問題點。

其實在御幸他家的別墅裡,他們除了去玩水跟參加夏日祭之外,他們也做些訓練跟看比賽影片。

跟稻實的比賽真的只差一個出局數就可以進軍夏甲,但就這麼的差一個出局數,他們最後被逆轉勝。

影片中球被成宮打出去後,在御幸身邊的川上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跑者陸續回來,隨後稻實的休息區衝出球員,而他們在原地傻眼。

那時候的澤村看到的就是那個情景。

「如果那時候我早一點發現妳的表情不對,這樣妳就不會在投手丘上昏倒。」

那時候御幸還心有餘悸,當裁判宣佈觸身球後澤村竟然身形一晃往地上倒去,休息區的片岡跟他幾乎在下一秒衝了上去,之後就是醫護人員,他稍微檢查後初判是暫時休克,回去休息區休息就可以。

這個突發狀況殺的讓他們措手不及,川上就跟著抱著澤村的片岡擦身而過。

「算上我一份吧,其實我自己也應該要察覺到自己不對勁,是我沒有管理好自己。」

賽後回顧影片,其中他們確實漏洞百出,御幸沒說出口的澤村也自己深刻感覺到。

他們欠缺完整的投手陣,說難聽的是沒有王牌投手。

回到青心寮的澤村跟降谷碰了面,對方的黑眼圈明顯的嚇人,想開口說點話卻被對方摸了摸頭。

「澤村……來比一場吧。」

因為夏甲預賽的關係他們已經有段時間沒有進行他們之間的小比賽,照慣例拿出硬幣來決定誰當打者誰當投手。

路過室內練習場的御幸看了看裡面的情況,澤村在投手丘對著降谷投球,兩人利用對決來提升各自的投球跟打擊。

沒有想過他們會用這一招來練習,所以看了一會後御幸就離開了。

「竟然又輸了~最後一球果然是要用卡特球嗎?」

澤村在投手丘上懊悔的抱著頭,降谷把球棒放在肩上淡淡一笑。

「就結論……願賭服輸。」

「我又沒說不認輸!」她嘟起嘴走了過去。「說吧,輸家的懲罰。」

「那就……說妳放假的三天去哪。」

「什麼?」

他們邊收拾環境邊聊天,只是澤村對他的問題有些詫異。

「怎麼會這麼問?」

「我媽說妳沒有回長崎,然後我又沒有聽妳說要去哪。妳不回家去哪了?」

「我去散心了。」澤村把球棒放回原位,繼續說:「照著漫畫寫的去海邊吹風,心情果然好多了。」

「妳自己一個人?」

「是啊,不過我卻在那遇到御幸呢。」

原本在擔心的降谷一聽到人名後立刻睜大眼睛。

「哈?」

「超巧了,竟然不約而同在那遇到。結果是御幸回在那附近的家,我還以為跟我一樣是出來散心。」

「那妳晚上住哪?」

御幸那傢伙的事情降谷並不感興趣,所以他跳過。

「我忘記找啦~」

當澤村說出這句話時降谷一點都不意外,照他所認識的澤村來看,她百分之百絕對什麼都沒有準備就出遠門。

甚至是外宿。

--完全是會讓人擔心的類型啊!

「結果御幸人超好心的,借我住他家呢!」

降谷的腳步突然一頓。

「妳說什麼?」

「結果那根本不是他家,只不過是他們臨海的別墅,而且超大的~」

澤村雙手往上畫個大圓圈。

「只有你們兩個人?」

「你說錯囉~那裡還有管家跟女僕──五人耶~而且借我住的客房也超豪華,還有小客廳跟單人衛浴設備耶。」

「所以妳第一天借住他家,之後呢?你們又做了什麼?」

就算有管家跟女僕在,孤男寡女待在同一間房子裡,他怎麼想怎麼擔心。

「也沒做什麼,就玩水啊,去夏日祭玩,還有看比賽的影片,而且他那還有場地可以打棒球呢,他就順便幫我調整打擊姿勢。」

「哦~~」

「現在想想我都忘記要找住的,雖然御幸也說繼續住沒關係,不過好像給他添麻煩了。」

說完澤村才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

--現在才想到也太晚了吧?

降谷真的要在她面前扶額。

「我問妳,妳覺得御幸學長怎樣?」

「那還要說嗎~就是一個個性差勁又過分的人,不對,還少說一個不要臉。」

「……妳跟他有仇嗎?」

不是他在亂說,降谷第一次聽到澤村評論一個人完全不帶好感,甚至連客觀評論都沒有。

「是沒有啦。」

「個性差跟不要臉我是知道,過份的話他好像很少跟別人打交道,所以應該不至於吧。」

「這你就不知道了,他竟然把我當作男生耶!超過分的!」相對沉默的降谷澤村講的義憤填膺。「就算我不像其他女生會化妝,胸部……至少一看我沒有喉結也知道我不是男生啊!」

降谷已經不知道他該說什麼才好,只是從他一進到棒球部就可以時常看到他們一起,不是御幸找她就是她去找御幸聊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買了一條魚一起養,種種現象都讓他超級疑惑。

「那他都沒有要求妳要說敬語嗎?」

「……」

「他也算是學長吧?」

「之前還不同校所以就直接稱呼,之後他也沒有特別說一定要用敬語。不過我也有用敬語啊~」在降谷的直視下她只好又補充:「偶爾會用……」

「你們是之前就認識嗎?」

按照澤村的個性不會跟第一次見面的人這麼熟捻,不過也跟他想的一樣,她頷首點了頭。

「也不算很早認識,在國三時被高島老師邀請來這參觀,是在那時候認識的。」

--就這樣?

降谷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因為他知道澤村沒辦法繼續回答他想問的問題。

--只好從御幸學長那下手了。

在之後的訓練裡降谷幾乎每天晚上都會找澤村來進行小比賽,兩人的互動在大家的眼裡又恢復在夏甲比賽前的模式。

不過在御幸眼中,總覺得比之前更變本加厲,尤其是降谷給他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的早餐,御幸的疑惑大爆發。

「榮純醬,妳怎麼拿兩份早餐?」

「啊!這是我幫降谷拿的。」

因為昨天她輸給他後的懲罰,算是做他一天的僕人。

「我記得他不吃這個……這個多拿一些好了……」

澤村邊自言自語邊拿食物,只是在一旁的春市有些看傻眼。

「OK,接著是飯……」

她把兩人餐點放在桌上,正要起身時降谷剛好睡眼惺忪的走進來。

「早安,你先坐一下,我把飯裝好就可以吃了。」

「早,我知道了。」

降谷坐在澤村幫他拿的餐點前,伸出手接過澤村裝好飯的碗,定眼一看。

「欸?沒有茶或湯嗎?」

「我沒裝嗎?」

才正要坐下的澤村又站了起來去幫他倒茶。

--這兩個人現在又是在鬧哪齣?

降谷吃完飯後就伸出空碗,澤村沒有半聲怨言接過後起身幫他裝,湯喝完也把碗拿給她,澤村就會放下筷子起身幫他裝。

不是倉持想要吐糟他們,他們是什麼時候從青梅竹馬晉升到老夫老妻啊!

御幸推了推眼鏡,不想去看澤村動手收拾兩人吃完的餐具。

一整天的練習只要御幸看到他們兩個心情就越來越不好,趁晚上大家都回房間休息,他看時間很晚了應該沒有人會去練習場,所以御幸就想說去那做點事情,好讓自己一整天累積的不知名怒火給予抒發。

結果一到室內練習場,裡面的情景讓他下意識的往一旁躲去。

裡面是澤村跟降谷。

「又輸了!」

澤村想說難得換她打擊,應該可以從他手中敲出三顆球,沒想到就只差一球她就可以贏了。

「妳贏了又想做什麼?」

「逛街啊,或者可以逛街時幫我提東西,也許可以逛完街一起吃飯啊。」

「都是逛街啊……」

「唔……」澤村嘟起嘴。「我又不像你一直贏一直贏,可惡,我下次一定要把你三振,然後連成一直線。」

澤村指著身後的九宮格,那上面的空格都是最上面的三格。

「我竟然輸給你的偏高直球~~我不甘心啊!」

她抱著頭不斷搖著。

「這樣就是三十敗了吧。」

「不要給我計數字!」

她用力的往他手臂一揮,降谷不以為意的晃了晃右手。

「願賭服輸,懲罰就是幫我手部護理吧。」

「切!」

這下御幸終於知道他們最近發生什麼事情了。





---------作者的話----------

又是一篇卡很久的文~果然輸給阿鳴後腦袋一片空白啊(笑

搭配食戟的動畫(x4集)終於生出來了~雖然內容跟吃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總而言之,恭喜青梅竹馬進階到老夫老妻了XDDDDDD

御幸快把人領走啊~~(御:還不是你這個作者不放人!)

哈哈哈~祝大家看文愉快啊~~


 
评论(14)
热度(65)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