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短打系列-02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未來捏他,兩人非同高中也互不認識

-->有砲灰存在,入內注意!



《相似的兩人》


在許多人眼中御幸是人生贏家。

撇開長相英俊不缺女生追求不說,棒球實力又好,不僅高中帶領球隊贏的夏甲冠軍,畢業後進入職棒也拿到新人獎,更重要的是還有個人人稱羨的女朋友。

不,是最近要升格成未婚妻的女朋友。

身為隊友又是高中同球隊的倉持表示他們從高中就開始在一起,不知道為什麼只有她能接受除了棒球、長相之外一無是處的御幸,換作其他人早就因為對方把棒球看的比她來的重要而分手。

憑她的條件要找別的男人也不是難事,為什麼一定要他。倉持曾問過她但對方卻笑著說:「沒辦法,他沒有我就活不下去,這樣的他我怎麼能放的了手呢?」

想著當初說的自信滿滿的她,再看看現在頹廢坐在醫院長椅上的男人,倉持深深覺得老天真的很愛捉弄人。

「怎麼辦,倉持……她、不見了……」

接到難得在放假日打給他的電話,劈頭就聽到御幸用著他從未聽過的恐慌語氣說著。

高中畢業後沒多久她的身體出現惡耗,時常進出醫院這點大家都知道,但是當倉持趕到醫院時病房早就人去樓空。

對自己超級有自信,什麼事情都能從容面對處理的人竟然用哀求、無助的聲音問他怎麼辦。

倉持把手插在口袋裡背靠在牆上。

「忘了她,重新來過。」

「沒有她,怎麼重新來過?」

--果然,真的沒有妳他什麼都不是,不是職棒新寵、不是新好男人,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倉持嘆口氣。

「還能怎麼辦,她轉院也沒通知你,也叫醫院不能把資料洩漏給你知道,這不就表明她不想見到你?」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不想見我……我想她啊!」

其實倉持還有想到另一個可能性,但是聰明如御幸一也怎麼可能沒有想到。

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放下這樣需要人照顧的麻煩傢伙就先走一步,真的能走得安心嗎?倉持仰頭在心中對她如此喊道。

他的問話再也沒有人可以回答他,在他們兩人身邊有的只是空氣。

在這麼消沉下去也不是辦法,現在最重要就是看緊眼前的男人,就怕他一個想不開鬧出大事來。

所以他要御幸離開醫院先去外面走走,等心情平復了再一起討論接下來要怎麼辦。

「說不定你出去走走就會遇到她,你們不是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嗎?」

最後是倉持的這一句話才讓御幸動了動腳步。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其實倉持心中也沒個底。

安撫的了一次能安撫的了一世嗎?

今天能讓御幸勉強不想東想西,那明天呢?他明天又要用什麼說詞讓他順心?

心煩意亂,倉持抓了抓頭拿出手機跟著御幸的腳步後面也離開醫院。

 

漫無目的的走在鬧區街上,再熟悉不過的店家及景色,如今卻只有他獨自一人走著,身旁的位置已變成空虛,嬉笑聲也變成旁邊攤販的叫賣聲跟人群吵雜聲。再見過什麼大風大浪、在怎麼度過要被逆轉勝的危機,都沒有這次讓他打從心底的恐慌、畏懼接下來沒有她的日子。

跟她一起的歡樂時光已經變成昔日往事,現在連見她一面都成難事。

妳究竟跑哪去了?

這時他跟一群大學生擦肩,但其中一人沒有留意到失魂落魄的御幸而撞了上去。

「對不起!」

御幸被撞的往一旁踉蹌幾步,他對要上前關心的人舉了手擋住。

「沒事。」

對方看他沒有跌到地上,所以也就放心的要轉身離開,御幸只不過稍微抬高視線,就這麼跟他匆匆對視,等兩人都錯開後他才睜大眼睛往那人的背影看去。

「榮純?」

背對著他的青年聽到聲音轉頭過來,看了看後頭但沒有他所認識的人又轉了回去,繼續跟身旁的朋友大聲吵鬧。

只是這麼一個轉身,只是對他說喊的名字給予反應,就足以讓御幸愣在原地。

神似的五官面容、熟悉的輕快笑聲,唯有不同就是長髮變成俐落短髮,身高變高身影挺拔,更重要的是,他是男生。

明知道對方絕對不會是他的她,但是御幸還是忍不住跟著他的背影邁開步伐。

聽著他吵鬧的說話以及清爽的笑聲,彷彿她還在身邊。

眼前的大學生就像是御幸最後一根稻草,把奄奄一息的他救了上岸。

 

翌日,倉持還以為他要再說點話安慰御幸,但卻發現他卻宛若沒事,甚至跟平常沒兩樣,讓他以為昨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原本以為是御幸在逞強,但一連好幾天都是這副模樣,基於隊友的關心他上前詢問。

沒想到卻得到另一個讓他更加震驚的事情。

那天的匆匆一視後才隔不到一個禮拜御幸又遇到他。

就在他球隊練習場的不遠處的手機行當工讀生,每天練習完御幸都會故意繞點路來到這裡,就算是隔著玻璃看他忙進忙出,看他一下子招呼客人一下子清點庫存,看他忙碌的身影跟嶄露笑容,都可以讓他得到一些慰藉。

「有這麼巧的事情……」

倉持覺得不太可能,晚上練習後還特意跟著他過去,在看到裡面的大學生後瞪大雙眼。

他是聽過這世上會有一兩人跟自己相似的說法,之前的他會嗤之以鼻,但真正出現在眼前卻又不得不讓他折服。

 一天兩天過去,在更衣室總是能聽到御幸說著他昨天怎麼了,做了什麼蠢事,原本倉持只以為御幸只是暫時恢復原狀,但現在看來又是另一回事。

「你這傢伙,不會是直的變彎了?」

「欸?」

倉持捏了捏鼻梁,該不會是受到衝擊太大導致性向跟著改變。突然間他對那名大學生感到抱歉。

「我先把話說在前頭,你自己改變就算了,可不要把人從直的變彎,就算變了也要給我好好負起責任!」

經倉持一訓斥,御幸才開始認真釐清自己的行為跟想法。

 

經過他多方的考量及評估,御幸握緊手機下定決心走進那間手機行,把他高中時期的厚臉皮發揮到極致的拿到對方的電話號碼跟郵件地址。

更重要的是,他終於知道他的全名了。

澤村榮純。

御幸把手機反黑,期待他們下一次的見面。




----------作者的話---------

寫得亂七八糟的劇情跟設定,為什麼要把自己逼進死胡同啊~~(吶喊)

可以單獨看,也可以看完接短打-01,只是.....

榮純我對不起你!(立馬土下座)

被人當作替身就算了,還莫名其妙的被扳彎(以後的事了),我的腦洞害了你,對不起QAQ

如有什麼疑問跟錯誤歡迎指教,總覺得自己的寫功弱的想哭呢.........

感謝看到這的你,謝謝忍受文筆不好的我,祝看文愉快(!)



 
评论(6)
热度(3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