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66 9

【御澤】細數流年-38 夏日祭X煙火大會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38. 夏日祭X煙火大會

真不虧是有錢人家的房間,御幸請女僕打掃的客房內有小客廳、單人衛浴等設備,根本是可以出租出去的小套房。

被帶進房間內的澤村依舊張大嘴巴,一踏進御幸家裡的那一刻起,她的價值觀不停的被更改。

「這裡真的只是你們的臨海別墅,不是你真正的家?」

御幸身體倚靠在門邊,澤村的反應很可愛讓他百看不膩。

「我家真的是在東京。」

澤村的眼睛睜的又圓又大像是貓的眼睛。

「不是位在高級地段的……高樓大廈!」

她像是看到御幸家住的房子,驚呼不斷還揚起頭往上看。

「不是高樓大廈啦。」他把手放在後頸上。「如果妳想看的話帶妳去也不是不可以。」

話一說完他神情一頓,把視線看向坐在沙發上不斷彈跳的人。

像是想起什麼的御幸轉身離開,在房內的澤村則在他身後大喊:「御幸?」

「我想起來我還有事。」

「是嗎?那晚安,明天見。」

「哦~明天見。」

玩完沙發後澤村仰躺在過大的床上。

「是發生什麼事嗎?」

想不到會是什麼事澤村只好在床上翻滾。

「好大、好好玩~~」

長這麼大她是第一次躺在這麼大的床上,而且棉被很軟很舒服。她從床的一邊滾到另一邊,來來回回好幾次後睡意漸漸湧上,忘記蓋上被子就陷入夢鄉中。

另一頭,急忙離開的御幸正在房內把管家及女僕全部召集過來。

他嚴肅的對他們交代事情,而自從澤村來這之後一直很興奮的女僕們也跟著一起嚴肅,管家一鞠躬,把手放在胸前表示忠誠。

 

迷迷糊糊睡了過去,等澤村再次醒時是被房裡的冷氣冷醒,她翻開不知道是誰幫她蓋的棉被下了床,她隨意挑件衣服穿就出門,一路上看到人都會帶著笑容打招呼。

比平常起床時間還要還要來的晚的御幸一進到餐廳就直接看到一個穿著連身長裙的女生。

「早安。」

「……早。」

那名女生一轉過頭來御幸才會意過來是澤村。

「聽說早餐是自助吧,你快坐下我們就可以一起吃了。」

「重點是吃嗎?」

「嘿嘿嘿。」

看著桌上琳瑯滿目的餐點澤村拿著盤子猶豫不決。

「澤村妳……也有長裙啊。」

「什麼?」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澤村疑惑的轉過頭。「御幸你是沒睡飽嗎?你有點反常喔。」

她轉過身拉了拉裙擺。

「這是在東京逛街被若菜逼著買的,想說來海邊可以穿。」澤村扁了扁唇看御幸沒什麼反應,說:「果然還是奇怪,我去換好了。」

「不會啦,很、很適合妳。」

「……」她仔細觀察御幸的表情判斷他是說真話還是假的,但一想到他個性惡劣,下一刻就放棄猜測。「好吧,那吃完飯就穿這樣去海邊。」

「妳還要去?」

「不然呢,都來了。」取完餐點後澤村坐在御幸旁邊。「你等一下有要出門嗎?」

「沒有。」

雖然教練放他們三天假,但他沒有打算全部拿來放空或者是玩,他預計吃完飯來回顧跟稻實比賽。

「好吧,那我就自己去了。」

「自己一個人?」

「對啊,你又沒有要出門,當然就我自己去囉。」

--所以剛才是她在約他一去,他可以這樣解讀嗎?御幸有總自己被自己的話砸中的感覺。

「去海邊穿長裙,所以是沒有要下水囉。」

「當然要下水啊。」

澤村很興奮的拿著刀叉。

「妳忘記妳不會游泳嗎?」

「沒忘記啊,誰說下水一定要游泳,而且旁邊都會有救生員,很安全的。」

御幸用手撐著頭,有些無奈。

「穿這樣還要下水,妳不怕穿幫嗎?」

「這你就放心,我裡面已經穿好泳衣了。」

她對自己的準備周全感到開心,但發現思緒跑遠的人有些狀況,她睜大眼睛。

「御幸……你……」澤村趕緊大喊。「管家爺爺,你家小少爺流鼻血了!」

「欸?」御幸趕緊摀住鼻子。「有嗎?妳看錯了。」

聞言,管家著急的跑出餐廳去拿急救箱,御幸趕緊把人攔住。

「沒事、沒事。」

好險只是一時腦熱,沒有真的流出來。御幸不著痕跡的把一點紅抹掉。

「真的?會不會是因為天氣太熱?」她趕緊左右觀看。「可是這裡都有冷氣,應該不會很熱啊。」

「先不要管它,要不要我教妳游泳,反正這裡有游泳池。」

澤村盯著御幸的鼻頭看,心想難道剛才是看錯。

「不用啦,反正不要會也可以玩水啊。我都這樣過十五年了。」

「但還是要會游泳比較有保險啊。」

「嗯……」

「而且是妳教我騎腳踏車,這次換我教妳游泳,這樣就互不相欠。」

「這樣你不麻煩嗎?」

「不會啊,而且妳不是要玩水,這裡的話就不會怕出事時救生員沒有注意到。」

--是沒錯,她是這麼說。

「反正都來了,玩水還能學會游泳,一舉數得呢。」

「好吧。」

聽到她同意,御幸暗自握緊拳頭。

--這樣穿泳衣的澤村就不會被其他人看到。

說服的原因御幸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等游泳池裡的水都放滿後,御幸趴在池邊看澤村走進泳池。

「我還以為是三點式泳衣呢,失望了呢。」

「那種泳衣根本不適合學游泳,還是學校泳衣最好用了。」

御幸叫澤村把泳池裡的水往身上潑,先讓身體適應水溫再整個人進入池裡。

「這麼說來……妳有?」

「當然有啊,不然我怎麼跟降谷一起去玩水。」

「你們會一起玩水?」

澤村接下御幸交給她的浮板,不了解他的疑問。

「每年暑徦我都會住降谷家,他家附近有一個很便宜的游泳池,所以都會一起去那玩。」

「怎麼他沒教妳游泳?」

「因為……我們都不會游!」說到此澤村開心的叉著腰。「今天學完後就可以嗆他了。」

在大笑的澤村完全不知道御幸要教她游泳的真實用意。御幸把眼鏡換成蛙鏡,對她伸出手。

「我們先用浮板練習,等妳習慣就把浮板抽掉。」

「沒有浮板那我要抓什麼?」

御幸對她張開手。澤村盯著那隻手看的很久,久到御幸都以為自己的掌紋都要被她看穿。

「我雖然是相信你的捕手手套,但是在這裡,我怎麼都無法信任呢。」

「喂……」

「要我完全相信你浮在水上……」澤村只是用想的都覺得不可能。「沒辦法……」

「我就是這麼不可靠?」

「棒球以外。」

「那麼現在妳可以多加一項。」

「呃……」

澤村皺著臉,依舊不相信的模樣,御幸氣不過就往她的頭頂一敲。

「給我相信!」

「沒辦法,誰叫御幸平時個性惡劣嘴巴又壞,品性不佳,更有整過人的不良紀錄……」

「喂,最後一項我可是要抗議的啊!誰整過人?」

「倉持學長跟我說的,整慘了呢。」

--那傢伙該不會是在講之前跟他聯手對付那群升不上一軍而耍小手段的人吧?

「就算我整過人,那妳說,我整過妳嗎?」

「嗯……」

澤村整個人趴在浮板上雙腳輕輕的擺動著。

「是沒有……」她往前移動一下。「那晚上我們一起去夏日祭,我就勉強在今天相信你。」

昨天澤村就有跟御幸稍微提過夏日祭,不過對方興致缺缺,原本澤村是要作罷,但是難得可以跟御幸談條件,說什麼她都想去玩玩。

「只有在今天啊……」御幸摸了摸額頭,有些無奈。「不過夏日祭在哪?」

澤村用一副這裡真的是你家別墅嗎的表情看他。

「就在這附近啊,我還以為你知道。」

「……欸!」

 

中午他們就在游泳池旁邊BBQ,不虧是有管家女僕的家,自己完全不用動手就有烤好的肉串送了上來,想吃什麼只要說的出口下一秒就會出現在眼前。

吃完後他們躺在躺椅上曬著太陽,等消化差不多才又下水練習。

大約到了四五點,他們離開游泳池準備出發去夏日祭,不過這次澤村一踏進浴室完全沒有想過昨天發生的事情又再次上演,她還來不及轉身跑走就被人摀住嘴巴,寡不敵眾的被了拉進去。

沖完澡在客廳等澤村的御幸越等越覺得不對勁。

好像從下午開始他就沒見到他家的女僕,他並不是不喜歡她們,只是長期都生活在他們家中,所以對外界的事物感到好奇這他能理解,但是他從來沒有看過他們這麼反常。

就拿昨天要幫澤村洗澡這一件事來看,御幸認為他是不是漏掉什麼。

他看了看手錶,澤村已經換衣服換一個小時了。

「真不曉得她是要去還是不去啊。」

御幸走進房裡,發現浴室根本沒有人。

「她跑哪去了?」

他逐一的把房門打開都是一間又一間空房,直到一樓某一間房間,那是女僕住的房間,他把門一打開立刻傻眼。

「妳們在做什麼?」

五名女僕圍在梳妝檯旁,聽到御幸的聲音後她們一致往一旁站去,這時御幸才看清楚被她們圍住的身影。

「御幸!你來的正好,她們、她們……!」

一聽到救星的聲音澤村趕緊從位子上跑過去躲到御幸身旁。

「妳……」

「我們是想說小少爺你們要去夏日祭,所以就幫澤村小姐準備浴衣。」

「還幫她化點妝,只有一點點。」

一旁的女僕一個接一個解釋著,但御幸都沒有仔細在聽她們講的話,而是認真的看著矮了他幾公分的少女。

玲瓏有緻的身材在浴衣的襯托下更顯得嬌小可愛,平時跟他們打棒球都以素顏現身的臉蛋化上淡淡的妝彩,不艷麗但卻是個清秀佳人。

「御幸!」

這名清秀可人的少女正張著貓眼跟他控訴。

「勸勸她們不要三不五時抓住我啦,還、還、還擅自脫……」

話未說完臉就紅了起來,不過御幸是知道她接下來要說的話,他輕咳了咳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我說妳們,這樣我以後都不會帶人回來。」

「哈~~~不要這樣啦,小少爺~~~」

「難得我還準備假髮,這樣就用不上了……」

「假髮?」

發現御幸視線往其中一名女僕的手中物品看去,澤村趕緊用手遮住他的眼睛。

「不準看!我絕對不要戴!」

「好啦,我不看。」御幸把她的手拉了下來,但是笑容卻讓她瞬間一頓。「我就看妳戴上去後的樣子就可以啦。」

「我都說我不要戴了!」

「欸~~難得都準備了,不戴嗎?」

雖然澤村留的是短髮,但是御幸還是很好奇如果她留長髮又會是怎樣的模樣,現在機會難得當然要好好把握。

「……不要……」

澤村委屈的低下頭,悶悶的聲音感覺下一秒她就會哭出來,哭了臉上的妝就會花掉,這樣就浪費他家女僕的辛苦傑作,所以御幸想了一個折衷辦法。

「不然,妳戴一下讓我拍照,這樣就可以了。」

「可是……」

「妳只要戴一下下,滿足一下她們。」還有我。

「就只有一下下哦,你拍完就立刻拆掉。」

「好。我可是說話算話。」

戴上假髮後給御幸拍一張照後,女僕們就上前手忙腳亂的幫她拆下來,把被網帽壓扁的頭髮用噴霧保濕,再用定型液定型,最後別上一個精緻的髮飾後大功告成。

「只不過是去夏日祭,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她們喜歡就隨她們做吧。」

走出御幸的家門口後澤村悶悶的問著。

「反正她們很少出我家大門口,難得有跟自己同年齡的客人上門,會想跟對方玩情有可原。」

「難得啊……所以御幸你不常帶朋友回家?」

「我都住宿舍哪有機會帶朋友回家。」

「不會是……沒有朋友吧?」

澤村摀住咧嘴的笑容,御幸輕輕推了她額頭。

 

來到入口,澤村看著裡面的人群感到很開心。

「御幸,走、走、走。」

她拉著御幸的手直往前,看著一攤又一攤的小吃攤,還有遊戲區。

「妳沒來過啊?」

「你說夏日祭?當然沒有啊,這時候都有比賽怎麼會有時間來參加啊。」

御幸看著異常興奮的人,心想只有全國級的比賽才會在這時候開打,難道她以前都進軍全國?

他的疑問沒問出口,澤村指著撈金魚的攤販說:

「御幸,我們要不要幫小黑添新家人啊?」

他完全沒有思考直接說:「不用。」

「為什麼?」

「小黑一個就很好啊,而且牠才來青道沒多久也還沒適應環境,這時候又加陌生的夥伴,妳不覺的牠會很累嗎?」

「……好像是耶……不過,你跟我都在這裡,那小黑是沒有人照顧嗎?這三天牠會不會餓死啊。」

「放心啦,我有拜託小湊弟照顧牠。」

「如果是春市的話那我就放心了。」

「這麼信任他?」

「因為他比某位捕手大人好太多了!」

「那還真傷我心啊~~~」

御幸還壓著心臟演得活靈活現,不過澤村擺了擺手。

「每次都這麼講,聽膩了換點新的吧。」

「妳這傢伙!」

說完御幸揉著她的頭讓她不斷的躲著。

「吶吶,我們吃這個好不好?」

他們到各個小吃攤搜刮他們想吃的食物當做晚餐,澤村買了個糖葫蘆,御幸在一旁直後退。

「要吃看看嗎?」

看著水果表面裹著滿滿的糖漿,御幸從腳底癢到頭頂。

「妳吃就好。」

「真的不吃?這真的很好吃喔。」

「既然好吃就趕快吃吧。」

接著他們往遊戲區那移動,他們來到射擊場,把牆上的氣球射破連成一直線就可以獲得獎品。

「御幸、御幸,我想要那個娃娃!」

澤村指著牆上其中一隻布偶,御幸推了推眼鏡。

「叫我打啊~~」

「難道你打不到?」澤村開始捲起袖子躍躍欲試。「沒關係,這時候就是我王牌投手上場啦。」

「澤村,射擊跟投球沒有關係。」御幸說完就把澤村手中的槍拿過來。「我來吧,怎麼可以讓妳說打不到!」

打完氣球他們又去玩套圈圈,看到彈珠台也跟著小朋友拉桿推球。

吃飽喝足的澤村手裡有著許多他們,不,實際是御幸的戰利品,她很開心的把戰利品擺在石椅上拿起手機拍照。

「這麼開心?」

「那當然,這可是我第一次拿到遊戲場的獎品呢。」

正忙著按下手機照相鈕的澤村突然想起什麼,她把手機舉高。

「御幸,我們要不要一起合照?」

「欸?」

--不是要幫戰利品拍照,怎麼又要他合照?

「難得來夏日祭,來拍張照紀念一下啊。」

「欸~~自拍神器還沒買啊。」

「唔……我沒想到我們還會再一起出來玩。」

--看來並不只有他記得。御幸心情不錯的把她的手機拿過來。

「我比較高這樣拍會比較好看。」

「哇喔,御幸你有研究喔?」

御幸僑了一個角度,澤村則緊靠在他懷裡對著鏡頭擺出開心的模樣。

這時天空突然出現爆裂聲,嚇的讓御幸欲攬上的手趕緊放下,緊接著是繽紛的色彩在漆黑的天空綻放。

不只有一發,陸陸續續不知道在哪施放著煙火,把晚空點綴出一幅又一幅的畫。

「好漂亮……」

澤村仰著頭欣賞著突如其來的煙花秀喃喃的低語,御幸則看向被煙花的光芒照的一亮一暗臉龐,帶著笑意也跟附和著:

「嗯,很漂亮呢。」

儘管煙花是稍縱即逝但眼前的景色卻是永生難忘。




---------作者的話----------

最近天氣異常,超級熱的~~回到家裡昏昏沉沉,想睡覺不想更文(被拖走)

好吧,我又來放福利了,結果御幸變的有些……咳!

原本是想寫澤村摸他的腹肌,被陌生人搭訕,一起挑泳衣等等自己光想都害羞的劇情,但最後全都被我逐一否決XDDD

他們還是適合兩小無猜的相處模式比較好(笑)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9)
热度(66)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